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与火(原名服不服)

作者:红九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帮我买本书

      《服不服》第十四章:帮我买本书
      
      谈判会议室里, 杜然还在说话。
      
      “其实我们三个人里, 我是看着厉害, 但却是狄冲他心思最多, 我和曾强平时只顾着搞研究, 比较一根筋, 不像狄冲, 他其实心里是很懂人情世故的。”
      
      楚千淼想起了那一大捧榛子。
      
      是啊, 狄冲他能想着在来问她问题的时候, 给她带上那一捧榛子。的确, 他是个懂得人情世故的人。
      
      这么一想她更有点难过了。她被那些朴实的榛子打动过, 吃得心里暖暖的。现在有人来揭发了那些榛子真正的品质——它们才不朴实, 它们背后是事圆滑世故。朴实的榛子吃了叫人感动,圆滑世故的榛子吃了叫她觉得自己像接受了什么本不该接受的贿赂。
      
      楚千淼摸摸脖子。从嗓子眼好像在往上返榛子皮味儿。
      
      很快杜然那边解决了,还剩下和狄冲的谈判依然在胶着。
      
      楚千淼到这时不得不佩服任炎。他在那顿饭就谈判的情况,条缕清晰地分析出各种可能性,包括最丑陋的那一种。现在腼腆的狄冲正在那种最丑陋的可能性里游弋, 和公司的谈判代表打游击。
      
      他说:你们如果不答应我的条件,就没什么好谈的了,我们还是不要再浪费时间了。你回去以后再让周总好好想想, 合计合计,因为这事耽误公司上市值不值得。
      
      公司谈判代表说:你这样闹, 又何必呢,最后什么也得不着。还不如见好就收, 依然能拿到原来约定好的那些股份。
      
      狄冲不干, 坚定地表示必须加钱。他说他不接受职务发明这种鬼说法,他坚持专利就是他们三个人共有的,公司不给加钱,他就不转专利。
      
      公司谈判代表渐渐没了耐性,变得强硬起来:狄冲,这世上不是你不接受的事,就不能成立了,你别太把自己当回事。你接不接受,职务发明申请的专利都归属于公司,这是既定事实。既然你是这样的态度,那也确实没什么好谈的了,加钱的事,你不用再想,股份从这一刻起也不再有你的份儿!
      
      狄冲的腼腆终于在脸上裂了缝。缝隙下钻出了丝丝狰狞。
      
      他敲着桌子说:你们就这么对待公司的技术功臣吗?好、好,我要到法院去告你们!到时候我看瀚海还怎么上市!别以为我不知道,如果想上市的公司因为商标、专利、专有技术以及特许经营权这些东西产生了纠纷并且出现了诉讼事项,等上市审核的时候,根本过不了!你们要是这么欺负人,那我也不忍了,大家鱼死网破吧!
      
      ……
      
      楚千淼不忍心再看下去。太丑陋了。他全然在按照任炎提前预设的最丑陋的那种可能性在演绎他自己。
      
      一时间她心里充满失望。她说不清是对人性说反转就反转失望,还是对自己太看重人与人之间的人情味儿失望。
      
      ******
      
      当天下班前,这件事的最终处理结果出来了。
      
      曾强和杜然,继续留在公司研发部工作,他们依然会被分得公司股份。
      
      楚千淼起初觉得周瀚海太大方,替他感到吃亏。可她听了秦谦宇的评价之后才发现,周瀚海其实一点也不亏。
      
      “周总绝对是个聪明人,这年头懂技术的人难求,这回他不计前嫌用股权留住了两个技术人员,没有流失人才不说,还既收获了好人格好口碑,又收到了两颗迷途知返从此为他死心塌地卖命的心,很值了。”秦谦宇是这么说的。
      
      这样一想,楚千淼觉得周瀚海可真不简单,他能把事做得这么透。秦谦宇也是,真不简单,看着嘻嘻哈哈,却能把周瀚海做的事看得这么透。
      
      至于狄冲,他什么也没有。他因为不服公司的决定,当即提出从瀚海家纺离职。据说他收拾东西的时候场面闹得很难看,他嘴巴一直没停地骂着曾强杜然是叛徒,他说他一定会告公司的,他会让现在欺负他的所有人到时都会后悔莫及的。
      
      当他带着收拾好的东西离开公司前,楚千淼在走廊里遇到了他。
      
      狄冲还是那副腼腆样子,只是那腼腆已经兜不住他眼底的贪欲和野心。
      
      楚千淼本来是想来问问:狄老师你是不是家里有什么难处急需用钱才这样的?
      
      这年头谁都容易有个突发的难言之隐。
      
      但在看到狄冲的眼睛后,楚千淼想自己不用再问了。
      
      她停在原地。倒是狄冲看到她,主动走过来和她说起话:“小楚律师,太好了能遇到你!那天的榛子还好吃吗?”
      
      楚千淼一愣,点点头:“好吃。”
      
      “好吃就好,那我就没白给您带!”
      
      楚千淼默然了。
      
      狄冲确实是世故的。他在提醒她,你吃了我的榛子呢。她想接下来他不会对自己提要求吧?
      
      “楚律师,你是大律所出来的,你不仅是律师,你更是个好人,你跟其他人不一样,你热心又善良!所以楚律师,你帮我打官司告公司吧,公司真的太欺负人了!”狄冲抱着纸箱说,纸箱里都是他的个人物品。他说话的语气,他抱纸箱的姿态,听上去看上去都那么的弱势和可怜。
      
      但他可怜的表象下,却是不知足和不可理喻。他现在变得很丑陋。
      
      楚千淼说:“抱歉,我做的是非诉业务,不帮人打官司的。”
      
      狄冲脸上的表情变得讪讪的。讪讪之后是一种恍然和觉悟。
      
      “呵。”他一声轻笑,“我怎么忘了,你和他们是一伙的啊,你怎么可能会帮我打官司呢?你就继续和他们狼狈为奸吧,那捧榛子,我就当是扔进垃圾桶了!”
      
      他说完抱着箱子转身要走。
      
      楚千淼觉得气和血一起往上冲她的头。
      
      人原来一翻脸可以变得这么不堪入目。
      
      她虽然热心,虽然容易感动,但她真不是个好脾气的人,她更不是任人骂她是垃圾桶时她都会无动于衷的圣母。
      
      “你站住!”楚千淼叫住狄冲。
      
      她快步上前,绕到狄冲跟前。
      
      “狄冲,你那把榛子不是金子种出来的,你靠它裹挟不了别人的人情。今天没有任何人欺负你,是你自己变得贪心不足。你知道人在什么时候最丑吗?就是在别人不肯满足你的过分要求时,你一下就翻了脸口出恶言!太丑了!”她掏出钱包,从里面拿出一张五十块,放到狄冲手捧的箱子盖上,“这是买你那一捧榛子的钱,只多不少,剩下的钱送你买本书看,《好好说话,好好生活》,记得好好看!”
      
      她说完转身就走,不管狄冲又把他的丑释放了多少出来,他又在那嘀咕些什么。
      
      走过拐角,她身上的力气像被抽掉了……但还来不及抽,她就被直不愣腾站在那里的两个人吓了一跳。
      
      “豁!”她向后拔高一跳,看清躲在这听墙角的人是任炎和秦谦宇。
      
      秦谦宇给她竖大拇指:“千淼我以为你就拍马屁厉害,没想到你怼人更厉害,都不带脏字儿的!还《好好说话,好好生活》,讽刺得真牛!对了真有这本书吗?”
      
      楚千淼拍着心口压惊点头:“有,作者梁实秋。”
      
      “有文化!真有文化!”秦谦宇的大拇指又晃到她面前嘚瑟了两下。
      
      任炎嘴角一抬,问她:“是对人性还抱有幻想,于是想过来看看,狄冲是不是有什么缺钱的难处?”
      
      楚千淼没想到自己一下就被人看穿了。
      
      “我现在没有幻想了。”
      
      三个人走出企业。楚千淼准备去坐地铁,但被任炎出声叫住。
      
      “你等下。”
      
      叫住她后任炎又吩咐秦谦宇:“去对面星巴克买三杯咖啡。”
      
      秦谦宇颠颠地去了。
      
      “聊两句。”任炎对楚千淼说。
      
      瀚海家纺环境很好,公司大门和办公楼之间有一片空地,周瀚海让人在这建了假山凉亭。
      
      任炎带着楚千淼走进凉亭,他们围着石桌坐下。
      
      “你是有点难过吗?”任炎开门见山地问。
      
      楚千淼点点头。她回想着当时狄冲腼腆笑着,塞一大捧榛子在她手上,那时他看上去是一个多么有人情味儿的人啊。可一转脸他就变得那么丑。她想贪心可真是万恶之源。
      
      “任总你说狄冲以后会怎么样?他为这事,什么也没得着,还把工作闹没了,你说他这么干值得吗?”楚千淼唏嘘地问。
      
      “你用不着替别人感慨,狄冲他敢这么干,就一定有后路,而且他那条后路给他提供的待遇肯定更好,甚至比周总许的股份还好。否则他当然不会这么义无反顾就辞职了。”任炎的语气波澜不惊。
      
      “可是他入职的时候签了竞业禁止协议了啊,他离职后两年内是不可以到与原单位有业务竞争的单位上班的。”她刚整理完这部分的底稿,记得很清楚。
      
      任炎:“想规避掉这个问题有很多办法可以操作。”
      
      楚千淼叹口气。她是学法律的,当然知道有法律在,就有钻法律空子的人在。
      
      “其实公司折给狄冲的股份,并不少了,他何必一定要闹到这种地步。”
      
      任炎一笑,笑容嘲讽:“当你知道你有可能得到更多的钱,就不会满足于眼前的数了。归根到底,是把利益看得太重,慢慢的最后眼里就只剩下钱。”
      
      “那人与人之间的信任、道义,不重要了吗?人情味儿不重要了吗?只有钱没有朋友的日子,过起来不干巴难受吗?”
      
      过生日的时候,人家有朋友给自己唱生日快乐,他呢,让钱给他唱吗?那钱也得长得出嘴长得了牙才行啊。
      
      任炎摇头笑了,笑容里满满都是讽刺。
      
      “楚千淼,你已经大学毕业一年了不是吗?居然还这么天真。那我就再告诉你一次,今天这种情形其实就是小儿科,以后你在项目上,会见到更多更惨烈更意想不到的事情,这些事情的发生归根结底都是因为钱。这就是成人的世界,这里讲人性的博弈,不提倡交换真心。我今天看在我是你师兄的份上,多提点你一些,省得你以后又像今天这样大惊小怪。以后做项目,收起你的人情味吧,否则一不小心,它就会让你看起来像个笑话。”
      
      楚千淼听到最后一句,猛地抬起头。她想辩解点什么,却又什么都说不出来。好多话很没头绪地拥堵在嗓子眼,噎得她难受。
      
      秦谦宇拎着三杯咖啡回来了,分给楚千淼和任炎一人一杯。
      
      楚千淼接过咖啡,试了试温度,不太烫。
      
      “我特意说的,不要那么烫的,要直接能喝的!”秦谦宇邀功。
      
      “千淼啊,我说你也算天赋异禀了,谁叫你彩虹屁拍得好,我们任总看你小心灵被丑陋世界给撞击了,居然肯动恻隐之心陪你谈心。你可好好珍惜这一杯咖啡的时光吧,我们任总可从来没和我们这些嫡亲下属谈过心!”秦谦宇继续嘚吧着。
      
      楚千淼端起咖啡杯一饮而尽。
      
      秦谦宇:“……”“好好珍惜这一杯咖啡的时光吧”变成个巴掌打在他脸上……
      
      楚千淼用咖啡把嗓子眼儿的淤堵给冲开了。她终于能透过气来。
      
      她把空了的咖啡纸杯往亭子里的石桌上一墩,抬手一抹嘴巴站起了身。
      
      两道声音同时响起。
      
      楚千淼知道其中一道是自己的声音,她说:“我挤地铁去了!”
      
      另外一道好像是任炎的。把她的声音摘出去之后,她好像听到他说:“我请你们吃饭吧。”
      
      秦谦宇一梗脖子:“什么?领导你刚才说什么?千淼声儿太大,把你话给压了,我没听清!你再说一遍!”
      
      楚千淼也怀疑自己是听错了。除了眉毛和嘴角其余五官都归属于面瘫的任炎,为毛线会提出请客要求?这不太可能。
      
      “我说,”任炎看看楚千淼,又看看秦谦宇,“时间不早了,散了吧。”
      
      楚千淼对秦谦宇一抱拳:“谢谢秦哥咖啡!告辞!”又转头对任炎说,“谢谢任总跨单位的谈心福利,再见!”她就说她刚刚八成是听错了。
      
      她转身走了。
      
      任炎也起了身,掏出车钥匙走向停车场。
      
      秦谦宇在他身后连珠炮地发问。
      
      “领导,我怎么感觉你说的不是散了吧,我好像听你说你要请我们吃饭???”
      
      “您可从来没主动请我们吃饭!!我们聚餐想叫你出来,你也只是钱到帮我们买单,人却从来不到!!所以我怀疑我是听错了!!我才又问了一遍!!”
      
      “但你后面为什么又改词儿了呢??是因为千淼提出要走吗?她走了你就不想请我了就临时改词儿了是吗?领导我到底还是不是你最爱最器重的手下?!”
      
      回答他的是大奔驰桀骜地一声“滴——”,以及把他从车头前滴走后,绝尘而去的四屁管尾气。
      
      晚上十点半秦谦宇收到一条信息,一看发件人是任炎,他一哆嗦。
      
      不会这个点开始加班吧……
      
      颤颤巍巍地点开信息,他看到任炎给他发的是:“有网上购物的账号吗?帮我买一本《好好说话,好好生活》。寄到公司。”
      
      五秒钟后又一条:“我们公司,力通。”
      
      秦谦宇懵逼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15字以上2分好评通通红包~~~~么么哒~~~大家留言鸭冲鸭!
    ——
    抱歉周一事多很忙,就更新晚鸟。我都没来得及做饭天辣,等下叫个外卖~
    这个文涉及到一些职场上对人性的讨论。你相信职场上有人性和人情味的存在吗?虽然职场蛮残酷,但我是相信人性和人情味的存在的~小人有,但贵人也在~每天都是更博学的新一天哈哈哈~~么么哒~(你今天比昨天更博学了吗——这是奇葩说杨奇函的梗)



    别怕我真心
    所有的遇见都预见了我将对你的真心。



    投行男女(原名我们住在一起)
    这就是一个从合租到搞在一起的故事。



    你好毒
    爱情是场战争,谁先动心说爱,谁就败在下风。



    我的青春你的城
    青春与爱情。



    爱我就要说出来
    搞笑,狗血,JQ!!!



    我心里有你一滴泪(大纲结局慎入)
    任君抽打的文=_=|||



    咱俩没完
    搞笑狗血,超雷慎入!



    莫道未撩君心醉
    扮傻小妞拿下牛叉大爷!搞笑!



    咱俩不熟
    青梅竹马,爆笑甜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