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我是仙女呀

作者:春风榴火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回国重逢

      
      肯尼迪国际机场。
      
      安检区外,有不少华裔留学生粉丝过来送别X战队。
      
      粉丝们恋恋不舍,还有不少带着礼物,少女心的手帐本,小蛋糕,明信片...
      
      “一路顺风。”
      “羞羞下次再来啊!”
      “下次来的时候,顺手把S系奖杯捧回国哦!”
      
      “折风少年你站着都能睡着啊,上了飞机再睡好不。”
      “阿横晚上不要熬夜玩游戏哦,任翔也是,少约炮多看书。”
      “嘤嘤嘤,舍不得。”
      
      安检区排队,人头熙熙攘攘。
      
      阿横见原修时不时回头,心不在焉,他了然一笑:“你老婆看样子是不会来了。”
      
      原修面不改色:“今天来的都是我老婆,你有什么意见。”
      任翔撇嘴:“你又不牺牲自己哄粉丝睡觉觉,还胆敢自称国民老公,良心痛不痛?”
      原修:“......少约炮多看书。”
      
      就在这时,阿横讶异说:“队长,躲在垃圾桶后面那个鬼鬼祟祟的口罩妹,是不是w啊?”
      
      原修放眼望去,只见不远处的卫生间门口,陆蔓蔓躲在垃圾桶后面,朝着安检区探头探脑,生怕被人发现,偷偷摸摸像个花前月下贼。
      
      口罩上有卡通花纹,不是比赛时戴的w口罩,不过还是能认出来是她。
      
      原修挑了挑眉,这家伙,还是来了。
      
      之前总觉得心里就觉得空落落,她的到来倒像是一剂良药。
      
      曼哈顿之行现在才算完满,没有遗憾。
      
      阿横指着陆蔓蔓:“你不跟w告别吗?”
      
      “没什么好说的。”
      
      原修手背轻擦鼻翼,轻喃声:“走了。”
      
      几个男孩对陆蔓蔓的方向挥了挥手:“w,来日再战。”
      
      噢,被发现了。
      
      陆蔓蔓干脆从垃圾桶边站出来,对他们用力挥手:“一路顺风哦!”
      
      虽然比赛里是针锋相对的敌人,不过这一段短暂的相处中,陆蔓蔓自觉还是很喜欢这几个中国小子。
      
      特别,特别是第一次在男厕遇到原修。他送她一顶鸭舌帽,说,希望它能让你好受些。
      
      宛如柔风拂过心头,撩起层层涟漪。
      
      那个时候他是真的温柔。
      
      此时此刻,温柔的原修走得最决绝,头也没回,甚至没有看她一眼。
      
      陆蔓蔓心头隐隐有失落...
      
      在最后进安检区的时候,原修还是没忍住,回头瞥她一眼。
      
      她还用力冲他们挥手,哪怕他们已经看不见了。
      
      傻了吧唧,像只瘸腿小驴子。
      
      不过俩人应该不会见面了吧,除非小驴子身残志坚,继续打比赛。
      
      原修终于伸手,食指交叉举过头顶,远远的,对她比了个X的手势。
      
      深邃的眸子里,划过一寸星辉的光芒。
      
      下一秒,他豁然转身,头也不回进了安检口。
      
      陆蔓蔓伸出双手食指,学着他,比了一个X。
      
      虽然不懂他什么意思,但不能不说,刚刚他比这个手势,还真是...
      
      出其意外地闪帅了一下子。
      
      ***
      
      一个月的时间溜溜的就过去了,学校帮陆蔓蔓搞定了交换生的各种手续,机票也包含在其中。
      
      w的口罩,陆蔓蔓送给了阿科,留个纪念:“小子,别太想我哦。”
      
      阿科黑色的大掌摸索着口罩,神情复杂问:“到中国就不打比赛了么?”
      
      陆蔓蔓笑说:“打啊,不过是从头开始。”
      阿科不解:“从头开始是什么意思?”
      
      “w的传奇永远留在美利坚,到中国以后,我可能会用陆蔓蔓的名字,重新开始。”
      
      阿科难以置信看着她,满心震颤:“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如果你以w的身份加入中国的战队,无论是起点还是薪资都会不一样,你确定要抛弃这个名字,从头再来有多难,想过吗?”
      
      陆蔓蔓却是毫不在意耸耸肩:“‘不管多难,微笑w一定还会回来。”
      
      ***
      
      在此来到肯尼迪机场,就是两位爸爸送别陆蔓蔓的时候。
      
      舍不得是肯定的,陆蔓蔓五岁就跟爸爸们生活在一起,从来没有分开过,路易斯和艾力克斯对她很好,跟亲生女儿没有两样。
      
      陆蔓蔓对于自己的亲生母亲是完全没有印象,记忆的最原初状态就是小时候生活在孤儿院,孤儿院的院长告诉她,她的母亲是偷渡过来的华人,在这边偷偷生下她,这样她一出生就拥有了美国公民身份,后来母亲出了意外,她被送进孤儿院。
      
      孤儿院的记忆也不是特别的清晰,对于陆蔓蔓而言,艾力克斯和路易斯是她唯一的亲人。
      
      艾力克斯提着陆蔓蔓的大拉杆行李箱,路易斯背着她的大嘴猴书包。
      
      候机厅,艾力克斯问:“那边是和别人一起住,还是一个人?”
      
      陆蔓蔓说:“应该有室友的。”
      
      “和别人住在一起要多注意,打嗝放屁的时候尽量别出声。”
      “......”
      
      “内裤换下来就要洗,别放着。”
      “......”
      
      艾力克斯:“吃饭别挑食,吃不惯的话打电话跟爸爸说,给你寄最爱吃的猫罐头。”
      路易斯说:“用得着你寄,街上还找不到宠物店么。”
      
      陆蔓蔓:“打嗝放屁我都是去阳台!内裤换下来我会马上洗!还有那个叫猫咪罐头的食物,不是猫粮是人吃的这种生活小事你们就不要操心啦我已经长大了可以照顾自己你们也要照顾好自己。”
      
      “路易斯下次再有人刮花你的车,千万不要下车,也不要和那些反同分子硬碰硬,要是实在生气就默念三遍:恐同即深柜。对了一定要报警啊记得报警电话是911。”
      
      “还有艾力克斯爸,平时少吃点油炸和油腻的食物注意你的肝啊肾啊说起来每天都要视频的哦,我要监督你!”
      
      陆蔓蔓一口气没停,说着说着却情不自禁地红了眼睛。
      
      “好了好了,都知道,每天都要视频,接受蔓蔓的监督。”艾力克斯撸撸她的脑袋:“猫粮罐头我给你装书包里了,十多个小时的飞机,饿了拿出来吃。”
      
      陆蔓蔓:“不是猫粮不是猫粮!”
      
      “对了,到那边上课语言会有问题吗?”
      
      “我的学分在大二差不多都修完了,到那边不用修什么课。”陆蔓蔓解释:“我还是想把重心放在打比赛的事情上,将来也走职业的道路。”
      
      “老爸没意见。”路易斯说:“你自己的未来,自己把握,中国几个有发展潜力的职业战队的信息,我给你做了份报表,到时候发给你。”
      
      机场广播已经在提醒陆蔓蔓所在航班的乘客登机。
      
      陆蔓蔓跟两位老爸深深拥抱之后,戴着鸭舌帽,背着大嘴猴的书包,稳步走进了安检口。
      
      没有回头,害怕看到老爸们不舍的目光,更害怕会不小心掉下眼泪。
      
      哎呀,没什么的啦,孩子长大了,就像bbc纪录片里的小鹰仔一样,都是要离开父母独自飞翔于蓝天苍穹之下,她不可能永远在两个老爸的羽翼下生活,这样不能变成真正的雄鹰。
      
      未来的路,她要靠自己一步一个脚印走下去啊。
      
      再说了又不是不回来,干什么把自己弄得跟生离死别似的呢。
      
      陆蔓蔓偷偷擦了擦湿润的眼角,然后一往无前走进了机舱。
      
      飞机起飞的嗡鸣声聒噪着她的耳膜,冲上云霄的那一刻,她将脸抵在窗边,看着渐渐远去的城市,房子,道路上流动的车辆最后变成了静止的蚂蚁......
      
      再见了,美利坚。
      
      我还会回来,不过当我再度踏上这片土地的时候,我会让你们看到一个全新的微笑w。
      
      我会让自由女神为我流眼泪。
      
      ***
      
      很久以后当陆蔓蔓非常认真地向原修讲述了她当时离开美国的心理活动,身边的阿横笑出了猪叫声:“自由女神,还为你流眼泪哈哈哈深井冰啊卧槽。”
      
      原修绷着脸,中肯地点评道:“战队有国籍,弱智无国界。”
      
      ***
      
      首都机场国际航站楼。
      
      陆蔓蔓的电话里,一个略微嘶哑的女声传来。
      
      “啊,你不要跟我讲英语,我听不懂啦。”
      “我现在堵在路上,太塞车了今天,那个...干脆你就别等我了,自己打车来学校吧。”
      
      “我想想,打车可能有点贵,你有钱不?算了,你坐公交吧,出站之后你问问机场工作人员公交怎么坐,终点站是大学城。”
      
      “我先挂了,到学校了在给我打电话。”
      
      马路边,一辆跑车掠过,狂风掀起了陆蔓蔓的刘海,她挂断了电话。
      
      这段语速极快的话语中,她勉强能够听懂,大概就是说:“不能来接她了。”
      
      失约的女孩名叫程遇,是学院过来接陆蔓蔓的留学生联络员。
      
      陆蔓蔓之前在微信里有和她联系过,她回复消息很慢,经常陆蔓蔓发过去一长串文字,好几条询问的事宜,她也不见得能回复一条。
      
      陆蔓蔓还担心见了面尴尬,有给她准备小礼物,却不曾想她都没有过来。
      
      塞车么,她有点不信,因为电话那边很安静,不像是在马路上。
      
      反正初来乍到的,不清楚这边人相处的模式,陆蔓蔓决定靠自己。
      
      她下载了百度地图,搜索去学校的公交路线,然后询问机场人员,摸到公交站,上车,下车,转车,努力听懂报站...
      
      一番波折之后,她终于赶到大学城,然后乘出租到了b大学校门口。
      
      b大校园的正门恢弘大气,极具现代感。进去之后,十字大道绿树成荫,校园内部古老的建筑又给这所百年的大学增添了不少古典气息。
      
      陆蔓蔓抵达学校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九点,夜已深了。
      
      她拖拉着行李,站在校门边,给负责接她的那位程遇小姐姐打电话。
      
      “那个,我已经到学校了,不知道寝室在哪边...”
      
      “啊,到了啊,不过我现在有点忙赶不过来,你自己想办法吧,挂了,拜...”
      
      程遇那边传来嘈杂的音乐声和男女笑声。
      
      陆蔓蔓站在街头,满心凌乱。
      这小姐姐有点不靠谱啊。
      
      她环顾周在陌生的街道
      
      现在学院报到处肯定已经关门了,除了这个程遇小姐姐以外,她没有别的可以联系的接待人员。
      
      没报道也去不了寝室,难不成要露宿街头吗。
      
      陆蔓蔓拖拉着行李,丧气地走在华灯初上的首都街头,满眼异乡陌生的面孔。
      
      她好想艾力克斯和路易斯啊。
      对了,还没有给他们报平安,哎,还是先找地方住下来吧,省得他们担心。
      
      陆蔓蔓在街头溜达,来到了学校后门一条稍微繁华的街道。
      
      街道清一色的小宾馆,学生情侣酒店,爱河公寓...
      
      陆蔓蔓随便进了一家宾馆。
      
      “您好,我要登记住宿。”她的中文不是特别熟练,说起来磕磕巴巴。
      
      前台的中年女人边嗑瓜子,边看电视连续剧,懒懒道:“身份证。”
      
      陆蔓蔓连忙将自己的护照递给她。
      
      “这是个啥?”那女人看着那个黑色的小本本:“假的吧,也没见做成这样的啊,这上面写的个啥嘛?”
      
      “这是护照。”陆蔓蔓耐心解释:“不是假的。”
      那女人摇头:“我不懂这个,拿身份证才能住店。”
      
      “可我只有这个。”
      “那不行,我们这边是正规的宾馆。”
      
      恰在这时候,门外进来一男一女。
      
      “老板,给我开个大床房。”身份证被随意扔桌上,男人的富有磁性听起来非常熟悉:“快点。”
      
      陆蔓蔓回头,只见对面那人穿着运动短袖体恤,模样英俊,水勾勾的桃花眼分外清澈。
      
      正是任翔。
      
      哟,遇到熟人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好的,今晚去老公家,睡老公……床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