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与火(原名服不服)

作者:红九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对话的眼睛

      《服不服》第十一章:对话的眼睛
      
      根据董助余跃的反馈, 是叫杜然的那个技术员, 一夜之间变了卦。
      
      临着签协议, 他忽然反悔, 向公司提出在现有得到的股份基础上, 公司要再支付给他们一笔现金, 他们才答应把专利转给公司。
      
      因为他们的突然变卦, 瀚海家纺整个项目进度都被拖住了。周瀚海不是个能和员工撕破脸谈钱的人, 但他实际上又觉得三个人的要求确实过分了, 不愿向他们所提的条件妥协。于是他干脆躲出去, 把事情交给余跃全权处理, 让他去和那三位谈判去。
      
      第一场谈判, 应余跃的要求,任炎参加了。而应任炎的要求,秦谦宇和楚千淼也一起参加了。
      
      谈判现场,情况一度非常尴尬。老实人狄冲基本不敢和公司方面的几个人对视,低头局促地搓着手。曾强也是讷讷的, 一句话能说明白的事,因为对峙的紧张以及一点心虚使然,他讲三句话都说不清一半。
      
      最后还是他们三人中作风相对硬派的杜然代表他们仨出头谈判。
      
      杜然态度很坚决, 甚至有点强硬,一口咬定必须还有现金支付的部分, 并且一分都不能再少,否则他们三个人就带着这项专利离开。
      
      楚千淼看着杜然, 几乎有些疑惑。他讲条件和以离开做要挟的时候, 简直和那天他来找自己请教问题的谦和样子判若两人。
      
      谈判进行了两个多小时,也没能得到双方各自想要的结果——公司方面不妥协,三人方面不相让。两伙人最终不欢而散。
      
      散会后,余跃苦恼得直敲脑袋:“这可怎么办啊!唉!我劝了周总,我说要不然就给他们钱吧,省得僵在这影响公司上市,而且万一他们真的带着专利走了,得不偿失啊!可周总不听我的,他觉得他们三个就算能研究出这个专利来,有一大部分原因也是因为公司培养了他们,给他们提供了很多的研发材料和技术支持,他们怎么能说翻脸就翻脸、狮子大开口坐地起价呢,简直有点忘本!所以周总坚决不同意再加钱。唉,可是不加钱就僵这了,这可让我怎么办!”
      
      楚千淼听到余跃其中一句话的时候,猛地转头去看任炎。任炎好巧也在向她看过来。
      
      他们的视线在空中交汇,撞击出居然彼此都懂了对方意思的火花。
      
      ——你听到他刚才说的一句关键的话了吗?
      
      ——是的,我听到了!
      
      ——那还愣着?
      
      用眼神抛出一个反问句后,任炎嘴唇动了动,楚千淼从那个动了动里看到四个字:吃饭,外面。
      
      她立刻上前一步,问余跃:“余总,晚上有时间吗?和我们,”她比划一下任炎、秦谦宇和自己,“一起出去吃个饭聊聊天怎么样?”
      
      余跃愁眉苦脸极了,五官都揪在一起,像个天津包子:“小楚律师,改天吧,我被这事儿磨得真是一点吃饭聊天的心情都没有,唉!”
      
      楚千淼看着三十岁出头的余跃硬把自己唉成一个快八十岁的小老头。
      
      她笑着对余跃说:“余总,晚上这顿饭,您信不信,八成会是一顿能让您茅塞顿开柳暗花明的饭!”
      
      余跃眼神一亮,瞧瞧楚千淼,她正从眼神里给他释放一种“您信我的没错!”的信息;他再去瞧瞧任炎,巧了,任炎眼中居然也在释放着“您信她没错”的信息。
      
      再去看看一旁的秦谦宇……这小子倒有点状况外的样子,满眼神写着“啊?晚上要一起吃饭啊?啊。那就一起吃吧。”
      
      余跃对三个人点点头,说:“那我让秘书到旁边馆子定下位子,咱们下班之后直接旁边馆子见!”
      
      余跃回他的董助办公室,楚千淼也和任炎急匆匆折返向他们的尽调办公室。
      
      落后一步的秦谦宇连忙跟上去,赶到楚千淼和任炎中间,和他们保持平行状态的快速移动。
      
      他先转头问楚千淼:“千淼,你怎么走得这么急?”
      
      楚千淼急匆匆回他:“我得去研发部走一趟!”
      
      秦谦宇转头再看任炎,他发现他亲爱的领导并没有看他,而是像跨越障碍一样,把眼神跨过他的头看向了楚千淼。他一向表情匮乏的脸上,居然还带着点明晃晃的赞许。
      
      秦谦宇莫名觉得自己在本部门好像要失宠了,并且还是失宠给一个不是本公司的人……
      
      ******
      
      楚千淼去研发部走了一遭。她这趟去了很久,赶在下班时间前才回来。
      
      任炎带着她和秦谦宇去隔壁馆子见余跃。
      
      他们到的时候,余跃还没来,服务员给他们上了一壶免费茶水。
      
      楚千淼用这壶茶倒水涮杯子的时候,任炎从公文包里掏出一小包大红袍递给她。
      
      楚千淼:“??”
      
      短暂的疑惑过后她马上恍然大悟:“我这也太荣幸了,这就能分享任总的品味了!”
      
      她起身去找服务员,把茶交给她:“麻烦您,把桌上的茶撤了吧,给我们泡这个!”
      
      秦谦宇在一旁都看傻了:“千淼,我说你是狐狸精变的吧?任总一句话没说你就全明白了,怎么给你机灵成这样!”
      
      楚千淼笑得满脸谦虚:“我接受品味的时候是比较机灵一点!”
      
      秦谦宇:“你这张嘴一来,就又是一句将拍马隐藏在逗趣里的话!得,我服了!”
      
      任炎看看他们,嘴角微微一翘。
      
      茶上来了,余跃也到了。他满脸的愁——愁眉苦脸地喝口茶,愁眉苦脸地夸一句“嘿,这茶好!”然后就开始愁眉苦脸的倒苦水。
      
      “唉,这破事儿,真愁死我,我刚才又去找那三位谈了谈,结果那三位真是油盐不进啊,他们就认准了,要股份,加钱,两样都得有,其他免谈。他奶奶的,真不知道谁给他们突然下了蛊,本来都是好员工好同事,怎么一挨着钱了,好字全不见了,一个个主意硬的,根本掰不动!你们说这人怎么突然就能变成这样呢?”
      
      任炎用手指尖慢慢转着茶杯,说:“不排除是你们的行业竞争对手知道你们要上市,通过某种手段联系到杜然并唆使他这么做。”
      
      余跃有点恍然大悟的样子:“任总您这么一说,倒还真有这种可能!我们确实有一家竞争对手,一直给我们使绊子和我们对着干。”顿了顿,他问,“那任总您的意思是,我们应该从竞争公司那边下手?但从哪下手呢,我现在毫无头绪啊!”
      
      任炎笑了笑:“从竞争对手那里,你们真下不着这手,因为一切只是怀疑而已,怀疑没法当成证据用。”
      
      余跃发愁:“那得怎么办呢?”
      
      任炎又笑了笑,转头冲楚千淼一点下巴:“她有办法。”
      
      余跃眼睛里升起一抹希望之光,看向楚千淼。
      
      楚千淼连忙说:“余总是这样的,之前尽调的时候,我们问过这项专利的一些情况,当时周总说这项专利是那三个人利用休息时间在外面实验室自行完成的,所以当时我们都认为这是项没有利用到公司资源的业余发明。但下午从会议室出来以后,我和任总听您说了句话。”
      
      说到这她停了下,转头和任炎对视一眼,任炎对她微一点头,她继续说下去。
      
      “您说‘公司给他们提供了很多的研发材料和技术支持’,您这句话启发了我们。所以下午散会之后我特意去研发部走访了一下,就研发部负责人所说,他们三人这项专利其实是根据公司原有的一项技术延伸扩展出来的。另外,虽然实验室不在公司,但却是周总帮他们联系的,而且周总的确给他们提供了很多研发需要用到的原材料。这些材料都有底单可查。所以——”
      
      楚千淼喘口气,给出总结:“总体来说就是,他们其实是利用公司原有的一项技术、以及公司提供的原材料,完成的这项专利研发。”
      
      “对啊,”余跃点头,“这些我也知道,不过你从研发部了解会更直观更详细。但这些能说明什么呢?”
      
      秦谦宇突然在一旁一拍大腿。
      
      余跃问他怎么了,秦谦宇忙说:“没事儿,我就是刚反映过来事情的关键。您听楚律师继续跟您说!”
      
      余跃看回楚千淼。
      
      楚千淼笑得端庄稳重,那样子看起来居然很有一副精英律师的派头了。她说:“余总,我其实刚才都把关键词说了,这说明啊,这项专利它不是一项业余发明,它其实是一项职务发明,所谓职务发明就像我刚才说的,它是发明人利用本单位条件进行的发明创造;而职务发明所申请的专利,其归属权是属于公司的,哪怕这项专利现在是以那三个人的名字申请的,但它其实还是属于公司的,按照规定公司只需要给予发明人相应的奖励就可以。所以,”她顿了顿,给余跃送出一颗定心丸,“你们压根不用给那三个人股份,更不用给钱,因为那项专利本身就属于公司!”
      
      余跃看着楚千淼,有点不敢相信地问:“真的吗?真是这样?”
      
      楚千淼:“不信您问任总!”
      
      余跃去看任炎。
      
      任炎冲他一笑。
      
      “楚律师说得没错。”
      
      从任炎那里吃到终极定心丸后,余跃脸上的表情很有层次地发生着变化,从愁眉苦脸到吃惊到喜悦再到拍桌大叫:“服务员,来!把你们家那些招牌菜,都给我来一份!”
      
      后来菜品上齐大家开开心心吃起来的时候,楚千淼告诉余跃:“余总,我得解释一下,我们提议晚上到馆子来说这事,可真不是想讹您一顿饭,而是从会议室一出来任总就想到了,那三位可能是被竞争公司策反了。那竞争公司为什么消息这么及时准确呢?八成是有人打进公司内部了。所以这些事,他觉得咱们还是出来讨论的好,环境更安全一点。因为这个,他才让我和您说晚上一起出来吃饭来着。”
      
      余跃不住点头:“说的对,回头我就查查谁是奸细!”
      
      秦谦宇在一旁听得一愣一愣的。
      
      “等会,千淼!下午从会议室出来之后,整个过程我也在场,我怎么没听见任总和你说竞争公司啊、奸细啊、让你告诉余总出来吃饭这些事??”
      
      楚千淼也愣了愣。得怎么跟他解释,是她和任炎电光火石对视的那一眼里,包括了上述内容呢?
      
      任炎在一旁发了声。
      
      他有点戏谑地说:“我一个眼神,楚律师就领悟了。她不像你,长了一双完全不会跟领导对话的眼睛。”
      
      秦谦宇:“???!!!”
      
      他觉得这是人类的眼睛被黑得最惨的一次。
      
      正常人谁的眼睛会对话?谁的会?!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大家好,我去播了两天广播体操,听说你们很想我,我就又回来啦!下面我继续帮大家采访大猪蹄子任总。
    小喇叭:任总,请问你平时下饭店都自己带茶叶吗?
    任炎:以前不,以后都带。
    小喇叭:为啥呢?
    任炎:为了熏陶一下某些人的品味。
    小喇叭:拉倒吧,你是为了在小姐姐面前装逼显示你有品味吧!哎,你剪我电线干啥??!
    任炎:你明天还是回去播广播体操吧,再见。
    *
    谢谢仙女们投雷,么么哒!



    别怕我真心
    所有的遇见都预见了我将对你的真心。



    投行男女(原名我们住在一起)
    这就是一个从合租到搞在一起的故事。



    你好毒
    爱情是场战争,谁先动心说爱,谁就败在下风。



    我的青春你的城
    青春与爱情。



    爱我就要说出来
    搞笑,狗血,JQ!!!



    我心里有你一滴泪(大纲结局慎入)
    任君抽打的文=_=|||



    咱俩没完
    搞笑狗血,超雷慎入!



    莫道未撩君心醉
    扮傻小妞拿下牛叉大爷!搞笑!



    咱俩不熟
    青梅竹马,爆笑甜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