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怪茶肆

作者:柳洛影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琴箫蚀骨西湖魂(中)

      且说那日钱塘江内。
      
      黄衫壮汉将青衫男子迎进家中,乐道:“大家都已经到了,不想迟到之人竟是向来最守时清离兄,莫不是明日太阳要打西边儿出来了?”
      
      “路上耽搁了一会儿,还请钱塘君莫怪。”清离随口道,想起那个耽误了他时辰的奇怪小姑娘,唇角浮起一丝浅笑,不自觉摇了摇头。她在那里耗时,他竟然莫名其妙地也在那里耗着,还帮她挡了潮水。
      
      钱塘君一看他笑就更惊讶了,这清离不是惜字如金之类,却是惜笑如金。愣了一会儿,见清离已经走到了他前面才忙追上去,说道:“清离兄真是见外,还叫我钱塘君。咱们两个认识也许多年了,你同他们几个一样唤我昭阳吧。”
      
      “好。”清离点了点头。
      
      昭阳没想到清离会答应得这么爽快,清离这人和他名字一样是个太过冷清的人,与什么都仿佛隔了三分生分。其实他们早在各自成为湖君之前就认识了,仔细说来他们还算得上是远房表亲呢,可清离却总是以仙职尊称来唤他,今日这话他也不是第一次说,却是第一次得到了清离的同意。
      
      昭阳觉得今日清离仿佛有些不同,其他几人见清离唤他昭阳后也闹着要他唤他们名字,清离也全都应了。大家亦是觉得奇怪得紧,几乎要怀疑这个清离恐怕是其他人假扮的,可他那张不冷不热不上心的表情却不是什么人都学得了的。
      
      昭阳在清离应了众人之后,实在忍不住开口问道:“清离你为何今日这般好说话?竟然肯以名字代替他们的仙职唤之?”
      
      清离对此不觉得这是什么大事,只是要说缘由他自己也不知,只是就这么应了而已。可是昭阳非要问出个所以然来,清离想了想,道:“我既然唤你‘昭阳’,若不能同样对待他们,那他们不是很可怜么?”
      
      此话一出,昭阳觉得有若惊雷劈木,且不说这诡异的逻辑,光是清离竟然会觉得别人可怜,简直令人咋舌。此时昭阳太过惊奇没有再纠缠为何清离又怎么会答应唤自己名字,他更想不到相比第二天他听到的事,今日不过是小巫见大巫。
      
      现下昭阳只是觉得,这个清离说不定真是假的!
      
      然而在下一刻昭阳伸手想拉清离的时候,清离毫不留情地立刻躲开了,并且用威慑的眼神瞪他,清离不太喜欢别人碰到他。这个样子倒是和平日的清离像了个十成十,因而昭阳才非常确信这个人的确是清离没错。
      
      这年钱塘潮是百年一遇的大潮,许多外乡人都赶来一观。而对于昭阳一干人来说,这年的是他们几个好友数年一聚的盛会,昭阳总是安排擂鼓击乐、琴舞和鸣,便是因此,才有了百年一遇的大潮。
      
      清离与昭阳在同一处修仙又是同期任命的湖君,且与昭阳沾亲带故,所以这些聚会昭阳总会叫上他。清离每次都会去,只是多在旁边听着,很少真正参与进来。然而清离这人虽然清冷又与人有些疏离,却怎么也让人讨厌不起来,甚至大家都变着法努力不让他觉得无趣。虽然清离也只是相熟一些,但比起对其他人的毫不在乎,总是让这几个仙君有种莫名的得意。
      
      隔日,清离正在看书,昭阳忽然而至。
      
      清离起而迎,道:“昭阳兄一大早匆匆赶来可是有什么事?”
      
      “清离,你昨日救了一个凡人家的女童?”昭阳不可思议道。
      
      “是。”清离还是那个样子,全然不知他竟会救人之事对其他人来说是多么不可思议。
      
      “有何缘由么?”昭阳见清离不主动解释,便又只有主动问道,“我等既是湖君,见过水难而死之人不计其数,从前你甚至连看都从不会多看一眼,甚至还劝过我们,‘若是阳寿尽了,便是救了他也会死’。说过这样话的人,为何这次竟会救人?”
      
      本来救个把凡人没什么关系,虽然会让此人命数稍有变化,然而的确如清离所说,如果阳寿尽了,地府自会有人来将其带走;若是阳寿未尽,其多也不会命丧于此。所以大多时候,其实救与不救的确是没什么区别。
      
      不过有的仙君喜欢搭救凡人,毕竟其中确有枉死或未尽阳寿之人;也有仙君不常此事的,而其中清离又甚。自打昭阳认识清离以来,就从未见过清离多管他人闲事的。不仅凡人,妖鬼和其他仙人之事他也从不主动去管。
      所以,听到昨日站岗的虾蟹说清离救了个人,他才会如此惊讶。
      
      清离其实自己也不知道怎么当时就救了她,摇了摇头道:“大约是她阳寿未尽,天命应被我救吧。”
      清离总是把自己说不清的事归为天命,然而他自己很清楚,他救下她不是因为天命。那时刚巧看到她救的那些鱼虾多是入水不久便也死了,她还自顾自的忙着做那无用功,他便好心提醒她一下吧。至于后来潮来,他也就顺道救了她。
      
      昭阳并不满意清离的解释,又问:“那你既是救她,一开始便把她送到远水的岸边就好,为何要只是旁边护着?下面人说大约过了三四次浪潮,你才送她去高处的。”
      
      这下可是令清离自己也忽然觉得仿佛有些不同,的确如昭阳所言,那时见潮将来了,他只要把她送到远处便好了,如此也就不会迟到。为何要在旁边看着他把那些鱼虾尸身都埋好了才送她到岸上去?
      
      昭阳见清离一脸困惑地陷入了沉思,等了会儿也不见他再说话便没趣地走了。
      
      昭阳从前听闻清离自打出生时候就和别的孩子有些不同,简单地说就是缺乏感情,便是对亲生父母也十分冷淡。偶逢高人途径,那高人却他是修仙的奇才,他家便把他送到了自个儿师傅门下,师傅二话不说便收了。这么多年来,昭阳一直觉得那所谓偶逢的‘高人’八成是自家师傅假扮的,只是碍于师傅颜面,他也没敢问。
      
      不过话又说回来,清离这人的确是值得师傅大费周章一把,光他缺了七情六欲这点,就使得他比他人更不容易受尘世所累,正所谓清心寡欲,他那是清心无欲。而且清离悟性很高,修行仙道和修习术法比别人快许多,那时若非他只愿做湖君,恐怕还能更高上好几级。
      
      所以昭阳因是早就知道清离冷淡,如今见他终于多有了些其他做法,倒是乐见其成的。
      
      而清离的这个疑问,直到观了潮大家话别之时他也仍未想明白。既是想不明白,清离就又简单地将之归为了所谓好奇二字。只是昭阳一番追问出这个答案之后,又是一番唏嘘,直道:原来清离也会好奇。
      
      众人离开前,昭阳对清离道:“你那西湖我们都很久没去了,择日我们去那里聚一聚吧。”
      
      清离点点头道:“清明或是谷雨之前来吧,我请你们喝茶。”
      
      众人又不禁是一叹,清离确实有些变化了,清离喜静,若是从前,他人登门拜访他是不喜的。就算是他们,他也多是点头便算是同意了,顶好时候也就是说个好字就没了踪影的。
      
      另一边,清离倒是没觉得有何不寻常,道了个别就直接踏上了回西湖的路上。
      
      清离此人其实并非冷漠无情,只是天生性情冷淡又不懂得表达,让人这么觉得罢了。至于后来,自成仙后,漫长的岁月他都只是一人看看书下下棋便过了,便越发显得冷清了。
      
      从前清离并不曾对什么上过心,有什么想不通的事便问问昭阳他们,或者寻个合理的可能便当做缘由了。这次对于自己救人的事,他自己思虑得算是很久了。
      
      清离是湖君,不能见到凡人的寿命。不过凡人寿命太短,于是清离思量下次再来钱塘应又是百年后,那时她定是早已投入下个轮回了,应是不会再见了。因而清离回了西湖后,又回到了从前清净的日子中,此事也渐渐淡忘了。
      
      不想,才过数年,清离却在西湖岸边见到了一个在柳树下埋鱼骨、诵经安魂的女子。
      
      ——‘它们都已死,早去了地府排队等着投胎,你便是埋了它们尸身,它们也不知晓,更不会感激你。’
      ——‘我已经埋了多数,剩下几个如果不能同样对待他们,那他们不就很可怜么?’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