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我设计师

作者:潇湘碧影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刘思宽的家1

      
      周一下午6点半,顾盼收拾好东西,拿上刘思宽的衣服纸袋,走出了商场的大门。阳光乐园周一到周五生意都不怎么好,中午餐厅还有些生意,晚上就门庭冷落了。所以老板们晚上不爱营业,整个商场统共没几家开门的。
      
      因此当顾盼知道刘思宽住在附近时,干脆约他在小区门口见面,顺便在让他在小区周围找个吃饭的地方,比在商场内面对随时可能打烊的环境自在的多。
      
      6点55分,刘思宽的车出现在了小区门口。他住的小区叫福庆花园,三栋楼圈起来的个院子,居然有勇气叫花园,给小区起名的大佬算是不要脸之典范了。
      
      见到了大门口的顾盼,刘思宽摇下车窗,露出个大大的笑脸:“稍等我一下,我找个停车位。”
      
      但凡老破小,其特点必定有一条——停车位极其难找。刘思宽人没迟到,停车位愣是找了二十分钟,才堪堪把他那辆银灰色的比亚迪塞进了块小空地,倒车技术简直高超到令人炫目。两边距离之狭窄,让刘思宽不得不秀了番演技——提臀收腹,举臂横行,活灵活现的一只英俊螃蟹,从夹缝中挤了出来。
      
      顾盼看了看自己手中的纸袋,忍不住问:“你穿正装的时候怎么下车?”
      
      刘思宽一脸苦逼的说:“只能为干洗店的脱贫致富略尽绵薄之力了。”
      
      顾盼笑出声来,这人还挺幽默。伸手把纸袋递给刘思宽:“物归原主,你看看有没有少。”
      
      刘思宽接过纸袋,并没有翻开,而是问顾盼:“想不想去我家坐坐?”
      
      顾盼挑眉看着他,兄台,你的剧本有些不对啊!
      
      刘思宽一本正经的说:“作为一个五讲四美好青年,我不单心系洗衣店,还想为设计师的小康生活添砖加瓦。既然约在小区里,顺便看看户型?”
      
      顾盼顿时了然,看来刘思宽属于真的想装修的那一拨。观察了下周围,三三两两的老人在院子里散步聊天;广场舞准备就绪,只等人齐;楼道灯火通明,保安亭内的保安尽忠职守。判定是个相对安全的环境,便爽快的答应,跟着刘思宽上楼。
      
      刘思宽家住4楼,在没有电梯又潮湿多雨的地方,是黄金楼层。楼道比较狭窄,一梯六户的格局昭示着户型不大,且通常比较坑爹。走进401后,顾盼收回前言,该户型不是比较坑爹,这特么是坑的简直无法用语言形容!
      
      饶是顾盼久经沙场,如此奇葩的户型也是生平仅见!整个客厅状似斧头,足有7面墙!顾盼粗略扫了一眼,在堂堂大约15平米的空间内,硬是找不到个放沙发的空间。
      
      当年的设计师到底拥有怎样清奇的脑回路?才能创造出如此玄幻的建筑?
      
      再看厨房,居然有6平米。求问剩下的两个房间怎么分配面积?
      
      刘思宽很快解了她的疑惑,一间卧室5平米,另外一间9平米。其实小倒没什么,但是哪怕两间卧室,都没有个正常的。5平米的面积包含了飘窗。而9平米的主卧更绝,居然是个L形!简直白瞎了9平米的面积!对了,阳台也是个折角。
      
      顾盼被户型惊吓的晚饭都不想吃了,连忙摆手:“这单我不接!”
      
      刘思宽含泪说:“价钱好商量。”
      
      顾盼:“不,我拒绝透支脑细胞。”
      
      刘思宽放下诱饵:“算你私活。”
      
      顾盼摇头:“我司规定,设计师严禁向顾客索要设计费。”
      
      “我不打算在晓意做家具,我只想请你设计。”
      
      顾盼敬业的说:“我们晓意的价格很有优势。”
      
      刘思宽笑笑:“我是广厦地产的员工,资源大把,找你们定家具不划算。我们跟爱家有长期合作,能半价拿到他们的家具。”
      
      顾盼道说:“我们的板材跟爱家是一样的。”
      
      刘思宽摇头:“昨天我在你们门店看了,五金件不行,做工也差的有点远。”
      
      顾盼忍不住吐槽:“就你的户型,还想住一辈子不成?”
      
      刘思宽笑着说:“我找晓意,那三瓜两枣的提成,你肯定不想给我干。不如单独找你,再去别的地方定做。这样我既能得到满意的设计,你也不违规并且赚了笔外快,而爱家的设计师白拿笔提成,不是皆大欢喜?”
      
      顾盼心想,这货真会说话。不过接私活的确比提成价格高的多,心中的天平开始不受她控制的摇摆起来。
      
      按道理来讲,顾盼房贷才2000多,且生活节俭,以她现在每月万把块钱的收入,不至于如此经不起诱惑。可是谁让她不满足于现在的小窝,总想着想尽快还清房贷,再买套正经的二房或三房呢。她强大的小户型归纳能力,是打算服务别人的,而不是往自己身上招呼的。
      
      刘思宽常年跟各个家具商打交道,对行情门清。看顾盼犹豫,立刻开价:“4000,干不干?”
      
      顾盼当场被4000块的价格梗的胃疼,再高点她肯定没二话,再低点更是没二话——必须拒绝。可4000块,对房奴来说不是小数目,偏偏设计难度有不小。顾盼瞪着刘思宽:“你敢再精一点吗?”
      
      刘思宽嘿嘿笑:“半个同行,见笑。”
      
      所以说同行的生意根本不想做!
      
      顾盼没好气的说:“你既然是做地产行业的,为什么能买下如此销魂的房子?”
      
      刘思宽理直气壮:“等拆迁!”
      
      顾盼无言以对。
      
      刘思宽解释:“附近有大型运动场和商场,根据规划,将有不少产业园落户于此。福庆小区9层楼梯楼,拆迁是早晚的事。哪怕我等不及拆迁,也可以卖掉换别的房子。怎么都划算的。如果你有买房的打算,建议你下手。”
      
      顾盼服气了,忍不住问:“多少钱买的?”
      
      “42万。”
      
      顾盼倒吸一口凉气,居然跟她家差不多的价格,面积却大一倍,坑是坑了点,一个人住的话……扫了眼房间,依然感觉是天坑啊口胡!
      
      刘思宽轻笑:“单身宿舍,没那么难改吧?”
      
      顾盼认真的问:“确认是单身宿舍?”
      
      刘思宽摊手:“一人吃饱,全家不饿,标准的单身汉。”
      
      顾盼心里大致估算了下,点头:“单身宿舍我有点把握。”
      
      刘思宽略带深意的说:“福庆花园的房价远低于平均水平,很有价值的。”
      
      顾盼忍住呵呵刘思宽一脸的冲动:“现在拆迁概率极低,且该楼有9层,一梯六户,拆迁的概率不会高于1%。”
      
      刘思宽笑:“是。拆迁涉及了赔偿和回迁,非常麻烦。但是,住的不舒服的地方,大家都想卖掉对不对?”
      
      “然后呢?”
      
      “你知道旧楼改造工程吗?”
      
      顾盼摇头。
      
      “很简单,”刘思宽科普,“有些老旧小区,地段不错,但户型极糟,必然出现价格远低于市价的情况。比如说我家,在今年初房价往上跳了个台阶的前提下,均价仅9700。如果把整个小区买下来,装上电梯,重修大门和绿化,你觉得价格会怎样?每平方米净赚五千,算保守估计了吧?”
      
      顾盼不赞同:“可是你们家的户型,三口之家根本没办法舒服的生活。”
      
      “高新科技园内的公寓,又能住几个三口之家呢?”刘思宽笑,“定位在年轻单身人士,或者情侣加个宠物,40多平米,不是刚刚好?既不显逼仄,也不难打理。总比公寓楼的20多平米舒服吧。”
      
      家里25平米的顾盼膝盖中了一箭,好半天才顺过气来问:“主营出租?”
      
      刘思宽点头:“可租可卖。户型小,价格低,对于手头有点闲钱的投资客来说,是个不错的选择。”
      
      顾盼明白了,从一开始,这类的户型就没打算用来做居民楼。附近公司不少,是个不错的思路。地产商的骚操作真是层出不穷,长见识!
      
      “所以如果你的设计令我满意,我们公司在别的项目上,也可以请你设计。或者,你有兴趣的话,可以考虑跳个槽。”刘思宽图穷匕见,“我个人非常欣赏你,很想邀请你加入我们。广厦的福利待遇都是一流的,我这个人呢,也不难相处。至少,比大早上10分钟内连续打你3个电话的上司温柔的多。”
      
      顾盼婉拒:“我们老板对我有知遇之恩。”
      
      刘思宽没指望初次见面就能挖走别人家的得力干将,故作退让:“平时接点私活,总没问题吧。”
      
      “嗯,没问题。”
      
      刘思宽看看手表:“快八点了,耽误你这么久不好意思,我们先找个地方吃饭?附近有不错的餐厅,吃完我送你回家。”
      
      “不了。”顾盼摇头,“我看了你的屋子,刚有点灵感,吃饭太耽误时间,我测量下具体数据,自己打车回家就行。”
      
      顾盼边说边从包里掏出平板和微型激光测距仪,一副准备干活的架势。
      
      刘思宽目瞪口呆,兄台,你这么拼,你老板知道吗?
      
      不得不说激光测距比卷尺方便多了,十来分钟的光景,顾盼已在平板上画出了刘思宽家的户型图,顺便解释:“今天算粗测,主要用于设计。等到定制家具的时候,会有人来精确测量,保证误差不超过五毫米。”说毕歪着头问,“真的不考虑晓意吗?”
      
      刘思宽笑问:“晓意老板是你亲爹?”
      
      顾盼摇头:“只是老板。”
      
      刘思宽感叹:“模范员工啊!”我们家怎么就招不到顾盼同款?
      
      “拿钱办事而已。”顾盼笑问,“刘先生在家居上有什么特别的要求吗?”
      
      刘思宽看了看自己家逆天的户型,试探着问:“如果我要求放台钢琴,会不会很过分?”
      
      顾盼木着脸:“加钱!”
      
      刘思宽喷笑:“以饭抵债可以吗?”
      
      顾盼不解:“为什么一定要请我吃饭?”
      
      刘思宽叹气:“还是想挖你。”
      
      被肯定了才华的顾盼心情愉悦,客气的说:“万分荣幸!”
      
      刘思宽眼前一亮:“你答应了?”
      
      顾盼认真的摇头,露出个抱歉的表情。
      
      刘思宽满脸期盼的说:“我们团队待遇超好的!真的一点机会都不给吗?要不,你再考虑一下?”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有插图,看微博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