吹笛人

作者:莲花郎面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5

      “抱歉,我这就去穿好衣服。”
      “等……”
      
      很快,吹笛人披上斗篷,把安娜迎了进来。
      安娜语无伦次地把木偶的事情告诉他。
      
      吹笛人听得很认真。
      他走到白天搜刮的报纸、书刊旁边,翻找了一下。里面有一本书,很古老,名字叫《旧教廷的仪式》。
      
      “你看见的木偶,里面是这样的吗?”
      
      书上画着一具钢铁人形的剖面图,里面布满了尖刺和绞链,中间空洞的地方正好可以放下一个人。将它合上后,尖刺会慢慢杀死里面的人,而在沉重的铁壳隔绝下,外面什么都听不见。
      
      它可以像精美的装饰物一样摆放出来。
      实则是一件残忍又美丽的刑具。
      
      “这个叫钢铁处.女。”吹笛人说。
      
      安娜努力回忆着,过了会儿,她沮丧地说:“对不起,我太害怕了,没敢盯着那东西看……”
      
      吹笛人合上书,在她头顶敲了一下。
      “你确实应该道歉。”
      
      安娜捂着头瑟瑟发抖。
      
      “为什么一个人跑去那么危险的地方?”吹笛人问她。
      
      安娜说不出话。
      她本来想帮上忙,但是好像又给他添麻烦了。
      
      “算了,既然你没看清……”吹笛人摸了摸下颌,“那我们再去看一次好了。”
      
      夜风有些冷,他给安娜披上了斗篷。
      两人一起走向马戏团。
      
      但是当他们到这里的时候,周围只剩一片废墟。马戏团帐篷消失了,木偶不见了,魔术师瑞恩更是连影子也没有。
      
      “你被发现了。”吹笛人瞥了一眼安娜。
      安娜担忧地捡起木偶的断臂。
      
      它已经不热了。
      
      安娜知道,魔术师逃走后会继续杀害小孩,这让她悔恨自己的鲁莽。
      
      这时,一阵清脆悦耳的笛音响起。
      
      “雷奥哈德……”安娜睁大了眼睛。
      
      周围的树木开始摇晃,废墟里好像有东西钻来钻去,不断隆起又落下。阴冷的风盘旋在热闹的小丑城中,所有人不知不觉的随着音乐摇头晃脑,他们双眼空洞,缓缓抬起手臂,指向一个地方。
      
      “走吧。”吹笛人收好笛子,“见过瑞恩的人已经为我们指明方向了。”
      
      安娜拿着断臂,一瘸一拐地跟在他后面。
      
      没多久,他们在阴暗的窄巷里找到了魔术师瑞恩。
      
      他看起来很狼狈。
      木偶人站在他面前,高高举起断臂,一道血光闪过,魔术师半只眼睛就被挖走了。他捂住眼睛,试图用飞牌抵挡攻击,但是根本打不准。
      
      木偶浑身笼罩着黑色,本来是纽扣的双眼,此时已经变成了猩红的血窟窿。
      
      就在它准备扑上去杀死魔术师的时候,地上升起了藤蔓,将它牢牢缠住。
      
      “做这种生意总是有风险的,对吧,瑞恩先生?”吹笛人含笑说道。
      正是他阻止了木偶的进攻。
      
      安娜拉了拉他的衬衫。
      “那个魔术师杀了很多小孩。”
      
      吹笛人没有理会她,而是将惊恐的魔术师扶了起来。魔术师看见是他,眼中充满恐慌:“你……为什么……”
      
      “铁处女的变种吗?工艺真是精湛。”吹笛人并不在意对方的惊惧。他专心致志地看着那具木偶,藤蔓从木头的缝隙间长进去,一点点把它撬开了。
      
      木偶里面就像《旧教廷的仪式》所描绘的——
      布满了尖刺和绞索,内侧附着着血液绘成的魔法阵。把小孩装进去,让他们被钢钉扎穿,在里面无声哀嚎,慢慢死去。用魔法阵汲取他们挣扎痛苦的年轻生命,然后再转移给买家,让老迈的富豪们重焕生机。
      
      “人们唯独在追求永生这种事上,有着无穷的创造力。”吹笛人轻笑着称赞,又问瑞恩,“你是怎么知道铁处.女的造法的?”  
      “不是我!这是杂技演员制作的……”
      
      魔术师确认自己安全之后,说话流畅不少。
      他说,这个木偶可以最大限度地从孩童身上榨出生命力。但是用的时间久了,他好像获得了自主意识。
      
      制造他的杂技演员第一个被他杀死。
      然后是驯兽师。
      
      “接下来就要轮到我了……”魔术师瑞恩抱紧自己,像看见救命稻草似的看着吹笛人,“你能帮忙解决他吗?”
      
      安娜立即拉了拉吹笛人的衬衫,表达自己的抗议。
      
      比起杀人木偶,更应该被“解决”的是残杀小孩的马戏团成员,还有靠无辜生命活下来的吸血鬼富豪。
      
      “当然。”吹笛人挣开安娜不老实的手,笑着答应了瑞恩的请求。
      
      他走向木偶,吹响笛音。
      安娜看见有一缕缕黑烟从木偶身上冒出来。这些烟雾里都是死去的孩子们充满怨恨的魂灵,他们尖啸嚎哭,在木偶上空盘旋。
      
      笛音清澈如洗。
      那股烟气很快从黑色变成灰色,又渐渐淡化为白色。
      
      最后,孩子们的面孔彻底消失了。
      
      木偶冰冷地倒在地上。
      安娜不由自主地走到它面前,重新为它装上了双手。
      
      她握了握木偶的手。
      而他已经没有回应了。
      
      安娜突然有点讨厌雷奥哈德。
      
      “你其实没有狮子吧。”吹笛人转身对魔术师说道。
      
      魔术师挺直了腰杆。
      “什么?”
      
      “毕竟你们是假的马戏团啊。”吹笛人的声音里有几分苦恼,“怎么会带着狮子呢……”
      
      “你到底在说什么?”魔术师一头雾水。
      
      “报酬。”吹笛人礼貌地提醒道。
      他话音未落,背后的安娜突然发出一声尖叫。
      
      吹笛人转头看见一个穿紧身衣的女人扣住了安娜的喉咙,把她从地上提起来。安娜拼命挣扎,结果只是让自己越发痛苦。
      
      “魔术师都有助手。”
      瑞恩已经不复刚才的狼狈,他站起来,拍拍燕尾服上的灰尘,脱下帽子,彬彬有礼地朝吹笛人鞠了个躬。
      “你不会连这个都不知道吧……哈默尔恩的魔笛手?”
      
      他看着吹笛人的笛子。
      正是这个暴露了他的身份。
      
      传说中的魔笛手,蛊惑人心,肆意妄为,是个标准的黑巫师。
      
      吹笛人脸上没有表情。
      月光折射在他的眼睛里,湖绿色荡漾如春。  
      
      他沉思道:“原来如此……你今晚还要交货,可是被木偶的袭击打断了。”
      
      “是啊,没办法,现在只能这样了。”
      
      魔术师笑了笑,抬手扔下烟.雾.弹。
      只听“砰”的一声,他和女助手都消失在了原地。安娜被他们带走了——作为今晚临时替换的“货物”。
      
      “最近好像特别不顺……”吹笛人慢慢将笛子放在唇边。
      
      向他请求帮助的人,不仅不愿意给报酬,还总想着威胁他、抢夺他的东西。除了安娜这桩交易,他最近几乎什么也没做成。
      
      也许他不适合扮演“好人”的角色。
      
      另一头。
      安娜被一阵呛人的烟雾笼罩,转眼就到了小丑城外的树林里。
      
      她面前有三个人。
      魔术师瑞恩,他的女助手,还有一个浑身裹得严严实实的老头。
      
      安娜张了张口,发现自己说不出话。  
      肯定是魔术师对她做了什么。
      
      他要把她卖个那个老头子。
      
      安娜拼命思考着对策。
      
      “不会吧……”老头子嫌恶地伸出一根枯枝似的手指,“她是残疾!”
      
      魔术师尴尬地笑笑,想要解释。
      但老头抬手就给了他一耳光,怒骂道:“我花这么多钱可不是为了买这种残次品!”
      “她……”
      老头反手又抽了他一耳光,非常响亮:“重新去找,你们这些蠢货!我是听说了你们的名声,才开这么高价的!早知道你们拿这种杂碎来糊弄我,我就该把你们告发到真理之环,我认识那儿的理事!”
      
      魔术师唯唯诺诺地道歉。
      “好……好的,我们马上去找!”
      
      女助手像蛇一样缠上那个老头,轻声细语地让他消消气。
      
      “处理掉!”老头气愤地指着地上的安娜,连看都不想多看她一眼。
      
      瑞恩谄媚地凑上去说:“魔导师大人,虽然她是残疾,但那股生命力还是不错的。在下一件货物找到之前,先用她顶上吧。”
      
      老头胸口起伏剧烈,过了好久才消气。
      魔术师和助手一左一右地把安娜架到他面前,他伸出枯瘦的爪子,扣住安娜的头盖骨,一阵剧痛让她忍不住抬腿蹬在老头胸口。
      
      老头发出一声闷哼。  
      “按住她,你们两个蠢东西!”
      
      安娜觉得好像有根吸管插在她头顶,正把她的脑髓一点点吸食干净。她浑身越来越冷,越来越无力,眼前黑漆漆的,一丝光也没有。
      
      就在这时,她听见了由远及近的笛音。
      
      雷奥哈德来了。
      
      她只要再坚持一会儿……一会儿就好了。
      安娜咬着牙告诉自己,拼命在一片漆黑空洞中保持清醒,她对抗着那股吸力。两者像拔河般疯狂拉扯,形成暴风似的魔力漩涡。
      
      然后,在某个临界点上,安娜的意志获胜了。
      
      笛音尖锐起来。
      仿佛就在她的头顶。
      
      她冲破了黑暗的迷障,猛然睁眼,直直撞入一汪湖碧。
      
      吹笛人担忧地看着她。
      “能站起来吗?”
      
      安娜摇了摇头,她感觉很无力。但是当她手撑地面的时候,却很顺利地站了起来。
      甚至比平时还更顺利。
      
      她看见自己面前落着一件黑袍。
      是属于买家老头的。
      
      吹笛人抖了抖那件袍子,里面有灰烬簌簌落下,看起来就跟被抽干风化的男孩尸体一模一样。
      
      “……这是我干的吗?”安娜抱紧了自己的手臂。
      晚风很冷。
      
      “只是魔法反噬而已。”吹笛人不置可否。
      
      风中传来猛兽的咆哮。
      安娜打了个哆嗦,看向吹笛人身后。
      
      一只双头狮子威风凛凛地匍匐在地上,公狮子头上烙着方块,母狮子头上烙着梅花。它的身上还披挂着燕尾服和紧身衣的残骸,不难看出是由谁变成的。
      
      吹笛人索取的“代价”,没有人可以逃脱。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