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案
记忆里,傅漙兮很喜欢静静地坐在公交车上,把吵杂搁置
然后看着窗外的雨
如今21岁的秦卿云,仍旧保留着一样的习惯
内容标签: 花季雨季 成长 校园

搜索关键字:主角:秦卿云,傅漙兮 ┃ 配角:无 ┃ 其它:

一句话简介:这场青春的爱恋,我拥有你的余生

立意:美好人间下一场落雨的爱恋

  总点击数: 0   总书评数:0 当前被收藏数:0 文章积分:16,400
文章基本信息
  • 文章类型: 原创-百合-近代现代-爱情
  • 作品视角: 主攻
  • 作品风格:正剧
  • 所属系列: 无从属系列
  • 文章进度:完结
  • 全文字数:5465字
  • 是否出版: 尚未出版(联系出版
  • 签约状态: 未签约
  • 作品简评: 尚无任何作品简评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窗雾&雨痕

作者:顾枫晏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 章

      ——“你用温热的手指抹去车窗上的水雾,看见了窗子外层无数晶莹的雨滴擦落的痕迹。”
      
      四月是一个多雨的时季。公交车164号在雨色中,随着车流,缓缓驶去。
      
      她真的好漂亮啊。
      
      秦卿云的余光全数落在她身旁的女孩身上。
      
      余光中,秦卿云看见,柔顺的墨发侧垂在她的胸前;墨绿色的长衫裙和黑色的靴子衬得她冷清几分。
      
      她的眼眸特别好看,眼神宁静悠远。她的肤色略显苍白,隐隐带有一种柔弱的病态美,可是看上去又没有病气,倒是显得令人感到恰到好处的舒适。
      
      像是出于尘泥淤苔的一朵莲,清得很,幽得很,净得很,这俗世间的烟火糜馡,沾染上她一分衣角都是亵渎。
      
      从秦卿云上车坐在她身边开始,她只做一件事:车子内层的玻璃起了雾,她就用指腹轻轻擦去一块,然后看着窗子外的雨滴,不作声。
      
      “你喜欢雨天么?”
      
      秦卿云主动开口道。
      
      她似乎愣了一下,片刻后才反应过来是在和她讲话。
      
      “嗯,是的。”
      
      她的声音很柔和。秦卿云想。
      
      她转头看了看秦卿云,微微笑了。
      
      这笑鼓励了秦卿云。
      
      “我叫秦卿云,你呢?”
      
      那女孩并没有立刻回答秦卿云的话,像是在回想些什么,几秒钟后,秦卿云听到:
      
      “卿云烂兮,糺缦缦兮。日月光华,旦复旦兮。明明上天,烂然星陈。日月光华,弘于一人。”
      
      她居然知道《卿云歌》。
      
      秦卿云心底更加燃起了一丝激动与兴奋。
      
      “你好,我叫傅漙兮。”
      
      柔和的声音再次传进秦卿云的耳里。
      
      秦卿云冲傅漙兮笑道:
      
      “野有蔓草,零露漙兮。有美一人,清扬婉兮。邂逅相遇,适我愿兮。野有蔓草,零露瀼瀼。有美一人,婉如清扬。邂逅相遇,与子偕臧。”
      
      说完,秦卿云往傅漙兮那靠了一点。
      
      像是一只求摸求表扬的猫儿。
      
      傅漙兮觉得很可爱。
      
      “这是《诗经·野有蔓草》。”
      
      秦卿云又说。
      
      “嗯,看来我们兴趣相投,你很厉害。”
      
      傅漙兮回道。
      
      “这没什么,巧合而已。你要去哪?”
      
      “我……还没想好。”
      
      “诶,那你和我一起去公园吧!”
      
      秦卿云立刻提议道。
      
      “你喜欢雨天,公园那的建筑设计恰好偏古风,这会儿会更好看,人也不多,我猜你会喜欢的。”
      
      秦卿云接着说。
      
      傅漙兮有些惊讶地看向秦卿云。
      
      有多久没有人愿意邀请自己去玩赏了呢?
      
      傅漙兮自己也不记得了。
      
      还有,秦卿云确实猜中了,雨中古亭,傅漙兮恰恰喜欢。
      
      反正难得偷偷出来一次。
      
      “好啊。”
      
      傅漙兮垂下眼帘,轻轻答应了。
      
      心底不知有哪处地方悄然裂开一道缝,嫩芽抽出,那感觉挺微妙的,但是傅漙兮……不排斥。
      
      秦卿云也说不清道不明自己为什么会这么冒然地对一个刚认识的姑娘发出这样的邀请。
      
      但是听到对方肯定的回答,比起惊讶,秦卿云心底漫上更多的……竟然是欢喜。
      
      她答应我了。
      
      秦卿云想着。
      
      到了公园的入口,傅漙兮看见了公园的全称——云兮公园。
      
      雨丝和四月的凉风纠缠不清,在凹凸不平的大理石石阶上,在抽枝生长的树木上,在寸寸拔起的翠竹上,在朱红的亭角上,在破碎的湖面上……落了又落,似是在这一方缠绵游戏。
      
      秦卿云打着一把伞,扶着傅漙兮,手一收紧,只握到纤细的手架骨。
      
      太单薄了。
      
      太瘦弱了。
      
      傅漙兮有些累了,轻轻地喘息着,原本还有几分血色的唇,现在和脸色一样苍白;手脚也渐渐有些乏力了。
      
      感受到秦卿云的动作,傅漙兮一侧眸,就在意料之中的撞进秦卿云担心的眼神。
      
      傅漙兮仍是一笑,凑近秦卿云的耳畔小声说:
      
      “别怕,我没事,只是累了。”
      
      随着这个动作,傅漙兮面上所有对于秦卿云来说都一览无余。
      
      “好,再坚持一下,就到了。”
      
      哪怕疑惑,但秦卿云还是选择没有多问,只是更小心地扶着傅漙兮走进亭子里。
      
      到了亭子里,秦卿云和傅漙兮紧靠在一起坐着,像是在这温度微冷的地方相依取暖。
      
      两个人谁也没有说话,但是她们彼此知道,她们在做同样的事情——
      
      听着淅沥的雨声和对方的呼吸混合在一起的声音,感受着微弱的从手臂那侧传来的对方的体温,看着同一场春雨,坐在同一个亭子里。
      
      四周都是寂静无声的,她们并不排斥这样的相处,甚至……有着那么一丝享受的欢愉感。
      
      这种感觉很微妙。
      
      来自于身旁刚认识不到一个小时的人。
      
      她们就这样一直呆着,看天上的阴云一点点地与夜幕交融,最后被彻底盖过;看夜色中的星光此起彼伏若隐若现;看月光掠浮在没有了涟漪的湖面上。
      
      明明只是过去了将近两个小时,可是却给人一种悠长慢慢的错觉。
      
      临到分别。
      
      “你在黔江中学,是几级几班的?”
      
      傅漙兮主动问道。
      
      “高二三班。”
      
      秦卿云是放了学直接来的公园,身上还穿着校服。
      
      “你呢?”
      
      “高二七班。”
      
      “我在学校的时间比较少。”
      
      像是猜到秦卿云的疑惑,傅漙兮又接着说。
      
      原来我们在同一所学校,还是同一届的。
      
      秦卿云笑了。
      
      幸运的是,秦卿云很快就又见到傅漙兮。
      
      在周三,三班和七班的体育课被调在一起一块上。
      
      一解散,秦卿云就来到七班试着找傅漙兮。
      
      “同学你好,请问你们班的傅漙兮有来上课吗?”
      
      秦卿云拉着一个女孩子问道。
      
      “傅漙兮?啊,她啊,今天是有来学校上课了,但她身体不适,在教室里。”
      
      “傅漙兮?卿云,你找她干什么啊?”
      
      秦卿云向七班的女孩子道了谢,转身就被路过听到的闺蜜拉着询问。
      
      “没什么,我和她是朋友,我想找她聊聊而已。”
      
      秦卿云简单地说。
      
      “啊?找她?卿云,我觉着,你还是不要找她的好。”
      
      闺蜜压低了声音同秦卿云讲。
      
      “为什么?”
      
      “诶?你还不知道呀,那个傅漙兮,是白血病晚期呢……估计没多少日子了,身体也不怎么好……”
      
      白血病晚期……
      
      秦卿云一下子想到了那天只身一人出现在从学校这边开出的公交车上的傅漙兮,走在公园里微微喘气面色苍白的傅漙兮,以及……笑起来的傅漙兮。
      
      秦卿云只感觉自己的心脏忽然重重地一跳。
      
      心疼。
      
      意外。
      
      在意。
      
      担心。
      
      一切难以诉说的复杂的情绪一时间混乱至极地从心底翻腾起来。
      
      一路这么想着,回过神时,秦卿云已经站在七班教室外,第二次看见傅漙兮。
      
      今天是很好的晴天,万里无云,天也是蔚蓝色的。
      
      傅漙兮坐在靠窗的位子上,阳光落在她的身上,原本冷清的感觉淡了几分,反而代之的是几分暖暖的朝气。
      
      她还是这么好看。
      
      傅漙兮察觉到秦卿云的视线,抬头望去,笑着向秦卿云招了招手。
      
      秦卿云坐在傅漙兮的旁边,也看到傅漙兮桌面上的画稿——是那一日的雨亭。
      
      “都知道了?”
      
      “嗯。”
      
      秦卿云凝视着傅漙兮,可是面前的这个人的脸上没有任何神情的波动,一点都没有。
      
      秦卿云的心脏又是重重一跳。
      
      她知道自己是白血病晚期的时候,心里是什么样的感受?
      
      是惊讶?是不敢相信?是难过?是痛苦?是绝望?
      
      她有为此流过眼泪吗?
      
      她为什么不待在医院里?
      
      那一天她为什么会出现在……那辆公交车上?
      
      我为什么……没有早点遇上她?没能多陪陪她?
      
      当最后一个问题从心底冒出来时,秦卿云自己都没有想到。
      
      但是秦卿云什么都没有问。
      
      她对傅漙兮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从口袋里拿出耳机和MP3,连接好后问:
      
      “我这里有一首不错的钢琴曲,你要边听边画吗?”
      
      傅漙兮也冲秦卿云笑了笑,无言,只是接过那手中的一只耳机,戴上。
      
      那温和幽淡的钢琴曲缓缓传入两人的耳朵。
      
      “城南花已开。”
      
      “确实很好听。”
      
      傅漙兮轻轻笑着说。
      
      傅漙兮重新拿起钢笔,继续画着。
      
      秦卿云就在一旁,静静地看着;她的视线从傅漙兮的眼睫毛,到她的眼眸,她的鼻,她的唇,她的脸颊;再到她的肩,她的锁骨,她的手;最后是她正在画的画。
      
      来来回回,细细描摹,默默回味,悄悄镌刻,久久无言。傅漙兮也任凭她这么明目张胆,□□裸地看着。
      
      像是在默许。
      
      像是在纵容。
      
      像是在宠溺。
      
      偌大间教室里,只剩下钢笔擦过纸面的沙沙声和后黑板上圆钟秒针一格格走过的嘀嗒声。
      
      秦卿云渐渐放轻了呼吸。
      
      这一刻,她们就像回到了那一日的绵绵细雨之中。
      
      “笨蛋,呼吸。”
      
      傅漙兮这是第一次用这种调笑又亲昵的语调和秦卿云说话。
      
      眉心微微一痛,是傅漙兮用钢笔的另一端轻敲在自己的眉心上。
      
      “嗯?”
      
      秦卿云有点云里雾里的感觉,没反应过来。
      
      “说你呀,你整张脸都是红的呢。”
      
      傅漙兮说着,又“噗嗤”一声笑了,双眼眯起,歪着脑袋看着秦卿云。
      
      秦卿云知道,自己不是因为忘记了呼吸而红了脸的。
      
      “你……你画的怎么样?”
      
      秦卿云只能生硬的转移话题。
      
      “嗯,还行。”
      
      傅漙兮也没有再继续提起,只是眼中的笑意却从未落下。
      
      还有几分钟就要下课了,秦卿云要走了。
      
      “这周末……在公园对面有一个摄影展,你要不要和我一起去看看?”
      
      秦卿云垂头看着傅漙兮。
      
      可是在问出口的那一瞬间,秦卿云又有点后悔了,她明明更需要好好休息才是……
      
      “好啊。”
      
      傅漙兮没有犹豫的答应了。
      
      “放心,我身体没问题的,只是一个摄影展而已。”
      
      得到保证,秦卿云就安心地走出了教室。
      
      这明明才是我们的第二次见面。
      
      可是彼此的名字,却慢慢融入血液,透过骨髓,印在心底。
      
      在摄影展见到傅漙兮的时候,秦卿云细细的感受着不由自主地从自己心中生长出来的那一份与众不同的欢喜。
      
      她想,她似乎能确认了。
      
      “紫罗兰花领长衫,森绿兰半身裙。”
      
      秦卿云道。
      
      “薄荷绿短衫,星空蓝裤裙。”
      
      傅漙兮道。
      
      两人相视一笑,一同走进摄影展内。
      
      这场摄影展规模比较大,秦卿云喜欢逛星空展,傅漙兮喜欢逛花展。
      
      她们先走到花展区,大部分都是一些四月季的花朵,栀子花,梨花,迎春花,山茶花,桃花……
      
      傅漙兮停在了一副海棠花的影照前。
      
      照中,那大朵大朵的海棠花三两成簇在墨枝上盛开,绽放;花瓣片片弯着好看的弧度沐浴在阳光下,色泽饱满。
      
      秦卿云望着,道:
      
      “嫣然一笑竹篱间,桃李漫山总粗俗。”
      
      傅漙兮一笑:
      
      “海棠不惜胭脂色,独立蒙蒙细雨中。”
      
      秦卿云一愣,傅漙兮拉起了她的手,走到了星空展区。
      
      灯光变暗,一抬眼,入目的皆是熠熠星海,好不浪漫。傅漙兮仍没松手,而是一直拉着秦卿云顺着展廊一路走去。
      
      恒星仙境,马头星云,仙女座星系M31,蔷薇星云,蝴蝶星云,银河……
      
      当走到玫瑰星云时,秦卿云看着那在星夜之中轰轰烈烈犹如一朵怒放的娇艳玫瑰,在身侧的傅漙兮轻笑,捏了捏她的手。
      
      这时,展区内响起了一阵浪漫的钢琴曲。
      
      彼此目光中只有彼此。
      
      她们不约而同地做了同一个口型:
      
      “所念皆星河。”
      
      从展子里出来,就到了分别的时候,傅漙兮的母亲已经来接她了。
      
      傅漙兮定定的看着秦卿云。
      
      “再会。”
      
      秦卿云从医院的电梯里出来,一个没留神就撞到了一位医生。
      
      “啊!抱歉抱歉!”
      
      秦卿云回过神来,连忙跟人道歉。
      
      “没事没事,诶,卿云你怎么了,看你有点魂不守舍的。”
      
      “没事唐叔,不好意思啊。”
      
      秦卿云扯出一个笑容来。
      
      “没事就好,你是来给你妈妈送饭的么?”
      
      “是啊,我已经送上去了,还要麻烦唐叔帮我盯着点。”
      
      “诶没问题,不过你妈妈可真是个工作狂啊,让人佩服。”
      
      “谢谢唐叔,那么我就不打扰了,唐叔再见。”
      
      “好的。”
      
      和唐医生话别之后,秦卿云准备穿过市医院的住院部,到北门口的公交车站搭车回家。
      
      唐医生确实说的没错,秦卿云是有点魂不守舍的。
      
      她已经快两个星期没有见到傅漙兮了,听七班的同学说,傅漙兮病情加重了。
      
      秦卿云很担心,她怕是自己提出去摄影展,导致傅漙兮没有好好休息而病情加重的。
      
      像是有心灵感应,秦卿云心里漏跳了一拍似的,抬头一望,就看见了在落地窗前坐着轮椅的傅漙兮。
      
      她坐着轮椅。
      
      秦卿云心想。
      
      她就这么站在那一动不动,和傅漙兮遥遥相望,却迟迟不敢走过去。
      
      心里,苦涩,难受,自责,担心,惶恐,害怕,还有那刚清晰不久的一份赤忱的爱恋,酸涩甜苦,全部翻搅成一团,早已面目全非,看不出原本的模样来。
      
      忽然,傅漙兮对她一笑,像上次在七班教室一样,冲她招了招手。
      
      那是一种奇妙的引力。
      
      秦卿云来到了傅漙兮的面前,蹲下身来,不作声,默默的看着她。一遍又一遍,眼里不加掩饰的贪痴,难过,苦涩与种种,就这么定定的,入了迷一般的看着她,不曾移动半分,好似要把这空缺的时间,尽数弥补起来,又或是,还有些什么……
      
      傅漙兮一直笑着看着秦卿云,还是像之前那样,任由她看着自己,也不作声。
      
      像是在默许。
      
      像是在纵容。
      
      像是在宠溺。
      
      不曾变过。
      
      许久,傅漙兮开口说了第一句话。
      
      “不是你。”
      
      不是你的错。
      
      不要自责,这没什么。
      
      不要难过。
      
      傅漙兮接着又道:
      
      “蹲着不累么?我想晒晒太阳了,你推我出去走走吧。”
      
      秦卿云点点头,起身,推着傅漙兮走进了室外花园。
      
      两个人来到一处石凳子旁,秦卿云将轮椅放置在石凳子边上,然后自己坐在石凳子上,和傅漙兮面对面。
      
      “卿云,我这几天有看到一些文学内容,我很喜欢,你能念给我听么?”
      
      秦卿云笑了笑,接过了傅漙兮的手机,开始念起来。
      
      “晚风会掠过我的眼前,会抚过她的发尾;路灯会拉长我的影子,会照亮她的脸庞;暖阳会在我的肩上旋转,会在她的掌心落下;星宿会在她的夜晚点亮,会在我的故里低喃。”
      
      “满纸的樱花,满心的温柔。有了一个答案,恋上一座城池。我从四月春天那里,偷了一怀欢喜。我将欢喜折成星星,收入一罐玻璃瓶里。我窃着偷笑,眼睛眯成了一轮新月街边,我总偏爱着一株小花——甜紫的一小朵风携着柔香抚过发丝。明媚的暖阳,细碎的小步,曼妙的心情。”
      
      “天很蓝,云几笔,远处仍有几抹淡粉恋恋不舍;沿岸,是万家楼阁,夜灯滚烫;此刻夕阳已落,只余暖辉,浅浅散下;侧身倚靠,岁月温淡,时光如故;待你而旧。”
      
      秦卿云突然顿住了。
      
      傅漙兮就这么看着她,渐渐红了的眼眶。
      
      秦卿云抬头与她对视片刻,复而又笑了起来。
      
      “青青子衿,悠悠我心。纵我不往,子宁不嗣音?青青子佩,悠悠我思。纵我不往,子宁不来?挑兮达兮,在城阙兮。一日不见,如三月兮。”
      
      念完,秦卿云握住傅漙兮的手。
      
      傅漙兮却不。
      
      她要十指相扣。
      
      岁月无多又何妨?
      
      她就是要余生皆是眼前的这个人。
      
      哪怕只是一个月。
      
      她亦胜了岁月,赢了今生。
      
      秦卿云和傅漙兮的最后一次见面,她们回到了云兮公园。
      
      傅漙兮靠在秦卿云的怀里,听着彼此纠缠在一起的呼吸声、心跳声;她们和那一天一样,还是不作声,只是紧紧地拥抱着对方。
      
      她们什么都不说。
      
      她们什么都知道。
      
      最后,傅漙兮在秦卿云的怀里,睡着了。
      
      秦卿云低头,轻轻地在傅漙兮的额间,落下一个吻。
      
      似是有所感应,怀里的傅漙兮嘴角勾出一抹柔和宁静的笑,一如她们初见时那样。
      
      ——“新的雾气又爬上来了。用手指轻缓划去,划着划着,终于划出了思念中的名字。”
      
      “傅漙兮。”
      
      “我喜欢你。”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篇  下一篇→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