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女友黑化日常

作者:公子永安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替嫁前女友(2)

      
      琳琅一眼瞧见了挂在墙上的宝剑,笑容诡异。
      
      有句话叫什么来着?
      
      最爽的莫过于瞌睡了有人递枕头过来。
      
      她披上衣衫,把剑拿下来,剑鞘上刻着饕餮纹路。戾气深重,还是一把杀人饮血的凶剑呢。就这样堂而皇之的挂在日常起居的寝殿之中,陛下你很任性哦。
      
      琳琅随意挽了个漂亮繁复的剑花,幸好,不算生疏,毕竟当时可是她生存的技能。
      
      女人撩了撩耳边的碎发,勾唇一笑。
      
      也不知道这把嗜血的长剑,是否尝过它主人的血?
      
      熟睡中的男人很敏锐,只是还没避开,胸口一痛,鲜血飞溅。
      
      琳琅嗅到了那股浓烈的血腥味,不由得更愉悦了。
      
      浑身的神经都好像颤栗了。
      
      “有刺——”
      
      他刚想喊,对方手腕灵活一转,凛冽的寒光斜斜刺过来了。
      
      干脆利落的又戳了一个血窟窿。
      
      魏帝又惊又怒,他从来没有这么狼狈过!
      
      好在男人也不是花架子,反应过来后忍着疼痛迅速将人制服,一招锁住喉咙。
      
      结果,粗糙的手掌触到的是细腻的肌肤。
      
      他一愣,偏头打量起这大胆的“刺客”。
      
      寝宫里的纱帐被风吹起,掠过女人的雪白脚踝。
      
      只见她眉如春黛,眼盈秋水,秀骨清像,偏偏眼尾沾染了一缕血迹,平添几分惑人的妖冶。
      
      “你是……”魏帝有些惊疑不定。
      
      对方的身子突然往后倒。
      
      裙摆如莲花般散开。
      
      他一手将人拉了回来,抱在怀里,试探了一下鼻息,幸好只是晕了过去而已。
      
      刺伤了皇帝就玩昏迷,真刺激。
      
      琳琅暗想着。
      
      这男配要是反应再慢点……姐妥妥的给你耍一出偷龙转凤的剧情。
      
      太可惜了。
      
      一听到皇帝的召唤,太医院的人匆忙赶来。
      
      “陛下,臣先给你包扎……”
      
      “小伤而已。”魏琛眉宇冷厉,“先给她看。”
      
      这个女人好大的胆子,欺骗了他还不算,竟敢行刺于他!
      
      可是不得不说,她成功颠覆了魏琛对那些千金闺秀的认知!
      
      柔弱,美丽,却也贞烈!
      
      那种仇恨的眼神,很烈,很美!
      
      让人很有征服的念头!
      
      明黄纱帐下露出一截雪藕的手腕,侍女绑上红线,太医在屏风外轮流探脉。
      
      为首的太医微微皱眉,似是犹豫不决。
      
      “说。”
      
      魏琛踹了他一脚。
      
      “娘娘似乎受到了极大的刺激,一时郁结于心,陷入昏迷,老臣开几副药便可转醒无碍。不过娘娘脉象极虚,是……是夭亡之兆。”
      
      “以后你们几人,专门负责她,若有一丝毛病,朕决不轻饶。”
      
      帝王面如沉水。
      
      他亲爱的弟弟玩了一手偷天换日,不惜违背君子之约把他的未婚妻打包送进宫里,要是这么轻易地死掉了,那岂不是太可惜?
      
      再说了,这个美人儿还挺有个性的,蔑视皇威,公然弑君,他好久都没见过这么有趣的人了!
      
      要是琳琅知道魏琛的内心想法,估计要来上一句。
      
      谁叫陛下你就喜欢“有趣的女人你引起我注意了”呢?
      
      上朝的时候,魏琛百无聊赖拨弄着冕琉。
      
      等群臣上奏完,接近尾声,高台上的帝王突然出声。
      
      “魏钰,你真不后悔?”
      
      魏王一袭绛色纱袍,宛如芝兰玉树般,“陛下,臣不知您所指何意。”他眉目清朗,完全没有兄长那股暴戾之色。
      
      若不是困于低贱的出身,恐怕今天登上龙椅的人君就难说了。
      
      “不知道也没关系,朕倒真要谢谢你,让朕平白捡了一个稀世珍宝。”魏琛眼神锐利。
      
      “那是陛下的龙运照人,魏钰何德何能。”
      
      “你倒是会说话。”
      
      “陛下过奖。”
      
      魏帝无心跟这个老狐狸周旋,挥手就散了朝会。
      
      一回寝宫,侍女急忙跑来汇报,“陛下,娘娘不肯服药,也不肯进食。”
      
      这女人,都被他幸过了,还耍什么小性子!
      
      魏琛大步踏入内室。
      
      琳琅换上了素白的单衣,小脸掩在乌发里,愈发显得单薄柔弱了。
      
      “把药喝了。”他命令道。
      
      对方置若罔闻。
      
      男人直接上手,捏着她的下巴,强横将人的脸转过来。
      
      “啪——”
      
      玉碗碎裂成几瓣。
      
      “看来你是不想活了。”狭长的丹凤眼透着冰寒之色,“你可知道惹怒一国之君是什么下场?”
      
      琳琅幽幽转过头。
      
      “天子一怒,伏尸百万。”她竟是低低的笑了,“那也挺好,有那么多人一起陪葬,黄泉路上还能做个伴,你说是吗,陛下?”她冰眸一瞥,梅红色唇瓣边勾着似有若无的笑,幽媚入骨。
      
      魏琛身边的艳姬众多,却没一人比她这一笑要来得诱人。
      
      仿佛罂粟一般致命。
      
      他突然不想这么快让她死了。
      
      “你死了是很容易,但你的家人怎么办?太傅年事已高,想来受不了奔波的苦楚。”
      
      魏琛似笑非笑。
      
      琳琅听了倒是没有多大感触,周琳琅才尸骨未寒,周家人就彻底跟聋子一样,收不到任何的风声,还把间接害死她的凶手当作亲生女儿一样来疼,这得是多大的心胸?
      
      周琳琅不怨他们,是因为周家人给了她半生衣食无忧的生活。
      
      而琳琅,向来不待见那些因为利益而舍弃血缘的亲人。
      
      不过眼下,周家对她而言倒是有用的。
      
      “陛下是想以此威胁臣女?”
      
      琳琅故意做出一副惊慌失措的样子。
      
      “也许你可以试试挑战朕的底线。”
      
      魏琛重新将一碗药汤递到她面前,本意让她自己捧着来喝,对方犹豫了半晌,便低下头来,咬着碗沿,小口吞咽着。
      
      红润嫣然的小唇儿一张一合,偶尔苦得狠了,皱起那对秀美如月的眉毛,一副慷慨赴死的模样。
      
      魏琛看得忍俊不禁。
      
      女孩子家就是娇气。
      
      作为君临天下的帝王,每年进贡给魏琛的美人儿都是一车接一车来着,可他这人喜怒无常,动辄就要人性命,伺候他的宫妃们无一不是小心翼翼,哪敢在他面前使小性子。
      
      等药碗见底了,魏琛才惊觉自己竟然为一个小女人捧碗,实在有失君王的气概。
      
      他正想摔碗呢,对方立马躺塌上,将被子盖过头顶,完全不想搭理他,脾气娇得很。
      
      魏琛:“……”
      
      我说,你这么任性朕真的会砍死人的!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