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七零发家做军嫂

作者:叙年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10章

      沈贤国看了两个闺女一眼,沈子夏一脸无辜,沈子秋还没反应过来这是怎么回事。
      
      她自己也没有想到,二姐会放开嗓子嚎起来,更没想到的是,爷爷打的人不是他们两个,反而是后奶。
      
      这样的事情,是从来没有过,让沈子秋这会也没反应过来。
      
      “爸……”
      
      进来沈贤国刚想说话,却被沈栋材摆手制停。
      
      可沈贤国这会早就听了邻居你一句我一句说了今天的事情,连忙开口,“爸,你也看见了,咱们这样像什么话?天天这么闹腾。”
      
      沈栋材气的很,也不说话,嫌弃的看了一眼张金花,又掏了烟叶卷了抽起来。
      
      沈贤国见他不说话,也不傻,这看着老子是在教训他这个后母做错了事,不如说是因为他被那么多人看着,下不来台,怕被人嚼舌根子把事情作大,然后捅上面去,到时候这剥削压榨的名声,就算沈栋材张金花不至于坐牢,支书一顿教育是少不了的。
      
      沈栋材爱面子,可丢不起这个人,自然自己动手更能挽回名声,让别人知道,他才是家里当家的人。
      
      沈栋材活了大半辈子,虽然没读过几个书,但是想事情想的比年轻人活络的多。
      
      沈贤国可不管他老子今天这出是因为什么,只说道:“爸,咱们一大家子,人太多了,平时住一起,难免会发生矛盾,这牙齿和嘴唇都有打架的时候,都说远香近臭,这个道理,爸你应该知道的吧?”
      
      沈栋材抬起头,睨了沈贤国一眼,“你这是什么意思?”
      
      “爸,一般儿子娶老婆之后,都要分家出来单过,早年贤武没结婚,咱们住一起也不奇怪,但是现在我和贤业贤文他们几个,都结婚那么多年了,孩子都那么大了,再过几年,我们也要当爷爷外公的,总不能一家子人还住一起,这人太多,也是该分家了。”
      
      张金花一听,忙喊道:“分什么家,这主席老人家都说了,人多力量大,拧紧一股绳才好,分家不是把绳子拆了吗?家里现在什么情况你不知道吗?”
      
      这张金花虽然大字不识,但是她活那么大年纪了,当然知道捡什么话说,那嘴皮子利索的,村子就没几个人能斗的过她。
      
      看着家里的动静,李丽敏这个做妻子的倒是想说话,但是想到这毕竟是老子和儿子的事情,她一个儿媳妇不好插嘴,又只能压了下去。
      
      她抬头,看向刚到家的沈贤业。
      
      只见沈贤业也走了上前,开口劝了起来。
      
      “爸,我大哥说的对,咱们家这样挤在一个屋子里,难道等我们孙子孙女,都住一起吗?分家了也好。”见沈栋材要说话,沈贤业又说道:“你是我爸,分家我和阿翠一样会孝敬你,只是咱们分家煮食而已,没什么区别。”
      
      沈贤国满意的看了沈贤业一眼,“爸,我是老大,以后你还是可以跟着我们过。”
      
      他们这边的县镇,不像其他地方,老子老娘跟着老大过,相反,是跟着小的过,因为一般分家的时候,爷奶辈年纪不会太大,还能照顾小孩,而小的那个,孩子会比大的小太多,所以会跟着后面两个小的过。
      
      不仅如此,而且一般情况下,家里老人跟着谁过,就吃谁的,毕竟还有劳动力,等于增加了一个劳动力,所以其他儿子不需要另外给赡养费,如果儿子有钱孝顺,平时给点钱也行的,只有在需要出大钱的时候,才会兄弟平摊。
      
      当然,以后老子老娘手上的东西,也都是跟着的那个儿子的。
      
      这些,已经成为了大鹰村甚至是他们白镇,化临县的一种约定成俗的做法,当然,每家每户条件不同,也不是死定着的规矩。
      
      张金花一听,老脸涨的更红,“不可以,不可以。”
      
      分家了到时候她就要跟着老四过了,就算跟着老三过,又能怎么样,两个儿子多大能耐她也知道。
      
      如果她是亲娘,轮换着在几个儿子家住也是可以,可偏偏她是后娘,就算沈栋材跟着前头两个儿子过,但是照顾老子的主要重担,还是她的两个儿子。
      
      一想到这里,张金花整张脸气的通红。
      
      沈子夏知道张金花在担心什么,毕竟分家不只是失去了两大金山,连赡养老子的职务都分不到沈贤国两人身上,就算每个月给赡养费,那又如何?
      
      “不行,不行。”张金花连连摆手。
      
      沈贤国没看她,目光盯在面前的沈栋材身上,“爸,你说说看吧!”
      
      张金花急了,“沈栋材……”
      
      也许是听烦了,也许是根本没动过分家的念头,沈栋材拍了桌子一下,站了起来。
      
      “行了,整天吵吵嚷嚷的像什么话,赶紧去做饭,都什么时候了?”他这话对着张金花说,随后转身,直接朝着房间的方向而去。
      
      “爸……”
      
      “爸……”
      
      两个儿子在身后叫唤,沈栋材也只是停了一下脚,低喝了句,“我还没死。”
      
      沈子夏知道结果是这样的,毕竟沈栋材也不笨,他两个亲亲儿子没了两个哥哥当靠山,吃土他都吃不起。
      
      不过沈贤国这个便宜爸爸废了那么多口水也没白费,至少,沈栋材说了,家里的事情分工明确,自己干自己的事,谁都不能吃白饭。
      
      所以,一大家子的洗衣服喂猪喂鸡等事情,都被一一分散开来。
      
      沈子秋吃完饭,就回了房间,一脸欢喜。
      
      沈家玲脸色差到了极点,她以前不用干那么多活儿,有上头的奶奶宠着,没想到沈子夏沈子秋两人,居然那么能耐。
      
      她站在门口,恶狠狠的瞪了她们一眼,说了一下酸话,才砰的一声把房门关的震响,以发泄自己的怒气。
      
      看着沈家玲吃瘪,沈子秋乐了。
      
      她看着一旁正在铺床的二姐,抱了过去,把沈子夏吓了一跳。
      
      “姐,你今天可能耐了,居然打败了咱们家的慈禧。”
      
      要说家里那么多人,谁打败张金花她都没那么稀奇,但是自家二姐打败了张金花,却是她没有想到的。
      
      沈子夏笑了笑,“她其实就是只纸老虎,看着吧,咱们还能战败她。”
      
      听到二姐这话,沈子秋想到她爸今晚说的分家的事。
      
      她一喜,“姐,你说的是咱们分家的事吗?”
      
      沈子夏没瞒她,点点头,“当然,爸今天虽然没能分成家,但是,总有一天能分家的,看着吧!”
      
      沈子夏的话说的十分有信心,沈子秋刚听着觉得有几分道理,但是仔细想想,她爸说了那么多次分家,爷爷都不分,不免又失望了。
      
      “姐,你说,会不会真的像家玲姐说的那样,除非咱爷奶都走了,才能分啊?”
      
      沈子秋走的意思是去世的意思。
      
      她消极悲观的心态,沈子夏并没有再去解释,毕竟,不止沈子秋,连她便宜爸妈估计也愁着呢。
      
      这事情随着沈栋材的一巴掌,总算也结束了,张金花这几天夹紧尾巴做人,也不敢使唤这几个不是亲生的孙女,免得又让林大娘抓了把柄在那说,就连串门这爱好,她也戒了好几天。
      
      没了那么多活儿要做,沈子秋赶紧让沈贤国去大队长那说,说她也要上工。
      
      沈子秋平时也有上工的,但是因为家里活儿多,所以她上工的时间不长,只能得个两工分。
      
      两工分虽然少,但是折合人民币,那也是八分钱,一个月下来,也有两块多,这可不少呢,毕竟现在读书也只需要几块钱。
      
      沈子夏恢复了几天,身体已经好了。
      
      虽然她体质不好容易生病,但是还不至于跟个死弱鸡一样瘫在床上,只是重活干不了太多,倒是自家的活儿她一个人都能揽下来。
      
      沈子夏没有工分,早年有读书,去年开始和沈子秋都没了读书,只读到四年级。
      
      李丽敏想让他们再去读书,但是家里之前出了事,张金花说没钱了,不知道怎么的,沈栋材就拍板说不要去读了。
      
      现在家里读书的,只有沈家旺还有沈家龙两人,就连张金花宠爱的沈家玲,也没再读书,不过按照她的话说,她根本不想读书,同岁的沈家强也没读书,他喜欢有钱的感觉,宁愿挣工分。
      
      这几天老大家这边安生了不少,张金花却没少明里暗里的骂着。
      
      沈贤国是个男人,被后娘一次次的编排着,心里也有气。
      
      晚上,夫妻两人刚躺下,沈贤国揉着眉心,累的全身不想动弹。
      
      李丽敏用水漱了口才进来,见他一脸愁,上前问道:“怎么了?还在想着分家的事情。”
      
      沈贤国也不避讳着妻子,重重的点了点头,“嗯,咱们再不分家,这日子没法过了。”
      
      李丽敏也想分家,但是公婆死活不想分,他们根本没办法。
      
      重重的叹着气,她是闹不明白这家里人怎么能那么恶心。
      
      要不是丈夫对她好,她早受不了带着几个孩子回娘家了。
      
      虽然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但是她要真回去,她妈和她哥几个不会不管他们的。
      
      “可我们能怎么办?”
      
      能怎么办?沈贤国轻笑了声,他也不知道能怎么办?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