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案
该作品尚无文案
内容标签: 宫廷侯爵 灵魂转换 穿越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 ┃ 配角: ┃ 其它:

一句话简介:''


  总点击数: 4149   总书评数:14 当前被收藏数:24 文章积分:12,969,117
文章基本信息
  • 文章类型: 评论
  • 作品视角:
  • 作品风格:未知
  • 所属系列: 无从属系列
  • 文章进度:完结
  • 全文字数:4365字
  • 是否出版: 尚未出版(联系出版
  • 签约状态: 未签约
  • 作品简评: 尚无任何作品简评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不要怀疑,这真的是长辰我写的HE

作者:琅俨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1章

      “那是,是皇上与岳将军……”张宪声音发着抖。
    峭壁前尸横就地,血溅五步!金兵如杀不完的蝗虫冲下,却徒然听到一声震彻山谷的咆哮!

    “贼子安敢犯我□□龙威——!”

    岳云深吸了一口气,认出谷中那声音正是岳飞所发出的!
    岳飞被乱箭射得伤痕处处,一手抱着赵桓,枪交左手,背靠峭壁顽强抵抗,不多时,身前已是垒了半人高的一堵尸墙。




    已是生死存亡的紧急关头,此战一败,乾坤即将再次扭转,当年靖康之耻恍惚犹在眼前,就在这火烧眉毛之际,岳云发得一声呐喊:

    “杀——!!”
    山谷外宋军排山倒海,轰然作应,赵桓松了口气,闭上双眼,紧紧攀着岳飞强健的手臂,援兵终于到了。



    张宪和岳云两路并为一股,集中力量绕过山谷,冲上崖顶,朝着峭壁的一边攻去。
    谷内哀嚎不断,谷外厮杀盈野,张、岳二将军本部兵马拼了死命,哑着嗓子纵声嘶吼,来回冲杀!
    路太陡,就抛弃战马,徒手攀行。三盏茶的时间,峭壁上的伏兵无法再拖,只得分出一股部队,攻了下来。

    峭壁前尸横就地,血溅五步!金兵如杀不完的蝗虫冲下,谷内,哀嚎惨叫不停的传来。已是生死存亡的紧急关头,此战一败,乾坤即将再次扭转,当年靖康之耻恍惚犹在眼前,就在这火烧眉毛之际,岳云发得一声呐喊:

    “杀——!!”

    就在此时,岳飞与赵桓俱已没了武器,无法再抵抗。岳飞猛然回身,抱紧了赵桓,背脊朝外!

    一柄钢箭离弦,从那射手弓前飞起,旋转着穿越了百步的距离。
    箭矢拖出一道寒光,没入岳飞肩头,穿过这不屈战神的血肉之躯。
    赵桓的瞳孔陡然收缩。看到岳飞眼中迸发出的光亮,赵桓睁大双眼,却终是没有让眼泪夺眶而出。

    “你若身死……我、我来这世上走一遭,又有何意义?大宋江山已保……西夏金人尽除,秦桧……凌迟而死。”
    “可若是你死了,这些于我而言,又、又有何……意义?”
    赵桓双眼迷离,抬起染满了鲜血的双手,覆在岳飞刚毅的侧脸上。
    岳飞低沉的声音缓缓道:“不,陛下不会死!飞定会护陛下周全。如此,飞……死而无憾。”
    说完这句,他的身子逐渐变得沉重,但仍是纹丝不动,压在赵桓身前。

    “为我主报仇——!”
    悬崖下宋兵悲愤难抑,齐声呐喊!
    不!还不能死!那石破天惊的爆喝,恍若凌空一箭,刺在赵桓的心上,血肉淋漓。

    你不能死!我要你记得,这一生并非是我欠你,而是你欠我的!从头到尾都是你欠我的!
    我要你记得我的名字,而非一国君主的头衔直到老去!
    直到你再难张弓!
    直到你无力上马!
    直到你和子孙后代忆起往昔!
    能够笑着说我是你一生最爱的人!!

    赵桓的眼睛猛然睁大,本应已流逝殆尽的力气仿佛又突然爆发出来。他抓住岳飞的臂膀,旋身。将自己与岳飞的位置对调。
    双眼所及之处俱是漫天箭矢,赵桓却再不惧怕。

    勇将死,天子战!

    火舌朝着他们所在之处掀卷而来,黑色的灰带着火星上扬,恍若一曲为亡者而奏的挽歌。
    然而映红了天空的烈火,却燃不尽那跨越千年而来的意志。
    似是回应了赵桓那发自灵魂的呼喊一般,天空中猛然划过一道闪电。暴雨倾盆,天降异兆!

    山谷中厮杀正酣的数千兵马停下交战,各自望向灰蒙蒙的天空。

    一个白茫茫的影子在雨间渐渐成型。
    岳飞被冰冷的雨水一淋,瞬间清醒过来,疾喘几声,并不断挣扎,却赢不过这一刻的赵桓。

    白色模糊的影子化为了赵桓的模样,飘于悬崖外。
    一模一样的人相互看着对方,可对面的人却是不似护着岳飞的宋帝。
    鬼魂苍白的面孔上有一丝悲戚之意。仿佛带着辞世前的不甘,与誓要荡平天地间一切污秽的决心。
    它幽幽地叹了一口气。
    岳飞眼神迷离,嘴唇颤抖:“皇……皇上?”

    岳飞不禁再看抱着自己的赵桓。两人一摸一样,然而赵桓眉眼间却多了分温柔,决绝的神色。
    一根箭穿过鬼魂半透明的躯壳飞来,铮然钉在岩石上。

    赵桓缓缓转身,朝那鬼魂伸手。
    那是一种不需要用语言表达的默契,

    天地静谧,时间停止,雨水凝于半空,结成晶莹的水珠,数百杆长箭刹那定在空中。
    乱窜的雷电横过天际,箭头如雨,折射着靛蓝色的电光。

    那些早该落在赵桓身上的利箭尽数却是迟迟未到。赵桓的手已伸出,可那却是几近透明的颜色。
    “我……我也魂魄离体了?”赵桓难以置信地回头看。
    他的灵魂飘出体外,被鬼魂极其缓慢地拉扯过去。

    下一刻,箭矢飞石轰然四散,以赵桓与岳飞所站之处为中心爆发,落进山谷!

    “阿桓!”

    终于挣扎开钳制的岳飞怀里抱着浑身浴血的赵恒,目光却是朝着赵恒的意识所凝成的半透明身体而来。

    转身,目光与岳飞交汇,赵恒的眉宇舒展开来,唇间轻点笑意。他朝着岳飞而来,双手扶住岳飞的肩,在他的眉间轻轻落下一吻。眉目间俱是与此处哀鸿与硝烟不符的宁静淡然。

    他似乎张口说了什么,可岳飞却什么也听不见。

    岳飞害怕了……在以身体护住赵桓面临金人箭矢的时候他也未有这样的惊惧。可眼前的那一幕,却让他觉得……自己就要失去他了。

    他大吼着赵桓的名字,不停的吼着。可眼前人却只是笑着。未说自言片语,可他的眼神似乎已经道尽了千言万语。希望,热情,爱恋,祝福抑或是其它。初识起的一幕幕在心头回荡,本应是甜的,可此时为何苦涩得只剩哽咽?

    崖顶的厮杀再次响起,不断有人从崖顶跌落。
    四肢残败的,身首异处的。那双方叫声的争鸣声似乎盖过了一切。

    然而这茫茫天地间,唯一属于岳飞的人就要离开了。

    “鹏举。”
    “阿桓!!”岳飞吼道。
    往前一步就是悬崖,退后一步则是峭壁。
    “莫追了,鹏举,这躯壳……本就不是我的。”赵桓微笑着朝岳飞道:“此刻该把它还给……它真正的主人了。”
    “鹏举,还记得金兵围城那日么,汴京城外;我生平唯一所望,便是跟在你身后,当一个小兵。”
    “唯憾人生长恨……世事无常,别了,鹏举。”

    他的爱太累,太沉重。虽贵为宋帝,然而那一切,从开始便注定是卑微的。

    这是他在雪山之下对岳飞所说之言,听来可笑,却字字出自肺腑。

    雪似的回忆缓慢消融。一滴滚烫的泪水于岳飞眼角落下。
    他不住的将怀中的赵桓抱得更紧,然而大雨哗哗声不绝,充斥了天地,冰冷的雨水将他的神智拉回了现实中。

    “父亲!”

    那是岳云。可岳飞却似乎浑然听不到他的声音一般,只是重复着一句话。他深信不疑的一句话。

    “他没有死……陛下没有死!”

    “是的,陛下没有死!”

    越来越多的将士聚集过来,围绕在岳飞和赵恒的身边。岳飞却是怒目圆睁,不肯放开怀中抱着的赵恒。直到岳云说了这一句,岳飞才允许旁人接近,允许旁人为赵恒切脉。

    “陛下还活着!我主……我主……”

    在一路往下,看到谷中惨绝人寰景象之时,众人原已不抱希望,却在此时发现……他们的岳将军没有死,他们的皇帝陛下也还活着!这是一种什么样的喜极而泣之情?

    岳飞并未放开抱着赵桓的手,反是小心的避开他的伤口,将圈住他的手臂越收越紧。这一次……他再不会放手。再不会……

    再没有人试图将他们分开。最后,众人将他和赵桓一起放到了担架上。岳飞依旧紧紧的抱着赵桓,在他的耳边不住的说着什么……

    “你不会死的,不会死的。你会活到八十岁……你会君临天下。我会一直陪在你身边。这一次……我再也不会离开了。就算你怎么骂,怎么赶,怎么冷眼相对,我都不会走了……阿桓,你听到了么?你……听到了么?”

    说着,悍然赴死,从未哭泣的男儿,竟是掩不住那英雄热泪。
    他不想被赵桓看到,便猛然抬起头,看着这差点令他们命丧黄泉的山谷。




    数月后。
    岳飞醒转,赵桓兀自昏睡。

    幸好动荡的天下已定,六邦战事稍停,四海升平,百姓安居乐业,大宋的版图继贞观之治后,开拓到一个前所未有的疆域。
    张俊领丞相之职,刘光世统枢密院,李纲代监察御史,皇上抱恙,储君监国,皇后临朝听政。
    岳飞官居威武八方镇边大元帅,封武穆侯。

    邦国朝贡,万民敬仰,然而真龙天子却一直沉睡,这一睡,便足足睡了三年。
    元宵夜,汴京火树银花,城内欢歌处处,花灯千盏,唯有赵桓寝殿里冷冷清清,榻前站着两个人。

    孙太医摇头叹道:“伤势太重,无力回天,唯吊的一口性命。”
    “三年前我本以为养妥伤后,皇上便能醒转,如今看来,却是要睡一辈子了。”
    岳飞沉默不言。

    孙太医朝岳飞投去一瞥同情的目光,收拾药箱离去,漫不经心道:“武穆何时前去镇守边关?”
    岳飞一身战甲,披风如红云,伟岸身躯立于殿前,沉声道:“等到皇上醒,等不醒,便等到我死。”
    孙太医离开寝殿那刻,又回头看了岳飞一眼,道:“当年老夫人辞世一事,皇上曾问过我,据我推断,那汤药与秦相公……”
    岳飞道:“罢了,往事多想无益。”
    孙太医点了点头,再不出言,拂袖离去。
    岳飞缓缓走到赵桓榻前,单膝跪了下来,执起赵桓的手,极轻声地叹了口气。
    “你醒后会是谁?”岳飞看着赵桓,声音中更有一丝恐惧,像是时刻盼着他醒转,却又无法接受这躯壳的主人,醒转后不再认得他了。

    然而纵是如此,他亦片刻都不敢离开,生怕赵桓在睁开眼时看不到自己。

    岳飞伏在榻前,睡了一夜。
    翌日,御花园内千棵桃花,竟是约好般的一夜尽开,枝头红粉飘扬,春风穿林,花香遍地。
    “岳将军——桃花开了!”侍婢们笑语不绝,于御花园另外一侧追逐着奔来,朝这宫内常客禀报。
    “一夜间御花园里的……”

    岳飞被宫女声音惊醒,怒斥道:“休要大呼小叫,惊了皇上!”
    侍婢们被这一吼吓得魂飞魄散,尽数转头跑得没影了。现出一个怯生生的女子,像是初进宫不久。
    岳飞峻容道:“究竟有何事?”
    那侍婢不敢触了岳飞虎威,答道:“桃……桃花开了,姐妹们都说、说是好兆头,请、请武穆去赏花……药也……熬好了。”

    岳飞紧拧的眉头舒展些许,表情松动,道:“把药端来,你唤何名?”
    那侍婢端过一碗药,答道:“奴婢长辰。”
    岳飞点了点头,亲手接过药碗,抱起赵桓,道:“阿桓,桃花开了,喝完药,我抱着你出去走走?”

    刺鼻的药汤从赵桓嘴角流了些许出来,岳飞睁着通红的双眼,把它拭干净,转身归还药碗时,与长辰目光相接,只见长辰张着樱唇,一副难以置信的表情。
    “怎么?”岳飞疑惑地打量长辰,沉声问道。
    他忽然意识到了什么,猛然转头:“阿桓!”

    赵桓眼神迷离,缓缓睁开了双眼。
    赵桓的眼中,映出的,还是那个矫健的身影,他问:“我,没死?”
    岳飞摇头:“不,没死……”

    “那……鹏举可是又要走了?”

    赵桓看了眼岳飞,又假装不经意的低头。想要抓住岳飞的手生硬的停住,堪堪留下四手的手抓紧了棉被。凤目里流转出一如既往的倔强,痴恋,以及……小心翼翼。

    这一切的一切使得岳飞颤抖着双手猛然将赵桓抱住,湿热而又不容拒绝的吻狠狠的印在了赵桓的唇上,逐渐的加深,深到令人沉沦。岳飞小心护着赵桓的头在他回神之前将其压到身下。

    “鹏……鹏举?”

    赵桓疑惑的声音传来,但岳飞这次却是再不给他开口的机会,将他破碎的□□声吞没……

    刺骨的冬季似乎已然成为过往,盛开的春色也已妆点满园。只是这一次,再不会有遥不可期的分离了……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篇  下一篇→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