荭草涧边生

作者:轻于柳絮重于霜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参商之火

      
      兜碧阁的顶层有个参商斋,藏了不少的汉文书,我得了王子的特准,有暇便来那里。
      “看什么书?”我正浸心文字的时候,忽然空灵灵飘出一句。
      “识得几个字,随手翻翻罢了。”我不回头也知道实咸兰兮,起身扶他坐在紫玉墩上,又泡了杯醉香茗在几上,“王子觉得今日身子可舒服些了?身上涂过药没?”
      “已经好多了。早上母后叫你过去,鸩巫帮我涂的。”
      我点点头。
      “这参商是什么意思?”我随便找了话题,避免与他单独相处的尴尬。
      不想这句又碰到他的痛处。
      “此典故出自《左传》,昔高辛氏有二子,伯曰阏伯,季曰实沈,居于旷林,不相能也。日寻干戈,以相征讨。后帝不臧,迁阏伯于商丘,主辰。商人是因,故辰为商星。迁实沈于大夏,主参。唐人是因,以服事夏、商.……参宿商宿是两颗星的名字。一颗永远在黄昏的时候,出现在西边的天空,一颗永远在黎明的时候,出现在东边的天空,从来就没有聚集到一起过。提这个匾额,以寄相思之情,我与她隔着昼夜,永远也见不到了……”  
      近日和他相处久了,觉得他并非纨绔子弟,娇纵让人生厌,而今听了这参商斋的典故,更多了些同病相怜的味道。
      我一时冷场,他自己却说,“你且先看,我下去了。”
      过了不知多少时间,许是书本无聊,也许是这些日劳乏,竟伏在案上睡过去。
      再醒来却是被人推醒的。
      “快醒醒,失火了!”
      我懵懂睁眼,见天色已晚,屋中一片漆黑,惟独楼梯口红彤彤的发亮,再定睛细看身边的人,却是咸兰兮。
      只见他转身打开书柜,倒出所有的书,胡乱的摸索。
      “你在做什么?快下去啊!”
      “找到了!”
      随后拉我到窗口,“敢不敢跳下去?”我摇摇头。他又跑到楼梯口,向下张望。借着火光,见他脸上被熏得黑黑的,手拿着蘸湿的袍角。
      他分了一半袍角给我,试探着走下楼梯,见楼下已是一片火海,浓烟滚滚,呛得头晕。想要再下一层已是万不可能。只得返回参商斋。
      站在窗前向下望去,一片喧哗,有人拿着铜盆,有人抬着梯子。可惜这兜碧阁有七层,我们在最高层,梯子根本够不到。眼见下面被火海吞没,楼梯口的火蛇也到了眼前,我觉得自己的意识在逐渐消失。咸兰兮扯下帷帐,撕成一条条系在一起,把头儿绑在窗棂上。
      “你顺这个爬下去吧。”
      “那你呢?”
      “我上来就没想着下去。”
      “不行!若着帷帐禁不住两人的重量,也是我留下来。荭草自幼孤苦,无亲无故,就算死了也没个人伤心,可你不一样!况且以我的力气,爬不下去就摔死了。”
      我把他推到窗口,他却反身背起我,叮嘱我抓紧,爬了出去。我不敢看下面,只听得耳下传来阵阵惊呼。那结起来的帷幕本不够长,爬到三层就没了,他见下面长梯已能够得到,便想弃了帷帐。但脚还不及踩到,上面的帷帐却被火烧断了,我们陡然失重,坠向地面。
      好在王子身手敏捷,三层又不太高,他一跃落在地上,把我放在旁边,我的脸贴在地面,模糊的看到很多脚涌过来。
      
      兜碧阁失火,汗王和婵娟公主很重视,这些日子都忙着查找火因。我随王子被暂时移居在离桂宫很近的朵布榴,这儿曾是几代汗王晚年养病的地方,很是幽静,只不过建筑全是仙茹的旧日风格,半个汉字也没有。婵娟公主恩准圭儿过来和我作伴。她总在我耳边念叨我命好,一日我终忍不住问她,
      “我无父无母的,又被掳来仙茹,有什么命好?”
      “姐姐身世虽然不幸,可是能得仙茹王子的眷爱,也够幸运了。想想我要是能跟那么英俊的王子在火室□□度一晚,死也值了。”
      “你不知当时有多危险,哪有这种心思,况且我从未对他动心。”
      “你心莫非铁打的不成,王子本不在阁中,起了火势反而冲进去,待他背着你惊险的爬出窗子,大家才晓全为了舍命救你。”
      当晚到我侍奉晚膳。自火后一直卧床告假,今儿个觉得略好些,不好意思继续劳烦姐妹代班。
      膳罢,王子要掌灯读书。几个丫头挤眉弄眼的退下去,最后出门的圭儿还冲我伴鬼脸。我不敢多言,只管弄着烛芯。无意抬头,却见王子对着我笑。我莫名搓搓脸颊,以为有什么脏东西。
      “笑什么?”我忍不住问道。
      “你名字……?”
      “名字怎么了?”
      “刚才读到一句诗,‘荭草翩跹只随风’,你爹娘怎么给你起个这么薄命的名字呢?”
      “就算我有爹娘,也必是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老实庄稼人,看到什么就顺口起了名字,比不得你们这些含着金勺子出生的。更何况这名字并非父母所赐。我自幼为尼……当初正是师父在一片荭草荡里拾到我,我师父学问很好的,我法名是水红子,是山下的村民喊我荭草。不过想想这名字蛮好,荭草可研磨成汁,疗伤效果甚佳。虽做不成尼姑普度众生,救治救治活人也很不错啊。”
      “比如像我这样的?”
      我抿着嘴笑。
      “你笑起来最像她……”
      “算了吧,我再像高贵的青芝,也还是微贱的荭草。我看殿下心伤似乎好了些。”
      “那日你在参商斋说得没错,确有很多人牵挂我,尘缘未了。更重要的是,我还没有查清青芝的事,无颜地下见她。”
      “还好,奴婢也因此原因捡了条命。”
      “你不觉得我是特意上去救你的吗?”
      我摇摇头,“虽然眼下宫内流言四起,但奴婢有自知之明,殿下恐怕是有非常重要的东西落在楼上。”
      “哈哈哈哈……”他大笑起来,“是她的画像和定情的信物。你果然是个聪明的女子……赏给你看看你的救命恩‘物’。”
      “奴婢不看,先告退了。”
      “怎么?你不高兴了?”
      “奴婢不敢。人心最软之处,碰到就痛入骨髓,想这相思之物也必是殿下的痛楚,奴婢不想让殿下再揭旧疤。珍藏在心底足以,何必拿出来给世人玩味?”
      “你也有痛楚?”
      “一去紫台连朔漠,独留青冢向黄昏。”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