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杨少年

作者:明开夜合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你是刺槐我是暮夏(01)

      ***
      自陆明潼母子搬来清水街以后,占着楼上楼下的便利,沈家与他们来往渐密。
      陆明潼的妈妈名叫许萼华,随母姓,名字来源于苏轼词,“海上乘槎侣,仙人萼绿华”。无论是这名字,还是样貌,在三教九流混杂的清水街,都是独一份的脱俗。
      
      沈渔极喜欢这位许阿姨,因她总是面上带笑,说话轻轻柔柔的。且她还是位插画师,一直断断续续给一些儿童文学作品供稿,在她的家里,随处晾晒着水彩画就的原稿。
      很长一段时间,楼下陆明潼的家里,就是沈渔的迦南美地。
      
      沈渔成绩一直中游上下徘徊,升上高三以后每回月考成绩不理想,回家要听一车的唠叨。在许阿姨那里不会,她做什么都不会被训诫。
      许萼华从江城搬来之时,还带来许多书籍,沈渔总会借口复习,实则去她那儿看书。那些书不拘什么题材,有一些尺度之大,要是叫沈渔妈妈看见,肯定要大骂那是毒草。
      
      但许萼华对沈渔说,看书就应该看得杂一些、脏一些。
      “脏?”
      许萼华笑一笑说,不是叫你只看“脏”的那些,而是范围广一些,下限低一些,人之一生时间有限,不能一一历及,但在书里,你能识遍善恶。
      
      因常去许阿姨那里打发时间,沈渔跟陆明潼自然也熟起来。
      陆明潼成绩很好,转学来的第一次期中考试,就挤掉了原来的年级第一。
      但这位优秀的小朋友总是不高兴搭理人的模样,放学一回家就把自己关回房间里。
      许萼华频频替他道歉,说以前总搬家,明潼一直跟着她四处颠沛,没交过几个朋友,性格有些孤僻,还请多担待。
      
      那时,沈渔的妈妈正在升职的紧要关头,几乎每天都加班。
      沈渔晚饭没着落,就蹭许阿姨的。
      同一个饭桌上,沈渔忍不住逗陆明潼,说刚才看见你在房间里玩乐高,马上要期末考试了吧,不准备复习?
      陆明潼冷淡神色,回应,你该担心你自己,本科都要考不上了,还每天看闲书。
      那时候,陆明潼就展露出了他张嘴不人说的天赋。
      
      沈渔吃过饭就跟陆明潼一块儿出门回学校上晚自习。
      学校离清水街不算远,且初中高中都挨着,骑车过去十五分钟。
      沈渔提议比谁先到学校,陆明潼绷着一张小脸,骑得飞快。
      好大的好胜心。
      只有这时候,他才显得像个小孩子。
      *
      因沈渔总在许萼华那里蹭饭,家里不好意思,要给生活费。
      许萼华当然是不收的,说只是添双筷子的事,且刚搬来时受了许多照顾,逢年过节的,他们孤儿寡母,还得仰仗去沈家才能凑个热闹,一直多有叨扰,要收钱那就是见外了。
      
      沈渔的父亲沈继卿在南城电力机车公司工作,因是企事业单位性质的公司,通常不加班。他在公司食堂吃过晚饭以后,回家顺道就买些蔬菜水果给许萼华送去。这也是沈渔的妈妈叶文琴吩咐过的。
      
      沈继卿是个腼腆的人,许萼华留他坐一会儿,他就拘谨坐在沙发上,看见沈渔跟陆明潼抢吃的,才出声说,多大的人了,不让着弟弟一点。
      许萼华沏一盏茶来,说是从陆明潼外公家里带出来的白茶。她说,听小渔说,你是懂茶的,尝尝看,要觉得不错,就拿去喝,我不爱喝茶,放在那儿上了潮,属实浪费。
      
      水是刚烧开的,沈继卿吹凉再饮,说,好茶,是贡眉吗?
      许萼华笑说应该只是寿眉。
      沈继卿说,这老寿眉喝起来比白毫银针的口感还好。
      
      沈渔在一旁嚷嚷,爸,你又在卖弄了!
      沈继卿腼腆地笑了笑。
      *
      许萼华带着一个孩子,却从没见孩子的丈夫出没过,这情况,街坊邻居是有些说法的。
      沈渔听过几句,都传得挺不堪。有说她是未婚先孕,有说她是攀大款不成,反给人搞大肚子。
      
      沈渔只在跟陆明潼特熟以后,才问过他一句,你见过你爸吗?
      小少年一张脸比锅底还黑,语气也冲:死了!
      那之后,沈渔就再也没打听过了。
      
      清水街住着三教九流的人,自然少不了是非。
      有一回,沈渔下晚自习回家,上楼发现六楼门敞开着,她妈妈叶文琴在屋里,而许萼华头枕着叶文琴的肩膀,呜呜哭泣。
      
      睡觉前,沈渔在卧室里看书的时候,听见父母在客厅里说话。
      原来是许萼华晚上出门的时候,被住在清水街当头的一个酒鬼给占了便宜。
      
      那酒鬼是个鳏夫,老婆死了七八年了,平常只在工地上做点零工,手脚一贯不干净,本就是挺下色的一人。许萼华扇了他一巴掌,他骂骂咧咧,满口下流话。
      许萼华何曾听过这些污言秽语,气得脸发白,要走,却被那酒鬼攥住了胳膊,挣脱不得。
      周遭有人听见动静出来看热闹,但直到过去了好几分钟,才有平常卖菜的大婶,抄一把剁骨刀出来帮忙。许萼华才得脱身。
      
      末了,叶文琴感慨:“小许这么清高一人,这回可真是受了好大屈辱。单身一人带孩子,还是泼辣点好。”
      又说:“你们厂里不有些离了婚的工程师么,如果有好的,给小许留心些。”沈继卿的公司在改制之前原是个工厂,因此这些年叶文琴始终习惯称之为“厂里”。
      沈继卿说,她不见得会答应。
      叶文琴说,我来劝她。
      *
      那之后,沈继卿当真有好几个周末都叫了同事来家里吃饭,叶文琴升职成功,正好有由头,也有时间。
      许萼华跟这些同事见了面,但都没下文。
      
      后来,又一次叶文琴让沈继卿组局的时候,沈继卿说,昨天楼道口碰见了,小许跟我说,我们的安排她都心领了,但她这些年都一个人过来的,也习惯了。
      他说,以后,就算了吧。
      *
      翻年后的最后一学期,沈渔忙着准备高考,她懒散惯的,最后半年也不由地重视起来。
      沈渔在自己家里,总得吃吃零食,看看电视,抽空跟朋友聊会儿QQ。但在许萼华那儿,她莫名的就能耐下性子多背会儿单词。
      
      许萼华看她被功课折磨得半死,笑说,等她高考结束,她就专门画一幅画送给她。
      沈渔后来收到了那副画,画的是她趴在夏日的凉席上看漫画,嘴里咬一只雪糕。
      颜色淡雅,构图玄妙,她宝贝得紧,专门弄了个画框裱起来,挂在自己卧室的墙上。
      *
      沈渔高考结果只能说是一般,去了一所二本学校学工商管理。
      要住校,她基本只有周末才会回来。
      十月份的一个周末,她回到家,才知道家里发生了了不起的大事儿。他们沈家,一夕间变成了清水街的谈资。
      
      那些人议论说:
      从电影院揪回来的,赶去的时候正好逮个正着……
      也就他老婆被蒙在鼓里,街坊哪个不知道……
      就说那女的不是个善茬,妖妖调调的,我前几天还看见她跟宏缘超市的老板亲热得很呢!
      
      沈渔到的时候,恰好这出戏正演到高|潮。
      她所在的那栋楼楼门口围满了人,往上走,家家户户探着脑袋往上看。
      
      沈渔拉进了背包带子,紧抿着唇,在沿层耐人寻味的目光中,一口气跑上楼。
      陆明潼家的门是敞开着的,从里面传来不绝于耳的咒骂声。
      叶文琴站在大门口,许萼华站在卧室门口,而沈继卿站在窗边,三人的站位,形成了一个有张力的三角状。
      
      许萼华和沈继卿始终不说话,任凭叶文琴骂得多难听,一句不还嘴。
      他俩一致的沉默,倒像是达成了一种同盟,反将出离愤怒的叶文琴排挤在外了。
      
      这一天,沈渔觉得他们三人都是如此陌生。
      破口大骂的叶文琴,神色凛然的许萼华,以及面无表情的沈继卿。
      
      叶文琴要沈继卿表态。
      沈继卿只说了一句对不起。
      叶文琴气得要动手,这时候楼上咚咚咚的跑下来一人,沈渔才发现,陆明潼一直坐在楼上的台阶上。
      
      陆明潼冲进屋,赶在叶文琴动手之前挡在了许萼华身前,仰着头,神色狠厉。
      而沈继卿也过来拦着叶文琴,让她回家再说,这都是他的错,和别人无关。
      
      就是这句话,彻底激怒了叶文琴,她奋力挣扎,叫嚷着非得抓破这婊|子的脸不可。
      沈继卿死死地抱住叶文琴的腰,哀求:文琴,我们回家去说……
      
      沈渔当即转身上楼。
      把屋里的从许萼华那儿拿来的东西塞进背包里,又跑下楼。
      她走到许萼华跟前,倒面口袋似的,把背包里的东西往地上一倾。
      
      最后倒出来的是那副画。
      沈渔拾起来,朝着墙根处一砸。
      抬眼,施以她泄愤的、憎恶的目光。
      
      许萼华看见溅射一地的玻璃碴,顿时卸下面上的那副凛然,瞬间溃败,面如死灰。
      那一刻沈渔恨极了她。
      起初有多喜欢她,这时就有多恨。
      
      沈渔的外公是个火爆脾气,听闻了这事儿,晚上就着人赶了过来,一圈人把许萼华家围得一只苍蝇也飞不出去。
      沈渔在楼上听见楼下的喊杀声,吓得心惊肉跳。
      她怕闹出事,偷偷给派出所打了个电话。
      
      派出所派了几个民警上门调解,终究,没酿出大祸。
      只在后来,沈渔在街巷的议论中,听说他外公带来的人,几耳光扇得许萼华左边耳朵永久性听力损伤。而当天,沈继卿被押跪在地上,挨了外公几脚,都是照心窝踹的。
      
      *
      再后来。
      叶文琴不知从哪里搞来过量的安|眠|药。所幸被发现得早,送去洗胃,救回一条命。
      夫妻离了婚,叶文琴申请调遣海外事业部;沈继卿自电机公司辞职,去了印城一家民营玻璃厂工作。
      许萼华出国,自此不再踏足南城。
      
      这个故事里,没有一个赢家。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读书要读得“脏”一些……这几句论调来源于我朋友(微博@最安神)发的微博,这里经授权之后拿来一用。
    ——
    到这儿,觉得不能接受的就可以退出啦;还是好奇我是否能把这个故事说圆的话,那么请跟我继续走这一路。
    但是,请弃文的不必要在评论区过激评论,这就是个小说而已,关了以后,对您的生活影响不了半分。
    但过激的言论,是真的会容易影响读者,也容易影响我的。
    烦请高抬贵手(拜谢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