憾生

作者:绕梁三日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四章

      憾生分给叶权二楼一间朝南的厢房,她住东边主卧,两人隔壁住着,这房子格局简单,楼上三间大房,每个房里都带着一个小客厅和卫生间,面积都差不多,只是憾生自己住的靠东面的正房采光要好一些。
      
      楼下正东面和北面是一间大客厅,和一间小偏厅,拐角的地方是公共卫生间,南面是原来房主的琴房,原来的房主把钢琴搬走后,就剩下一间空房,憾生搬进来后也用不到,就一直空在那里,至于厨房,可能当初建这房子最早的主人考虑到木质结构的房子防火问题,把厨房建在了院门口,单独的一间小房。
      
      叶权是个不错的房客,这人挺有教养,每天作息规律,住在憾生的隔壁从来没弄出过大动静,两人交集不多,憾生每天基本不出大门,一天拿着一本小说,睡睡看看,忽忽的就是一天。
      
      憾生有一个习惯,每天早上洗漱完会出了房间门,站在回廊上,呼吸两口新鲜空气,她坐牢的那几年把身体弄坏了,有低血糖,早晨起床会不太舒服,呼吸一会新鲜空气会让她精神一些。
      
      叶权似乎也有这个习惯,两人早晨要是在走廊里碰见了,一般这个时候叶权就会隔着半个回廊,非常礼貌客气的对憾生说一声:“莫小姐,早上好。”
      
      叶权长的斯文好看,身上随时穿的衣服都很讲究,身长玉立的沐浴在南方清晨潮湿的空气里,很给人一种风流俊美的视觉冲击,可憾生对他很冷淡,她觉得叶权这人眼角眉梢都带着活跃的心思,还有点装那什么的感觉,她觉得和这种人说话累得慌,不爱理他。
      
      至于叶权,是个一帆风顺的二世祖,他出生的家族,家大业大,而他上面有一个非常出色的能干哥哥,出色的哥哥从小帮他顶替了家族的压力和父母的寄望,他是家里的幺子,得到了最多的自由和爱,他风流,英俊,多金,同时也是一个世故的人。
      
      叶权阅人无数,尤其是女人,在他看来憾生是个受过心理创伤,性格阴郁的女人,这种女人大多有些怪癖,他对她不感兴趣,也不想招惹她。
      
      两人相安无事的在一个屋檐下住了半个月,一日憾生午睡起来,准备给院子里的花浇水,下楼的时候看见厨房的窗户里晃动着叶权的影子,她有点惊讶,叶权来了半个月,没看见他在屋子里吃过东西,她以为他应该是不会做饭的。
      
      憾生装好水管,刚把管子拉到院子中央,忽然就听见厨房里一阵乱糟糟的声音传来,男人一声惨厉的嚎叫格外嘹亮,厨房的窗户,一股浓烟冒出来。
      
      憾生“啪”的丢下水管往厨房跑,厨房里一如想象中的混乱,最显眼的是,灶台上的铁锅里还冒着明火,她两大步跨过去拿锅盖先把锅扣上,火瞬间熄灭,然后再顺手关了火源。
      
      处理了混乱的源头,憾生在转身去看傻杵在一边的男人,叶权的样子挺惨,白衬衫的前襟布满了星星点点的油点子,袖子卷到手肘的右手臂上一片通红不知道是被火燎的还是被油溅的。憾生发誓,她看见男人的眼圈红了。
      
      叶权不看憾生,扭头看着别处,有点委屈又像是在憋着气,别扭的样子。
      
      憾生转身看看厨房,流理台,水槽里还是干干净净的,几盘切好的肉菜码放在灶台边,除了灶台这里,别的地方看着还像个样子,她问叶权:“你要做饭吃啊?”
      
      叶权本来等着挨憾生的一顿脾气的,却没想到等来的却是这么轻飘飘的一句话,叶权是个娇惯的少爷,就是有点教养出来的好脾气,那也有限的很,这会受了这样的挫折,本来正心情正不好,往外冒着火气,但憾生这么轻飘飘的传来的一句问话,莫名其妙的让他心里舒服了不少,他讷讷的应了一声:“啊。”
      
      憾生刻意不看他,转着头四处看着别处,随意的说:“我正好也要弄点东西吃,正好你买了菜,我做了一起吃吧?”
      
      叶权诧异的看着憾生,半晌后,他说:“那麻烦你了。”
      
      憾生没接他的话,从头到尾都没多看他一眼,转身拿了锅走到水槽那里开始清洗,叶权最后又看了她一眼准备退出厨房,他走到门口又听见憾生从后面说:“你那胳膊先用凉水冲冲,然后抹点烫伤膏,客厅的靠窗户的柜子里有个药箱,你自己找找。”叶权的脚步顿了顿。
      
      叶权回屋换了一件衣服,然后按着憾生说的地方找到烫伤膏,给自己抹上,收拾好自己,又把药箱放了回去,他手里闲下来,又溜达着走出客厅。
      
      隔着半个走廊可以听见厨房里锅碗碰撞的“叮当”声,洞开的窗户里憾生正低头炒菜,叶权正好看了她一个正脸,憾生站在那里翻动着炒勺,垂着眼皮,神情专注没有多余的动作。
      
      叶权站那看了一会,觉得心里最初对憾生下的定义被推翻了不少,以他的阅历一般受过伤害,性格阴郁的人大多心里都有一股戾气,少有真正对人和善的,但憾生身上似乎没有那股子戾气,虽阴郁但平和,是个善良的人。
      
      憾生做饭很快,她不知道叶权原来是打算做什么,他切了很多菜,但她没兴趣陪他瞎弄,简单的捡着几样菜,做了个西芹炒肉,清炒空心菜,还有个西红柿蛋汤,一会功夫就摆上了桌。
      
      一楼的小偏厅本来是个饭厅,里面正经有张漂亮的餐桌,但憾生从来没用过,就两人吃饭她也没想搞的那么正式,就在客厅门口的回廊上放了个小桌子,有点像日本人吃饭的架势,两人席地而坐就开吃了。
      
      憾生继承了她妈妈手艺,做的一手北方口味的家常菜,口味不重,但胜在可口,叶权来了这里后连着在外面吃了半个月,他家里时一直是被精细的喂着的,有些受不了了,本来是个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少爷,但有些人自大顺畅到了一定程度,多少都有一些认为自己是万能的,叶权觉得自己这么聪明的人,做饭不过就是个举手之劳的事,不想就弄出了刚才那么一出,憾生做的菜没有什么精巧,但正是抚人胃口的家常菜,正好合了叶权的胃口,他吃了个肚饱。
      
      叶权的家教是食不言,寝不语,憾生也不爱说话,两人默不作声的吃完一顿有点晚的午餐。
      
      吃完饭憾生收桌子,叶权在一边吃好了,开始转心思,他看着憾生收拾碗筷,理所当然的坐在那里不动,然后他忽然出声说:“莫小姐,要不咱们以后搭伙吃饭吧?”
      
      憾生抬头看他,叶权继续腆着脸说:“你看,我不会做饭,以后我负责买菜,你负责做怎么样?”
      
      憾生微微皱眉,叶权带着笑,一脸的希冀 ,憾生不知怎么就想起了刚才在厨房才男人红着的眼睛,然后莫名其妙的就点了一下头,叶权露着白牙笑的欢快,憾生立刻就后悔了。
      
      “我不喜欢洗碗。”憾生说。
      
      叶权露着白牙的笑脸僵硬了一下,随即马上恢复,就接了下来:“没关系,我负责洗碗。”
      
      憾生站起来往厨房走,丢下一句:“厨房卫生也归你。”叶权看着憾生的背影,又看了看烫伤的手臂,依然笑得很欢。
      
      胖狗还在楼上睡觉,憾生把它的饭做好,打算一会喊它下来吃。
      
      叶权又溜达到厨房门口的时候,憾生正在洗碗,留给他一个后背。
      
      叶权靠在门口,看了一会低头不语的憾生开口说:“莫小姐,我跟朋友借了一条船,打算明天出海,一起去吧?”
      
      憾生好奇,终于回头问:“出海?”
      
      “是啊,我们开游艇到深海,碧海蓝天的,海水比浅海里干净,看看风景,游泳,钓鱼放松心情很好的。”叶权带着诱哄的语气,像是在吊女孩子,但天地良心,他对憾生真没那意思,就是打算报她今天的一饭之情,有来有往的为了以后有饭吃而套好交情。
      
      而憾生似乎也少了那根筋,根本没有多余的想法,她来了这里快一年,出去的机会少,看过大海,但没有见过真正的深海是什么样的一番景象,有一点动心。
      
      叶权是个会看人脸色的,马上就说:“就这么说定了啊,明天吃了早饭我们就出发,对了,那条胖狗你也可以带上。”说完他也不给憾生拒绝的机会,又溜溜达达的走开了。
      
      叶权离开的脚步走的懒懒散散,憾生忽然感觉他好像不装那什么了,整个人看着顺眼不少。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明天继续,顺便说一下,文章的主题还是破镜重圆。



    222222
    友情推荐



    屈服
    很有爱的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