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说我喜欢你

作者:吃w糖
[收藏此章节] [投诉]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 章


      「夏蝉吱哇乱叫,像是止不住疯长的热意,在心底生了根。」
      一中八卦的消息向来传的很快。
      十六七八岁的年纪正是躁动不安的时候,经年历久枯燥无味的学习生活使得这群少年不可避免地拥有了一颗蠢蠢欲动的八卦心。
      这不很快,高一一班转来一个帅哥的消息不到几天就伴随夏日蝉鸣扩散开来。
      如同涟漪一般,越扩越大。
      这影响程度大到连身处不同年级的人都有所耳闻,乃至讨论的津津有味。
      此时正值午休时间,一间门口铭牌上清清楚楚写着高二三班这几个方正大字的教室里,一群人针对这件事讨论的热火朝天。
      屋顶的风扇呼啦啦转个不停,扇叶划开空气的气流声也掩盖不住少年人如火的热情。

      讲台下方不远处的桌椅被稀稀拉拉扯到一起,三五成群的人围坐一团,自成一方小天地。
      “那个高一的转校生今天有谁看到吗?”
      小天地中,有人开口询问。他拿出偷偷摸摸带进教室的瓜子咔拉咔拉地磕着,眼里闪着兴奋的光。
      “我我我!今天进校门的时候看到他了!”有人举手,咂摸了一下嘴,直接从问话的人那边顺走一捧瓜子,又补充道:“传言千真万确,长得是真的帅。”
      教室里顿时响起一片“哇哦”声,混杂在其中的女生忍不住趁乱瞄向最后一排的角落。
      与这边的吵闹不同,角落处安静得仿佛与他们不是同一个世界。身着极具一中特色的蓝白校服的男生正坐在课椅上,即使只是随意而坐,也能看出他身量修长。
      教室里突然炸开的吵闹声无可避免地波及到这边,他伸手拨了拨耳廓的蓝牙耳机,眉心微皱。
      前方突如其来的躁动固然恼人,但眼前最让他感到棘手的,还是手机里跳出来的新的语音消息。
      他点开语音,时长整整达一分钟。某位女士的声音从耳机里传出,温温柔柔的,但听在耳中恍若索命:“程意,妈妈有个闺蜜前几天刚回来,下周五要一起吃个饭,你也一起——”

      教室的风扇已经有些年头了,咯吱咯吱的转动声在此刻程意的眼中和他妈一样烦人。
      久坐容易腰酸,程意索性靠着椅背,语音听到一半便直接掐掉。先不着痕迹对正在他头顶上作威作福的风扇大爷竖了个中指后,再低头打字回复他妈。
      【程意】:“直说吧舒雅女士,你到底还有几个年少离家,中年准备落叶归根的闺蜜。”
      没过一分钟,那头秒回。
      【老妈】“你又不听完我的语音!”

      前面的讨论似乎告一段落了,众人偃旗息鼓,七手八脚地将拼接的临时八卦舞台打乱,各自将自己的桌子椅子拉回原来的位置。
      程意抽空抬头看了一眼,正好看到前桌的男生搬着自己的椅子回来。
      他还未开口,男生就已经迫不及待转身跟他分享刚刚所得的战果:“哎刚刚他们说那个转校的学弟长得很帅,也不知道你俩对比谁更胜一筹,你这校草的宝座也不是很好坐啊。”
      男生说着说着,摸了摸下巴。程意看着他的样子,总觉得他是答话的话,下一秒就会被他直接拖到人家面前一较高下。
      不想理会他这幼稚的攀比,程意摘下蓝牙耳机,和手机一并放回桌肚里,一副准备小憩一会的模样。
      过了一会儿,桌肚开始不停地震动,一下接着一下。嗡嗡声吵得人无法静心。

      男生看了看他的桌面,“我去”一声,又抬眼问他:“谁在给你疯狂发消息啊,这震动频率也太恐怖了。”
      “我妈。”程意舒展了一下身体,转移话题:“你还不睡觉?等下上课别打瞌睡啊。”
      话音刚落,什么八卦都被前桌的男生抛之脑后,他现在脑子里只有睡眠不足下午第一节被当众叫起来时的恐惧感。
      一想到这,他无法控制地抖了下,随即不情不愿地回身趴在桌面,还不忘回头嘱咐一声:“那我再补会觉,快上课了叫我啊。”

      程意应了一声,随手将前面的人打发了。他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把手机重新拿起来。打开一入眼就是眼花缭乱各种表情包,程意不禁后悔之前提议让自家老妈网上冲浪排解寂寞的事情了。
      瞧瞧,这表情包用的,简直不要太熟练。
      他面无表情地往下滑,表情包的尽头正好又跳出一句话。
      【老妈】:“所以,爱会消失的对吗?[委屈][委屈]”
      程意:……
      他痛苦地捂住脸,谁能告诉他,为什么他要承受这种非人的痛苦。

      程意低头想了想,直觉自己不能这么被自家老妈这么牵着鼻子走,于是他起手接梗回复。
      【程意】:“爱不仅会消失,还是连夜买的火车站票跑的。[微笑]”
      【程意】:“【老子的爱.jpg】、【丢了也不给你.jpg】 ”
      连发三条消息下去,程意觉得内心特别舒坦,甚至还觉得美滋滋的。

      这一刺激之下,那头没了动静。左右没等到回应的程意将手机翻来覆去看着。突然他动作一顿,像是想起什么,瞬间面无表情地站起身,在安静的氛围下悄无声息从后门走了出去。
      他走到不远处的楼梯拐角停下,寻了处没人的角落,拿出手机盯着,像是在等待什么。
      手机屏幕依旧暗着,但程意的视线依旧没有离开,甚至在心底倒数:三、二、一……
      在“一”字刚数完,手机像是感应到程意的心声亮了起来。屏幕上的联系人名称显示着“老妈”。
      他叹了声气,接起。
      果不其然,劈头盖脸就是一顿问候:“程小意你怎么回事!妈妈含辛茹苦地把你养大,去哪都带着你,有什么好吃的都想着你,生怕你出一丁点差错,你就这样回报妈妈的爱的吗!”

      来了来了,重点来了。程意暗自不失优雅地翻了个白眼。他妈妈确实从小到大去哪都带着他。无论是做美容还是闺蜜聚会,只要她有空闲的时间,她的休闲生活永远都有他程意留下的身影。
      但重点是:“妈,我都十六了,真的不适合你们那种闺蜜聚会。特别是这种多年未见的,我在那儿我也只能玩手机干坐着啊。”程意脚尖抵着墙根,压低声说道。

      舒雅冷哼:“十六岁怎么了,难道长大了你就要抛弃妈妈了吗。”
      “……我没有,可是我下周五和我同学有事,不能和你去吃饭了。”程意噎住,脑子里快速寻找借口搪塞,至于有没有事,不到那天谁晓得。大不了他临时拽秦知出去浪。
      “可是下周五一起吃饭的阿姨,她的孩子也会一起来哦。”舒雅闻言也有些犹豫。
      程意:……她孩子来关我什么事儿?

      没想出来这位陌生阿姨的崽到底和他有什么关系的程意正准备无视这句话,直接强硬回绝他妈时。舒雅又补充了一句:
      “就是那个你小时候哭着喊着要娶回家的妹妹,你忘了?”
      话音刚落,程意脑海里浮现出一个小小软软的身影。

      就算板着脸也是粉嫩嫩的,抱起来香香的,声音脆生生的,那个让他到现在都恋恋不忘的——妹妹。
      程意拒绝的话噎在了嘴边。

      舒雅没听到他的回复,像是死心了一样,叹了口气:“既然你不想,那就算了——”
      “了”字还没说出口,话就被程意就被打断了:“既然我亲爱的妈妈都这么要求了,我要是拒绝了就不是妈妈的小棉袄了。”
      他表情严肃,眼神坚定,十分义正言辞。

      舒雅:……
      “你下周五不是有非常要紧推脱不开的事吗?”那头有点无语,特意加重了“非常要紧推脱不开”这几个字的语气。
      “哦,那个啊,我同学刚刚跟我说了,下周五的事情取消了。没办法了,我也只好陪你去了。”程意毫无心理负担地随口胡诌。
      舒雅忍了又忍,最终还是没忍住吐槽了他一句:“要不是你是我儿子,我就信了。”
      ……
      一中的午休时间本就比较短暂,程意出来接电话的时间不算早,通话到现在的当口,他所站的地方周围已经开始有陆陆续续经过的学生了。
      沉寂的校园在缓缓苏醒。
      “那行吧,我得挂了。”程意瞅了一眼旁边经过的人,准备结束话题:“午休快结束了,我要回去准备上课了。”
      那头“哼”了一声,率先挂了电话。

      “嘟嘟”的忙音响起,程意将结束通话的手机揣回裤兜,从后门踱进教室。他先扫了一眼周围正撑起下巴醒神的学生,然后才伸手推了推前面埋头睡得一塌糊涂的人,边推边低声喊他:“秦知,起来了。接水上课了。”

      那名被唤秦知的男生含糊不清地“唔”了声,挣扎了几下,最终还是抓了抓头发坐起身来。
      他回头看着程意从桌肚里拿出保温杯准备往外走,意识还迷糊着:“我感觉我都没睡就被你叫起来了。”

      程意笑了,推了一下他的后背:“墨迹啥呢,谁让你午休不睡觉,尽在那儿八卦。”

      秦知也起身拿着保温杯跟着走向门口,听到这话,立马就不高兴了。
      他不服气:“这怎么能算八卦呢,顶多就是茶余饭后的消遣罢了。”
      想了想,又补充道:“再说了,八卦是人的天性,科学研究证明,参与有趣且能愉悦身心的活动是有益于延年益寿的。”

      这种说法从秦知嘴里吐出来,程意是一点也不觉得意外。这家伙每次总能理不直气也壮地用各种理由说服你,顺带也说服一下自己。
      等快走到接水处的时候,程意拍了拍秦知的肩膀,一副可惜又遗憾的模样看着他道:“相信我,传销组织错过你,是他们的损失。”

      秦知瞪着他转身接水的背影,半晌说不出话来。
      他闭嘴站在他身边打开热水器开关,看着热腾腾还冒着烟的水柱灌入杯中,站了一会儿还是没忍住贫了一句:“我要进了传销,第一个就拉你下水——嗷呜!!!”

      最后那“嗷呜”的叫声惨绝人寰,一听就知道烫得有多痛。
      秦知手里原本攥着的保温杯随着他这声凄厉哀绝的叫声咕噜噜摔到地上,发出“咕”地一声闷响。
      保温杯的水洒了满地,冒出腾腾热气。饮水机的热水还在不停地往下流,面前的秦知已经跳了个老远,抱着被烫红的手泪眼汪汪。
      程意叹了声气,将自己手里的保温杯拧好,又将旁边热水器的开关旋好。然后转身看向自己身后这个被烫的嘶哑咧嘴的傻子的手问道:“怎么样,没事吧手。”

      可能是程意他们来得挺巧,这个时间点接水处只有他们两个人。不然程意可以想象到以秦知刚刚那个夸张的反应,绝对能引来所有人的侧目。
      “疼死了,被烫红了。”秦知抱怨道。
      程意弯腰将秦知滚落的保温杯拿起,仔细观察了下被烫伤的地方,也拿不准到底是严不严重,只能道:“等下我陪你去医务室瞧瞧吧。”
      秦知也只好点头。

      程意将秦知的保温杯接满水后放到他没受伤的另一只手上,然后拿起自己的,边将他往医务室的方向推边不忘槽他一句:“谁让你水开那么大的,活该被烫。”

      秦知抱着自己的杯子和爪子,可怜巴巴地没说话。

      好在医务室距离他们也不算很远,等他们走到医务室时,走读的学生才开始陆续进学校。
      校医看了看秦知的伤口后,唠叨了几句他怎么这么不小心之类的话,便给他开了药。

      走出医务室后,秦知边拎着装药的袋子边叹气:“靠,你说我怎么就这么倒霉呢,这伤口我回去怎么跟我妈说哦。”
      程意闻言,冷笑一声:“你就庆幸吧,校医都说了,就是烫伤,你这蹄子又没废。”

      这话并没有起到很好的安慰作用,秦知依旧一脸郁郁。待他们上楼走到拐角处,秦知突然捅了捅旁边的程意,并且站住不动了。
      程意皱眉,没好气地问:“干嘛。”
      然后一脸毫无兴致地顺着秦知眼神指示的地方瞅了一眼。
      他们这栋教学楼是采用环形建筑的,程意记得楼下是高一的教室。秦知所指的方向正好是他们下层的对面。

      那儿有个明显是正在走路突然被人拦下的少年,微皱的眉和紧抿的唇角显示着主人此刻不耐的心情。
      耳边秦知夹杂着兴奋的声音响起:“我靠你看,那个就是新转来的学弟。才刚来就有妹子表白啊,可真受欢迎。”
      仔细一听,语气里还有着酸酸的意味。程意挑了挑眉,虽然距离隔得有点远,但以他5.2的视力完全可以把这位学弟的样貌尽收眼底。

      也不知是因为秦知动作太大还是他们的注视太明显,原本正认真听面前女生讲话的人突然一个抬头,视线直直超他们这边而来。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开文~紧张~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关闭广告
    关闭广告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wap阅读点击:https://m.jjwxc.net/book2/5242633/1
    打开晋江App扫码即可阅读
    关闭广告
    ↑返回顶部
    作 者 推 文
    昵称: 评论主题:

    打分: 发布负分评论消耗的月石并不会给作者。

    评论按回复时间倒序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