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怪茶肆

作者:柳洛影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琴箫蚀骨西湖魂(下)

      英宗治平三年。
      汀兰随其父返乡,谁知出了钱塘往东南走后,才到山中便忽然遇到劫匪,除却汀兰外一行十几口人全都惨死在了山匪的刀下。而汀兰滚下了山崖,崖高坡陡山贼认为她定是活不了,汀兰这才勉强躲过一劫。
      
      然而虽是躲过一劫,汀兰却昏死了过去。后汀兰被山里的一猎户捡到,猎户贪财,见汀兰长得标志便将其买到了杭州瓦市鸨母的手中。鸨母嫌其年幼,令她在院中干些粗使活计。
      
      汀兰曾几次想逃走都被捉了回来,被施以拳脚打得遍体鳞伤还饿了饭,来回几次之后汀兰便也绝了逃走的念头。只是鸨母不喜,越发刁难,汀兰只有都一一忍了下来。
      
      汀兰时常在院中给各小姐洗衣,曾听过她们弹唱歌曲,有兴致时也常哼唱了几句。一日给茗音舫的画舫妈妈听了去,便硬是向这家鸨母买走了汀兰。
      
      对此,汀兰是欢喜的。
      
      瓦市勾栏没有不卖身的清倌,而侍奉的都是粗鄙之人,给了钱总是将人往死里弄,生怕值不得花的那几个钱便宜了老鸨小姐,小姐们都是叫苦连天。然而西湖那些个画舫花船就不同了,清倌不在少数,而且见的都是达官贵人、文人墨客,若是碰上了贵人,甚至还能跳出火坑去。
      
      且是画舫中小姐娇贵,都有贴身的丫头服侍,便是粗使丫头也比瓦市的要轻松许多,虽然丫头几乎无多可能赎身,但也不至于累死院中。汀兰本来念想着自己能做一个当红小姐的丫头便是最好了,不过便是只能当粗使丫头她也是无何不满的。看画舫妈妈慈眉善目的,只要她不逃跑,应该至少能保得饭足衣暖便可。
      
      只是茗音舫妈妈却是闻其有一幅好嗓子,见貌端正料其长大后必如芙蓉秀美,因而才将其买回。见汀兰行事说话隐隐有大家风范,其假以关心问出了汀兰身世,才知其原为官家女儿,然汀兰只知父母曾言家乡何乡,却不知到底是何街何处。
      
      为绝后患,茗音舫妈妈假意派人到汀兰家乡查访,又告之其家业已被卖予他人,寻不到其亲。
      
      对于汀兰,茗音舫妈妈先以情动其心,在以衣食养其体,又亲身授其琴棋书画。汀兰尚小,以为其诚,渐渐便以诚相待,以心相依,真将她当了亲人,安心待在了画舫中。过往之事她再不曾向人提起,只余有一些习惯留了下来。
      
      在画舫这样歌舞昇平之地,汀兰却越发娴静清冷。所以挂牌之时,妈妈便也随了她的名字,娶为兰儿。汀兰天性极高,又勤奋努力,可谓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名噪一时。
      
      不过相比其他,学琴对汀兰来说要更困难。有些曲子弹唱出来总是会慢了拍子或是快了节奏。汀兰新名,喜静又不爱争,除却开头几日,日子倒也相对清闲。白日时她少有出门,而是常在房中练习琴曲,来来回回反反复复总是不能令人满意。
      
      汀兰也不急也不燥,就这么一遍遍地练着。日复一日,突然有箫声不知从何方传来,带着琴声,琴也便没出丝毫错误。渐渐,琴音日正,悦耳动听。和着箫声,余音袅袅,甚至有时连岸上游客都忍不住驻足倾听。
      
      众所周知这琴声是茗音舫的兰儿,可这箫声是谁却无人知晓。汀兰曾多次出声相问,却从未得到回答。茗音舫也去寻过,便是顺着箫声也找不清究竟是何方向。
      
      汀兰名声渐响,来听她弹曲唱歌之人络绎不绝,只是这般时候从不闻箫声来和。只有汀兰一人时,才有箫声。
      
      后来,汀兰便常常对湖抚琴,那箫声也总是立刻就现了身。只是她停,他也不多动一音。
      
      人,越是买不到的越是让人稀罕,甚至有人每日在湖边翘首以盼,等着汀兰弹琴,等着箫声和音。
      
      汀兰越发有名,竟引来了知府大人家的公子。公子对汀兰是一见倾心,礼遇有加。汀兰一直挂念那箫声之主,虽是明白公子之意,却总是避开;公子送的东西,越是贵重她越是不受。公子性情温和,也不急,只是给了老鸨大把的银子,让汀兰不用接客。
      
      自打知府公子一开始追慕汀兰起,那箫声主人便突然消失了。不论她如何抚琴,那音也不曾再和。
      
      知府公子风雅有礼,面容俊美,有许多女子倾心。其常来茗音舫听汀兰抚琴,听完便走从不曾越据。再加上妈妈天天在旁叨念,汀兰对其也渐有了软态。知府公子大喜,更是每日都来,频繁出入于茗音舫,总是给她带些时下女子喜欢的首饰果食,汀兰见都是精致的小东西,也便都收下了。
      
      时间越久,知府公子就越是喜爱怜惜汀兰,动了娶她为妾的念头。汀兰寻不到那箫声之主,许久才死了心。思量反正不能再见,如今有这人待她好又愿替她赎身,她想也不想就应了。
      
      众家姐妹大多羡慕汀兰好命,都说跟了知府公子,今后必是享尽荣华富贵,再不用过苦日子了。汀兰心不在此,但也不想与众人多言,笑笑便过了。既然决定要从良嫁人,她也想今后能好好服侍夫家。
      
      只是好景不长,那知府公子未婚妻听闻此事勃然大怒,带着其兄闹到了画舫来。一通打砸却没见到汀兰,更是怒甚。画舫妈妈也是后怕,把汀兰藏到偏院避难。
      
      谁料那悍女不知从哪里得知了偏院所在,带一干丫头婆妇破门而入,对汀兰是又打又骂。汀兰没出一声求饶,遍体鳞伤不说还被打折了右手。若非突入其来的狂风吹得院中各物乱走,吓得众人落荒逃去,那汀兰怕是连命都保不住了。
      
      汀兰身上的伤好得很快,可是右手伤势过重,虽是接上了骨,弹琴却是再无可能了。汀兰虽然哀泣难过,但是这身体上的打击却比不过听到丫头说,公子早听闻此事,却因亲家是巡抚府大人,其不敢得罪而不敢来救。
      
      此后,公子虽仍是每日来看,请最好的大夫,汀兰却不再领情。一日二人突然吵了起来,公子盛怒之下拂袖而去。汀兰越想越气,奔出门去跑到西湖边落泪。
      
      却是冤家路窄,竟被公子未婚妻撞见。那悍女命人将汀兰丢下了水去,半晌见汀兰没有浮起才吓得叫家丁来救,最终却连汀兰的人影都没见到。其怕受责罚,令众人三缄其口,而后自己躲回了家中。
      
      而汀兰其实一入水便被清离所救,清离将其从另一边送上了岸。清离隐在一旁,直到汀兰转醒后他才离去。
      
      因这日恰逢湖君天宴,清离只得令虾兵照看着些汀兰,自己便匆匆赶去赴宴了。汀兰醒后一直坐在水边发呆,记得数年前在钱塘江边,好像有什么事被她忘记了。那虾兵见汀兰呆坐不动,闲不住,想寻些吃食来就暂离了去。
      
      便是趁这个空挡有水鬼浮出水面,花言巧语骗汀兰做她的替死鬼。汀兰心善,果然中计。待清离回来得知,勃然大怒。
      
      湖中众顿时吓得瑟瑟发抖,因为这湖君虽冷情但也属好脾气,别说生气,便是不快其等也从未有见过。汀兰在其中弱弱地出了声,还替那水鬼说好话,怕清离去找水鬼的麻烦还说那水鬼可怜,清离忽然气不起来了。
      
      她从前便是这样。清离恢复了一如既往的冷淡模样,让蟹婆给汀兰安排个住处,就回了自己家中。给水鬼安排住处这是前所未有、闻所未闻,然是湖君交代,蟹婆不敢怠慢。
      
      此后湖中又归于平静,大家各干各的,清离暗地里对汀兰颇是照顾,湖里众妖见湖君因为汀兰很是反常,可汀兰浑然不知,便偷偷告诉了她。汀兰见过清离几次,虽然觉得众人说得太过夸张,可越发在意起来。有些什么被遗忘的事,模模糊糊地似乎就要想起来了似地。
      
      水鬼的日子是无聊的,不需吃不需喝也无需睡觉歇息。而且一代代水鬼都得找替死鬼才能入轮回投胎,一代代积攒起来的怨气和未尽的阳寿越来越多,连地府拘魂的鬼差从面前过都不会多看她一眼。汀兰虽本不是好动之人,这样的日子却真真是煎熬。倒是蟹婆给她提了个醒,说她生前既是喜欢抚琴,那便弹弹琴好了,正好湖君那里有一把古琴。
      
      汀兰去跟清离借琴的时候,清离二话不说便赠给了她。白日里怕有人听见,汀兰只敢夜深了才弹。曲才起,那久违了的箫声忽然而至,汀兰赫然四望,见清离不远,青衫翩翩,纶巾束发。
      
      数年前在钱塘江边被遗忘的事突然清明起来。
      ——别怕……不会有事,你看潮水都避开我们。
      ——钱塘潮时附近浪凶水急,岸边不安全,别再跑到这么近的地方了。
      ——既是相见便是有缘,然虽是有缘,今日之事姑娘还是忘了的好,不必多究。
      
      原来是他……
      
      汀兰笑了起来,若非鬼,脸上必是早已沾满泪水,而如今,她只能笑,也只愿笑,她与他有缘,别无他求。
      
      那边清离见汀兰笑了,也浮起了淡淡的笑容,西湖如画,公子如玉。
      
      ————————————————————————————————
      
      再说蛊雕事后,清离正在看书,而汀兰便在一旁给他泡茶。有虾兵前来通报,说是有凤凰仙至而在西湖边四处打听什么。
      
      既然没有找自己,清离本不想主动去见。只是那人逗留数日也不曾走,而汀兰又听闻是上仙驾临,渐忧虑是己存于此不为天容而惶惶不安。清离才不得不在又一次得报之后去见了那人。
      
      “在下突来宝地,扰了西湖君安宁,见谅、见谅。” 果然是凤凰,尊贵之态他物所不可比。见清离,其言语有礼,却仍是傲然不屑,并不将湖君看在眼里。
      
      “见过上仙。”清离回拜,淡声道,“听闻上仙在寻人,可否告知小仙一二,说不定能有帮助?”
      
      “有劳湖君。前几日我偶感南方这一带忽有天火将,且用的是我凤凰特有的术法,而近日并无凤凰路过此地,因而来问一问,是否真有天火将于此?”凤凰道。他为前几日异象而来,然其他人对此事一无所知,如今也唯有将希望寄托在这湖君身上。只是他现下是天上御封的南方之镇神,已来多日,附近山神土地都早已来见,唯独这湖君久久不见。
      
      清离道:“有,岁山有妖以青耕之名祸害百姓,前几日忽然来了一个青耕娘子,以天火烧死了那妖。”
      
      凤凰一听,喜上眉梢,又忙问道:“那姑娘可道姓名?现下可还居于这附近?”
      
      “其自称翠儿,隔日便已经走了。”
      
      凤凰焦急道:“你可知其去往何方?”
      
      “不知。”
      
      “连所行方向都不曾看到?”
      
      “其飞天而走,不知所踪。”清离道,其容真切,凤凰没有怀疑,颓然离去。
      
      然清离其实是知道翠儿去往京城的,只是他亦知六百年前凤凰与青耕之事,这凤凰虽为神君却煞气冲天,虽是笑容满面却隐隐有让人畏惧之感。汀兰和翠儿相识,又邀其以后常来西湖品茶游玩,他不想汀兰失望,这才没有说。
      
      清离又看了一眼凤凰离去的方向,默默潜入水中,向来平静的脸上仍是看不出什么表情。
      
      *【小注】宋代‘小姐’为妓之称。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