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案
小故事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我 ┃ 配角: ┃ 其它:

一句话简介:每个人都是自己的主角

立意:爱

  总点击数: 161   总书评数:0 当前被收藏数:0 文章积分:42,719
文章基本信息
  • 文章类型: 随笔
  • 作品视角:
  • 所属系列: 无从属系列
  • 文章进度:完结
  • 全文字数:2493字
  • 版权转化: 尚未出版(联系出版
  • 签约状态: 未签约
  • 作品荣誉: 尚无任何作品简评
本文作者建议18岁以上读者观看。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打开晋江App扫码即可阅读

别名为爱

作者:哀宁
[收藏此章节] [投诉]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一个故事(很多年后我仍旧忘不了你)


      五岁上午
      隔壁来了户人家,刚刚来拜访我们,但是我爸爸妈妈都不在家,而且妈妈说了不能给陌生人开门,所以我只好在门口与他们对话,他们说等会再来拜访,我悄悄的通过猫眼去看他们,看见一对温文尔雅的夫妻牵着一个粉雕玉琢的小男孩,板着脸,看着乖乖软软的,有点可爱。
      下午
      那户人家又来了,正好爸爸妈妈也来了,我蹦着小腿去开门,一眼就看到了那个白白净净的男孩子,妈妈邀请他们进屋了,原来他们认识,我怎么不知道。他们在讨论一些大人的事情,我听得云里雾里,只知道叔叔阿姨夸我可爱,最后那个叔叔问我喜不喜欢那个哥哥,我躲在妈妈身后偷看他,小声说喜欢。
      叔叔笑了笑,摸着我的头,阿姨也笑了,阿姨说那个哥哥叫顾言,以后就是你的未婚夫了。
      未婚夫是什么?我问妈妈,妈妈说未婚夫啊,就是你以后会嫁给他做妻子。我有些不明所以就问,就像爸爸妈妈一样吗?妈妈说是的,如果不出意外的话。
      我有些开心,我想,那我要快点长大。
      六岁
      我经常找我的未婚夫玩,一开始他并不搭理我,现在他开始叫我阮阮了,他真的好可爱啊,白净白净的,明明是哥哥,却像是弟弟一样乖乖的。
      他叫我软软的时候,真的好可爱好可爱好可爱!!!
      七岁
      在一颗梧桐树下,我和他玩过家家,他是丈夫,我是他的妻子。
      我只是多看了一眼喜欢的山茶花,第二天我找他的时候,就收到了一大把的山茶花,我突然间好喜欢他。我开始叫他顾言哥哥。
      八岁
      他们嘲笑我的字难看,还欺负我,他帮我打跑了他们,难得严厉的训斥了我,说我怎么不知道还手,还骂我是笨蛋,我本来是很委屈的,但看着他小大人似得模样最后实在没忍住笑了出来,他皱着眉,却是什么话都没说出来,只说我离了他肯定活不了。
      我想,那又怎么样,反正你一定会一直在我的身边的。
      九岁
      我交到了新朋友,叫夏恒昔,是一个很内向的一个男孩子,他真的很乖很乖!长的真的好可爱!皮肤也很白!顾言哥哥也很喜欢她,没有像之前那样将我的朋友赶走,我很高兴。
      顾言哥哥的性格也是越来越冷了,但却对我和夏恒昔一直很温柔,我真的好喜欢他啊!
      十岁 8月1号
      在生日宴这天,顾言哥哥说要娶我,他还说此生非我不娶,他拿着一个有点眼熟的草戒,笨拙又生硬的说爱我,我开心的笑了。
      阿夏也很高兴,他看起来简直比我还要开心,只是,顾言哥哥的脸怎么青了一块?
      十一岁
      我一直草戒戴在手上,我妈妈笑我,说我对顾言哥哥原来痴心一片,哼,才不是呢,我和他明明就是两情相悦!爸爸问顾言哥哥喜不喜欢我,顾言哥哥向我这边看了一眼,说,嗯。
      十二岁
      他把他的兄弟介绍给了我,跟他们说我是他的青梅,小弟们都叫我大嫂,他并没有反驳,只是笑笑,不过阿夏竟然也会打架!明明就很乖啊!
      十三岁
      我和他的兄弟们已经混熟了,他们一直叫我大嫂,周围人都说我不知羞,我却不觉得有什么,我和他本来就会是妻子,而且他都说过要娶我了。他都把戒子给我了,阿夏说以后如果他以后不娶我,他就帮我揍他。
      我看见顾言哥哥僵硬的脸,笑出了声,想了想,说,“算了算了,如果以后他喜欢上别人了的话,那他们的婚礼你就不要去。”他们两个是很好很好的朋友,又是世交,如果阿夏不去的话,那我觉得那个婚礼就没什么意义了,毕竟如果连最亲的朋友都不认可的关系,怎么可能有意义呢?
      阿夏点头说好。
      顾言哥哥也默认了。
      我并不觉得我们不会在一起,毕竟世上不会再有人比我更爱他。
      十四岁
      他们都嘲笑我的戒子丑,真没眼光,这才不是普通的姐子,这是顾言哥哥爱的证明。哼,她们就是羡慕。
      十五岁
      我和顾言哥哥和阿夏一起考进了同一所学校,顾言哥哥又是第一,阿夏又是第二,唉,我又是第三。
      十六岁
      一次运动会听见有人说我粘人又烦人,一天只知道粘着顾言哥哥,还说顾言哥哥根本不可能喜欢我。
      我没听下去,直接走了,但还是有种子在我心里生根,我真的很差劲吗?
      阿夏发现了我的异常,我问了出来,他愣了一会,随后认真的说,“你很优秀,很闪耀,别去听那些话,做你自己就好,你又不是人民币,做不到人人都喜欢,况且,人民币也不是所有人都喜欢的。你已经很棒了。”
      顾言哥哥也跟来了,他说:“你很好不要被别人定义。”我笑了,我才知道,原来我这么好啊。
      顾言哥哥好像喜欢上了一个学妹,这是我听传言说的,说真的,我一点都不信,顾言哥哥最喜欢的明明就是我噢,直到他开始纠结的看向我的眼神,以及那若有若无的疏离,和保持距离,我才发现,原来他真的喜欢上了别人。
      他们叫我大嫂,他第一次皱眉反驳
      我看见他和别的女生放学走在一起
      他在我姨妈期的时候给我买冰棍,没想到是给学妹买的。
      他为了学妹跟别人打架
      他让我不要叫他顾言哥哥,他说他有女朋友了,他说她很可爱,他还说他会解除我们的婚约。我有一瞬间很想质问他,质问他为什么,质问他凭什么,质问他,他到底有没有喜欢过我。
      但我什么都没做,我只是笑了笑,说了声,祝你幸福。回去后,我把手上的见不得光的草戒,锁在了一个檀木盒子里,锁了起来。
      阿夏知道后,很冷静,他试图安慰我,不过我坚强多了,只有一点的难过而已。结果第二天一大早我就看见顾言的一双熊猫眼,脸上还有各种伤痕,我忍俊不禁,这就是他所说的自己很冷静?
      十七岁8月1日
      他和学妹在一起了,听说他们成年就准备结婚。我毫不意外。毕竟他刚才把婚退了。
      我的兔子玩偶丢了,哭了一整天。
      十八岁
      他们举行了一场简单的婚礼,我去了,看着上面的学妹,我好羡慕啊,明明那应该是我的位置。明明挽着他手的人应该是我。
      我逛了一圈,本来想找他兄弟的,结果逛了一圈都没见到一个人影,阿夏也没看见,我只好坐在阳台上吹风。
      我喝醉了,到最后也不记得是怎么回来的了,醒来的时候看见阿夏和一些小弟们在客厅里排排坐,齐刷刷的盯着我。
      当我尴尬得想脚扣地时,其中一个人说,阮阮姐,昨天的婚礼我们都没去。他们说,他们只见证了他和我的感情,阿夏说,我承诺了你不去参加婚礼就一定会做到。
      我一瞬间好想哭。
      十九岁
      他们出国了,我删掉了他的所有的社交信息。
      我的朋友仍然在我身边。我真幸运。
      二十一岁
      我还是一个人,听说他已经有宝宝了
      三十九岁
      我还是没能忘了他
      四十九岁
      又一个十年,他还是没来找我,我也还是在等他,看来,儿时戏言,注定只能是戏言,我生病了,阿夏他们来照顾我。
      直到生命的最后我都没能忘了他,我拜托阿夏把我和草戒埋葬在一起。
      阿夏沉默着说,“你会好的。”
    插入书签 

    ←上一篇  下一篇→
    作 者 推 文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关闭广告
    关闭广告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wap阅读点击:https://m.jjwxc.net/book2/6878385/0
    打开晋江App扫码即可阅读
    关闭广告
    ↑返回顶部
    作 者 推 文
     
    昵称: 评论主题:

    打分: 发布负分评论消耗的月石并不会给作者。

    评论按回复时间倒序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