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有偏执狂想独占我

作者:曲小蛐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2 章

      第2章救霍峻(1)
      
      在天色暗下来前,秦可终于在乾德中学后街的尽头找到了hell酒吧的门牌。
      她刚准备走过去,便见对面长街拐角,三四个女生转进这条街里。
      看清了为首的秦嫣,秦可眼神一顿,闪身藏到旁边的立牌后。
      
      “终于找到了,就是这里了吧?”
      “是。我上次来,门外那安保怎么也不让我进,这次总算没人把门了。”
      “那快走吧,他们说霍峻已经到了!”
      “嫣嫣,你今晚穿得真漂亮,霍峻一定会注意到你的。”
      “是啊,好羡慕你啊秦嫣,我要是也有你长得这么好看就好了!”
      “对了嫣嫣,秦可那边怎么样,你说服她了?”
      
      听到自己的名字,秦可眼神微动。然后她就听见熟悉的秦嫣的声音响起,带着嘲弄——
      
      “她?我三言两语就哄得她去改志愿了。你们放心吧,等再开学,学校里就不会有她这么碍眼的一号人了。”
      “那看来,学校里没人能跟你抢霍峻了……”
      
      一行女生的交谈声消失在门内。
      又耐心地等了一分钟,秦可才慢慢从立牌后走了出来。
      斑驳的灯牌光下,女孩儿冷白俏丽的瓜子脸上,乌黑的瞳子慢慢凝沉。
      她停顿几秒,转身走进hell。
      
      两分钟后。
      秦可站在玩嗨了的学生之间,皱着细细的眉,叹了声气。这叹息很快就淹没进无边的喧嚣里。
      小心地经过前面一位像是摸了电门的女同学,秦可向侧一避,总算是躲到了一片稍清净点的空地。
      她抬眼,打量一圈四周的环境,眉心蹙得更紧。
      
      秦可有轻微的夜盲症。最不适应的,就是这种半昏半暗的灯光场景。除了头顶晃来晃去的七彩斑斓的射灯照得她眼晕之外,她几乎看不清这酒吧里一米之外的任何人或东西。
      就连张口“啊”一声,也听不到自己的声音。
      ……这样怎么找得到霍峻?
      
      秦可正忧心,突然感觉脚下踩到了不一样质地的地面上。
      她低下头看过去,借着一束刚好打下的射灯灯光,她看清了脚底的地面——铺着一层酒红色的天鹅绒地毯。
      秦可眼睛微亮。
      她飞快地转回身,向前摸索了两步,果然便在黑暗里触到一方质感冰凉而光滑的黑色物体。
      那是一架三角钢琴。
      
      秦可记得,之前那个叫宋丽丽的女生说过,霍峻今晚会弹钢琴。那么只要她在这里等着,不必去找,也能等到霍峻出现吧?
      秦可安下心,在这鼓噪的嘈杂里被压抑的心情都跟着愉悦了不少。
      她挪动脚步,摸索着坐到旁边的钢琴凳上。
      ……
      
      舞场斜对面。
      在一片借着几级台阶抬起地势而俯瞰整片酒吧内的高台角落里,搁着一方环形沙发,沙发前的水晶几座上摆放着形形色色的洋酒瓶。
      常来hell酒吧里的人都知道这是霍峻几人的专座。即便平常他们不在,也没人敢碰这位置。
      故而多数时间,这沙发里都是空着的——今晚却不同。
      
      沙发一侧,有两个男生手里拎着酒杯,时不时在空中碰一下。而在他们对面,一道身影倚在沙发最里面。
      黑色的薄夹克从头罩下,遮住了他的上半身。下面薄T恤被这散漫的睡姿抻起一点,露出线条凌厉的腰腹,漂亮紧实的肌肉线条引人遐思地没进裤腰。
      向外,那双修长的腿踩着薄靴,随意地搭在对面的水晶几座上,被黑色裤料裹出利落长直的美感。
      台阶下的舞场里,不知有多少目光装着无意,反复掠过来。
      
      而在这鼓噪的音乐里,这人却睡得丝毫不受干扰。
      直到有人踩上台阶,走近沙发,一躬身掀掉了他头上罩着的夹克外套——
      
      “小霍爷,还睡呢?”
      “……”
      
      斑斓的射灯光落,拓上一张冷白俊美的脸。
      薄唇,挺鼻,桃花眼。
      搭在眼睑下,细密的眼睫抖了抖,睁开,混着浓重睡意的漆黑的眸子露出来。
      光在瞳仁里转过半圈,涤掉了被吵扰的戾意,终归清明。
      
      男生压着不耐的轻啧了声。
      拍掉那人递来的酒杯,他双腿收回,踩落到地面上,绷着肩背捏了捏眉心。
      
      被拍开了手的人也不恼火,反而“嘿嘿”笑了声,一屁股坐到男生旁边。
      “小霍爷,你这是昨晚在美人乡里鏖战了一夜?不然怎么一副被榨干的模样?”
      
      霍峻没说话。对面无聊地碰了一晚上杯的兄弟俩抬了头,其中一个嬉笑。
      “那可不?霍家老爷子连夜急召,把这个不肖孙子薅到了四九城,真真的‘鏖战一夜’。”
      “这么刺激?”
      之前掀夹克的卫晟闻言,幸灾乐祸地笑起来。
      “小霍爷,你都快成年了,你家老爷子还没放过你、试图让你改过自新呢?”
      
      “……”
      想起那一通批斗,霍峻也嗤弄地轻笑了声。
      他漫不经心地一抬眼,修长指节间提起酒杯。刚要说什么,几级台阶下,突然从舞场间钻出两道身影来。
      最前一个穿着艳红色的抹胸裙,眼影亮得在光下一闪一闪的。
      正是秦嫣。
      
      “峻哥。”她手里捏着一只高脚杯,神情羞赧里带着点大胆,“听说今天是你生日,我能敬你一杯吗?”
      “……”
      霍峻提着被子的指骨一停。
      旁边卫晟嬉笑,压低了声凑过来,“这可是个用心的妹子啊,都知道你今天生日了?”
      霍峻冷淡地刮了他一眼,扫落视线。他嘴角一扯,懒洋洋地靠进沙发里,伸脚往水晶几座上一踩。
      眼神轻蔑。
      “你听谁扯的淡?”
      
      秦嫣脸色一白。她在高中部的漂亮也是有名的,怎么也没想到霍峻会这样不给她面子。
      对面乔瑾乔瑜显然也有些意外。两人对视一眼,坐在外面的乔瑾笑了笑。
      “峻哥过生日不看日子,看心情。不过这杯酒也不能浪费了,不如敬我怎么样?”
      秦嫣这会儿正尴尬地下不来台,闻言自然是求之不得的。
      她偷眼看了霍峻,见对方视线都没再往她身上落,不由气闷,提着裙角上了台阶。
      乔瑾招呼着她和同伴女生一起坐到了沙发上。
      
      那边刚坐下几秒,卫晟突然亮眼。
      “小霍爷,我怎么看着你的宝贝钢琴被人碰了啊?”
      他看了两秒,又笑:
      “你可真能祸害人。瞧这是什么乖乖女,都被你祸祸到酒吧里来了?”
      “……”
      被卫晟这话引着,环形沙发上几人的目光都顺着他的视线落下台阶。
      ——
      混在摇头晃脑群魔乱舞的人群间,三角钢琴旁,那道清纯纤弱的身影格外扎眼。
      
      “哎,这不是那个秦可吗?”乔瑾惊讶地说。
      乔瑜:“还真是。”
      
      旁边秦嫣脸色一变,手指蓦地揪紧了裙角,慌乱看了过去。
      ……她怎么来了!
      
      卫晟:“你们认识啊?”
      “那哪能不认识?我们学校里现在到处盛传,说峻哥对这个秦可有意思呢。”乔瑾揶揄着转回来。
      “真的假的?”卫晟扭过头去,不可置信地看霍峻,“小霍爷,敢情你喜欢这样清纯型的啊?”
      乔瑜:“这也太纯了,进这种地方都扎马尾穿小白裙?”
      
      “……”
      秦嫣紧张地攥紧裙角,扭过头去偷眼看霍峻的神情。
      
      霍峻没搭理他们。
      侧颜清厉的男生只低垂着眼角,看不出情绪地睨着舞场里。
      
      乔瑜说得对,女孩儿的衣着看起来和这里格格不入。
      棉质小白裙很完美地勾勒出她初初发育的身形曲线,微微隆起的小胸脯,盈盈可握的腰肢。雪白的小腿、纤弱的手臂、形线优美的颈子都曝露在外面。
      是最容易勾起野性的那种无害的美。
      
      霍峻咽了一口酒。
      喉结在凌厉的颈线上慢慢滚动了下。
      
      旁边卫晟笑:“我跟你们打赌,这小姑娘肯定是第一次来这种地方。”
      “废话,”乔瑾,“人家可是三好学生,每学期都拿学校里第一等奖学金的那种,跟我们可不一样。”
      “哟,未来栋梁啊。”
      卫晟见霍峻还盯着下面,有点意外,愣过之后笑着凑过来。
      “怎么,小霍爷真心喜欢啊?”
      
      霍峻眼神晃了下,没说话。
      他依稀记得,自己第一次见这女孩儿时,她好像也是穿着这一身白裙。
      那是个午后。在乾德中学最后面那片小树林里,他仰在松软的草地间睡了个安静的午觉。
      不知道什么时候睁开眼,就看见灌木丛外一个穿着小白裙的女孩儿,在这个没人的角落里跳舞。
      不像是经过太专业系统的舞蹈训练,动作偶尔有些拙。
      还是哭着跳的。
      ——
      那是霍峻第一次见人哭着跳舞,也是他第一次见人哭得那么安静,眼圈泛着细细的红,唇瓣咬得发白,白皙的鼻尖都微微红了,看起来非常伤心。
      却偏偏只看得他想……
      
      “嗨,真别说!”
      卫晟突然搭到他肩上的手臂,把霍峻飞远了的神思拉了回来。
      霍峻戾着眉眼给他掀下去。
      
      卫晟往前探身,跟对面乔瑾乔瑜兄弟俩贱兮兮地笑:“尤其在这种地方,这特别清纯的看久了,还真是越看越有味道啊。”
      “怎么说?”
      “啧,你们自己看啊,那词怎么形容的来着……哦哦,肤若凝脂——白得一掐一个红印子,声音肯定也细细软软的,你们就不想——”
      
      “砰。”
      话声未落,卫晟被一把摁进了面前的果盘里。
      
      “……日!”
      他沾着一脸五彩斑斓的果肉果汁,狼狈地坐起身。
      对面乔瑾乔瑜一愣,然后幸灾乐祸地笑出了声。
      
      旁边,霍峻慢条斯理地擦了手,眼皮倦懒地耷拉着,薄唇微动。
      ——
      “想个屁。”
      
      他眼神深邃地沉浮了会儿,有点轻蔑又不满地哼笑一声。
      “……”
      也不知道这大少爷发哪门子疯,卫晟抹掉了脸上果盘残余,终于回过劲。
      “这是小霍爷的宝贝,说不得是吧?行行,兄弟明白——兄弟给你安排!”
      
      坐在一旁的秦嫣咬了咬唇瓣,欲言又止。
      而卫晟已经抬手,叫来了人。他伸手指那钢琴台,“把那位小姐请过来,恭恭敬敬的,蹭了一点皮你就等死吧啊。”
      说完,卫晟转回来,皮笑肉不笑。
      “这样行了吧?”
      
      霍峻轻嗤,抿了口酒,没抬眼。
      “她不会来。”
      
      “……”
      旁边秦嫣没说话,但眼神稍稍松了。
      显然,她也是这么认为。
      
      一分钟后。
      秦嫣不可置信地望着台下,跟在侍者身后走过来的那道熟悉的纤弱身影。
      
      而沙发里,
      踩在水晶几座上的霍峻放下腿,轻眯起眼。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这章还是300红包
    *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江子归 1个;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江子归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江子归 3个;lois、不愿透露姓名的小药、十年灯、31322374、大大大大柚子、31759521、宝多八花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何仙姑、七七 20瓶;蓝凌 13瓶;喵喵、那个初见呀、放养的猪 10瓶;向晚 9瓶;星河渡舟、大西蔗、Ailly、moonpie、parcel、...、忆昔、橙子家的爱丽丝、小太阳、28815620、狮子、33275124 5瓶;m?y、钟意 4瓶;温良 3瓶;甜甜、纯纯真好看、米迦勒、莫咖怪 2瓶;禾一M、番茄炒蛋、十年灯、楠、Bettertutu、小诺妈lily、零零落落、#*かコカォ、归一.、依浅沧、清风挽月?.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