木槿花西月锦绣

作者:海飘雪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一百六十一章我花杀百花(五)

      兰生看向张德茂,明亮的桃花眼浮上雾气,口气中明显地有了一丝悲伤,他缓声道:“德茂叔,莫非是你引教主到这里来杀我的吗。”
      
      张德茂低下了头,虽满眼悲戚,面有不忍,却再不发一言。
      
      唯宋明磊却哈哈一笑,戾声道:“你这个死人该当是谢谢德茂叔才对,他总算没让姑姑来,到时你只怕会生不如死了。”
      
      兰生面容惨淡,却看向我凄然道:“阳儿,你可苦要为难一个妇道人家呢。”
      
      说到最后一个字时,他的袖中银光刚一闪,宋明磊微侧身躲过一枚钢钉,我便乘着这个机会,从宋明磊的脚下挣了开来,这时空中降下数个黑影,正同其中一人照了个正面,不想正是那个阴郁的赵孟林,他对我笑呵呵地,长指微弹,便有一团白雾在暗漆漆的夜空漾了开去,我奋力一侧脸,可是右眼却避不开,立时一片剧痛。
      
      “木槿!”我听到兰生一声大叫,看到最后的景象是那个赵孟林含笑地在空中截住了兰生,那眼神像是看着一种新鲜的猎物,宋明磊则阴郁着俊脸打了个响指,旁边的暗人立时向兰生甩出十丈过分鲜艳的软红,隔开了我们。
      
      然后我的眼前一片漆黑。耳旁一片混乱的打斗声,兰声厉声道:“快跑。”
      
      我知道要跑,可我往哪里跑?
      
      我挥舞着酬情,小忠在汪汪叫着,我本能地向小忠跑去。
      
      “向前跑,不要回……。”他的话语淹没在一片惨呼中。
      
      “兰生!”我厉声呼喊着,兰生再没回答。
      
      后面脚步声紧紧跟上,我在黑暗跌跌撞撞,施轻功飞了一段,腰上可能撞到树枝什么的,被反弹了一下,我感到我同一样暖暖地物件一起摔在地上,所幸我的轻功本也不高,所以摔得也不怎么痛,可我再也逃不动了。
      
      我本能地往前冲去,然后一头撞到那样东西,这回我感到了一团强烈的酒气冲了过来,看到我大衹是撞到了躺在树枝上过夜的人。
      
      “唔?”有人闷闷地问道,可能是喝醉酒了,
      
      我摸到他腰间的一片冰冷,他带着兵器。
      
      “求大爷救命,求大爷救命,有坏人在追我 ,”我紧紧抓住他的腿,生怕他放开我。
      
      “唔?腾格里在上,那里来的恶鬼,”那人一把抓起我,然后立刻放开,低呼了一声,可能是被我的蜈蚣脸吓了一跳,满含恐怖地说道:“快滚开。”
      
      那个声音其实同我挺像的,都像是雄鸭子在烟熏火燎里呛了三天,发不出声音偏又硬憋出来的那种感觉。
      
      “求大爷救我,后面有人要抓我。”我苦求。
      
      他却在那里冷哼一声,一脚踢开我就走。
      
      我复又扑上去,死死抓住,泪水也急地流了出来,“他们欺侮我是个瞎子,不然我一定能逃得掉,求求你,你一定要救我,不然他们再不会让我见到我的相公了。”
      
      就在我说到我是个瞎子时,那人似乎不再挣扎,而宋明磊的沉木香气也传了过来。
      
      “咦!四妹和小时候一样,”宋明磊的声音又远远地传来,“无论在何处,总能找到救兵呢。”
      
      一阵兵器相撞之声,再然后,我被人提起飞向空中。
      
      “四妹。”宋明磊在地面上对我大叫着。
      
      话说我已经很久没有做空中飞人了,这一下做得我是又惊又怕,哇哇大叫中,有个极难听的声音不耐道:“别吵。”
      
      我立刻闭了嘴。
      
      也不知过了多久,他将我放了下来,我跌坐在地上,摸到一手湿润的草皮和泥土。
      
      我摸着一块石头便纂在手里,坐得远一些,尽量让自己平静一些,不要让自己看上去那么狼狈。
      
      那人冷冷道:“他们已经走远了。”
      
      我向他道着谢,却不也多说半句,怕他问我的来历,好在他也只是沉默。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那人的视线一直锁在我的方向,而我笼在袖中的手也没有放开那块石头,那石头倒渐渐温热了。
      
      过了一会儿,眼中似有液体流出,我拿着袖子微擦,遇到痛处,疼得撕心裂肺的,恨不能放声大叫,又怕引来敌兵,只得紧咬牙关。
      
      那人的声音忽然飘来:“你的眼睛还好吧。”
      
      “还好。”我支吾着,其实痛得要命。
      
      我琢磨着大致的背对着他的方向,微转身间,一脚踩到一趟水,我支起耳朵,确有极细的流水潺潺,我俯下身摸索着,还真是一汪流速极缓的浅溪。
      
      我大喜过望,俯身轻轻放下那块石头,双手掬了点水,咕咕嘟嘟喝个饱,然后想起正好可以用这浅溪水稍微微清洗我那两只可怜的眼睛。
      
      我手边没有帕子,于是我用袖子沾了点水,往脸上擦去,一时力量没掌握,疼得我满天都是小星星,然后腿一软,就往水里跌去,好在有人光速过来扶住了我,我却吓得要摸我那块宝贝石头,唉?哪去了。
      
      “我这里有一方丝巾,”还是我那可怕声音的恩公,“你且拿去用吧。”
      
      他往我一手里塞进了一方柔软,另一手里又塞了块石头,好像正是我那块宝贝石头,因为还带着体温,然后他的气息又离开了我。
      
      我惊魂未定,两只手中触感皆然相反,半是温软,半是冷硬,仿佛我此时百般感慨,一边万分感激,别一边却又满心惭愧,他将我那块宝贝石头还我,似有点嘲弄我对他的提防和曲解,其实他对我毫无恶意,依他盖世武功,若有心害我,我又焉有活路。
      
      那人虽然脾气不好,但心地确实不错,我喉头微哽:“多谢。”
      
      那人没有出声,我就弯着腰,用那丝帕,沾着水往眼睛上轻拭,力道掌握不准,时不时捂了眼睛停在那里。
      
      “还是我来吧。”那人又忽地过来,声音有着极大的不耐,似是忍了许久,又带着一种高高在上而不容反对的意味,他猛地将我抱起,将我放到溪边一块大石上,然后抓过我手中的娟子,细细为我敷来。
      
      我知道他是好意,可是这人怎么这么不客气啊。
      
      夜凉如水,晚风带来栀子花的香气,挟带着湿润的青草芬芳,一片静谧。
      
      他轻抬我的脸的手明明这样大,掌中似有长年练武的老茧,好像一巴掌就能把我捏碎似的,可是下手却如此之轻。
      
      “眼睛是最宝贵的东西,”他静静地说道,微带着酒意的呼息喷在我的脸上,醇厚甜美,混合着西域人特有的淡淡的奶香味,“我小时候眼睛也不大好,什么也瞧不真切,受够了看不见的苦,瞧你年纪轻轻的,如何把自己的眼睛自己糟蹋成这样?。”
      
      “摔着了。”我怯嚅道,真是摔着了。
      
      “你爬得太高了。”他淡淡嘲讽一句。
      
      这是一场极富哲理的对话。
      
      我嘿嘿苦笑了一下,不再作答,他也不再问我。
      
      过了一会,我听到悉悉索索的声音,他似乎拿出了什么东西,然后我感到我的眼睛上被洒了两洒,立时双目上一片清爽,痛感消了一半。
      
      “这原是玫瑰清露,因我少时也同你一般,爱爬高,往往摔得视力不济……,”他又用那娟子轻轻缚了几下,调侃之意甚浓,“我家人便在里面加了些针对眼睛的清□□物,你的右眼应该是没事的,左眼也许等消了肿会有神迹。”
      
      “多谢您。”
      
      “你一双紫瞳,也是西域人吧。”
      
      “我算半个吧,我爹是中原人,我娘是打西域那过来的。”我感叹着我现在一下子也成外国人了,“听恩公的口音,是突厥人吧。”
      
      他轻轻嗯了一下,便将娟子绞干了,塞到我手中,便又抱起我,送我到一处柔软,我一摸,竟是上好的皮草,而背后则是棵大树,栀子香气甚浓,想是棵上百年的栀子树了。
      
      我心中一暖,背着树杆坐在皮毛上:“多谢。”
      
      我放下了手中的那块石头,牵着娟子一角任夜风轻吹:“您将睡铺让给我了,请问您在何处休息呢?”
      
      他没有回我,两人之间便一阵沉默,我不知他往那个方向坐去,眼前只有无尽的黑暗。
      
      明天我的眼睛会好吗,万一我真的双目失明了呢?
      
      不一会儿,我带着这些痛苦而没有答案的问题进入梦乡,我想我真得是累了,沉沉地睡着,连梦也没有,直到被可怕的惊叫声吵醒。
      
      是那个恩公,他好像做了什么恶梦,他的声音本就同哭哑的乌鸦声,这一折腾更如恶魔的咆哮,他好像不停地在用突厥语说:“走开,走开,都走开,我要把你们都杀光。”
      
      我唤了两人声恩公,他却充耳未闻,我便起来,循着声音摸向他,用突厥语大声叫着:“恩公快醒来。”
      
      没想到这一大叫,他啊地一声轰天惨叫,倒醒过来了,却把我吓趴下了,怎么会有这样可怕的嘶喊声,好像是生生从地狱里挣扎不脱而发出的绝望而痛苦的嘶吼。
      
      我听到他大声地喘气,还在惘然而恐惧地叫着:“走开,走开。”
      
      我心中胆寒,便爬将起来,又摸回我的皮草,尽量温和道:“不怕,不怕,您的恶梦醒了?”
      
      忽地他又如光速一般冲过来,一把捏住我的双肩:“你说,这世上有没有鬼?”
      
      我开口要答,他却厉声道:“不,这世上没有鬼,即使有鬼,我武功盖世,手下铁骑千万,我将他们五马分尸,抽筋剥皮,最后再放到油锅里煎得连骨头碴也没有,连形都没有了,怎么可能害我,你说是么。”
      
      他的口气猖狂恶毒,细细数着满清十大酷刑,却仍有一丝颤抖,他的指甲扣进我的肩头,在我上方神经质的狂笑了几声后,仍是归于大声喘气。
      
      我忍痛笑道:“恩公勿忧,那些鬼都没碴了,他们不可能会来害你的。”
      
      “更何况,鬼本就并不是最可怕的,”他的手一顿,我继续道:“这世上的人心本就比鬼可怕多了。”
      
      那人平静下来,又放开了我,坐到一边去了。
      
      夜风轻送,潺潺的溪水声传入我的耳中,青蛙又开始呱呱地叫了,蛐蛐也轻轻地唱着歌。就在我以为他又睡着时,那人却忽地幽幽道:“你一定在笑话我,瞧不起我,就像他们一样。”
      
      哎!?这人怎么这样奇怪,方才明明凶神恶煞,一眨眼,那口气就变得像个孩子一般可怜无奈。
      “他们是谁?”我诧异。
      
      他却没有回答我,只是对我冷笑道:“你们都看不起我,我知道,一个个表面上对我恭敬有加,背地里就在笑话我,满肚子想的就是我快点死。”
      
      “他们为什么这样对你呢?”我的思路着实跟不上他的,也就直接地问了。
      
      他却好像有点后悔对我说这些,闷在哪里,不再开口。
      
      我暗中叹了一口气,心想同天涯沦落之人,便尽量柔和地说道:“乱世当道,人人心头都有一滩苦水,我虽未经历恩公的故事,但也能体会一二。”
      
      “那人是你的哥哥吗?”他出声轻问道。
      
      我嗯了一声:“义兄。”
      
      他便继续问道:“他为何要抓你?”
      
      不是我不肯告诉你,实在这话说起来可长了,三天三夜都讲不完的。
      
      我想了想便叹道:“我的结义兄长本来是个有钱有势的大财主,我的公公觊觎他家的财势,便夺了他家产,害得他家破人亡,从小也受尽苦难,他从小便处心积虑地为他们家报仇,连我的相公也不放过,他把我锁在一座高高的楼上,就是不让我同我相公见面。”
      
      “我时时怛心我哥会杀了我相公,所以总想着逃跑,后来我被逼得实在没有办法,就只好从那楼上跳下来,结果就摔成这副惨相。”我淡淡地编着我同宋明磊之间的地主版烈女传,说道:“刚开始几天,我也是天天做恶梦,梦到我哥要杀我和我相公,故而能够明白你心中的苦。”
      
      他从鼻子里哧了一声:“我才不苦呢。”
      
      我轻笑,这一哼倒让我想起段月容来。
      
      然后是长长久久地沉默。
      
      我又迷糊了起来,眼看周公就要来了,那人忽道:“他将你锁在楼上,可曾时常来看你?”
      
      我一下醒了过来,闷了一下,意识到他这是在同我谈论我们原来的话题。
      
      我微打了一个哈欠:“嗯,他还算有良心,有时会上来找我聊聊,解个闷。”
      
      我那二哥可真是大大滴有良心啊,还喂我那可怕的无忧散呢。
      
      他接着淡笑道:“若我是你,便称他来探望时杀了他,那样你不就能逃出去了吗?”
      
      我愣了半天,初步判断此人有暴力倾向。
      
      “我不是没有想过,但下不了手,而且,我哥很精明,我也没有机会下手。”这是实话。
      
      “你哥将你嫁给仇人之子,是为了报仇吗?”
      
      我沉默着细想了一阵,涩涩道,“应该是吧,我同他结拜时不知道他身上有血海深仇,那时的他,人还是很好很好的。”
      
      “哼!”那个冷笑一声:“他既要利用你去勾引仇家之子,自是甜言蜜语,对你很好很好的,让你放下戒心,方才会为他死心踏地为他买命。”
      
      “恩公说得极有道理。”我怅然道。
      
      “你现在必是恨不得食其骨肉吧!”
      
      “说不恨,那绝对是假的,”我想了想,柔声道:“有一个……有人曾经对我说过,人生在世不过百年,总会伤害一些人,又要被别人伤害,故而总要学会忘记,人如何能够活在过去。”
      
      我苦笑了一下,忽然想到我这幅猪不啃,狗不叼的尊容别说正常的笑了,这下定似母夜叉,便微转身,试着背对着他,轻轻说道:“我觉他有一点说得对,人是不能够活在过去的,可是……。”
      
      弓月城的撒鲁尔那恶心的笑声犹在耳边。。。。。。
      
      我抬头笑道:“可是我必不会忘记,我会带着那些过去的伤和痛,还有过去的幸福快乐继续活下去的,我相信我的亲人朋友,那些爱我的和我爱的,都希望我活下去,我的相公一定在等着我,哪怕是为了他也要活下去,只要活下去,就会有希望见到他。”
      
      我心里默默念着他的名字,周围的空气中亦仿佛是他拂袖间的龙涎香气。
      
      “有了这希望,这恨倒也冲淡了许多,” 我笑道:“只要我能见到明日朝阳,我还是会微笑的。”
      
      话一出口,便有些后悔,怎么就跟饶口令似的?
      
      唉!这都是宋明磊给闹得。
      
      近一年多来我成功地自学了基本演技和进修了演员素养课程,整日介没事干就琢磨怎么说糊话,最让我得意的事有两件,一是我有力地证明人类的潜力是无限地,我具然想起了西游记全本故事.
      
      宋明磊一直很谨慎,谨慎到了有点变态的地步,除了那个牛排,他每隔三个月就会换一批新看守,可见宋明磊对此人有几分信任。
      
      此暗人长得高高壮壮,就跟牛魔王似的,大约是我醒来后一个月的事吧,我忽地就受到他的启发,想起了编一出西游记,然后我注意到每当我胡摆孙悟空,唐僧西天取经的故事时,他冰冷的铜铃眼就会发光,后来发展到称人不注意时,他尽然敢用宋明磊专门从高句丽得来送我的画眉笔把故事偷偷记录在自己的阔裤腰带上。
      
      说实话,那时我很怛心那裤腰带上的字在他解手时会不会被沾湿了给化了?
      
      然而作为报答,每每我喝那该死的无忧散,他便能放水则放水,要么偷洒,要么渗水。
      
      宋明磊每月两次照例到清水寺来“访”我,而我为了掩示那支高句丽眉笔不致于使用过快,便摸准了他来的规律,每次在他来之前,淡扫我那蚕眉,宋明磊眼多尖,自是发现了,还挺开心,为此送了我一溜韩国名牌化装品。
      
      我们这么一来一去,坚持了半年左右,然而那宋明磊却似乎以为我真的中了无忧散,如同无数小言里女主人公失去记忆,理所当然地爱上了照顾她的那男人。
      
      我猜不透他的心思,无法确认是否还是一种试探,可是他确确实实开始对我动手动脚了,有一回,我实在忍不住把他推开了,宋明磊那天狼星一般的眼眸一下子黯了下去。
      
      接下去,就在我发现兰生那晚,他亲自来喂我那该死的无忧散,所有那些看守我的人,无论是忠是奸,他一怒之下全给处死了。
      
      哎!也不知道牛排那些裤腰带怎么样了。
      
      而另一项主要技能便是这绕口令。
      
      我回过神来,惊觉我干吗对一陌生人说那么多,汗颜中,那人亦沉默了许久,再开口时,竟带了一丝笑意:“那万一你现在的双目为这药粉所伤后,别说是你家男人了,便是明日再见不到阳光了,怎么办。”
      
      我坦然道:“无妨,那便用手去摸。”
      
      “那若我现在暂了你的双手呢。”他还是笑着,口气却开始冷了起来。
      
      我打了一哆嗦,然后汗一下子流了下来,因为那人说话之间,已至我的近前,与我面对面。
      
      他的气息喷到我的脸上,我甚至能感受到从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杀气。
      
      我呆了呆,意识到了傻人有傻福这句话说得相当正确,便立时装傻笑道:“我同你无冤无仇的,为什么要砍我双手呢,恩公?”
      
      他低哼一声,微微拉开了距离。
      
      此人如此喜怒无常,这一回我倒不太敢睡了,他也没有离我远去,就挨着我坐在同一张羊皮上。
      
      过了一会儿,我的肩膀一沉,他的脑袋搁在我的肩上,我吓得魂飞魄散,他却拉着我的胳臂:“别动,让我靠一靠。”
      
      他的声音微微有点迷离:“我很久没睡觉了。”
      
      入梦以前,他还不忘问了一个问题:“你叫什么?”
      
      我想了想:“金木花。”
      
      “为啥取这个名字呢?” 他带着睡意问道。
      
      “我娘喜欢木瓜开的花。”
      
      “唔!?”他喃喃道:“金木瓜,金木瓜……朕爱吃。”
      
      我没有听清他最后几句在说什么,他也没有再动,似是进入了梦乡,打起了轻微的鼾声,这回看样子他睡得比较安稳,没有被恶梦惊醒。我守了他一会儿,也乏了,便靠着那人的大脑袋,睡了过去。
      
      等我醒来的时候,已是第二天清晨,鸟语花香中,我的周围空无一人,唯有那张洁白柔软的羊皮枕在我的身下。
      
      昨夜的回忆亦苏醒过来,心中微讶间,微抬头,猛然一种浓烈的颜色充进我的脑海,涌进入我的眼瞳,那是这世上最生机勃勃的颜色,绿色。
      
      却见满眼的绿意中,满树的栀子花在巨大的碧玉树冠上温和地用香芬向我问好。
      
      我往远处望去,那几朵含苞欲放的火热月季在对我微笑,还有那低顺的紫槿亦静默地看着我。
      
      然后我发现我竟然可以睁开了左眼的一条缝,那左眼没有失去视力,而且右眼也恢复了色觉!
      
      我兴奋地跳了起来,跑到那花丛间,又笑又跳地转着圈,扯着各种花瓣绿叶向空中飘洒,任由他们掉落到我的脑门上,直到扯痛脸上的伤,才停了下来,给老天爷磕了个头,想起昨夜那神奇的玫瑰清露,心中深深感激那位有些奇怪的恩人。
      
    插入书签 



    城府
    现代都市新黑马与单亲灰姑娘,即当代单亲MM们的强心针



    憾生
    知道啥叫真正的虐文吗,这就是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