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龙相爱的三千法则

作者:千溪雪湖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开车去挖宝

      元城旧街的夜晚行人极少,就连过往的车辆也不多。
      
      正值深夜十二点,无一行人,车辆寥寥。古旧的双臂路灯照出昏黄的光,拖长了人行道旁银杏树的影子。双臂路灯的年代有些久了,灯杆上铁锈斑斑,灯泡也偶尔一明一灭的闪动。
      
      裘祺穿着蓝色外套和灰色长裤缓慢走在人行道上。他低垂着头看不清楚模样,长灯下的背影却显得很颓废失意。
      
      一阵冷风吹来,他忍不住抖了下身子,抬头看向天空。月亮被厚厚的乌云遮住,散出朦朦胧胧模糊的光浑。四周静寂无声,连一辆车的影子都看不到,更别说人影了。
      
      夜黑风高夜,杀人放火天。是个适合做坏事的日子。
      
      裘祺复又低头叹了口气。他一直遵从着过世母亲的遗言当了二十年老实本分的好人,可惜上帝不长眼,就没让他遇到过什么好事。不是被同学欺负羞辱就是被同事朋友欺骗出卖。
      
      今天还被同事诬陷说他偷卖了公司的重要文件。老板一怒之下就让他卷铺盖走人,连工资都没给。
      
      他忽然觉得自己的人生很失败。
      
      正仰天长叹之际,口袋里的手机突然响起来。裘祺拿出一看,神色更加颓唐。他按下接听,那头很快传来宏亮且暴躁的声音。
      
      ——小子,什么时候还钱?再不还钱你老子的命就别想要了!
      “能不能再、再宽限几天?”
      ——宽限你一个月了,你他妈连利息都没还上!多给你一天时间,再不还钱你好自为之!
      
      那边很粗暴地挂了电话。裘祺长长地叹了口气把手机揣回口袋里,感到茫然不知所措。
      
      凌晨十二点三十分,一辆白色面包车从高速公路下来一直开向元城旧街的郊外。
      
      车里坐着三个男人。一个在开车,副驾驶座上叼着烟的另一个转头问后面的胡子大汉:“兄弟,不是说四个人干的吗,怎么只有咱三个?”
      
      后车座的胡子大汉啐了一口道:“兄弟,你问俺不白搭吗?咱几个都是在那啥贴吧认识组队的,突然联系不到他俺也没法子撒。给句痛快话,现在少了一个人,是继续干还是不干?”
      
      叼烟男吐出一口烟,恶狠狠道:“干!郎个不干?老子跑那么远水路来这鸟不生蛋的地方不就想赚他娘的一票子么?少个人正好,少分一杯羹。”
      
      他话才刚说完,开车男突然刹车,他一个趔趄脑子就撞到面前的操作台上。他捂着脑袋坐直身骂道:“郎个回事?兄弟,会不会开车?”
      
      开车男指向人行道边的裘祺道:“蓝色外套,黑色长裤,他不就是那个和我们约好的人吗?”
      
      叼烟男一看真有人。而且他还一直站着不动,莫非在等他们?这么一想,当初在贴吧里说大干一场的也是他。
      
      叼烟男将烟丢到车外,打开车门大步流星地上前搭话。
      
      裘祺正感前路渺茫时一只手突然从后面搭上了他的肩膀。他吓得心肝脾肺肾都猛地颤了三颤,脑海开始不断冒出恐怖片里会出现的各种东西。脚也跟着发软,好像下一秒就会跪到地上去。
      
      这时后面那只手说话了:“兄弟,原来你早到了。走走走,我们有车!”
      
      听到声音,吓得三魂七魄差点离形的裘祺状着胆子往地上瞄了眼。有影子!他僵硬得转过头,看到一张陌生的脸。
      
      不等他继续确认那是人是鬼,手的主人已经不由分说地将他拉扯上车。等车开了一段时间后裘祺才反应过来自己上了贼车。
      
      半夜三更在这么僻静的地方出现,他们怎么看都不像好人。裘祺紧张得手心冒汗,假装镇定地低头偷偷打量那三人。好半天才组织到语言讷讷问道:“这、这是要去哪里?”
      
      胡子男已经在换衣服,准备工具了:“不是你说这里有个什么皇帝的墓,找我们来挖宝贝吗?你咋啥都没准备?幸亏哥几有备而来,这洛阳铲给你。先说好了,到时无论谁找到什么值钱宝贝都得平分!”
      
      裘祺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盗墓?他极其震惊得瞪大眼睛,脑袋瞬间当机了。
      
      “兄弟,愣着干撒?接呀!”
      
      裘祺下意识接过胡子男递来的洛阳铲。手中忽然沉下的重量让裘祺一下清醒过来。
      
      裘祺明白了自己的处境。他们大概是认错人才会把自己拉上车。可现在若是暴露了身份,已经知道他们秘密的自己还能活着走下车吗?
      
      答案显而易见。
      
      裘祺偷偷地咽了一大口口水。冷静点,裘祺!他在心里不停念叨告诫自己——他还没有暴露身份,千万千万别自乱阵脚!
      
      而且,仔细想想皇帝的墓应该有不少值钱的宝贝。反正当好人也没遇到过什么好事,不如干脆弃明投暗。
      
      机会就摆在眼前了,放弃还是捉住?他思前想后,为了还钱,为了摆脱这操蛋的人生,他决定从此告别平庸无趣的生活,当个到处发财的盗墓贼!
      
      裘祺又努力咽了咽口水,握紧手中的洛阳铲,一副准备去英勇就义的凛然模样:“好。”不到一秒裘祺又怂了,摆出一张陪笑的脸迎向胡子男:“来大干一场。”
      
      胡子男大手一挥压到裘祺肩上:“要得!”
      
      裘祺被他一拍差点成了个四级残废,又不敢生气,只好傻笑着点头。
      
      裘祺是土生土长的元城人,打小耳濡目染老一辈人话的家长里短,元城轶闻,确实听说过旧街郊外曾有个皇陵的事。但年代太久远也不知道是真是假。早些年又赶上城市规划,那里现在是一片待开发的荒地。野草疯长,垃圾成堆,夜深人静时还能听到些奇奇怪怪的声音,所以基本没人在那边走动。
      
      几人很快驱车到达目的地。他们把车停到一处隐蔽的地方,开车男便拿出一份手画地图带路,裘祺和胡子男跟在他身后,叼烟男打着手电筒走在最后。
      
      冷风徐徐吹来,能闻到阵阵恶臭味。裘祺紧张得手心都在冒汗,不自觉握紧了手上的洛阳铲。满目的野草齐到腰上,每走一步,草叶上的夜露都有不少沾到身。
      
      “到了。”走至深地处,开车男突地顿住脚步,踩了踩地面确认情况后说道。
      “确定吗?”叼烟男问。
      “确定。挖掉上面的泥土应该就能找到下去的路。”
      “那赶紧动手!”
      
      话音刚落,几人耳边同时听到一阵奇怪的嘶嘶声音,好像是某种动物的叫声。荒山野岭,夜半三更传来的渗人声音一下把裘祺吓懵了。他整个人开始颤颤发抖,膀胱跟着收缩,忍不住想上厕所。
      
      他有些不好意思的怯怯举起手,小声道:“我、我想去方、方便一下。”
      
      胡子男啐了一声,不爽道:“要去快去,别耽误大家发财的时间。”
      
      裘祺忙不迭点头,像得到特赦般跑到不远处的一棵大树后解裤子。
      
      在他方便的时候三人已经明确分工,迅速敏捷的开展行动了。等裘祺尿完回来那三人已经从挖好的洞口里钻进去,早不见了踪影。
      
      裘祺搞不懂平地上怎么才能挖出可以钻人的洞口?但他一个人在这荒凉诡异的地方又害怕得不行,也只好壮着胆子钻进了洞口。
      
      他刚钻进去手就猛然一空,像滚筒般哧溜哧溜往下掉。一阵天旋地转后才落到了一处黑黝黝的地方。
      
      裘祺揉着滚下来时弄疼的地方站起身。扑面而来的是浓烈的黄土味,还夹杂着一丝腥味儿。裘祺形容不出那是种什么味道,只觉得难闻。
      
      他摸索出自己的手机打开照明功能查看四周。两面是潮湿的岩壁,壁边每隔一段距离就能看到一盏长明灯台。脚下的路非常平坦,空气并不逼仄,阴风从四面八方吹来,说明地方不小,通风良好。
      
      电视里那些陵墓的样子就跟这儿差不多,他应该就是在墓里了吧?一个人待在这种地方心里总像十五个水桶打水似的七上八下,裘祺感到忐忑不安,想尽快和那三人会合。他重复念叨着有怪匆怪四个字,举起手机摸着岩壁小心翼翼向前走。
      
      走了一段路,裘祺隐约听到有说话声。不真切,但确确实实。他心想终于能和大部队会合了,内心莫名涌起一股振奋感。脚下的路也似乎变得轻快通畅了。
      
      还未走出十步,却猛然响起一声震耳欲聋的嘶吼。裘祺被这平地惊雷的嘶吼惊得产生了地面会动的幻觉,双腿跟着一软便往地上蹲下去。
      
      不,地面是真的在动!想呼喊出声的裘祺好像被无形的手扼住了咽喉,所有声音都发不出来。而地面越晃越厉害,甚至有碎石从上方不断掉下。
      
      地震?!裘祺意识到此时在发生什么,后背猛地渗出层层冷汗。脑里的第一个反应就是不管三七二十一先跑为妙。
      
      他转身拼命往前跑,希望能回刚才掉下来的洞口。可无论他怎么跑,前面的路却似乎没有尽头,无论他怎么左拐右转都到达不了目的地。
      
      也不知道跑了多久,颤动渐渐消停下来。裘祺扶在一块石头边大口大口喘气。等喘够了气,他才发现自己身处的地方是个墓室。在他十步开外的地方端端正正摆着一口棺材,而他扶着的石头就写着墓室主人的生平。
      
      裘祺又被吓得手心冒汗,面色发白,四肢冰冷。他战战兢兢地缩回手,鬼鬼祟祟地四下张望了一下。没别人,也没出现些奇怪的东西。
      
      他虽想发一笔横材,可真正站到棺材面前却想打退堂鼓。但他不能半途而废,不然就没有来这里的意义了。
      
      裘祺捉起洛阳铲,硬着头皮走到棺材旁。念叨了几句有怪匆怪便去推棺材。棺材盖很重,还积了厚厚几层灰。他用尽全力推,棺材盖仍纹丝不动。更料不到他这一推还触发了机关,一侧墙壁忽然轰隆作响变成了一扇石门。石门一开,里面立即掉出一个巨大的东西出来。
      
      裘祺定睛看去,心脏好像已经不会跳动那样顿时凉了一大截。他惊惧交加地瞪直眼睛,如被石化般动弹不得——那是一条足足有五,六米长,长着奇异鳞片的巨大尾巴!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看文的亲们七夕节快乐呀~~~新文驾到,全篇撒糖,甜到发腻。



    你看起来不好吃
    你看起来不好吃



    沉默杀戮
    世界没有真理,我即真理



    [快穿]审神者转职红娘
    眯眯眼切开真是黑的



    人格失控
    一刀在手天下我有



    隐市奇闻录
    单元诡异小故事



    本相受够了
    女丞相VS摄政王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