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案
推荐基友(今天去罗马)的预收《怜怜入梦来》
【全文精修中,不对盗版负责。
不看BE的宝请跳过“姜璃线”和“前世线”】
——本文文案——
姜佩兮上辈子在建兴积郁病逝。
在讲究出身门第的世家里,她有着最矜贵的身份,但却低嫁给一个身份寒微孤子。

见多了名门骄子的她,根本看不起这个木讷沉闷的丈夫。
这场身份悬殊的婚姻里,孤矜高傲的姜佩兮敷衍对待夫家的一切。

直到她醉酒后闹着要回娘家,丈夫连夜带她返回江陵。
剔透寒凉的风雪里,他背着她走了很长的路,坐了三天的船,在寂静的深夜送她回家。

清冷的月光照在雪地里,她看到了他的温和与宽厚。

只后来周氏与姜氏交恶,在权力争斗的频繁倾轧下,他们的夫妻关系也日渐疏离,最终反目。

姜佩兮重生到了从娘家回夫家的那天,她看着外头越下越大的雪和越刮越大的风,想得很清楚:
她和丈夫起于利益,也将终于利益的婚姻,根本没有维持的意义。

低嫁高娶的婚姻,对夫妻双方都是折磨。

但当她看到丈夫经过废墟,跌绊着固执走向她时,她和上辈子一样没能忍住心软。

**

周朔是个寡欲无求的人,他不喜欢强烈的情绪,甚至对炙热的感情有微妙的厌恶。

从母亲为情爱而疯的伤害里,他明白一个道理,相较于歇斯底里的炙热,虚与委蛇的漠然最后还能留份体面。

自此他坦然面对苦厄与不幸,不去妄想拥有,从不期望美好,便不知道什么叫委屈。

但看着低嫁给他的妻子,他却忍不住替她委屈。

高华矜贵的姜郡君,身上唯一的污点,是低嫁。
他是她华美人生里的尘埃。

他本以为自己很通透,觉得自己乐于让姜郡君和离另嫁。但当他体会过失而复得,他便恍然明白了母亲的绝望与痴狂。

所谓爱,
——生死相随。

*
多年后周家的小辈春心悸动,心仪一个寒门子弟。
周朔持反对意见。

姜佩兮问他原因。
他捧着热闹攒簇在一起的紫阳花,缓步走过繁茂的花阴:“低嫁是受委屈的。”


排雷:
1.完全架空,皇权旁落,世家为尊,整本私设,与任何朝代都没有关系。
2.开篇重生,正文里掺回忆,剧情为感情服务,男女主互相救赎。
3.女主嘴硬心软,心高气傲脾气大。男主老好人,越爱越自卑,不偏执不病娇。女主有初恋,男主没有任何感情经历。
4.男女主非完美人设,请不要随意让我修改剧情或设定。(包括叙事风格)
5.正文第一章作话有详细排雷。
——
文案成于2022.8.13,已存档。
——————
古言预收《延胡》
[遇难落魄贵公子×明媚坚韧小丫鬟]
延胡是恭王府的二等丫鬟,干着打扫庭院的粗活。
不同于有上进心的丫鬟,她胆子小、怕犯错,对主子避之不及。
  
有一次她当差失误,将茶水洒到顾家公子身上。 
她跪在破碎的瓷片里瑟瑟发抖,不敢出声为自己求饶。
就在她以为自己死定了的时候,顾公子轻笑起来:
 “不好意思,刚刚没看见你,突然起身吓着了吧?”
  
她小心抬头,只看见顾公子眉眼温和,浅笑从容。
他笼在春光里,眉骨隽秀,如玉如松,郎艳独绝。和煦温柔的声音,扫去她满身的慌张与绝望。
因顾公子,她免于一死,只受了一些不重的处罚。
  
可后来顾家在立储中失策,落了个满门抄斩。
而当初冠绝京城的顾公子也掉下山崖,尸骨无存。

延胡知道后为顾公子烧了些纸钱,盼他能早日超生。可也许是那晚的纸钱有些多,火有些旺,她晚上居然梦到顾公子被囚禁在王府的地牢里。

在连续几夜都梦到后,她一点点靠近梦里指向的地方。
杂乱的长发如枯草一般落在肩上,双手被镣铐勒出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