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丝入骨

作者:西方经济学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2 章

      季铮收起手机,从沙发上起身,对季锦道:“哥,车钥匙给我。”
      
      季铮突然站起来,见他眉头拧紧,家里的气氛也凝重了起来。季锦把车钥匙给他,问道:“怎么了?”
      
      拿了车钥匙,季铮说:“你们先吃饭,我有工作要处理。”
      
      说完,季铮直接出门。
      
      开门出去的时候,门外恰好站着一人。季凡刚刚回来,父子俩今年第一次见面,季凡抬头看了一眼季铮,神色陌生,道:“去哪儿?”
      
      季铮对上父亲的视线,没说话,闪身离开。
      
      季凡只觉得周身的火气都被季铮的无视给激发了出来,他转过头大吼一声:“季铮,你给我回来!”
      
      男人高大的背影钻进白色的凯迪拉克车上,回应季凡的,是渐渐远去的白色车影。
      
      出了军区大院,车子朝着桐沙岛的方向驶去。
      
      大年三十除夕夜,若隐若现的烟花爆竹声响贯穿清冷空旷的街道。季铮开着车,在一个个红绿灯路口等待,心中有什么情绪也在逐渐积聚。
      
      这是一种即使出生入死的任务当中,都从没有过的不安感。
      
      下颌收紧,红灯变绿,季铮开车冲了出去。
      
      到白鹭湖公寓已经是半个小时以后的事情了,临来之前,季铮打了报警电话。他到的时候,警局的人已经到了。因为怕入宅的歹徒已经进门,季铮告诉了警察开门密码,警察们在室内的搜查已经快要结束。
      
      季铮进了门,几个警察正站在客厅内等他。季铮扫视一眼,公寓内没有任何变化,可见并没有起冲突,季铮收紧的下颌微松。见他进来后,有个高个警察看了他一眼,问道:“您打的报警电话?”
      
      季铮回道:“是的。”
      
      高个警察道:“我们检查了监控,歹徒好像知道自己被发现,已经跑了。不过,你说家里有人在,我们刚检查了一遍,没找到。”
      
      季铮看着警察,问道:“监控里显示有人出去么?”
      
      警察摇头道:“没有。”
      
      神色微顿,季铮和警察道谢,后说:“抱歉,稍等一下。”
      
      季铮说完后,起身去了二楼姜格的卧室门前。警察刚刚搜查过,卧室的门是开着的,季铮直接走了进去。
      
      姜格卧室的装修和公寓的装修风格一致,简约现代,色调灰白,她已经搬进来住了几周,房间却透着股崭新感,像是从来都没有人住过。
      
      雪梨香薰的冰甜味道在房间内弥散,季铮观察了一下室内,叫了一声:“姜格,我是季铮。”
      
      房间内开着一盏暗灯,四处都是安静的,在他说完之后,衣帽间的位置传来了一声声响。季铮听到后,推开了衣帽间的门。
      
      衣帽间内黑漆漆的,门外透了一点点光芒进来,能勉强看到一个纤细单薄的黑影从衣橱中钻了出来。季铮还没反应过来,那抹黑影冲进他的怀里,死死抱住了他。
      
      女人跑过来时,带来了一阵香气,还有她急促的喘息,她抱着他的脖子,因为身高的悬殊,她整个人悬空抱在了他的身上。
      
      她的身体冰冷而僵硬,细细的双臂像是溺水的人一样死死箍住了他的脖颈。她冰冷的身体内,只有急促的喘息是热的,声音像是从深海中传来。
      
      “阿铮……”
      
      季铮的手臂抱住了她的身体,女人轻盈得像是一片羽毛。她一直躲在这里等着他,只有他才能让她信任,给她安全感。
      
      季铮的心跳渐渐归位,他抱紧她,低头时温热的唇擦过她滚烫的耳沿。
      
      “别怕,我在。”
      
      姜格受了很大的惊吓,季铮带着她出去时,灯光下,女人的脸色和唇色都浅得可怕。警察看到姜格,认了出来。姜格最近遭受私生饭的骚扰,先前报过两次警,这次搬到白鹭湖公寓后,曾经姜格住的地方的片区警察和桐沙岛警方打过招呼。
      
      报了警要去警局做下笔录,姜格离不开季铮,索性就一起去了。
      
      到了警局,女警员给姜格倒了杯水后,让她过来做笔录,问了一些公寓内发生的事情。姜格说她接到季铮的消息后,就躲进了衣柜。原本那人的脚步声到了她的卧室,但他好像察觉到什么,没有继续找人,离开了。
      
      姜格声音很轻,她的身体和神色依然是紧绷的。那么单薄的一个女人,惊弓之鸟一样的绷着身体,一张脸冷艳夺目,让人看着就心生疼惜。
      
      警察调出了监控录像,这人是个熟手,身形瘦高,戴着口罩和鸭舌帽,录像只录下了他的身影。
      
      警察问:“这个人你以前有印象吗?”
      
      在警察调出录像时,姜格就已经看向屏幕了。女人面无表情,一双桃花眼内安静得像是一汪死水。
      
      她看着那个人的身影,眼神像是软泥突然被烧固成陶,重新坚硬了起来。
      
      “不认识。”姜格说。
      
      做完笔录后,确定没其他事情,姜格和季铮离开了警局。临离开前,姜格让李楠给警局的人点了年夜饭套餐,算是感谢。
      
      警员们纷纷道谢,姜格低声道歉后,起身离开。季铮跟在她身后,在姜格上车后,他被人叫住了。
      
      季铮回头,是到姜格家时和他谈情况的那个高个警察。
      
      高个警察笑着走到他面前,自我介绍道:“我叫陈钧,以前也隶属于南城特种兵部队,我刚入伍就听说过你,南城特种兵部队最优秀的特种兵季铮。”
      
      没想到在这里遇到战友,季铮笑起来,道:“你好。”
      
      陈钧笑起来,他个高,但笑起来时却带着些稚嫩,看着也就二十二三岁的年纪。这是当兵最好的年纪,现在怎么做了警察?
      
      季铮没问,陈钧却自己说了出来:“哦,我是在出任务的时候,出了点儿事儿,有点心理障碍。后来恢复了两年,也没恢复得了,索性复原做了警察。其实警察和当兵一样的,都是为人民服务嘛。”
      
      最后两句,陈钧的语调虽然依然平静,但季铮还是听出了不甘和遗憾。
      
      陈钧从情绪中抽离,道:“以后您有什么事情可以直接打我电话。对了,你怎么做了姜格的保镖啊?是出特别任务吗?”
      
      部队里偶尔也会有保护证人,或者潜入做卧底的任务。
      
      季铮抬眼看着热情的陈钧,笑了笑说:“我和你情况一样,不过现在还在恢复。”
      
      陈钧脸上的笑容顿住了。
      
      部队每年都会有这样的复原兵,军人心理强大,一般的打击并不会产生心理障碍。而一旦产生,恢复率微乎其微。
      
      和陈钧道别,季铮回到了车上。扯了安全带以后,身边姜格问了一句:“聊什么了?”
      
      季铮抬头看了一眼陈钧离开的背影,道:“没什么,只说以后有什么情况随时向他们反映。”
      
      姜格不疑有他,继续窝在副驾驶上望着车窗外发呆。等了半天,季铮车子都没有发动。姜格回头看他,季铮也在看她,姜格神色如常,问:“怎么了?”
      
      面前的姜格,又恢复成以前的姜格了,冰冷坚硬,刀枪不入,她脆弱地像是抱着救命稻草一样抱着的他的那一幕,像是在梦里发生的事情。
      
      她的改变,是在警察给她看了监控里的人影之后。
      
      季铮看着她,清黑的眼睛眸色定定,他说:“你不是害怕私生饭。”
      
      姜格眸光一动。
      
      季铮问:“那你怕的到底是什么?”
      
      折腾了一晚上,现在已经晚上七点多了。车子没发动,南城冬季的冷风吹透了车身玻璃,灌进了车里,让车内更为寂静了。
      
      姜格收回了视线,转向车窗外,半日的通告,和姜桐的争吵还有今晚私生饭入宅的事,让她身心俱疲。她下颌线依然紧绷,双唇抿成一条线,闭上了眼睛似乎睡着了。季铮看着她淡淡的唇色,没再问她,发动车子驶入夜色之中。
      
      闭上眼睛后,姜格竟然睡了过去。她太疲惫了,不光身体和心理,还有精神。姜桐的话和衣帽间门口的脚步声,像刀锋一样剜着她的脑髓。
      
      身体颠簸一下,姜格倏然睁眼,望着车前漆黑的夜空,后颈一片冰冷的汗意。
      
      待姜格平复下呼吸和精神后,才看清季铮把车停在了山顶的空地上,前面是伸手可触的星空,星空下是灯火通明的南城。
      
      姜格知道这里,这里在桐沙岛外,还未开发,十分荒凉。地面是空着的,还有些碎石,所以她才会被颠簸醒了。
      
      姜格愣神的功夫,季铮已经从车上下来,他到了副驾驶门前,将车门打开,俯身看着里面的姜格。姜格抬头看着他,问道:“来这里干什么?”
      
      季铮双臂撑在车门两侧,淡淡一笑:“你先下来。”
      
      刚醒过来,姜格意识有些昏沉,竟真听话的从车上下来了。她穿着黑色的长款羽绒服,头发扎成高马尾,漂亮的脸蛋下,连接着一截雪白纤细的脖颈。季铮看了一眼,抬手给她把羽绒服拉链拉到最上面。女人漂亮小巧的脸蛋被羽绒服帽子包住,一双眼睛呆呆地看着他。
      
      收拾好后,季铮笑着说:“别受凉。”
      
      姜格的视线胶着在男人身上,他去了后备车厢,打开车门抱了一箱东西下来,放在了车子十米远的地方。放下之后,姜格看着他从口袋里掏了样东西出来。
      
      男人的身影很高大,站在不远处,像是投了一个剪影在星空之中。“啪”得一声,他的身边也有星星亮了。
      
      火机的火苗窜起,照亮了男人清俊的脸庞,他轮廓很深刻,侧脸完美,挺拔的鼻梁下,薄唇微咬着一根烟。火机的火苗凑近,传递,烟被点燃。他轻呼了一口气,将他沉在了缭绕的烟雾之中。
      
      烟点燃,他抬眸看向了姜格,他的眼睛里映着烟的光点,一丁点的光芒,照亮了他的笑。
      
      男人收回视线,单膝蹲下点燃了身边的那箱东西。
      
      箱子内有什么东西被唤醒,冲进了夜空。不一会儿,光影在天空炸开,像是流火下坠,坠入了山下南城的万家灯火。
      
      男人背对着绽开的烟花,面对着她,清黑的眼睛里带着烟花的光芒。他指了指天空,轻轻一笑,声音低沉好听,像她第一次听到的那样。
      
      “看,下雪了。”
      
      这一刻,姜格的心和那漫天的烟花一样,归于了他。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铮哥:不是真的雪。
    姜爷:但是是我看过的最浪漫的雪!
    嘤嘤嘤,这么高甜,我希望可以得到夸奖QAQ我本来想放下一章甜甜预告的,但担心你们这一章的甜还没消化得了,哈哈哈哈等明天bia,爱你们哟,啾啾~
    感谢投雷小天使~么么哒~
    Bobbier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9-02-24 16:21:41
    凜凜扔了1个火箭炮 投掷时间:2019-02-24 20:44:47
    华夏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9-02-25 10:31:50
    我叫冯乖巧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9-02-25 17:26:12
    相伴今生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9-02-25 20:10:21
    凜凜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9-02-25 21:39:19
    Bobbier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9-02-25 23:23:35
    相伴今生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9-02-26 20:06:52
    凜凜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9-02-26 21:45:07
    宁蓝shmily扔了1个火箭炮 投掷时间:2019-02-27 08:04:21
    凜凜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9-02-27 22:15:04
    小可爱,今天也要努力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9-02-28 11:18:04
    庭安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9-02-28 12:40:25
    倾盖如故F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9-02-28 22:39:51
    凜凜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9-02-28 23:11:48
    Bobbier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9-03-01 00:40:51
    庭安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9-03-01 11:32:37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