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七零发家做军嫂

作者:叙年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12章

      她吓的双脚直接跳了起来,却看见那滴滴答答的雨水声,比刚才还要久点。
      
      而且最主要的是——这些水,她看到它是真真切切的从自己的右手食指流下来的。
      
      她“啊”的一声尖叫,又怕惊动了一屋子的人,连忙捂住嘴巴。
      
      她惊讶的看着自己的食指,和平常没什么两样,可刚才,她真的看见有水从里面流出来。
      
      “这是怎么回事?”
      
      沈子夏怕看错了,还借着月光看了眼地上,还真的多了一块湿土。
      
      她咽了又咽口水,只觉得今晚很玄幻。
      
      她很想跑回去睡觉,睡一觉,当作这是一场奇怪的梦。
      
      但是心里隐隐有个声音在劝着她留下来。
      
      小心翼翼的蹲着看那一团湿土,沈子夏整个人都在颤抖,不知道是冷的还是被吓的。
      
      她紧盯着地上看着,生怕错过了什么,眼睛酸涩也舍不得移开,生怕错过了什么?
      
      而地上的湿土,就这么在她眼前,以肉眼的速度,从土里长出一撮草,依旧是臭草,这一块地最多的就是臭草生长。
      
      看着草长出来,她整个人再次跳了起来。
      
      这一次,就算心里有万分的好奇,沈子夏也知道,这土里的草会长出来,全是这水的作用。
      
      而这水,是从她手里流出来的。
      
      她抓着食指看了好几遍,依旧正常的很,那么,这水是从哪里流出来的呢?还会不会再流呢?
      
      正想着,她的手指尾紧贴着指甲位置的地方,再次流出了水,手指刚好向上,她能感觉到水顺着指甲的位置顺着食指缓缓流向手肘。
      
      这回,沈子夏没法淡定了,直接瘫坐在地上。
      
      再后来,听到有人半夜开门的声音,沈子夏连忙回到了房间睡觉。
      
      第二天沈子夏起的很早,一是因为昨晚的事情困扰着她,二是因为一大家子人起床之后闹哄哄,想睡也睡不着。
      
      李丽敏迎面看着自家二女儿一脸青黑的脸色,关切上前:“夏夏,你脸色怎么那么难看?是不是生病了?”
      
      额头被贴了一只滚烫的手,沈子夏还处于魂游的状态。
      
      “妈,我没事,就是昨晚没睡好,等会缓缓就好了。”
      
      “嗯,那你多休息一会,等会我让你姐忙完早点回来。”
      
      张金花嫌弃的看着这母女俩,“小姐的身子丫鬟命,没那福气就别病着,贤国媳妇,没事还是赶紧收拾收拾去上工了,别扣了工分不划算。”
      
      李丽敏闻声,一张脸黑沉到底。
      
      最后还是应了声,“我自己知道。”
      
      李丽敏和沈贤国都是劳动拼命三郎,不用张金花催促,他们也是会早早去上工,希望来年评测工分的时候,能拿高点。
      
      张金花被一呛,没想到这个平时性子软的大儿媳妇,居然干和她顶嘴。
      
      她刚想骂不尊敬长辈,看到沈栋材出来,想到他前几天打她那事,现在还在发怵,只好气着出了去。
      
      看沈子夏状态不对,李丽敏最终还是让沈子秋留下来陪着姐姐。
      
      沈子夏说了没事,但是李丽敏执意要让沈子秋留下来,她也没再说什么?甚至心底里还是希望沈子秋留下来陪她。
      
      昨晚那些事情历历在目,她就算比眼前这群人还要见多识广,但是也忍不住后怕。
      
      不过后来想想这手指流出的液体也不害她,倒是松了一口气。
      
      沈子秋得了命令自然尽心照顾自家姐姐,洗衣服这些事情,全揽了自己做。
      
      沈子夏看她要走,连忙带着二叔的小儿子沈家宝跟上,“我跟你一起去吧!”
      
      她现在害怕一个人待着。
      
      “可是……”
      
      “我不洗衣服,就一旁看着就行了,再说,我还要看着家宝呢。”
      
      家宝今年三岁,正是最活泼好动的时候,见姐姐牵着,忙点头,“嗯嗯,夏夏姐姐要跟我玩。”
      
      沈子秋见状,倒也没有再阻拦,只是让沈子夏难受要告诉她。
      
      沈子夏笑着应了声,只觉得心口暖暖的。
      
      如果说能说服她留在这里的,就是这一家对她好的家人。
      
      虽然沈贤国有些窝囊,李丽敏性子也软,但是这一家人,对她却是真心的好,什么好的都紧着她来,生怕她累了苦了。
      
      在这样的时代里,遇上这样的家人,也是少见的,有些人心里会有所妒忌。
      
      原来的世界沈子夏享受的亲人关心的时间太短暂了,后来的十多年,都是跟着奶奶过的。
      
      就算叔伯对她还不错,可毕竟不是家人,没有家人的那种关怀。
      
      去了河里,除了姐弟三人,还有两个七八岁的同村小女生在洗衣服,大家都是认识的,互相喊了声,就继续洗衣服。
      
      沈子夏牵着沈家宝魂游太空,还没拉回来,带着家宝坐在边上的石头上,暗暗想着昨晚发生的事情。
      
      她盯着手指看了又看,依旧什么也没看出来。
      
      她想,是不是自己最近疯魔了,昨晚那些只是一个梦,可来的路上,昨晚长出来的两撮小草,可都还在,还长高了一大半,张金花今天出门看见了,还顺嘴说了句,然后把草全部拔了。
      
      沈家宝看岸上有同龄人在玩着小石头,拉着沈子夏的手,糯糯的声音询问:“姐姐,我能去玩吗?”
      
      家宝年纪虽然不大,但是很懂事,沈子夏想了想,就在跟前,点头同意了,只让他别走太远,等会就回去的。
      
      “好。”
      
      家宝跑去玩了,剩下沈子夏一人百无聊赖的环顾四周。
      
      目光一旁的草丛上,她心里想着,如果把手放这里,会不会出水呢?
      
      脑海这么一想,没想到真的有水从手指流出来,很小,吓的她连忙把手指放一撮小草上。
      
      水流的速度很小,不一会就流完了,算起来也就几毫升。
      
      即便昨晚手指流过三次,可再次看见,她还是有些震撼。
      
      又怕自己的诡异动静被人发现,她连忙用左手把食指抓在手里,让别人看不到。
      
      她盯着地上刚才滴过液体的地方,果然,地上本来就有小草的地方,小草突然以肉眼的速度长高了!
      
      “靠,真长了!”
      
      她有些惊喜又有些惊险的看着自己的手指,难道,这就是老天爷派她来这里,给她的金手指?手会出一种能指使植物生长的液体。
      
      那么,是不是说,只要用这种液体灌溉,植物就能快速生长呢?
      
      沈子夏的脑海千转百回,想了很多,来洗衣服的人越来越多,她却不敢拿着自己的食指再去试验。
      
      等回到家里,晾晒了衣服,沈子夏在院子里看着靠近墙根的几根杂草,伸出食指,想着有水流从手指流出来。
      
      可她想了半天,手指一点动静都没有。
      
      她多怕这手指坏了,好不容易才了解清楚这些液体的功效,该不会就失效了吧?
      
      她拍了拍手指,就像以前家里电视机信号不好,爸爸总喜欢伸手去拍一拍电视机,仿佛只要拍一下,这电视就能看了。
      
      而且偏偏每次拍了之后,还真的有奇效。
      
      可她拍了好几下,一点动静都没。
      
      “夏夏姐姐,你为什么要打手?”沈家宝胖乎乎的走过来,学着沈子夏的姿势蹲在那里。
      
      看着乖巧可爱的堂弟,沈子夏伸手捏了捏他的小胖脸,“姐姐没事,你去玩吧!”
      
      小家宝没走,他是小孩子,沈子夏又没有上工,平时两人相处的时间很长,所以他也很喜欢这个堂姐。
      
      沈子夏倒是没有再赶他走,反正一个小孩子什么也不懂。
      
      倒是沈子秋发现自家姐姐蹲在墙角,连忙劝着进屋。
      
      “外面太阳晒,二姐,你要不要先进来啊?”
      
      “不用了,我晒晒太阳,也好,毕竟不晒太阳,身体更难受。”
      
      沈子秋见劝不动她,也不再说了,让家宝看着夏夏姐姐,自己去菜园里摘了菜,又洗干净,等晚点张金花回来拿了钥匙开门再放进去。
      
      沈子夏没有继续蹲在墙根下晒太阳。
      
      虽然现在十月份了,晚上凉爽多了,但是粤省的太阳火辣辣的,白天跟夏天一样,二十度三十度。
      
      她从墙角捡了个丢弃的瓦缸,再从边角的地方挖了泥土罐满。
      
      沈家宝这个跟屁虫跟上跟下,还会帮忙挖土。
      
      沈子夏做这些,其实是想验证一下自己的想法。
      
      虽然现在是吃大锅饭,但是生产队给每家都会给一点自留地种菜种点自家的粮食稻谷,不过一般地方都是比较偏僻贫瘠的,所以家家户户都会留种种植。
      
      家里的种子都是放在厨房边上的仓库,包括里面的粮食,钥匙在张金花手上,没法拿的得到。
      
      想到这里,沈子夏郁闷了。
      
      没有种子,怎么验证她的想法呢?
      
      不过,粮食种子是没有,但是她很快就从菜园里找到了菜种——刚种下没多久的蒜!
      
      七月葱八月蒜,现在是阴历八月,蒜头是前两天刚种下的,上头的芽还没冒,倒是已经长了写白须根出来。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