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龙相爱的三千法则

作者:千溪雪湖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霸气的登场

      
      “……豪,豪哥?”裘祺愕然道。
      
      为什么他会在这里?莫非裘胜的债主又是……不对,他们不是因为玉石的事情销声匿迹了很久吗?
      
      难怪他觉得不对劲,原来是他被跟踪了。
      
      豪哥比裘祺之前见到的时候狼狈许多。胡子像很久没刮了,头发也如鸟窝般乱。衣服像几天没换,隐隐透着一股馊味。
      
      豪哥领着好几个人一同挤进屋里。裘胜见状,板着脸问:“豪哥,你们想干什么?我不是已经把钱还你了吗?你们现在这是私闯民宅,我要报警……”
      
      “报警?”豪哥语气不佳,瞅着裘祺的目光像恨不得把他吃了那般可怕:“托了你家这小子的福,我们可是每天都被警察追着跑,过着见不得光的日子。”
      
      裘祺收紧外套口袋装着的钱,移过身子挡在裘胜身前:“豪哥,你们究竟要做什么?”
      
      “做什么?”豪哥啐了一口,“把他们给我绑了!”
      
      裘祺和裘胜闻言都明白对方接下来会做什么。裘祺立马喊道:“豪哥,如果是玉的事与我爸没关系,你不要动他。”
      
      豪哥掏出一根烟点燃,听了裘祺的话觉得好笑:“有没有关系老子说了算。”
      
      “就算你把我们绑了你也没好处……”裘祺还想用言语打动豪哥,豪哥却一挥手,让人用碎布堵住裘祺的嘴:“老子现在只想出口恶气。我没好日子过,你也别想过得舒服。你那个朋友人在哪里?”
      
      他说的是帝晁天吗?裘祺摇头挣扎。
      
      “不说也没关系。只要你在我手里,我就不信他不出现。”
      
      裘祺憋得面红耳赤,怎么挣扎都被无视了。
      
      裘胜已经被五花大绑起来,听到这里已经听出一些眉目。他对豪哥扬起一张比哭还难看的笑脸说:“豪哥,有话好好说。我家小祺年轻不懂事,你就大人有大量放过他。”
      
      豪哥瞅了眼裘胜,冷哼一声:“没想到你这种人还知道关心儿子。绑好了吗?”
      
      “绑好了,豪哥。”确定绳子绑紧了的一个手下将碎布塞进裘胜的嘴里,说道。
      
      另一个说:“车也停好了,豪哥。”
      
      “蒙住他们的眼睛带他们走。”
      
      他们又用布条把裘胜和裘祺的眼睛遮住把他们带出屋门上了一辆车里。
      
      一行人的行动迅速有计划,这么多人离开小区都没被任何人察觉。
      
      裘祺和裘祺不知道他们打算去哪里,只能听见周遭有汽车响声。开了一段路程后汽车声音渐渐变小,取而代之的是一些吵杂的声音。好像工地开工时的声音,又好像是工厂作业时的声音。
      
      裘祺害怕又紧张,黑暗让他更加惊惧。一想到身旁被他连累的裘胜,心里更乱更慌,不知道该怎么办。
      
      豪哥会如何处置他们?
      
      车开了约有一个多小时终于停了。豪哥让人把裘祺和裘胜带下车。
      
      地下的路是草地,他们被押着向前走时裘祺能意识到这里是个郊外。四周很安静,还能闻到城市闻不到的清新空气。
      
      在草地上行走难免磕磕碰碰,裘祺好几次都差点绊倒。走了约半刻钟,他们就踏入一个有水泥地面的地方。
      
      这时豪哥让人把蒙住他们眼睛的布条拿下来了。
      
      眼睛一瞬间适应不了强光,裘祺动动眼皮,睫毛颤了片刻才睁开眼睛。
      
      这是一个空房子。墙已经发黄,还爬满青苔。除了一扇窗和一把门,连根柱子都没有。窗户张着铁丝网,细密得连苍蝇都钻不进来。清冷的月光透过窗外照进屋内,才多了几分生气。
      
      已经是晚上了吗?未知的一路让裘祺紧张惊惧,完全没意识到寒冷。现在知道自己处在一个什么样子的环境里反而没那么心慌,冷意就霍然缠上来。
      
      豪哥让手下把裘祺和裘胜推到房子中间,吐出一口烟,对身边的手下说:“去,把那小子的手机拿来。”
      
      手下应声,立马在裘祺身上翻找起来。裘祺当然不能让他得逞,挣扎着不让他搜身。但最后手下还是得手了,把他口袋里的手机和钱都拿到豪哥面前:“豪哥,这小子身上还有这么多钱呢。”
      
      豪哥把钱捞起自己的口袋里,又挥手敲了手下的头:“怎么只翻这小子的?把那老家伙的手机也拿过来。“
      
      手下不敢说是因为他说的,只好又回头去翻裘胜的手机。
      
      裘胜还想努力求生,猛地撞向地面,扭动着身子发出呜呜声,希望引起豪哥的注意。然而豪哥完全无动于衷。
      
      豪哥把两人的手机揣进口袋里,对裘祺说道:“小子,乖乖在这里等着吧。”说完就领着众人走了。
      
      两父子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又说不出话来,谁都不知道彼此想对对方说什么。
      
      纵然再冷,一个晚上还是很容易熬过去。豪哥也不算丧心病狂,每顿饭都会给他们送来。虽然只是几个包子和矿泉水,但总比饿肚子要强。
      
      到了晚上,风从窗外吹进来就会很冷,全身忍不住发抖。裘祺和裘胜只能两人紧紧靠在一起取暖。
      
      真忍受不了时只能挣扎着站起身,像电影里那些僵尸一样蹦一蹦跳一跳获取几分暖意。
      
      他们不是没想过要逃。可没有手机,他们又被绑住封了口,根本无法行动。唯一有希望的窗户又是那种设计,确实一点办法都没有。
      
      好不容易熬到第三天晚上,豪哥出现了。
      
      他拿着裘祺的手机,让手下把塞住裘祺嘴巴的碎布拿下来。
      
      “老子还真错估了你这朋友。都第三天了他居然一个电话都没打来,更别说找你了。他到底是不是你朋友?”
      
      裘祺被塞了几天嘴巴,布才被拿下来,那种又酸又疼的感觉马上袭来,口水都控制不住往外淌,暂时无法流利的说话。
      
      豪哥也并不打算让裘祺回答。他使了个眼色,让手下拿出刀子架在裘胜脖子上。裘胜瞧着晃过寒光的刀子,眼睛瞪得老大,一脸绝望。
      
      豪哥又让手下帮裘祺松绑,把手机还给他:“小子,现在打电话给你朋友,让他过来。你若敢耍什么花招,你老子就交待在这里了。”
      
      裘祺接住手机听着豪哥的话,好不容易褪下的寒意又瞬间涌上来。他看看绝望无助的裘胜,又看看目露凶光的豪哥,不知道该不该顺从他。
      
      “你不要以为老子不敢动手。哼,反正都是被警察追,杀几个人也不差。你明白老子的意思吗?”
      
      都说得那么清楚,裘祺当然明白了。裘祺盯着手机左右为难了许久,直到那把刀把裘胜的脖子划出一道血口,他才无可奈何的颤巍巍拨下帝晁天的电话号码。
      
      等了片刻那头才接通电话,帝晁天难得的没有生气——我还在等你什么时候主动打电话来,没想到是隔了三天。
      
      听到他的话,裘祺才想起自己答应过帝晁天主动给他打电话的事。他觉得很对不起帝晁天,不管是因为他没信守承诺还是因为被豪哥威胁的事。
      
      “……对不起,晁天。我……对不起,真的对不起。”裘祺忽然失语般,声音变得哽塞。
      
      听出裘祺的不自然,帝晁天换了一种语气——你怎么了?有心道歉的话就用实际行动证明。
      
      豪哥让裘祺别他妈废话。裘祺才敛住满心满怀的歉意和忐忑,说:“晁天你还记得豪哥吗?我……”
      
      豪哥一秒都不想浪费了,上前一把夺过手机,向帝晁天打招呼:“晁天是吧?你若想这小子和他爸平安无事,就带够两百万现金到旧街城郊来。”
      
      帝晁天听明白怎么回事了——你绑架了他们?
      
      “明天晚上九点前我必须看到你和钱,否则你就帮他们收尸吧。”豪哥撂下一句狠话就打算挂电话。没想到帝晁天却很快回答他了。
      
      ——不用等明天,我现在就过来。
      
      什么?现在就过来?豪哥以为自己听错了。难道那个叫晁天的家伙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拿到两百万?电话里只剩下嘟嘟的声音,帝晁天已经挂了电话。
      
      豪哥把手机丢给裘祺:“不管他用什么手段,只要见到他和钱就好。”
      
      旧街的城郊?不就是那个墓地的所在吗?裘祺努力让自己提起质问的勇气:“你想把他怎么样?”
      
      豪哥又阴险的笑起来:“他害老子这么惨,老子当然不会能轻易放过他。”
      
      裘祺紧握住手机,有种得马上打电话给帝晁天让他千万别来的冲动。可看到裘胜还在豪哥手中,那冲动只能如云烟般散去。
      
      豪哥让手下搬来一张椅子坐在裘祺和裘胜对面:“别趁机想逃跑。刀可能追不上你们,可枪就不一定了。”豪哥从腰里掏出一把黑黝黝的手/枪指着裘祺。
      
      裘祺看着枪,脚一下子就软了。
      
      两个多小时过去了,帝晁天没有出现。四个多小时过去,时间已经到了半夜,帝晁天还是没有出现。
      
      在豪哥以为自己被耍,要杀鸡儆猴做掉裘胜时,外面骤然发生了变化!
      
      月光突然被黑暗遮挡住,气氛也变得压迫,让人呼吸困难,好像有一场狂风暴雨即将来临。
      
      接着一阵巨大的风浪袭向屋内,霎时把所有人都吹得站不稳脚跟。有些被吹离地面,又重重摔下来,有些被吹到几米外,狠狠撞到门上。
      
      屋里顿时乱成一团。
      
      豪哥扶着摔坏的椅子角狼狈的爬起身,拿着枪紧张又警惕的四处张望:“谁,什么东西?”
      
      一阵嘶嘶的呼吸声从屋顶里传来,不多一会儿窗外的光线又闪动了一下,郝然出现一只眼睛。
      
      那只金黄色的眼睛如同鹅蛋般大小,闪烁着冰冷的光芒。眼睛周围是密密麻麻的怪异鳞片,并不像是人类。
      
      屋里头的人猛地一瞧,皆吓得脸发白,胆发颤。都退到一个角落里惶恐的喊着鬼啊怪物什么的。
      
      那怪物似乎在确认什么,看到裘祺后眨了下眼睛,然后抬起一只巨大的爪子捉向铁丝网。跟着用力一撞,窗户眨眼间被破坏掉。
      
      怪物从撞坏的窗外穿进屋里,张着血盆大嘴说:“我来了。”
      
    插入书签 



    你看起来不好吃
    你看起来不好吃



    沉默杀戮
    世界没有真理,我即真理



    [快穿]审神者转职红娘
    眯眯眼切开真是黑的



    人格失控
    一刀在手天下我有



    隐市奇闻录
    单元诡异小故事



    本相受够了
    女丞相VS摄政王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