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界都是我马甲

作者:斯迈尔夫人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二章

      不错!
      
      虞柠现在身上套着的,正是《鬼灭之刃》当中,上弦之一,黑死牟的马甲。
      
      并且,这个“黑死牟”此时,还是已经服用过青色彼岸花,克服了惧怕阳光的弱点的状态。
      
      ——要不然,他也没办法大白天的赶路啊?!
      
      还特么是在一点遮挡物都没有的沙漠上。
      
      找死么不是?!
      
      再加上剧情当中,黑死牟本来就能再生头颅,忍者世界还没有日轮刀的存在……
      
      如此种种。
      
      可以说,除非是遇到尸鬼封尽那种能封印灵魂的术,或者被大量敌人围攻,耗尽体力,无法再进行再生,否则,黑死牟状态下的虞柠,已经达成了真正的不死!
      
      而分福显然并未掌握封印术,这里又只有他一个人。
      
      他也并不知道关于鬼的情报。
      
      这便是虞柠明明心中忐忑,却还是敢追上来,跟对方battle的原因了。
      
      有一说一,系统给虞柠的自由度,还是不低的,并未强制给他发布什么任务,也不会动不动就抹杀,而是会根据他当前的情况,和他提出的问题,给出合理的建议。
      
      但具体要不要采纳,还是看他本人的意思。
      
      虞柠也是综合考虑了各种因素后,才听从系统的意见,将分福选为了目标。
      
      人柱力当中难得的软柿子。
      
      过了这个村,可就没有这个店了啊!
      
      浪费可耻。
      
      他想着,自己就算是打不过,跑路也总应该没问题吧?!
      
      是的。
      
      他就是这么真实:)
      
      ……
      
      然而,事实证明,虞柠是多虑了。
      
      他太高估分福,也太低估自己,太低估系统,太低估黑死牟这张卡牌了。
      
      分福此时,真的是外不强,中也干。
      
      刚刚那一招,看着遮天蔽日,声势浩大,但力量却十分分散,拿来对付中忍和下忍,进行清场还行,可一旦碰到上忍以上的强者,作用就非常有限了。
      
      典型的花架子,中看不中用。
      
      并且,这招还仅仅只是借用了守鹤控沙的能力,里面并没有掺和他自己的查克拉。
      
      这意味着什么?!
      
      很显然,对于此时的分福来说,他自己的查克拉,不能轻易动用,不然就算是解决了虞柠,赶到前线,也不能立刻参战,得花个两三天恢复才行。
      
      那就很尴尬了。
      
      在分福眼中,前线的战斗,绝对比虞柠重要得多,至少在虞柠表现出更大的威胁之前,他肯定会以村子和同伴为重。
      
      那么,问题来了,分福如果不想影响前线的战斗,那他尴尬的,就又变成了现在。
      
      他得尽量不消耗自身的查克拉,只用守鹤的力量,解决虞柠。
      
      而这又谈何容易呢?!
      
      对于装备了黑死牟这张卡牌的虞柠来说,九只尾兽当中,他最不怕的,就是一尾守鹤了。
      
      别的尾兽,要么就是会火遁,熔遁之类,能破坏他身体的招数,要么就是会冰遁,墨汁封印这样,能限制他行动的招数,再不然就是速度快,一心想跑,他很难追的上。
      
      唯有守鹤,风遁,土遁,磁遁,他完全没带怕的,动作又迟钝得一比,跟个固定靶子似的,想战略性撤退都不行。
      
      嗯,这就很虚浮了。
      
      ……
      
      “月之呼吸·七之型·厄镜·月映!”
      
      虞柠在击溃了沙之巨爪后,并没有在原地停留,而是立刻就欺身而上,在极短的时间内,呈扇形挥出五道延地而行的巨大冲击波,这五道冲击波前进的同时,又会伴随着许多弧线形的小冲击波。
      
      他自己则是紧紧地跟在冲击波后面,借助掩护,朝分福冲去,下一招已经在蓄势了。
      
      分福脸色一变,连忙应对,直接就开始尾兽化。
      
      然而,还不等着他彻底尾兽化完成,五道冲击波,便已经到眼前了。
      
      无奈之下,他只得硬抗这一招。
      
      他用已经尾兽化的双手一前一后叠在身前,但仅仅只过了一秒,挡在前面的那只爪子,便整个便打散,化为了漫天飞舞的黄沙,守鹤吃痛地怒吼一声,尾巴在身后乱甩,激起一阵阵沙尘暴。
      
      分福见状,赶紧抹了把额头上的冷汗。
      
      还好他及时尾兽化了!
      
      要是刚刚让他自己去扛这一招,不死也得重伤啊,今天真是开了眼界,刀术竟然也能做到这一步?!
      
      哪怕是前线那个杀得砂隐胆寒,让千代恨得牙痒痒的木叶白牙,恐怕也难有这个本事吧?!
      
      这人到底是什么来历?!
      
      分福脑海当中转动着万千念头,但动作却是丝毫没有迟滞。
      
      他此时已经彻底完成了尾兽化。
      
      旋即一记吐息,便有万千风刃朝虞柠笼罩过去。
      
      刚刚那一击的威力,的确强大,不过,好在守鹤的身体都是由沙子组成的,受伤之后,花一些时间就能恢复,倒是不必担心会留下无可挽回的后遗症。
      
      但即便是扛过了那一波,现在的局势,对于分福来讲,也依然是很不利的。
      
      对方未必会给守鹤恢复的时间。
      
      这样的话,守鹤接下来,就只能用一直爪子战斗,再加上体型庞大,动作迟钝……
      
      哪怕是有他在控制,可他常年被监♂禁,战斗经验本就严重不足,所能够凭借的,无非就是尾兽的强大力量,以及他和守鹤之间互相信任的深厚感情。
      
      可这两者,面对一般的忍者还行,对黑死牟这样非一般的恶鬼,就不怎么管用了啊!
      
      控制沙子攻击,会被那古怪的刀法破解。
      
      用身体攻击,对方的身法太敏捷,左右腾挪之间,反倒是引得守鹤一巴掌又一巴掌地打到了自己身上,越来越狂躁,他都快安抚不下对方的情绪了。
      
      用练空弹,对方会趁着读条的时间,直接攻击守鹤本体,守鹤受疼痛影响,动作变形,节奏跟着一乱,练空弹自然就发不出去了。
      
      分福还是头一次遇到如此憋屈的战斗!
      
      人柱力被武士压着打,谁敢信?!
      
      他的双眸之中闪过一丝纠结。难道真的要用自己的力量?
      
      可是……
      
      虞柠敏锐地捕捉到了这一点,连忙打断对方的思绪,甚至还不着痕迹地主动给他送着情报,“真是可怜的人类!年轻的时候再怎么惊才绝艳,也始终难敌岁月的侵蚀啊!”
      
      “嗯???”
      
      作为一个忍者,尽管年纪大了,可分福的基本素养却还在,立刻就从这话里面,听出来了一丝不同寻常的意味。
      
      他顾不上再去权衡得失,双眼蓦然瞪大,“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你不是,不是……?!”
      
      不会吧?!
      
      不会吧?!!!
      
      不会真的是他想的那样吧?!!!!!
      
      还真是——
      
      虞柠并未刻意回答他的问题,而是自顾自地又挑衅道,“可惜你不是强大的剑士,年纪也大了,不然,作为你向陛下献上守鹤的嘉奖,我倒是可以考虑吃了你,让你在我的体内得到永生。”
      
      ——他不确定自己将来能抽到“鬼舞辻无惨”这张卡牌,所以言语之中,便没有提鬼王的名字。
      
      “你,你吃人?!”
      
      分福的声音有些颤抖,一时间竟连分析情报都顾不上了。
      
      不怪他会如此!
      
      虽然忍界常年战乱不断,他也算是见惯了各种生离死别了,又因为勉强算是砂隐村高层的缘故,对于人体实验,也多多少少听过一些,底线可以说是已经被刷得很低了。
      
      可即便如此,吃人,也依然崩碎了他的三观!
      
      这、这这这这这、这简直、简直就是……
      
      这不是恐惧。
      
      而是身为一个人类,在听到自己的同族沦为食物时的本能的愤怒,憎恨,和悲伤。
      
      分福的眼睛瞬间就红了。
      
      ……
      
      应该差不多了吧?!
      
      虞柠仔细观察了一下分福的状态,感觉要是再刺激下去,可能会玩脱,便打算适可而止。
      
      不得不说,分福这人实力是不错,可人嘛,却也真是够单纯的。
      
      也许是跟常年被监♂禁的经历有关,他跟外人接触得太少,对情绪的控制能力显然不太行,很容易就被牵着鼻子走,像现在,虞柠基本上都能预料到,他接下来的反应了。
      
      八成要暴走。
      
      嗯,事实也的确如此。
      
      意识到了站在自己面前的,是怎样一个恶魔之后,分福整个人都“炸”了。
      
      他,连带着守鹤,都进入了狂暴模式。
      
      而这也正合了虞柠的心意,面对守鹤的狂轰滥炸,他故意装作躲闪不及的样子,被打烂了半边身体,躺在地上一动不动。
      
      然后,等到分福冷静下来,解除尾兽化,来到他面前之后,再迅速再生身体,将对方打成重伤。
      
      划重点——
      
      是重伤,不是死。
      
      “你也真是太大意了。”虞柠当着他的面,将刀收入身体当中,旋即故作不屑地嘲笑道,“都知道我不是人了,就没想到,我们鬼族的身体也跟人类不同吗?”
      
      “是么,是这样啊……”
      
      分福先是瞳孔一缩,低声喃喃了一句,紧跟着,不到一秒,眼神便开始渐渐涣散了。
      
      眼角的余光瞥见他左手边的沙地微微动了一下,知道他已经把情报送出去了,虞柠才挥刀了结对方。
      
      马甲存在的意义,是要骗人的。
      
      扮演,扮演,也是得打扮好了,演给别人看。
      
      光一个人自嗨,积分从哪里来?!
      
      所以,虞柠现在不怕“黑死牟”的情报泄露出去,恰恰相反,他只怕自己的知名度太低,关注度不够。
      
      而为了能尽快出现在各大忍村的视线当中,一点情报又算得了什么?!
      
      小意思而已~~
      
      ……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守鹤:出场即落幕也就算了,难道我不配拥有台词吗?
    晓组织&黑绝&宇智波斑&辉夜姬:……尾兽少了一只肿么破,在线等,挺急的。
    虞柠:别急,以后还会少很多只:)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