昭昭入怀

作者:西皮皮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灯会偶遇

      冬至才刚过的时节,长安城就像是御前九阶上雕刻的那条蟠龙,也要趁着大雪纷飞的日子里,趁机打盹儿,也懒散了下来。
      不知何时,空中飘起了小雪,路上行人却不惧风雪,纷纷涌向洗水河上最热闹的地方,那里是前两日搭建出来的一处九层玲珑塔,玲珑塔上悬挂花灯无数,行人花三个铜板就换上一枚红签,为喜欢的花灯投签,得签数越高者,花灯就能往上层挂,在规定时间内,一直保持塔顶的位置,便能胜出。
      
      昭昭忽而伸手将头上兜帽往下压,遮住了自己的大半张脸。
      岳长翎发现了她的小动作,抬眼看向前方,倒是巧的很,今日宫中贵人竟也会出宫看这场灯会。他拦下一旁货郎,从挑了一方淡粉丝帕。
      “郡主若是不嫌弃,可用这方丝帕遮面。”
      “好,多谢你。”昭昭含笑接过,用丝帕做了面遮,遮住了下半张脸,今夜倒真是热闹,想见的、不想见的人,都遇上了。
      
      她刚系好面遮,四皇子竟抬眼朝她们站的地方看来,神色变了又变,同身旁人低语了几句。
      而后,便有侍卫模样的人走过来,打了个千儿,笑道:“今日倒巧,竟在此处遇见岳大人,四爷请您一见。”
      他又看向昭昭,“这位姑娘是?”
      
      岳长翎朝前走了半步,将昭昭遮住了大半,他素来是个冷淡人,见着四皇子心腹,也不见多热情,他淡淡道:“是岳某家中小妹,我嘱咐她几句,便去给四爷请安。”
      侍卫这才狐疑离开,他总觉着岳大人这位小妹,那双眼生的他像是在哪儿见过,真是奇了怪了。
      等人走远了,昭昭便道:“岳大人自去就是,我再逛逛也要回府了。”
      岳长翎犹豫了一息,忽而开口,“郡主若是喜欢花灯,上元节那日若无事,臣愿陪郡主再赏花灯。”
      上元节,花灯。
      昭昭心情愉悦,弯起了嘴角,“好。”
      
      等四皇子一行人走近了一旁茶楼,子桑羽才领着人上前,“主子,咱们是回府还是去别处逛逛?”
      
      昭昭是无所谓回去还是留下,见子桑采对那玲珑塔止不住的好奇,忍俊不禁,“来都来了,总要同旁人一样,看完今夜的灯王是谁。”
      此时,那些挂在玲珑塔上的花灯,位置是瞬息万变,眼见塔顶的花灯是一眨眼就变换一次,争夺头名十分激烈。
      
      她将玲珑塔上的花灯仔细看过一遍,便道:“阿采,我要投那盏流云飞马八角灯。”那盏灯还在第三层,想来是没有几个人看中。
      
      子桑采却欢欢喜喜的拉着青眉去了签台,掏了三个铜板付给店家,店家迟疑道:“姑娘可要换一盏。”
      “那盏灯位置不算太好。还有一炷香,比赛可就结束了。”
      
      子桑采坚定道:“不必换,我家主人相中的就是最好的,我就投它了。”
      店家这才写好了红签递去给挑灯人,挑灯人算过签数,拿着长杆挑起那盏流云飞马八角灯往上一层挂去。
      子桑羽无奈道:“主子,你不必放纵她的性子。”
      自小到大,昭昭都纵着子桑采,旁人都成长迅速,只有子桑采心性还带着几分天真。
      
      昭昭不甚在意的摆了摆手,“再多待一炷香又有何妨,我也想瞧瞧是哪盏灯能拔得头筹。”
      子桑羽不再多话,只在一旁茶棚点了一桌茶点,边喝茶边等结果。
      
      最后越来越多人投签,挑灯人手脚轻快的变换着花灯的位置。
      只有那盏流云飞马图自上了一层后,再无动静。
      眼见着那一炷香也要烧到尽头了,店家拿着红锣鼓,走到塔下准备敲锣宣布胜出者。
      塔下众人皆是屏息凝视,等着最后花落谁家。
      那盏灯喜欢的人不算多,昭昭也不恼。
      
      店家清了清嗓子,“我宣布……”
      突然,人群中有人开了口,“且等等。”
      昭昭随着众人看向说话人。
      说话人是跑着来的,他走到店家跟前,朗声道:“我家五爷还没投签呢,店家,可还赶得上投签?”
      他的声音不大不小,刚好叫塔下人听个明白。
      店家脸色一变,而后忙堆笑拱手道:“香还未燃完呢,当然赶得上,不知五爷想投哪盏?”
      昭昭端茶的手一顿,她那位五表兄怎么来了?
      她虽只见过赵成珩两回,却知道这位旁人口中称的五爷,是位随性之至之人,特别是宣帝都管束不住他以后,整个长安城里也无人敢管束他。
      幸好这位五爷,行事虽然荒唐,倒也没有做出什么大逆不道,天理不容之事。
      
      众人纷纷让出了一条道,赵成珩带着人走上前来。
      昭昭一眼就看见了走在赵成珩身后的人。
      
      那人兴许是生来就万众瞩目。
      人群中,不知是谁按捺不住激动心情,大喊了一声,“是顾世子!”
      
      “顾世子!”
      “顾世子!”
      那些平日里难得一见顾淮的女子,在人群的掩盖下,开始喊了起来,其中还不乏男子的声音。这些声音越传越广,两旁茶楼坐着的客人也都纷纷探头看来。
      
      被万众瞩目着的人不见半点儿恼意,还朝着人群点了点头,这一下又激起众人惊呼。
      
      子桑采结结巴巴道:“顾世子,今日可真好看。”竟是看迷了眼。
      
      昭昭抿了一口茶,不禁感叹道这男子长得太过出众,也有了那么两分红颜祸水的意思,竟能引得人人都为之疯狂。
      
      赵成珩走到玲珑塔下,扫过玲珑塔,啧啧了两声,转身问,“阿晏,你说投哪盏花灯?”
      “我瞧着今年的花灯,都差不多。”
      
      店家忙道:“是是是,顾世子您说,您要投哪盏,小的这就让人写签。”
      
      所有人就看向顾淮会投哪盏。
      
      顾淮无奈一笑,朝店家客气道:“我先看看。”
      
      店家忙道:“您看就是了。”
      顾淮点了头,便认真地端详起玲珑塔上的花灯。
      众人开始纷纷议论他会选哪盏。
      
      子桑采也不住好奇,“主子,你说顾世子会选哪一盏?”
      昭昭思考了一瞬,便道:“此刻随便选哪盏,也改变不了结果,他自然是随意选。”一枚签对现在的结果,根本没有影响。
      不对,她又思索了一会儿,方道:“若他选了之后,别人纷纷换签,那结果可就难定了。”
      照众人追捧顾淮的程度,昭昭竟觉着她的想法是对的。
      
      她看向顾淮,笃定道:“他肯定会选塔顶那一盏。”
      反正那盏花灯无论如何都已经赢了头名,随大流选,准不会出差错。
      
      顾淮将塔上花灯都给看了一回,终于停下脚步,开口道:“店家。”
      “我这枚签,是最后一支了,可对?”
      店家忙不迭地朗声道:“那是当然,香已经燃尽,您的签就是最后一枚。”店家擦了擦额头上的汗,幸好顾世子给了他台阶,不然一会儿要是众人都改签,那他这灯会岂不成了一场笑话。
      “我投那盏流云飞马灯一签。”
      
      众人静默了片刻,而后爆发了议论。
      “顾世子怎么就投了那盏灯呢?”
      “那盏灯有什么好的,我见就几个人选它。”
      “我怎么觉着越看越好,顾世子眼光肯定不错。”
      “早知道我也投那盏了,过年的时候同别人说起,也能说我和顾世子眼光是一样的。”
      “……”
      
      子桑采激动道:“主子,顾世子选了咱们投的那盏!”
      谁能想到那盏不叫人看好的灯,居然不止主子一人看中!
      她就说她家主子眼光是最好的。
      昭昭没回答,她此刻惊讶的不行,这人怎么总是让她觉着意外。
      
      挑灯人收了红签,可惜签数还是不够,那盏流云飞马灯依旧不能更上一层。
      赵成珩嫌弃的看着它,“阿晏,你怎么就选了那盏,它都夺不了好名次。“
      顾淮唇边露出一丝浅笑,“我觉着它寓意极好,流云飞马,自在随心。”
      
      灯会决出了今岁花灯头名,那盏挂在琉璃塔顶端的花灯,应该是万众瞩目才对,此刻却极少人欣赏。待赵成珩同顾淮一离开,众人皆上前围着那盏流云飞马灯,出价抢购。
      叫人叹为观止。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顾淮:长安GDP第一驱动者
    为了能够成功更新,我试了很多种方法,终于换了个游览器更新成功了。
    明天我要稳定三千字更新
    多谢无所谓小可爱的投雷,笔芯~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