昭昭入怀

作者:西皮皮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天地广阔

      冬天总是与清冷孤寂这样的词有了联系。
      四面被雪覆盖,只这一处浮雪扫去,露出孤坟一座,坟前连墓碑都未设,一缕青烟自坟前徐徐向上飘远。
      坟前静静伫立一人,着一身素衣,他许是身体不好,肌肤带着点儿病态的苍白,一身素衣衬得更甚。
      他不言不语站在坟前已经许久,铜盆中的纸钱一点点儿被火卷噬,黄色火焰逐渐熄灭,最后只剩下一盆黑色灰烬里,红色火星子倒映在他瞳孔中,明明灭灭。
      不知过了多久,他听见身后传来一阵轻缓地脚步声,终于让他转了身。
      
      昭昭止住了脚步,看着眼前人,还有那座无碑坟墓。
      眼前人不曾言语,那双天生就含笑的深情眼,此刻竟叫她觉出了其中浮起了一丝茫然,许是眼前人不知她为何会突然出现。
      
      她想,她是出现的太过唐突。
      可是她既然已经知道今日是什么日子,就算与墓主平生素未谋面,也算有缘,点上一炷香也算是全了这份缘。
      
      她捂住嘴轻轻咳了一声,方走上前去,她微微抬头,看向眼前比她高上半头的人,“我是想来上炷香。”
      眼前人微怔,随后唇边浮起点点笑意,侧身让过,“好。”
      
      昭昭便蹲下,就着香烛的火光将三支香点燃……
      早夭之人,进不得祖坟,只孤零零葬在这一片山野之间,想想埋于此地之人也是寂寞的很。逝去之人长眠此地,活着的人见着此情此景,又该是何种心情呢?
      
      她静默了片刻,不知该如何开口时,对方却开了口,“多谢你来看他。”
      
      她便偏头看向身旁人,对方神色早已不见悲伤之意,一片清明。
      
      昭昭抿了抿唇,“抱歉,我不知今日是你兄长忌日。”她但凡多打听一二,就能换其它日子同顾淮相见。
      
      顾淮温和一笑,“无妨,年年都只有我来看他,今年多了一个人来看他,想必他也很高兴。”
      他刚说完这话,坟前青烟袅袅,忽而轻风吹过,青烟就顺着风儿打了个转儿。
      顾淮弯了弯嘴角,笑意却很快又淡去。
      
      “顾世子节哀……”
      
      昭昭手指轻轻抓着披风摩挲着,她想要说些什么安慰人的话,却在看见顾淮平静神情时,打消了这个念头。
      她忽而就明了,眼前这个人,已经在此经历过十一年,同墓中人阴阳相隔的日子。
      这世上,死人不能复生,只有活人会一直重复着与对方的共同回忆。
      那些安慰人的话语,在此刻好像都显得太过苍白无力,没有半点用,甚至算得上是戳人心窝。
      她同顾淮的关系,也还没有随意到揭人伤心事的份上。
      
      果不其然,顾淮闻言浅笑道:“他已经离世多年,我也快要忘了他长什么模样。”
      
      双生子,长相一模一样,就代表着,时时刻刻能想着这本该同他一起长大的,血脉相连的男孩,每一年,每一日会长成什么模样。
      那如何能忘呢?
      
      顾淮微微垂下眼,看向她温和问道:“郡主,换个地方说话?”
      昭昭点了点头,随着他的脚步缓缓离开此地。
      这里远离人烟,一眼望去,是望不到尽头的冰天雪地,倒有些天地广大,渺渺无尽之意。
      这倒是个好地方。
      昭昭偏头看了一眼顾淮,心想大抵就是因为这个地方天地辽阔,所以他才会选择让兄长埋葬于此。
      
      二人走回了清茗草舍,子桑采已经帮着阿婆在院中准备好了茶炉,炉火升起,便是在冰天雪地里,露天而坐也无妨。
      见他们进来,便退到一旁,留出地方让他们二人说话。
      
      二人坐下,皆默契的不提方才之事。
      顾淮煮了茶,茶叶入水之后,便逐渐舒展身姿,展露出它曾在茶树枝头时的碧绿生机。在冬季里,到算是难得的一点儿鲜艳之色。
      
      昭昭捧着茶杯,轻抿了一口,方道:“前几日的事,多谢你。”
      她没有说是什么事儿,她心中却很清楚,就算她不说,顾淮也懂她说的是哪件事。
      
      顾淮微微一笑,坦然道:“是顾某多此一举,郡主不嫌顾某多事就好。”
      他竟也坦然承认了。
      
      昭昭倒是有些惊讶,“我原以为你不会承认。”就算承认,至少也不应该这般坦然。
      
      “毕竟郡主也不曾以为是顾某故意窥视郡主府。”
      
      倒真是想到了一处去。
      
      昭昭忽而想起,算起来她同顾淮自那日顾淮入宫替陈家求情开始,不,是从大慈恩寺那短暂的一面之缘开始,他们算是已经认识了三个月。
      这三个月里,说起来有过的交际也并不算少。
      而此时此刻,却是二人头一次面对面坐着,倒是新鲜事。
      她端详着眼前人,眼前人有一张艳丽的脸,天生深情眼,看人看物时总是含情脉脉,这样一双眼,千万般好,只有一点不好,便是深情总会掩盖了其它情绪。
      这样一个人,痛苦时会是怎样?难过时会是怎样?
      好像旁人都无从得知。
      
      见昭昭好奇盯着他看,顾淮想起那回在长寿宫,对方也是如此看他,他轻笑道:“郡主为何这样总是这样看着顾某?”
      
      昭昭一愣,“我是怎样看着你的?”
      
      “顾某在郡主眼中,是个怎样的人呢?”顾淮点了点头,见她茶杯中茶水已经凉透,便顺手为她换上新茶。
      
      昭昭捧着热茶,热气顺着手指尖传递,她也没有故作扭捏,爽朗的就开了口,“我只是好奇,顾世子为何能同所有人都交好?”今日原就是为了消除她心中的好奇,同顾淮将话说开。
      “
      “好似整个长安城里,就没有会讨厌你的人。”
      
      她下一句,“总不能只是因为你长得好看吧?”
      一个人的容貌总有在旁人眼中失去它存在的意义的一天。
      
      夸赞一个男子貌美,总还是显得轻浮了些,昭昭瞥了一眼顾淮神色,见他未曾生气,方又道:“我以为,兴许是你才貌兼备,与人为善。”
      “可思来想去,却并非如此。”
      “顾世子能为陈家求情而轻易让太后回转心意、能婉拒三公主却又不至于使三公主心生怨怼、能同各位互生摩擦的皇子成为好友,我自问我自己,并不能做到你这般地步。”
      
      “我阿爹从小教导我,人心是极其古怪之物,你将真心给了别人,别人却并不总是还给你真心。”
      
      “而且……”
      
      顾淮一直安静的听她说着。
      他觉着有些新奇,又觉着同眼前的姑娘相见,就是为了从她口中听见这一番话。
      他们本是对方生命里的意外相遇,从前、如今与以后都本不该有所交集。
      就好像冥冥之中,对方的意外出现就是为了告诉他,他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昭昭看着顾淮的眼睛,对方神情专注的看着她,是在认真听她说的话,好像也是好奇在她眼中,他到底是怎么样的人。
      
      昭昭抿了抿唇,接下来话锋一转。
      
      “而且,这世上,怎么会有人能让所有人都同他交好,却不图求什么呢?”
      
      “我以为,顾世子是有所图,方才会同各方人交好。”
      
      “可是我每回见你,你却又像是对旁人并无所求。”
      这就让她更好奇了,一个人怎么能没有所求呢?
      是顾淮城府太深,蒙蔽了所有人的眼睛。
      又或是他真的一无所求,只求余生安稳。
      
      她想起了些什么,或许是因为也并未忘记,而此时此刻又浮现在她耳边。
      
      那日顾淮拒绝三公主的说辞里,那句顾某没有几年好活,顾淮说的太过淡然,就像是已经接受了自己余生短暂,不无所求。
      
      她抿了抿唇,看向顾淮的眼睛,轻轻的说出了最后一句话,“这便是我看着你时,心中所想。”
      
      昭昭说了这许多话,轻抿了一口茶润嗓,不由得想起,子桑羽每回见了顾淮,回来之后,总是会对她明里暗里说着,顾淮此人心思太深,他看不透,主子务必要小心。
      
      顾淮轻轻笑了笑,开了口,“原来如此。”
      他像是解开了某个疑团一般,连眉眼都带上了豁然开朗之意。
      他有些苍白的一张脸,忽而就明艳生动了起来。
      
      似有寒风刮过,顾淮捂嘴轻咳了两声,方又看向昭昭,对方其实还有话不曾说出口,许是因为不想戳他心肺,让他介意。
      这人明明坦诚说了这么多话,却偏又在意了对他而言,那样不起眼的一件小事。
      
      他笑道:“多谢郡主,告知顾某。”
      
      对方太过真诚,昭昭徒然生出了不好意思,她还没人家年长呢,就来评断人家是个什么样的人,实在是有些太过武断和不知好歹了。
      
      “当然,我对世子并不了解,这些不过是我的片面之词而已,世子不必往心里去。”
      
      顾淮脸上笑意未散去,这笑又好似同先前有些不同,像是透露了些微他的内心世界。
      
      忽而,天地间又洋洋洒洒飘起了鹅毛般的雪花。
      昭昭倚着茶桌歪头看去,饮着热茶赏此间大雪,叫人无端生出了几分懒散之意。
      她嘟囔了一句,“又下雪了。”
      此刻大雪,一会儿回去的路该不会走了。
      
      顾淮没看雪,只看着她,眼中笑意浅浅。
      昭昭不经意转过头,便与他四目相对,她微怔片刻,也笑开来。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本来还想多写一点,但是发现这章就在这里收尾就挺好的了,就打住了继续写的念头。
    下一章再继续了。
    多谢音音小可爱灌溉的营养液,笔芯。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