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王同人-燕回

作者:司泽院蓝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24章

      第24章开窍的支柱
      
      晚餐时分,不二装作对面前的龙虾很感兴趣的样子,暗自感叹弦一郎的家训——食不言——真是好用,尤其在挡掉一群围着你想要知道个所以然的人的时候。慢慢地搅动暗色的野菌汤,不二琢磨着官方说辞。嗯,就说是无我之境好了,招数就全赖那个寺庙主持了!反正主持是实话,不相信的自己找去。至于小景——不二抬头瞄一眼迹部,正好迹部也一眼扫过来,那目光绝对是在说老-实-交-代!不二立刻打消自己编谎话的念头,摆出最诚恳的笑脸:一定一定!
      
      待到晚饭后不二把他的解释一说,大多数人半信半疑,哪来这么强的寺庙主持啊?知道内情的越前疑惑:老头会不二前辈那招?从没见过,回去问问。而手冢从龙崎教练那里知道越前的父亲就是武士南次郎,而不二跟着他学网球已经快六年时,终于知道不二和越前的熟络从何而来。现在不二说他的招数是南次郎所传,可能性是挺大的。嗯,回去让乾查查资料。迹部则在不二的眼神中知道他的解释在后面,按耐住心中的疑问没有吭声。这样,不二这件事终于落下帷幕。
      
      因为只有迹部和不二住在二楼,所以迹部看着大家都消失在楼梯转角处时迫不及待地把不二拖进小客厅。
      
      被迹部突然的动作吓到的不二缓过神来,对上迹部犀利的目光,赶忙举手投降:“我招我招我全招,小景你不要这样看着我好不好?”感觉像是被狼盯上的兔子,他现在有点能理解被迹部一看就发抖的冰帝部员了。
      
      看见不二故意装出的可怜相,迹部扑哧笑出声来。他在扶手椅上找了一个舒服的位置,准备听一篇长长的自我奋斗史。“我刚刚已经说了一半,那个寺庙主持其实是越前南次郎。”
      
      “啊?”迹部倏地立起,“那个武士南次郎?”
      
      不二点头肯定:“就是你想的那个。”
      
      这倒是可以解释周助实力超群的原因,不过……眼睛一眯,迹部发现了问题:“那招是他教的?”
      
      啊啊,就知道混不过去,不二只好坦诚:“那个,是我自己的。”“前面的三重反击也不是无我之境,是你二刀流的原因吧?”
      
      你都看出来了还问我干嘛?不二无奈点头。
      
      迹部更加无奈地发现没有比当初没硬拉不二来冰帝的决定更失策的事了。嗯,应该做好准备,高中一定要成功!
      
      第二天早晨,青学众人整装待发。正要上车,迹部突然出声:“周助,不如就在这里住下吧,陪我练习。”不二想想,好像自己回去也没什么事,小景这里又可以住得很舒服,外面还有漂亮笔挺的白桦树,对了,上次好像才走了浅间山……
      
      不二正要答应,一边沉默的越前突然开口:“不二前辈,我的补习。”他不是想让大家知道他需要补习,但是如果不二前辈留在这里,不仅自己的补考肯定泡汤,而且还有明显对不二前辈有企图的猴子山大王和不二前辈一起,这怎么想都不是明智之举啊!而且,越前咬牙切齿,昨天居然输给了他!
      
      “对哦,还有这件事,”不二歉意地笑,“对不起啊,越前,我一时没想起来。”
      
      眼看就要到手的、和周助的夏日假期飞走,迹部悻悻:算你狠,越前,抓住了周助就是一个弟控。一旁的手冢总算松一口气,他正愁没有理由不让不二继续和迹部呆在一块呢!
      
      没有人注意到已经坐上车的乾把这一幕尽收眼底。他喃喃自语:“看来似乎收集到一些网球之外的数据了呢!”
      
      所以在全国大赛的前十五天、其他学校都在进行比赛之前的魔鬼训练时,除了正在厨艺修行的河村、绕青春台长跑的手冢,其他青学正选却在如火如荼地——补课!
      
      青春台西部的一座民宅里不时传出惊呼声和物体倒地声,显然,这里是乾正在对他的两个学弟进行“爱的教育”,也难为了桃城和海堂,这两个一见面就吵架的冤家这次愣是没吵起来,因为各自都在忙着吐出乾汁;北边的一间宅子里,大石无奈地阻止第N次想要玩游戏机、看电视、抱抱他家小熊大五郎的菊丸,因为他一道题从八点讲到十点也没讲完;东边的某个寺庙里,一个穿着浴袍的大叔正在用脚上的绳子撞钟,手里还拿着一本不合佛门清静之地的杂志。本来这情形已经很诡异,如果再加上旁边阴影里还有一张桌子两把凳子和上面一个教一个学都很认真的两个少年,这——诡异已经不能形容这种状况了!
      
      不二好不容易让越前分清和歌和俳句的区别,没好气地给了悠哉的南次郎一个白眼:什么啊,自己儿子的日语也不好好教下,现在还让人在这里读书!
      
      没错,为了“锻炼强大的精神力”,经不住激的越前一定要在钟亭旁学习,以证明自己的强大精神力。越前怎么可能到现在还中这种用烂了的招数,我看想伺机和老头或者我打一场才是他的真正目的吧?
      
      正这么想着,南次郎的声音传来:“来来,不二,不要管那个小子了,我们打一场吧!”让我来看看你那两招进展如何。不二觑了他一眼,这么兴奋,难道说他把越前激出来就是为了这个?真不愧是父子,打的算盘都一样。
      
      “……云雾罩夜空,犹留一轮月;晨霜遍原野,秋色业已深……”听见耳边传来的球拍击打声,越前烦躁地放下书本。为什么不二前辈和老头可以打网球,而他非得在这儿背一些莫名其妙、不知道在讲什么东西的古董连歌?啊啊啊,不二前辈还说要是不背下来就不准我打网球,啊啊啊,这样下去真的会让人崩溃啊!越前胡乱抓抓头,他也和不二呆久了,很清楚那张笑脸下隐藏的决心不容改变,只好继续痛苦地念下去。咦,刚刚读到哪儿了?找不着,再从头开始吧!“残雪犹未消,山麓罩暮霭……”古人真是恐怖,这种东西他们是怎么写出一百句的?字都要看不懂了……
      
      这边厢,不二和老头打得不亦悦乎。接住不二一个力道奇大的扣杀球,南次郎挑眉:“这次碰到谁了?不错嘛,这个招数叫什么?”
      
      不二也挑眉:“破灭的圆舞曲。”“
      
      是冰帝的那个家伙吗?越前好像不太喜欢他,”南次郎摸摸下巴上乱糟糟的胡茬,自家少年看待那个人就跟敌人没两样,“这个名字倒是和他很配。”突然想起自己的目的,南次郎话锋一转:“可是我还是更喜欢你取的名字,飞燕绝杀,啧啧,多有气势!”
      
      废话,这还不是你要求的进攻招数,虽然我偶尔也想发发威。不二腹诽,惟一一个你偶尔接不着的球,名字当然可以狂妄一点,没想到还正对你胃口……“你的千面也应该多增加一些像刚刚那个一样的东西,进攻还不够有力!”看着南次郎不满足的表情,不二只觉得汗涔涔:果然面前这人才是终极BOSS,现在的千面已经集中了我所有见过的招数,这死老头居然还嫌不够!好,不二暗下决心,哪天我把橘的暴走雄狮学到手你可不要后悔!
      
      正当南次郎在比赛中指导不二加在球上的旋转要怎样才能使球更快、而且不见残影的飞出去时,实在按耐不住的越前出现在了场边。不二停下手中正要发出去的球,微笑地问:“背好了,越前?”
      
      越前不自在地挪挪身子,小小声:“没……”不过想到自己的理由,顿时有了底气:“不二前辈,我看根本没有人能把那个东西背下来吧?”
      
      所以你就想偷懒?看来需要彻底的教育,不二放下球拍走过去:“如果我说有人呢?”
      
      “那……证据!”想打网球的越前嘴硬,虽然不二前辈号称天才,但是这种臭臭长长的东西就是天才也不一定会的吧!
      
      不二微微挑高嘴角,真是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孩。看着不二似笑非笑的表情,南次郎清楚又有好戏可看,适时出声:“不二,我们今天就到这里好了。越前你的国语确实需要好好补补了!”
      
      半个小时以后,把整本国语书从头翻到尾的越前彻底石化了:这这这,这还是人不是?怎么可能有人把整本书都背下来?而且还是在两年没翻的情况下?
      
      看到越前瞪大的眼睛,不二很坏心地逗他:“怎么样,越前?知道我对你的要求是多么低了吧?看看,”手指抖着书页,“这首连歌才三页纸啊,很少是不是?”
      
      越前呆怔地点头,跟一本书相比确实很少……不对,不二前辈根本就不能用常人的标准衡量!“可是这么多字……”越前纠结,他还认不全汉字呢!
      
      不二看见越前为难的神色,突然想起来越前的国语——似乎不怎样?居然忘记这回事,“那现在开始吧,国语教程!”
      
      不知底细的越前再次被不二打败,他在奋力地认清笔划的时候,不二随手在旁边写写画画。本以为是信手涂鸦的越前待到补习结束后随手抄起一看,Oh,my God!天上来个雷砸死他好了,为什么世间会同时存在国语小白和文学达人?
      
      没错,纸上写的居然是号称“考场必杀”的什么楚辞!崩溃,乾前辈说他们有一次老师不知道在想什么,把这个东西编进了考卷,结果那一题历史性的全军覆没,答对的就只有一个人!现在用脚趾想都知道是谁了……越前再仔细看看纸条,神啊,还有貌似是汉诗的东西(不二刚刚给他补习过,之前他完全不知道有这回事),压的什么什么韵他实在是不知道了。
      
      第二天补习继续,不二一来越前就拿着那张纸让他看。“怎么了?”不二疑惑,“难不成越前对屈原产生兴趣了?”
      
      “不二前辈,你不会告诉我这个你是随便写写的吧?”
      
      “当然不是,我只是突然觉得想到屈原的高尚情操,词汇也很美好,就默写下来品味一下了。”不二不明所以地回答,眼看越前蔫了下去。“怎么了,越前?你要是有兴趣我还可以跟你讲讲杜甫李白苏轼李煜什么的。”
      
      这一大串名字似乎在哪里听过……越前垂肩,算了,他现在知道大石前辈所谓的“擅长文学”是怎么个定义法了,就是像他这样的文学水平一定会被打击至死的那一种!他居然还对橱窗里据说出自某人手笔的古文心存怀疑?现在就是说那首百韵连歌是不二前辈写的他也相信!
      
      彻彻底底被打击到,越前对着一沓砖头般的书发奋努力。看见越前熊熊燃烧的小宇宙,不二有点狡黠地笑:就知道越前不会这么容易认输,考前突击没热情怎么行?翻开自己带的《Gene Cloning》,不二瞄瞄对面翻飞的书页,暗自心想:不过想要在汉语上打败我,你还早个二十年呢!首先我有地域、年龄优势,再说我十几年稳居年级第一的语文难道是白学的?就连我们省号称全国最BT的高考语文都奈何我不得……
      
      忙着查英日字典和日中字典的越前的想法则是:不仅为了网球,也为了能够站在不二前辈的身边,他决定,一定要通过、而且要高分通过补考!想到补考,越前咬牙切齿,这么丢人的事——绝不能有第二次!
      
      热血青春啊……那劲头让南次郎又发出了这样的感慨。
      
      在全国大赛前两天,抽签在立海大进行。提前回来的手冢和大石一起步入会场,关东大赛优胜的光环立刻吸引来不少眼光。今年的队伍实力都很强呢!手冢想到龙崎教练对于今年比赛的评价——“十年难得一见的俊才会聚之所”——不由得深感赞同。
      
      环视会场,迹部、真田、橘、白石、千岁、木手……没有一个是可以小觑的角色,而且还听说那个深不可测的立海部长幸村要复出了?但是,无论怎样,现在他的目标就是全国大赛!答应别人的事一定要做到,手冢可是个言出必行的人,更不用说他答应的可是自己的前辈——大和部长!做完这件事,他就可以名正言顺地让越前接任青学支柱,这样就再也没有为了网球而妥协自己情感的问题了!
      
      不过话说回来,当初不二死活不肯参加大和部长的特训,难道就是因为预见了之后的巨大压力和责任?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1、龙马念的连歌:出自于著名连歌《水无濑三吟百韵》。
    2、暴走雄狮:橘桔平的成名招数,极具攻击性,这招曾打伤千岁千里的右眼以致于两人先后从狮子乐中退部转学。橘去了不动峰,而千岁去了四天宝寺。
    3、不二的两个招数:千面,目前的作用是发出任何不二见过的招数,自然在这之前需要练习;飞燕绝杀,讲究一击必杀,通常用在赛点,目前只有南次郎能够接住(他有时也会接不着,所以他万分期待自己根本接不着的那天),最终形态现在保密!
    4、《Gene Cloning》:基因克隆(T.A.Brown著),不二正在复习以前的知识,快要离开王子群了……
    5、贴图,有爱的补习,龙马睡着了,不二正在考虑怎样叫醒他……我知道龙马是班上的图书管理员,大家就无视桌子上贴的那个东西吧!

    看不到图的亲,请点
    6、某蓝的资料连载之六:有关日本古典文学
    和歌:
    这种日本诗是对汉诗而言的。日本最初的诗使用汉字写成的,有的用汉字的意,有的的用汉字的音。在此基础上产生了具有日本特点的诗。因为日本叫大和民族,加之写了诗要吟唱,所以便称其为和歌。
      和歌包括长歌、短歌、片歌、连歌等。随着时间的推移,作短歌的人愈来愈多,现已占绝对多数。为此现在人们虽仍称和歌,但主要指短歌。歌人也是主要指作短歌的人。
    短歌有五句三十一个音节,是一种日本传统定型诗,格式为五七五七七的排列顺序。它始于六七世纪,根据日本最早的诗集《万叶集》记载,第一首和歌作于公元757年。和歌是受中国五言绝句、七言律诗的影响,因此出现短歌五七五七七的形式,即使是长歌,最后也是以五七五七七结尾。日本除短歌外尚有更短的俳句,它也是定型诗五七五的格式,只有十七个字。
    连歌和俳句:
    俳句是日本的一种古典短诗,由十七字音组成。它源于日本的连歌及俳谐两种诗歌形式。
      连歌是开始于十五世纪日本的一种诗歌,同中国近体诗联句相仿,是由多个作家一起共同创作出来的诗。它的第一句为五、七、五句式的十七音,称为发句,胁句为七、七句式的十四间,第3、第4句以后为前两种句式轮流反复,最后一句以七、七句式结束,称为结句。
      连歌是格调高雅、古典式的诗。连歌中承袭了中世的审美意识,其写作方法是引用古典的故事来创作出诗句。其后,连歌渐渐被一种称作“俳谐”的幽默诗而代替。
      俳谐和连歌一样,也是由十七音和十四音的诗行组合展开的诗。但是,俳谐将连歌讽刺化,加入了庸俗而且时髦的笑话。俳谐较多地使用谐音的俏皮话,而且喜欢使用连歌中没有用过的富有生活气息的事物来作为题材。
      在俳谐中,开始有人将发句作为独立的作品来发表。这就是“俳句”的起源。
    快要被人遗忘的资料小剧场重新登上舞台……



    师门不幸的我
    只想退休的反派NPC师父VS欧皇兼氪佬的正道玩家徒弟



    不入轮回
    末法时代,绝地逢生



    [HP]Senior,Junior
    汤哈(伏哈),如果汤姆·里德尔出生于1978年12月31日



    [HP]时计/Countdown
    伏哈,原著背景+灵魂伴侣设定。



    请成为我的公主
    都市爱情童话



    万人之上
    一人之下



    [HP]相似绝不同/Alike
    伏哈,一个自原著五年级起的新故事



    黑色皇后假说
    敌人变情人(哨兵向导)



    教主有难
    剑神VS剑魔



    演艺尖峰
    影帝VS影帝



    临凤阙
    贬官女的宠后路



    无限英雄
    综超级英雄



    赤墓
    霸道鬼圣爱上我



    葛朗台伯爵阁下
    穿越之帝国首富



    [综]学霸的正确攻略
    学霸什么的最讨厌了!



    论伦敦塔的倒掉
    严谨贵族军官VS花花公子大商人



    七夜谈
    河♂蟹♂地拯救世界



    [网王]天才=女王?
    轻松热血基情HE,永远的网王



    论宠姬与贤后的距离
    有多远?



    笑傲-凤箫意难平
    林平之重生,手刃仇敌,独步天下



    K-王剑合璧
    周防尊/宗像礼司,总在不断偶遇或制造偶遇中的双王



    神史成灰
    混沌神X智慧神,有关历史与神话、选择与命运的妄想



    假戏真做
    新人救世主VS影帝伏地魔,交叉平行世界



    网王-微笑之诗
    双美人的强强争霸史(闺蜜进化成基友的发展史)



    网王同人-燕归
    2012不二生日贺文。重生天才的世界称霸之路。



    战与和
    重生救世主VS重生黑魔王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36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