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都会被自己帅醒

作者:千溪雪湖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菊花鱼(2)

      人说天生丽质难自弃,无怪乎陆无一每天都会被自己的风仪帅醒。今日他起床洗漱穿戴好后做的第一件事照例是照镜子。嗯,脸上的伤也是种荣耀,并不妨碍他的昳丽。
      
      他正欣赏着自己英俊姣好的面容,小姜就来敲门喊人了。他不急不缓地收起镜子开门。
      
      小姜一见他便礼貌道:“陆公子,楼主有请。”
      
      陆无一理了理披风的边沿缘才颔首,“另一个人呢?”
      
      小姜边走边说:“傅公子已经先过去了。”
      
      比他还早?陆无一又心里在暗暗记仇。
      
      小姜领着陆无一来到昨日的楼座,傅弈舟已经坐在那里自顾自饮酒了。见到陆无一只是向他轻轻点头示意。陆无一无视傅弈舟,目光朝着首座望去。首座上只有方心玉一人坐着。她今日穿一身浅红短褂,月白纱裙,正举着翡翠烟斗在吞云吐雾。肩膀上也没有蛇的影子,昨夜所见仿佛幻觉。
      
      楼里今日没有熏香,外面的阳光折射进来照亮堂面,幔帐浮动,依旧像仙境般的存在。小姜挂起璎珞珠帘,向方心玉福过身便退了下去。
      
      方心玉媚眼如丝,眼波流转间风情尽露,令人心荡神驰。她轻启朱唇:“昨日未尽地主之宜,今日就由我带两位公子四处走走,不知两位公子意下如何?”
      
      傅弈舟还未答话,陆无一率先道:“方楼主有此心意自然极好。”
      
      傅弈舟只是笑笑表示默许。陆无一这么积极,说不定已经有什么对策,他就不好干涉别人的做法。
      
      方心玉缓缓站起。她纤长的四肢,水蛇般的腰身,每走一步都尽显婀娜。经过陆无一身边时,她忽然顿住脚步,倾身凑近陆无一面前,朝他吐了一口烟:“陆公子不热么?”
      
      是说披风的事?哼,知道她图谋划不轨,陆无一当然不会因她忽然的亲近而有所触动:“不劳楼主费心。”
      
      方心玉似乎不大相信般直起身,又走至傅弈舟身边,弯下身微笑道:“傅公子,请。”
      
      她为何对傅弈舟如此客气?这差别对待让陆无一很不爽。
      
      傅弈舟言笑宴宴跟在她后面,走了几步又回过头看陆无一。此刻的陆无一板起脸,用刀刃般的眼神瞪着他。
      
      傅弈舟不知道自己又何时惹怒了这位教主大人,实在困惑得很。
      
      两人随方心玉沿着走廊往上走。经由方心玉带领,他们两人才注意到焚玉楼的构造很巧夺天工。每层楼如同无数的树舌灵芝般上下错开堆叠在一起,蜿蜒向高处。而且每一层楼的摆设装饰各不相同,令人惊喜不已。
      
      方心玉扭动曼妙身姿,玉步婀娜,悠闲慵懒的走在前头,解释道:“我们都是些女子,平日也没什么爱好。不是泛舟游湖就是做点女红,摆弄些装饰。两位公子从天而降,又长得一表人才,她们心里不知多欢喜。若她们寻两位公子开心,两位公子可别嫌烦。”
      
      傅弈舟谦逊道:“此处可谓世间男子皆梦寐以求的温柔乡,我们又怎会嫌烦?两位楼主更是难得一见的美人,说来倒是我们三生有幸。”
      
      “傅公子真会说话。”
      
      他还真是悠闲自在,一点紧张感都没有。陆无一走着听着,实在是意兴阑珊。正打算开口说回去,却看到一群蝴蝶自头上掠过,飞入楼层之中。
      
      哪里来的蝴蝶?他在心里犯疑时,手臂突然被一双青葱玉指抱住。
      
      抬眼瞧去竟是方心玉。她身形一倾,倚到他身上:“陆公子,前面是浴池,不如我们一起进去看看?”
      
      她的态度怎么忽然转变了?傅弈舟呢?陆无一望向傅弈舟刚才站的地方,哪里还有傅弈舟的影子:“他在哪里?”
      
      方心玉朝他眨眨眼,玉指抬起勾了勾陆无一的鼻尖:“他当然是去找温柔乡了。我们别管他了,陆公子。快过来,姐妹们已经等不及了。”她说完便拉扯着他往楼里走。
      
      姐妹?陆无一还没弄清楚她想干什么便被强行拉进一个满是鲜花的浴池前。白纱翩翩,水声靡靡,赤着上/身或着一袭薄纱裙的女子有的在池边闲聊,有的在池中嬉戏,满室艳丽旖旎。
      
      她们似乎看到了陆无一,皆笑着迎向陆无一:“陆公子一起来玩呀。”
      
      陆无一对年纪比自己大的女子不感兴趣。然而眼下这些女子虽年纪各异,但身姿体态都曼妙无比,他竟觉得心旌摇曳,有些把持不住。
      
      她们拉扯住陆无一将他往池中拖去,有大胆些的甚至开始为陆无一宽衣解带。一人一口陆公子,声音甜腻,酥得人骨头发软。
      
      陆无一脚下沾到了微温的池水。香熏袭来,他不禁打了个冷颤。低头一看,才发现身上的衣物已经被脱去。耳边是方心玉吹气胜兰的声音:“陆公子……”
      
      陆无一颇有些无措:“你们要做什么?”
      
      听到他的问话,方心玉笑得更加妩媚妖娆。她抱住陆无一,在他的胸前画圈:“陆公子你是真不知道还是想我们说给你听?”
      
      陆无一打了个激灵,“你别靠本座这么近,别以为本座不知道你想对付本座。”
      
      方心玉伸出丁香小舌舔了舔陆无一的耳垂,拉起他的手在她身上游走,将衣带一一解开:“我是想对付陆公子,陆公子难道不想对付我?你看看。这么多姑娘任你来对付,我还怕你对付不来呢。”说着她吃吃笑起来,风情更甚。
      
      眼瞧着他快要被拉到池中,陆无一立即缩回手,非常义正辞严地推开方心玉,转身拾起地上的衣裳边往身上套边往外走。
      
      方心玉与诸位女子皆疑惑不解,纷纷追上去喊他:“陆公子,你怎么走了?你不喜欢与我们鸳鸯戏水么?”
      
      除了方心玉,那些女子的姿色实在太平庸。他又怎么可能与这些连他容貌都比不上的庸脂俗粉厮混在一起?
      
      陆无一懒得理她们,直接迈出屋外。前脚才出来,后脚就有道强烈的光芒直接照到他脸上。
      
      陆无一眨了下眼睛,眼前的光景又变了。仍旧是他刚才所站的位置,而方心玉则衣着整齐的站在他前面不远处,叼着烟斗闲散地往楼外撒鱼食。
      
      傅弈舟缓步走向他:“陆教主,你也没事?”
      
      刚才所遇仿佛是一场梦。听到傅弈舟的问话,陆无一更是一头雾水。
      
      方心玉停下手中的动作,平静地看向陆无一,缓缓道:“实在出乎我的意料,两位公子都经过了考验。”
      
      她本就不可信任,这么听来更印证了刚才的事是她在搞鬼?陆无一即刻抽出长鞭,质问道:“方楼主何意?”
      
      方心玉勾唇一笑,朝着陆无一毫不畏惧地缓步走去:“我劝陆公子莫要激动,免得伤了大家的和气。”
      
      陆无一还想笑话她大言不惭,却看到一条全身暗黑的蛇自她后背冒出,盘桓在她肩上。而地面不知何时涌现出许多吐着信子的毒蛇,闪着幽幽绿光,虎视眈眈地盯着陆无一和傅弈舟。
      
      陆无一蹙起浓眉,杀气顿现:“凭几条长虫也想对付本座?”
      
      傅弈舟低沉醇厚的嗓音轻轻响起:“陆教主且慢。”
      
      与他的话语同时落下的还有滕兰。她鬼魅般站到两人背后,怡人香气从她身上散出。不知从哪里飞来的蝴蝶纷纷围绕在滕兰身边:“不许动,否则我会让你生不如死。”
      
      逼迫威胁别人是他魔教的作风,何时轮得到这些名不见经传的小门派叫嚣?
      
      陆无一冷笑几声,正欲扬鞭,方心玉却开口了:“我们并非有意与两位公子为敌,只是焚玉楼有焚玉楼的规矩,还请两位公子莫要见怪。”
      
      “既有规矩,为何不一开始便告诉我们?”陆公子不会再信她们的说辞。
      
      傅弈舟生怕陆无一火上浇油,把事情弄得更糟。他眯起墨玉般的眼睛,笑道:“陆教主莫生气,先听听她们怎么说再作定夺。”
      
      听他事不关己的话语,陆无一不禁怒火中烧:“敢情你还站在她们那一边?”
      
      傅弈舟干笑道:“可若在这时与她们反目成仇并无益处,我们还得靠她们告诉我们离开这里的方法。”
      
      又戳到陆无一的软肋,陆无一的怒气顿时消了下去。他重重地哼一声:“今日本座就暂且饶过你们。”
      
      陆无一杀气消弥,方心玉和滕兰也将那些蝴蝶与毒蛇散走。方心玉吸了一口烟,答道:“如果一开始便明说,两位公子生了戒心,又怎能算是考验?”
      
      滕兰轻身一跃,落到方心玉身边,静静听着方心玉的话。方心玉扬手向屋内指了指:“外面炎热,两位公子随我入内细谈。”
      
      陆无一不为所动,很明显还没完全消气。
      
      傅弈舟以为陆无一有对策就不愿多做无用功。谁能想到事情竟会如此发展?在他看来,两人其实也没什么损失,有何可气?不如说做了一场销人心魂的春宵梦,应该满足才对。
      
      “陆教主不走么?”
      
      “本座爱走不走,用得着你管么?”陆无一收起武器,丢给他这么一句话才径自行去。
      
      怎么把气撒到自己身上了?他真不喜欢那个梦么?难道是因为……
      
      傅弈舟犹疑片刻才追上陆无一,小心翼翼地探问道:“陆教主莫非……真是断袖?”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陆无一:你他娘的你才断袖,你全家都断袖!
    傅弈舟:不是就不是,陆教主何必如此动气?真乃此地无银三百两。
    陆无一:傅弈舟拨剑,今日本座就割了你的舌头喂野狗!
    傅弈舟:呀,还恼羞成怒了。
    陆无一:傅弈舟!!



    你看起来不好吃
    你看起来不好吃



    沉默杀戮
    世界没有真理,我即真理



    [快穿]审神者转职红娘
    眯眯眼切开真是黑的



    人格失控
    一刀在手天下我有



    隐市奇闻录
    单元诡异小故事



    本相受够了
    女丞相VS摄政王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38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