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龙相爱的三千法则

作者:千溪雪湖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无营养报道

      
      长裙女子很高挑,戴着灰色贝雷帽和深灰色墨镜,一头又黑又长的波浪卷柔软的披散开。她擦了浅色的口红,踩着黑色高跟鞋,看起来很有气质。
      
      “真的是你,晁天。”她走近帝晁天,微微勾唇一笑。
      
      帝晁天闻到她身上传来的淡淡香水味,微不可察地皱了皱眉:“是你,姚琳。”
      
      姚琳换上一脸关切:“你怎么会在医院,哪里不舒服吗?”
      
      “你为什么在这里?”
      
      “我有些头疼就到医院来看看。”
      
      帝晁天见她脸色确实比之前看到的暗沉苍白便信了。正想回去找裘祺,却猛然察觉到不远处的花圃有奇怪的动静。他立即转头望去,却发现那里什么都没有。
      
      “怎么了?”看到帝晁天奇怪的动作,姚琳问道。
      
      “没事。你忙你的,我要走了。”
      “正好我也准备离开,一起走吗?”姚琳又问。
      
      “我还有事,你自便。”帝晁天冷淡的说完不再理会她,往住院部走去。
      
      姚琳目送他走远,才一副很可惜的模样离开医院。
      
      裘祺坐在病床旁看着睡着的裘胜,他紧紧捉住裘胜的手,不停在祈祷奇迹出现,裘胜能顺利渡过难关。
      
      帝晁天过了很久才找到这里。他走到裘祺身边搭到裘祺肩膀上说:“我去办了住院手续,这是需要你签名的文件。”
      
      帝晁天把文件和笔递到裘祺面前。裘祺一脸恹恹的接过文件和笔,在上面签字。帝晁天又说:“别总是这副模样,你爸醒来也不想看到你愁眉苦脸。”
      
      “晁天,我不想爸有事,我没办法眼睁睁看着他离死期越来越近。”
      
      “每个人都会死,他只是比你早一步而已。别再难受了,你这模样让我很焦躁。”
      
      帝晁天活了那么久,应该已经见惯了生老病死。或许他当然没有那种亲近之人永远离开自己时的无助难过和害怕。
      
      “晁天,那个和我长得像的人死时你是什么样的心情,不难过吗?”
      
      帝晁天一怔,思考了片刻才说:“我忘记了。”
      
      “……”裘祺没再说什么,只是更紧地握住了裘胜的手。
      
      气氛有些沉重,帝晁天不知道裘祺是什么意思,正想开门见山的问,就听到有急急忙忙的脚步声在走廊响起。
      
      有护士在斥责:“先生,不可以在走廊上跑。”
      
      “抱歉,”似乎是毕向宝的声音:“我赶着找人。”
      
      他的话才说完,已经把头从门口探进病房里。眼睛在病房内扫视一周看到裘祺和帝晁天才迈着步伐快速走了进来,还喘着大气:“裘祺,伯父他怎么样了?”
      
      裘祺未回答,帝晁天已经先他一步道:“情况都跟在电话里说的一样。你来得挺快,挂了电话还没多久。”
      
      “龙哥,我可是打车过来的。让司机开到最快时速,差点还闯了红灯。”毕向宝说完又觉得自己被带跑了,赶紧把话锋一转:“那伯父他是不是……”
      
      裘祺面色难看,心情低落地说:“向宝,谢谢你来看我爸。”
      
      毕向宝看了看裘胜,裘胜的样子让人仿佛不认识一般。他心里也变得不大好受,想安慰裘祺又不知道怎么安慰。心里的千言万语最终只化成一句:“裘祺,我们都在你身边。”
      
      裘祺艰难地挤出一丝哀伤的笑意:“谢谢你们。”
      
      毕向宝真不知道说什么才好。他暗骂自己,平时滔滔不绝,口若悬河,怎么到了关键时刻却嘴笨得什么好话都说不出来?
      
      转念一想,让裘祺和裘胜静静的待会儿比较好。他们在这里也帮不上什么忙,还影响裘祺的心情。
      
      正好他有事要找帝晁天,于是他向帝晁天使了个眼色,用口型对帝晁天说:“龙哥,出去一下,我有话想和你说。”
      
      帝晁天却完全不上道,“有什么话不能在这里说?”
      
      幸好裘祺此时的注意力只在裘胜身上,并没有听见他们在说什么。
      
      毕向宝朝帝晁天挤眉弄眼:“龙哥,在这里会打扰到裘祺,不方便。”
      
      帝晁天才皱着眉跟毕向宝离开病房,来到走廊的一角。不等毕向宝说话,帝晁天率先说:“你的脸抽筋吗?正好在医院,顺便去看看医生。”
      
      病个鬼咧!毕向宝白了一眼帝晁天。又怕帝晁天反应过来揍他,赶快起话头说:“龙哥,那个报道裘祺还不知道吧?”
      
      “什么报道?”
      
      “你也不知道吗?今天都上热搜了。”毕向宝边说边掏出手机翻找了一会儿递到帝晁天跟前。
      
      帝晁天往手机上一看,上面写着‘当红男星与当红女星假戏真作,竟深夜在街上相拥’并配有一张照片,用红圏圈出男星和女星的脸还有相拥的动作。他还看到点击量和浏览数评论量在不断朝着五,六位数增长。
      
      就算照片有些模糊,帝晁天还是认出了这个男星就是自己。
      
      下面的内容帝晁天已经没有兴趣再看:“如今的媒体真会哗众取宠。”
      
      “所以到底是不是真的?”
      “你认为呢?”帝晁天好笑得盯着毕向宝反问道。
      
      “可照片……”毕向宝就是不确定才在向帝晁天求证。
      
      “这件事倒是真的。”帝晁天漠然开口,像在说今天天气如何,吃了什么当早餐般自然平静。瞧着毕向宝在听到这句话时刹那变僵硬苍白的脸,他才笑笑补充道:“因为她不小心摔着了,我顺手扶她一把而已。不过这是昨晚才发生的事,今天就已经有报道了?”
      
      “我就猜到是这样。龙哥,现在的媒体都喜欢捕风捉影,争着抢头条。虽然事实并非如报道说的那样,可已经有很多人信以为真。唉,这件事不能让裘祺知道。裘伯父已经这样子,万一他知道了一时伤心被蒙蔽双眼当了真,想不开……”
      
      “你的担心很多余。”
      
      “龙哥,你不了解裘祺。他看起来很豁达坚强,其实内心很脆弱,接受不了双重打击。”
      
      “又不是真的,有什么打击?况且他现在一心照顾裘胜,怎么有心情看这些?”
      
      这么说倒也是。说到裘胜,毕向宝心情又变得沉重:“龙哥,裘祺他……希望你好好在他身边支持他。”
      
      “有空担心裘祺不如担心一下自己。”
      
      毕向宝不大明白:“什么意思,龙哥?”
      
      帝晁□□他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抬手拍拍他的肩膀,一副让他自求多福的怜悯模样。
      
      毕向宝一脸懵:“???”
      
      晚上的直播还是照常开播了,然而出现在镜头下的手却不是观众熟悉的那双手。
      
      那双手的主人自称是播主的朋友,也是直播间管理员。他说小祺播主因为临时有事,不能如常和大家见面。但已经答应过大家晚上抽奖就不会失约,所以由他来帮小祺播主弄抽奖的事。
      
      大家有些失望,不能看到小祺主播露脸了。但对这个管理员也不陌生。在小祺初来乍到晋江直播间时,这名马甲叫‘一路向宝’的人就一直是他的管理员。虽然不常在线和大家闲聊,但只要小祺开播总会在线。
      
      大家也曾经猜测过他是什么性别,和小祺主播什么系。终于有机会和这个管理员深入交流了,大家都很积极的发问,弹幕快把他露在镜头下的手挡住了。
      
      【不要爱情的猫:管理员是播主的朋友吗?】
      【芭蕉打樱桃:管理员是男的?我发现了什么!】
      【咩咩羊:只有我get到重点了吗?管理员和播主住一起?】
      
      “我和播主是死党,并不住在一起。今天只是到他家来帮忙直播而已。”
      
      【孤单探戈:我突然想到了初阳土豪和凤凰土豪,加上管理员,妥妥一出大戏。】
      【白白白:楼上别胡说,播主怎么看都是直的。】
      【月亮寂寞的哭泣:你们的重点都偏了,抽奖呢!】
      
      “先爆个料,小祺主播有恋人。大家别再乱猜了,至于是直是弯你们自己想像。好了,我们开始抽奖。现在是八点十五分,大家先加一下群,二十分时开始刷弹幕。我会随机截图,截到的马甲我会发到群里,到时大家私信我留下地址。”
      
      【别当kitty猫:刚进来,错过了报奖品的时机。】
      【凤凰纷飞:今天居然换人了?】
      
      毕向宝一眼就瞅到封煜这个‘头号粉丝’的显眼马甲。他嘴角不禁抽了抽,才像没看到般继续解释:“奖品很丰盛,至于是什么奖品点下面的个人简介就可以看到。二十分到了,抽奖开始。”
      
      等抽完奖,大家还在群里和直播间里热烈讨论着,毕向宝确认到最后一名观众的信息后说:“感谢大家的踊跃参与,今天的直播就到这里了。这两天小祺主播暂时不会开播,大家有什么想看的菜谱可以私信在主播的个人专栏里。我下了,大家晚安。”
      
      下了直播,毕向宝就收到封煜发来的私信——小朋友,为什么是你在直播?
      
      毕向宝懒得回封煜,选择了无视。
      
      结果封煜不死心,直接打电话过来了。
      
      毕向宝没打算接。可他一直不停的打,毕向宝不得不接听。但对封煜的态度很不尊敬,没有想和他继续聊下来的想法:“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你不告诉我也没关系,我可以问老东西。如果你不想我去打扰他们,或许该好好考虑回答我的问题。
      
      太卑鄙了,这只臭山鸡!
      
      “裘祺的父亲病危了,他还在医院照顾。知道的话就别去打扰他。”
      
    插入书签 



    你看起来不好吃
    你看起来不好吃



    沉默杀戮
    世界没有真理,我即真理



    [快穿]审神者转职红娘
    眯眯眼切开真是黑的



    人格失控
    一刀在手天下我有



    隐市奇闻录
    单元诡异小故事



    本相受够了
    女丞相VS摄政王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