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人类街道办

作者:醉饮长歌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2 章

      第十二章
      
      林木早上醒来,发现自己卷着被子睡成了一个春卷。
      怪不得昨晚上梦见自己被关小黑屋,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林木躺在床上愣了好一会儿,等到闹钟响起来了,才慢腾腾的打了个滚,把自己从春卷里滚出来,翻身下床。
      换好衣服叠好小被子,林木这才想起昨晚上跑过来陪他睡觉的狗子没在床上。
      
      他转头看了一眼狗窝,发现狗窝也是空的。
      
      林木愣了愣,把床收拾好了下楼去,就看到狗子趴在敞开的大门口,而厨房里飘出来了一阵清甜的香气。
      林木深吸口气,只觉得睡得有些迷糊的脑子瞬间清醒了不少,探头往厨房里看了一眼,发现电饭煲正开着保温模式,打开看一眼,发现是一锅小米粥,粥里边还放着两根细细的参须。
      
      这小米是林木在商场里买的,做过几次粥,但远没有今天的这么香。
      看来香的应该是里边的参须。
      
      林木把锅盖盖上,转头出了厨房,走到家门口,就看到人参娃娃挥着小铲子在嘿咻嘿咻的翻土。
      
      “早上好。”林木给奶糖和小人参打了声招呼。
      小人参发觉他来了,抬起头露出个甜甜的笑来,奶声奶气的打招呼:“林木早上好呀!”
      而狗子只是抖了抖耳朵,看也不看他。
      
      林木瞅瞅狗子,蹲下.身摸了摸它的脑袋。
      狗子依旧爱理不理,甚至晃了晃脑袋,把他的手给晃了下去。
      
      这些林木终于察觉到不对了。
      他家狗子好像在跟他闹脾气。
      
      ——可昨晚上还甜甜蜜蜜的睡一块儿呢!
      
      林木收回手,神情凝重的看着趴在边上的狗子,开始认真思考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
      应该不是带大黑回来这件事,林木想,毕竟大黑走了之后奶糖就突然跟他亲近起来了,大黑也说奶糖愿意当他一个人的狗了——虽然原话不是这个,不过大致意思就是这样了。
      
      昨天做的鸽子和老母鸡,奶糖也吃得很香啊。
      
      那到底是哪里不对。
      林木微微皱着眉,想了半天也没想出个名堂来。
      总不能是他睡相不好半夜把奶糖踹下床了吧?
      
      林木:“……”
      哦草。
      
      林木想到昨天奶糖吃得香喷喷的鸽子和老母鸡,决定今天再弄一只回来给它当加餐。
      做好了决定,林木转头看向勤恳的小人参,问道:“锅里的粥是你煮的吗?”
      
      “是呀,我之前看你用过。”小人参点了点头,声音软糯糯的带着些甜,“这样你就能多睡一段时间啦。”
      林木一怔,心上像是被什么细小的东西温柔的刺了一下,暖洋洋的情绪流淌而出,甜腻而酥麻,爬满了全身。
      他缓缓回过神来,揉了两把自己不自觉露出笑容的脸,点了点头:“好,我去吃早餐。”
      
      加了参须的小米粥有几分格外的清甜味道,一整碗喝完只觉得全身上下没有哪个地方不舒服的,就像是泡澡搓澡按摩一条龙下来之后又睡了个饱饱,精力充沛,连眼前的视野都变得清晰了几分。
      
      林木没吃过普通的人参,但他也能肯定普通人参肯定没这个效果。
      只是参须就这么厉害,真把整棵参给炖了估计真能包治百病重回青春延年益寿,也怪不得人参娃娃要到处躲藏了。
      
      林木把剩下的粥装给了狗子,眼看着时间还早,就拿了锄头上院子里,跟人参娃娃一起翻土。
      他昨天跟小人参说准备在院子里种点菜,得到了非常积极的响应,人参娃娃对于自己有事情做这件事非常的开心。
      
      林木挥起锄头,一锄头下去薄薄的土层就像是沙土一样被轻易翻了起来。
      他一挑眉,转头看向小人参:“你松过土了?”
      
      “是呀,我可擅长松土了,以前在山里,都是我帮那些草木伯伯们松土的。”小人参说完,扭扭捏捏的揪了揪自己的小肚兜,小声问道,“林木,我可不可以在你这里种点灵药呀?”
      “灵药?”林木疑惑的问道,“什么灵药?”
      “最近山里外来的妖怪好多,总是起冲突,我认识的好几颗老树都受伤了,我想给他们弄点药去……”人参娃娃说着,不知道从哪里掏出来几个小袋子,鼓鼓囊囊的,“我这几百年收集了好多种子。”
      
      林木看了看那些种子,干脆不种菜了,跟小人参一起把那些种子种下,埋上了土。
      
      狗子吃完了今天的早餐,看着在院子里忙得热火朝天的一大一小,想了想,自己把盆叼回了厨房,扔进了洗碗池里。
      
      林木早上的班险些迟了到,进办公室的时候大黑正瘫在椅子里出神。
      听到林木进来的动静,转头看了他一眼,哼唧了一声算打了招呼,然后又收回视线,接着发呆。
      
      林木在自己的座位上坐下,看了看明显不在状态的大黑,犹豫了一下,还是问道:“发生什么事了吗?看你好像不怎么高兴。”
      “嗯。”大黑点了点头,“老太太昨晚上走了。”
      
      林木闻言脑子一懵,讷讷的说道:“抱歉。”
      “道什么歉?”大黑有些疑惑。
      “昨天晚上,你不是在我家……”
      “没有,从你那里出来之后我去看了她,在她被鬼差带走之前见了一面。”大黑说着,无意识的搓了搓手,“她走得很安详。”
      
      大黑是用本体去的。
      去的时候老太太的魂魄平和的坐在沙发上,遗体在床上阖着双眼,神情无悲无喜,显然实在睡梦中安然的停止了呼吸。
      
      房间里没有别人,深夜大家都睡了,老太太就在房间里的沙发上,安静的等待。
      这一等,就等来了翻窗进来的大黑,两人面面相觑的看了好一会儿,大黑挠了挠头,变回了原型。
      
      老太太过了最后的日子,心情平和而宁静,看到眼前大变活人,也只是微微惊讶了一瞬,而后慈爱的笑着,对大黑招了招手。
      
      “她说……当初见到我人形的时候就觉得亲切,就跟养老院的人说,如果是我去了就让进。”大黑说着傻笑了两声,“不然我哪能一直去。”
      大黑絮絮叨叨的说了一阵,蒙在心上的难过不知何时消失干净,一想起走掉的老太太,满心都是那些美好又温柔的记忆。
      “哎,跟你聊聊真高兴。”大黑脸上那点呆怔的阴郁消失得一干二净,又恢复了那副活力四射的模样,抱怨道,“如果跟老乌龟说的话他肯定又要念念叨叨一些大道理。”
      
      其实并没有打扰大黑絮叨的林木看着大黑恢复了状态,说道:“老人家讲的大道理也该听听。”
      “是是是,道理我都懂。”大黑嘀咕,“从今天起我就正儿八经再没跟人类有什么纠葛的妖怪了,老乌龟以后念不着我了。”
      
      他话音刚落,就听到有人敲了敲门。
      林木去把门打开,发现门口是个妇人,长得十分娇妍妩媚,见到他的时候愣了愣,然后露出个笑容来,连声音也带着腻人的甜味:“小伙子新来的呀?”
      
      “对,您好。”林木说完迟疑了一下,总觉得对方身上有股让他感到略微不适的气息。
      他顿了顿,点了点头,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分辨妖怪和人类,更加不知道应该怎么分辨把握那种气息,只觉得这个妇人知道他是新来的,大约是个妖怪。
      他把门让开:“您进来吧。”
      
      “我就不进去了,你们办公室那个主任不大喜欢人类。”妇人说完,看向了办公室里的大黑,说道,“我来取信。”
      林木摸不着头脑,只好转头看向大黑。
      
      大黑这会儿已经看了过来,见到门口的妇人之后,脸上的笑容微微一顿,拉长了脸,从抽屉里拿出了一个盒子,交给了妇人。
      
      妇人也不介意,娇娇的一笑,接过盒子,转头走了。
      
      林木目送着她走远了,转头问大黑:“那是个人类?”
      “嗯。”大黑点了点头,“她每个月都要来一趟的,回头她来了你要是在,就给这个抽屉里的盒子给她。”
      林木看了看那个漆木盒子:“这是什么?”
      “䔄草的果实,吃了之后人在一段时间内会变得妩媚多娇,勾人一勾一个准。”大黑说着翻了个白眼,“那女人跟一个妖怪在一起了,知道有这么个东西之后就闹着要,但草天底下就一株,果实更是天价,普通妖怪哪能弄得到。”
      
      “那这些果实……?”林木看了看那些盒子。
      
      “噢,那个妖怪已经死了,这些果实他拿命换来的,拜托我们交给那个女人。”大黑说完轻哼了一声,摆明对这事不高兴很久了,“妖怪跟人类谈恋爱就是这样的,妖怪寿命长,对时间的感知跟人类完全不一样,人类的一辈子对于妖怪来说也就是个热恋期,热恋期的时候对象死了,大多数妖怪都会记上数百年,甚至是一生,可人类呢?过得多美滋滋。”
      
      “要我说啊,大着胆子跟人类接触,还深入交往甚至是谈恋爱的妖怪,都是猛士。”
      大黑这么总结道,对于自己没有跟人类谈恋爱这事感到十分庆幸。
      
      林木只是稍显怔愣的听着,一整天都忍不住的去琢磨起自己的亲生父母来。
      
      他其实很少会去探究自己的身世,连想都不太想。
      因为有没有爸对他来说都是一个样子,反正养大他的妈妈已经走了,他一个人也活得下去,还过得挺好。
      
      只是提起人类和妖怪谈恋爱,总是不可避免的会想到一些。
      
      林木恍惚了一整天,回去的时候干脆上超市里买了一只成品烤鸡,到家就直接塞给奶糖和小人参,在一参一狗的注视下神思不属的上楼走进了那间属于他妈妈的工作室。
      
      林木之前从阁楼里找出来之后就没有再翻阅的笔记本和资料夹正安安静静的躺在书桌上。
      
      林木翻开了资料夹。
      里边都是一些妈妈上野外翻滚发掘时的资料,一些稀有植物的照片和资料,手绘的参考图,还有妈妈在野外浑身泥土脏兮兮的照片。
      
      林木粗略的翻阅着,然后停在了其中一页照片里。
      
      那张照片大概是在深山里,他的妈妈正抱着一颗根系庞大的巨大树木,身上脸上全是泥,背上背着的装备也全都是一层土色,抱着树却笑得异常开心,还露出了整齐的八颗牙,两眼亮晶晶的,肉眼可见的兴奋。
      
      林木扫了一眼这棵树,因为没有拍全的缘故,林木也看不出来那到底是什么树。
      但吸引林木的并不是那棵树,而是在这张照片里,坐在另一边的一道虚影。
      
      那道虚影一腿曲起坐在一根暴露出来的树枝上,另一条腿随性的垂着,穿着一身墨绿绣着几点金色树叶的长袍,一头黑发用黑色的发带高高的绑着,手里拿着一个黑色圆形的东西,似乎正偏头打量着旁边浑身泥的女性。
      
      林木看着他手里拿着的东西,总觉得十分眼熟。
      影子太薄,有些看不清,林木皱着眉试图仔细去看,看着看着,那道虚影就渐渐的凝实起来。
      
      林木意识到被相机记录下来的这个人并不是人类。
      他看了一眼那个疑似是妖怪的男性手里拿着的半个巴掌大小的黑色玩意,猛地抬起头来,看向了书柜里被小心的保存在盒子里的一个果实。
      这个果实的外表林木不认识,一直都被他妈妈保存得很好,以至于让林木以为这是个什么果实形状的摆件。
      
      林木愣了好一会儿,转头看向了照片里的那张脸,总觉得十分熟悉。
      他从抽屉里拿出镜子来,瞅了瞅镜子里的脸。
      
      ……真像。
      
      林木盖上镜子,转头去翻他妈妈之前留下的相册。
      已经被林木翻阅了无数遍的相册里,在他妈妈的许多张单人照中,突兀的多出了另一个男性的身影。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莫得存稿辽。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