荭草涧边生

作者:轻于柳絮重于霜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猪头公子

      黑影“哼”了一声,我壮着胆子看去,是一个蓬头垢面的乞丐,惨白的嘴唇翕动着,喃喃自语。
      “快出去吧,被家丁看到会打你的。”我好心提醒他。
      他不语。
      “如果你很饿的话,我可以去厨房弄点吃的给你。”
      他仍不语。
      我顺着□□往厨房走去。不知为何,对于比自己更凄惨的人,总生出莫名的怜悯。毕竟自己也曾沿街乞讨,饱受人情冷暖。
      他艰难的站起来,又跌倒在地,
      “你可不可以……带我去见小姐!”
      我愣住了。
      “你只对她说‘今我来思,雨雪霏霏’。”
      
      我的鞋在小姐绣楼那上好木制的楼梯上咚咚响,小姐贴身的丫环冰玑探出头,诧异的看着我,狠狠道:“该死的丫头,这里岂是你这种贱婢来得?”
      “今我来思,雨雪霏霏。”
      “什么?”冰玑满面狐疑。
      “小姐,今我来思,雨雪霏霏。”我声音稍大的重复了一遍。
      
      一刻钟后,那乞丐已经在我和冰玑的搀扶下跌到在小姐问兰的面前。
      
      “兰儿……求你救救我吧……”
      “猪头大哥,您家不是被抄了吗?怎么您还四处乱窜呢?”较之前次小姐教训我,她说话的语气口音都十分奇怪,莫非她祖籍不是本地,情急之下露了乡音?
      “抄家那天,我在东山别苑得以幸免,当时接到家奴密报,我就跑出来了。盘缠没带……”
      我正兀自思量,他莫不是跟桓王有些什么关系,只见大丫环冰玑一点我,打断对方,
      “我上次尊小姐命,差这丫头给你送信,约好午夜相会,你怎么敢放小姐鸽子?”
      “我……我没收到什么信啊?”
      “什么信?”小姐的目光聚焦到冰玑身上,充满疑问和埋怨:“本小姐在这里问话,轮得到你插嘴吗?”
      冰玑很快转移到我身上,亦是充满了疑问和埋怨。
      “就是……就是……小姐前次给二公子写的信啊……让锦书捎去的……”冰玑辩解道。
      我慌忙跪下,“奴婢……奴婢……上次回过小姐的,因为竹安死了……我就把信交给了公子……”
      “那你……可是把信给了眼前这个人?”冰玑厉声急问。
      眼前这个被小姐叫做“猪头”的男子就是桓王的二公子?我将烛台移近了些,仔细辨认。他虽然满面污垢,、依然能看出五官长的还算清秀,可远不及那射人心魄的漂亮男子。
      我心里“忽”的一下,那男子不是桓王二公子?!那他是谁?为什么要把桓王揭发柒的书信让我转交郡尹?一连串的问号接踵而来,竟忘了冰玑的问话。直到冰玑不耐烦地提醒,“快说啊!”
      “不……不是……”我战战兢兢的答道。
      “大胆!小姐的信你竟然敢胡乱送人!”冰玑恶狠狠的看着我,透着杀气。
      我知她如此生气,大概也因怕小姐怨她惰懒,没有亲自送信,故意将焦点集中在我身上。但我只是一个跑腿卑微小婢,又能有怎样的托词呢?除了接连磕头,一句句告饶道:“奴婢该死!”
      小姐见状,换了副笑脸,柔声对桓王公子道,“看来错怪你了,是我的丫头送错了信。但……我不明白你今天还来找我干吗?”
      “我家被奸人诬陷叛国谋反……你姨妈能不能跟圣上……”
      “我一女孩家,不懂政事。”小姐摇头道。
      “我们也算海枯石烂……”
      “还好没有矢志不渝。”小姐说得干脆。
      “你……记得上次分别还在今春,与你说,‘今我去思,杨柳依依’没想到一语成谶……”
      “那……”小姐迟疑了一下,道:“好啦,那你今晚先住我家吧,我明天再给你想办法。”
      冰玑领着桓王公子下了绣楼。还好小姐对于细节没有深究,不过我还是在寒冬腊月被拉到前院挨了五十板子。
      
      屋里黑黑的,我独自躺在床上,忍受着烈火灼肤般的疼痛和高烧的折磨,忽觉眼角发痒,一滴泪悄然滑了下来。依稀感到自己的生命正在慢慢的消逝,如顿刀磨肉般。倘若今晚死在这里,清晨就会被人用草席裹了弃尸荒野,成了秃鹫们的早餐。
      胡乱的想着,不觉又昏昏入睡。
      不知过了多少时辰,觉得身体在空中飘,是不是被抬去乱坟岗?我想努力喊,“我还没死!”喉咙却发不出声音。想挣扎,全身却使不出力气。最终,我放弃了。身如浮萍,随波大海……只希望来生不再为人,清水中小鱼,晴空的飞鸟,简单自由。
      来生,没想到这么快就来了。
      当我睁开眼,迎接我的是一缕明媚的阳光,还看到了墨戍那如阳光般温暖的脸,只是憔悴了些。
      “醒了?”他声音很轻。
      “嗯。”我环视四周,这是他的草屋,“谢谢。”
      他微微一笑,“你在心里不早就把我当成亲人了吗?”
      “哦?”
      “你昏迷了七天七夜,时常喃喃自语‘墨大哥救我……’”
      我红了脸。
      “骗你的。”他笑得更厉害了,“不过我长你七岁,还是愿意勉为其难的作你大哥。”
      我低头不语。
      “不高兴了?”
      我摇摇头,想说“数次蒙你搭救,实在无以为报……”却生生咽回去,实是怕他贫嘴,说出什么羞人的话,便转了话题,
      “日头已高,你怎还不去拾‘黄金’?”
      “我的活又没的干了。”
      “是因我的缘故吧……赶紧把我送回去吧!倘我不回去,别说活没的干,还会被他们按上诱拐家奴的罪名……”
      “这个你只管放心。他们当你是死尸抬出来的。况且……衡大人升迁,辞了所有的仆人,明日便起程进京。”
      “哦?大老爷升官了?”
      “是啊,逮捕了朝廷钦犯还能不升官。”
      “朝廷钦犯?”
      “还能有谁,他们家的乘龙快婿——桓王二公子啊!”
      “……”不想那个被小姐娇唤作“猪头”的二公子还是被他们交上去了……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