弦音

作者:Dryope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3 章

      
      “你们打算带我去哪儿?回克鲁格监狱,或者就地处决?”
      “没有‘你们’”,吴形低头苦笑着,又一字一顿地说,“先生,没有‘你们’。”
      他把水杯收起,淡淡地望窗外望了一眼。第九连队已经把驻扎的物资分批运进了列文基地,哨所也已经被很快地竖起。再过十分钟他就要回去,带领士兵们在基地西边修筑防御工事,将地道里多余的杂物清理出去。他不动声色地观察了一下阁楼的基本布置,像是确认了些什么,又看了看科尔曼·林。
      
      “先生,我们的队伍会在这里驻扎一段时间,在我们拔营离开之前,您都不能走出这间屋子。咖啡馆的一楼、二楼和三楼都会被征用作为部队的临时指挥所,四楼是我的住处。”他从腰间抽出一把黑色的短刀,“如果您觉得我对您有威胁,随时可以杀了我。”说着又低头看了看那个地板上的破洞,“您从这儿就能看到我。”他把刀递给科尔曼,对方却迟迟没有动作。吴形也没有坚持,只是接过科尔曼手中的罐头,对着瓶口狠狠地划下一刀,沿着边缘绕了一圈,然后用力一挑,把盖子掀了起来。他把打开的罐头和刀一并放在手边的木桌上,又摘下自己腕上的手表,放在罐头边上。然后他站直了身子,礼貌地冲科尔曼点了点头。“晚安,先生。”
      
      “为什么?”
      吴形即将走下楼梯的时候,科尔曼望着他发问。
      
      “您知道,”吴形露出一个标准的微笑,那些受访的明星和官员,市场露出这样标准的笑,没有内容,看不出情绪,“您从来不缺仰慕者。”他说。
      “是徐晋娆派你来的?”科尔曼皱起眉头。
      “您和徐副司令是故交,这一点我很清楚。”吴形道,“只是您也应该清楚,我这样的人,并没有资格同她产生任何交集。”
      “你们在这里建营地,是要和谁作战?”
      “您在审问我吗,先生?”距离集合还有五分钟,吴形却丝毫不像是要奔赴什么要紧事的样子,对方问一句,他便耐心地答一句,像是小学课堂是最乖巧的那种学生。
      “奥古罗斯·韦恩的军队里,没有忠诚这一说。”他顿了顿,状似不经意地看了一眼窗外,“只有恐惧。”
      “你害怕他?”
      “不,先生。”他玩笑似地扯了扯嘴角,“我想我还是怕您多一些。”
      “你怕我?”科尔曼讶异地挑起眉毛。
      “时间到了先生。”吴形把他的好奇原封不动地推了回去,“晚些时候我会再来看您。”他整理了一下军装,摘下帽子,用纸巾擦了擦额角的汗,又重新戴上。“对了,您不要皱眉头,那样更好看一些。”
      他沿着□□稳健地下了楼,大概是发觉科尔曼还在盯着他,路过阁楼地板上那个破洞的时候,他又抬起头,眼神清澈的像个孩子,“祝您晚安。”
      
      吴形没有说谎。
      警卫军派来了一个连的兵力,大概有一百多人左右进驻列文基地。科尔曼拿起他留下的手表,仔细看了看。表带是皮质的,看起来已经很旧了,但表盘却是纯金的。整个十三区的警卫队基层都是依照政策从贫民窟里选□□的士兵,他们大多和家人没什么联系,还有一些无父无母,更没有稳定的收入来源。要想往上爬只有一条出路,就是上学。于是见鬼的韦恩总统想出了一条看似温和良善的毒计,获选警卫军选拔资格的人可以豁免大学学费。像吴形那样能进入卢安学院的,大概是其中的佼佼者。他们要比有钱人家的孩子更努力地学习,才有可能在激烈的竞争中通过考试,大学毕业之后,还需要在部队里服役三到五年。而那些成绩并不理想,无法像吴形这样考入顶尖大学的孩子,就只有去前线部队一条路可以走。他们其中,有一些负责星际矿产的运输,隔三差五地就和海盗打交道,另一些则负责火星殖民地各区之间毒枭与流窜犯的拘捕。上层很多时候都只是拿着中抓捕行动充充面子,对于隐藏在黑市里的武器、毒品以及其他物资交易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更何况,众所周知,奥古罗斯·韦恩总统本人,才是整个十三区最大的军火商。
      
      他的确对吴形这个名字没有任何印象。徐晋娆可能知道自己仍然活着,但是未必就知道自己在哪儿。可是吴形好像从进门前就笃定了自己就在这个屋里。他既没有询问自己的身份,也没有其他多余的动作。好像他专程走进这里,就是为了跟自己报备一下行程,顺便开一瓶三文鱼罐头。
      
      他把那只表握在手里,没有别的工具能把它拆开,里面也许放着窃听器或者追踪器之类的设备。可是科尔曼·林是九月自由日里的一匹独狼,他既不是间谍,也没有参加任何派系,□□中的一些激进分子是他的朋友,但在此之前,科尔曼·林对政治是出了名的冷漠,如果不是半年前他音乐系的学生,米勒娃·巴甫洛维奇神秘失踪,他原本是不会加入到这一场集会之中的。
      
      简而言之,科尔曼·林既没有斗争力量,也没有同伙,更没有能颠覆韦恩总统的计策与谋划,监听或者监视他,对于吴形而言,没有任何价值。
      
      倒是这只表,他拿起来端详了一会儿,这大概是吴形身上,唯一值钱的东西了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