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局中奖八个亿

作者:管水
[收藏此章节] [投诉]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5 章


      柯箫和冯宝宝在吃饭时谈好了价格,接下来两个月,冯宝宝每天有半天时间属于柯箫、再加上负责她的一日三餐,每天收费一千。

      冯宝宝今晚没带合同,要等明天柯箫去健身房找她的时候再签。

      但柯箫要让冯宝宝带着健身两个月这件事儿是已经定下来了。

      两人下了三楼后,有冯宝宝在一旁给专业意见,柯箫很快就买下了内外运动服、专业的跑鞋运动鞋、以及运动水杯这些必需品。

      两人毕竟第一次见,虽然聊得还算愉快,但冯宝宝很会把握尺度,只给关于运动方面的专业意见,其它柯箫不主动提起她也不会贸然询问。

      买完运动装备后,见柯箫在用手机跟朋友联系,她就主动说了再见。

      这会儿柯箫的注意力放在周可萱身上。
      她大概是终于忙完工作了,开始回消息。
      【你来广州了?大忙人怎么有时间过来的?能在这儿待几天,你现在人在哪儿,吃晚饭了吗,我去找你。】

      柯箫想了想,只简单说自己辞职了,出来转转,广东这边比较暖和,而且也是很久没见周可萱了,她就来了广州,又说了一下自己现在所在的位置。

      周可萱这次秒回了消息:【有点远,我开车过去要将近两个小时,坐地铁更久。这会儿已经快九点了,我明天早上还要上班。你过来玩的话应该时间比较自由吧?这样,我明天早早把工作搞定,早点下班我们一起吃晚饭?】

      柯箫没说自己已经找好了私教,接管她的一日三餐:【好,那我等你。】

      柯箫说话间,人已经乘坐扶梯到了一楼。
      这次她是从另一个扶梯下来的,在扶梯上看手机消息没太注意,下了扶梯一抬头,就被周围的珠光宝气迷花了眼。

      她下到了珠宝柜台这边。

      周大福、金六福、老凤祥……柯箫见过没见过的品牌应有尽有。

      柯箫瞬间就想到了今年过母亲节的时候,那天她正好休息,就坐车回家带妈妈在外面饭点里吃了个饭,去的时候给她买了一束康乃馨。

      母亲节在阳历五月份,妈妈里面穿了一件大圆领的打底,外头穿了一件薄外套。
      一家人一起去饭店吃饭的路上,她摸着脖子说,觉得自己脖子上空空的,马上夏天穿得更单薄了,要戴点什么饰品才好看。

      那天并不是周末,弟弟和妹妹都在上班,只有她回来和爸妈一起吃饭。
      柯箫知道,妈妈那句话的意思,分明是希望她给她买一条项链。

      但柯箫当时确实没有钱。
      她省吃俭用,手上也不过攒了几百块,请爸妈吃饭的那家饭店不便宜,人均在八九十的样子,三个人吃下来两三百。
      买花也花了一百多。
      她手上的钱可能连一条好一点的银项链都买不了。

      柯箫当时只能装听不懂妈妈的暗示,心里难受了很久。

      柯爸很喜欢戴手表,柯箫记得在她上初中的时候,她爸以前买过一条金属表带的手表。
      那时候他的收入还不错,念叨着要买一条纯金手表的,但去商场里看了之后被价格吓了一跳,别说纯金了,纯银的都舍不得。
      最后只买了一条普通金属表带的手表。
      那支手表他也戴了好几年,直到表带彻底修不了了,才没有再戴了。

      柯箫脚步一转,先去了周大福的柜台,给奶奶、妈妈买了金耳环、金项链、金手镯,金戒指爸妈、爷爷奶奶各一对。
      爸妈的是比较大气的对戒,爷爷奶奶奶奶的款式更符合老年人的审美一点。

      一口气定下了这些,铺着红色丝绒的托盘里看起来金灿灿的,柜台后的导购小姐脸上乐开了花。
      柯箫才有心思去注意一旁,更加适合年轻人佩戴的金镶玉、玉牌、转运珠、各种各样的手链。
      一个比一个精美。

      柯箫以前从没有想过自己有一天会来买这些东西,每次进商场路过金银珠宝这一块她都是目不斜视加快脚步走过去的。
      跟这些柜台的导购小姐唯一的交际就是询问她们商场的卫生间位置。

      柯箫索性给自己也买了一条纯金的手链,上面有三颗雕刻了精细花纹的金珠,在一排手链里,她一眼就看中了它。
      她是天生的冷白皮,带上金色并不显得俗气,灯光下非常亮眼。
      “我现在有点胖,准备减肥,如果以后瘦了可以来找你们调一下这个手链的大小吗?”

      导购小姐语气好得不能再好:“当然可以!我们家是大品牌,只要您保留好发票,我们是有终生售后的。对了您这些首饰,需要我们为您送货上门吗?还是要用礼品盒包装起来?”

      柯箫想了一下:“礼盒装起来吧,我送家里人。”

      导购脸上的笑容更热情了。

      柯箫没有在这里购物的经验,她根本不知道在这样的大商场里还能砍价。
      是这个导购见这位年纪轻轻、一身名牌的客人一口气买了这么多首饰,跟买一杯奶茶的表情没有任何区别。
      她想做长久生意,主动提起给折扣,成功加上了柯箫的微信。

      柯箫今天一天加的微信比过去三年都多了。

      然后导购从柜台里走出来,拿着单子带着柯箫一起去了收银台。

      柯箫拿出手机买单。
      没想到快下班了开了一个大单的导购笑容满面地说:“柯小姐,承蒙惠顾!以后我们店里上了什么适合您的新品我都发图片给您看看,您有喜欢的我给您留着。”

      柯箫点了点头,对导购说:“我想看看腕表。”

      此时此刻在导购心里柯箫已经是个财神爷了,要不是工作不允许,她简直想一路带着财神爷到名表专柜去,拿出最诚恳、最热情的态度说道:“咱们这个商场浪琴、欧米茄、百达翡丽、江诗丹顿、劳力士品牌都有入驻,您顺着这条路直走到尽头右拐,就能看到了,它们相隔不远。”

      柯箫顺着她指的方向走过去,果然看见了浪琴的广告牌和专柜。

      这些名表专柜,也属于她以前路过都不会多看一眼的店,她唯一一次进浪琴店内,是因为当时在等张卉纯,等得太无聊了才进去开开眼界的。
      柜台里的每一块表都很好看,是柯箫想象不到的那种高端、优雅、精致又很大气的美,当然了,价格更是十分美丽。

      柯箫跟张卉纯做梦中五百万大奖的时候,也没有想过要进名表店里买两块表戴戴——尽忙着规划拿那些钱买房子、买车,以及要吃什么大餐、去哪儿旅游了。

      因为曾经进过一次浪琴的店,并且并没有发生小说和影视剧里那种被柜姐看不起的情节,柯箫对这个品牌的印象还是挺好的。
      今天又第一个看到了它,她毫不犹豫地走了进去。

      然后……
      本来只是想给爸爸买一块表,最后不光给爸爸买了,妈妈也买了,还给自己买了一块皮质表带碎钻星空盘的表。

      她并不懂名表的附加价值,只是单纯看那块表很喜欢,给爸妈也是按照这个标准去选的。

      最后三块表一起花了将近十万。

      同样也是自己的手表直接戴在手上,爸妈的用礼盒装起来。

      买好手表,柯箫再一看时间,已经晚上将近十点了。
      她买的运动装备是明天就要用到的,所以当场就让店里给打包好,她一路拎着继续逛商场。

      这会儿又买了一大堆礼盒。

      柯箫想了想,就问路去箱包区的日默瓦买了一个三十存的行李箱。

      这个行李箱品牌她知道的原因是周可萱。

      柯箫对一些奢侈品、以及国际大牌的认识都是大学的时候听周可萱在寝室里科普的。

      周可萱家并不是什么大富豪,普通小康家庭,只是她对时尚、奢侈品特别感兴趣,没事就拿着时尚杂志在寝室里研究,室友们多多少少也受到了一些影响。

      柯箫就是被影响的人。

      只是很多品牌她一听价格就不是自己能买得起的东西,听听就算了。

      没想到有朝一日,她真的买得起了。

      这个行李箱花了将近一万,柯箫把那些礼盒和衣服统统放进去,推着箱子出了商场,走进商场隔隔壁的卡地亚和梵克雅宝。

      两家门店距离不远。
      柯箫准备去给张卉纯和周可萱买的礼物。

      她们几个关系不错的大学室友在一个群里,前段时间周可萱在群里发过卡地亚的一款手镯、还有梵克雅宝的一款手链,她说自己今年的目标就是努力挣钱把图片上的东西买到手。

      张卉纯当时没有在群里说话,但柯箫跟她几乎每天都见面,聊天的时候听她用赞叹的语气说起过那条手链很漂亮。
      但紧接着她就说,周可萱可以靠自己的努力多赚提成,买这样几万块一条的手链。
      她想努力都不知道该往哪儿努力。
      她们单位的工资固定,每个月绩效就那么一点儿,全拿了也很难超过两千五。
      努力多买几张彩票吗?
      只怕会让自己变得更穷。

      现在不用她努力了。

      一样的流程,柯箫让店员帮忙用礼盒装好后放进了行李箱里,然后打道回府。

      回到酒店,柯箫的第一件事就是把行李箱里的礼盒全部拿出来,然后叫了管家把衣服全部拿去清洗烘干。

      她看了看时间,刚刚过十点。
      张卉纯还没有回她微信消息,看来今天又加班了。

      柯箫知道父母这个时间点应该还没睡,拿起手机准备给爸爸打电话。

      她不准备瞒着父母自己中奖的事,理由跟不瞒着张卉纯差不多。

      她突然辞职了,还变得很有钱,再加上那个“南雁市红河开发区一女子买彩票中大奖8.27亿“的新闻,父母很难不把这些联系起来。

      从柯箫大学的时候开始,家里的条件就越来越差了。
      她是农村人,家里排行老大,老二是个弟弟,老三是妹妹。
      她小的时候还住过土坯房,爸妈种地为生,每年双抢的时候都累得去掉半条命。

      后来掀起打工潮,村里人都到大城市去打工,柯箫父母也去了。挣得钱比种地多,但干得都是体力活,一样很辛苦。

      柯箫父母几乎不去医院,不是身体没有问题,而是不敢去,怕一查就查出要花钱的大毛病。

      所以她根本不可能中了几个亿的大奖,却藏起来不给家里人花,让父母继续为了两三千块一个月的工资每天风里来雨里去。

      只要她给家里花钱了,就得解释钱的来历。

      她的工资家里人都很清楚。

      柯箫也想过少说一点中奖金额,但根本行不通。

      新闻就在那里,也许爸妈现在还没有关注到本市有人中了大奖的新闻,但她只要说了中奖的事,他们总会去搜的。
      一搜中奖信息,再看见老板娘的采访,很容易就跟她对上了。

      毕竟本市这么多年只出过柯箫这一个上新闻的大奖。
      以前连中几十一百万的都没有过。

      柯箫逛街给家里人买东西的时候,就已经想好要把自己中奖的事情告诉他们、给他们打钱了。

      没想到她刚拿起手机,手机屏幕就亮了,来电显示“爸爸”。

      柯箫按下接通。

      “我听老吴说你辞职了?”

      柯爸口中的老吴是柯箫一个关系很远的亲戚,也在她上班的国企工作,只是她在一线窗口,吴叔叔在市公司技术部门。

      柯箫没想到家里这么快就知道了,她张嘴准备说自己中奖的事。

      柯爸训斥的声音已经传来:“柯箫,你多大年纪的人了?为什么做事还一点都不过脑子?!跟你说过多少遍了,国企多少人想进都进不去。你说辞就辞,辞了你还能找到这么好的工作吗?托人给你介绍对象,你挑三拣四的哪个都看不上,你都要三十了!好好的工作你给辞了,老大不小的年纪,对象也不找,你到底想干什么?我跟你妈这个年纪了,没指望你养活我们,你还要叫我们养活你吗?”

      柯箫语气干涩:“爸……”

      “你别叫我,养了你这么个女儿说出去我都嫌丢人!”

      柯箫艰难地把想说的那句话说出了口:“爸,柯裕从事业单位辞职的时候你们说……”

      那边毫不留情地打断了柯箫的话:“你跟你弟弟能一样吗?!”

      哪儿不一样?

      此时此刻,明明身在温度最适宜的豪华总统套房里,柯箫还是觉得从骨缝里透出森森的冷意。
    插入书签 
    note作者有话说
    第5章 第 5 章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穿越之女配
    女配奋起改造男配的故事~



    当女金刚穿成白莲花
    窝的穿越现言,女汉纸的□□女主生活!

    关闭广告
    关闭广告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wap阅读点击:https://m.jjwxc.net/book2/8126901/5
    打开晋江App扫码即可阅读
    关闭广告
    ↑返回顶部
    作 者 推 文
    炸TA霸王票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灌溉营养液
    1瓶营养液
    瓶营养液
    全部营养液都贡献给大大(当前共0瓶)
    昵称: 评论主题:

    打分: 发布负分评论消耗的月石并不会给作者。
     
     
    更多动态>>
    爱TA就炸TA霸王票

    评论按回复时间倒序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