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年,故人戏

作者:墨宝非宝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三章明月共潮生(4)

      房间里能有一星半点声响就好了,可没有。走廊也是安静的。
      轮船上的地毯可以吞没脚步声,哪怕有人跑过去,也绝不会惊扰到这里的两个人。
      她和他目光相对。
      “跟着……”她轻声重复,“是如何跟?”
      “你以为是如何?”他反倒是笑。
      沈奚怕自己误会了,可两人的手腻到一处这么久,总能说明什么。
      “三哥在家中可有……妾?”
      傅侗文笑,摇头。
      “这几年,你家里没为你定过别的亲吗?”
      他又摇头。
      本要说谈一场新式的恋爱,像庆项那样,给女孩子自由,又不能明着说,以傅家老三的名声来一句 “互不束缚”,九成九会被人当成春宵一度,或几度。
      这浮名平日受了,今日就会被反噬,也怪不得别人。
      他见她不出声,才问:“可还有要问的?”
      这回,换她摇头了。
      “三哥这个人——”他停顿在那里,又笑说,“不算很好,也不会太坏。你姑且试一试。”
      金玉华筵,他走过上千遭,浮花浪蕊,更是遇到不计其数。可有这么一日,他傅侗文也能放低姿态到这个地步,对一个女孩子。
      沈奚眼睛不敢望着他,看看地板,又看棉被上头,有自己落下的一根头发。她想着,一会儿要将它捡起来,绕成圈,捻个结。
      想着,想着,她轻轻地“嗯”了声,喉咙里发了声,耳根也烧了起来。
      这是应了。
      
      糊里糊涂地,她又和傅侗文交谈数句,约莫是睡了,好,我将这灯关上了,好。
      灯被揿灭。
      傅侗文将她放到棉被里,这才又从床尾走回去,到他那一头,上了床。这床一颤,她的人也跟着一颤。万幸他不再说话。
      
      这就是要恋爱了。
      这么大的一桩事,两个人却对话寥寥,甚至没有一句是直白的。可她又想,现在是新时代了,谈恋爱并不算是什么大事。又不是前朝。
      人慌牢牢的,她揣着不安。
      结果做了梦,也梦到的都是他浴在灯光下的脸和双眼,像夜晚的火车,那辆送她入京的车。她挤在门边,四周都是陌生的旅人,下车时是在正阳门。
      简陋的木牌子上写着几个字母,当时她并不认识。
      后来来了纽约,再回想,依稀能拼出来那是PEKING。
      车站人流密集,她是跟着人挤出来,始终跟在给她带路的陌生人身后,木栅栏外,围满了等着拉客的马车和骡车,她坐得是人力车。那天,车站外只有两辆人力车,她占用了一辆。
      断断续续的,拼凑出那年的逃难。
      
      天亮时,傅侗文拉开窗帘,去了洗手间,没多会出来。
      沈奚也溜下床,不甚清醒地洗漱。擦干净脸后,她将毛巾卷起来,准备放到水池旁。她喜欢这样,这样会让她觉得干净,尽管每日都有人来换烘干的毛巾。
      毛巾卷到半途,他先离开了房间。
      
      新的一天,和过往无甚差别。
      谭医生自从昨晚被她撞破后,反倒大方了,终于将交往半月的女友也带到私人甲板。有了肌肤相亲的情侣之间,举手投足尽是亲密。至多保持了半小时的距离,谭庆项就将女朋友搂在身前,两人一道坐在躺椅上,共享新送来的水果。
      沈奚和傅侗文却比往常还要正经,她看谭庆项拿来的书,他翻看新送来的报纸。
      至多是,她想拿茶杯时,他会顺道为她往前推一推。
      她心猿意马,他气定神闲。
      真是高下立见。
      
      十一点,管家递了张名片来,说是今日上船的新客人里,也有前往上海的中国人。听说了这里有救过人的外科医生,才递了名片上来。
      傅侗文接过,上头写着上海仁济的名头。
      毕竟是来拜访沈奚的,他还是将名片给了她:“你来看吧。”
      “应该没问题吧?”沈奚头回被人拜访,想见,又怕惹麻烦。
      “中途上来的,问题不大。”谭庆项给她吃了定心丸。
      “那就见吧。”她开心起来。
      见到同行,总比琢磨该如何谈恋爱要轻松得多。
      
      来的是两个人。
      一个金发碧眼,一个黑发华人。
      那个华人是个三十岁上下的高个子男人,戴着一副墨镜来,也是留学生的做派。他见到屋里的几个人,将墨镜摘下来,热络地和他们做着介绍。他叫钱源,是仁济医院的医生,旁边那位是他的同学兼同事。沈奚早被谭庆项科普过,北京协和医学堂和上海仁济在国内的地位,对这位前辈很是尊重。
      长途旅程遇到同胞,又是同行,谭庆项也很快参与到谈话中。
      “这个船医还说,他从未见过中国的西洋医生,”沈奚笑,“先生你一来,又多了一位。”
      “盲人摸象,他在海上十年,又能见到几个中国人?”那人含笑,“西方人的固有想法,总会改变的。”
      是啊,总会变的。沈奚不由望向傅侗文。
      傅侗文礼貌地在一旁,对她轻举了举茶杯,示意他在听。
      这微妙的一个小动作,只有她看到了。
      
      “沈小姐,为何会选择读医学?”钱源闲聊着。
      “因为……我是广东人,接触西医比较早。”
      “这样,也对,”钱源笑,“国内的西医是在那边发展起来的,澳门也是。你小时候就会去西医诊所看病了?”
      沈奚点点头。
      “沈小姐,这样吧。我先说来意,我这位同事在上船后受船长的邀请,去见过了你的病人。在他看来,你完成的很出色,所以他想面见你。问问你,回国是如何打算的,是否愿意去仁济。”
      那个英国人也在说,“沈小姐,国内在骨科这里还没有专门的诊室,但仁济已经有了这方面很多的经验,还有,我们仁济医院早已经领先了国内的西医医院。尤其在外科上。”
      “现在骨科还没发展起来,你可以考虑跟着我这位同事继续深造,我们仁济开创了外科消毒法的应用,这在中国是最早的。”
      沈奚很是意外:“谢谢你们,可我……”她看向谭庆项,不太确定,“我是个刚毕业的学生,你们的邀请让我很惶恐。”
      两人相视而笑。
      钱源解释:“归国的医学生太少了,外科上更少。我们需要更年轻的学生。”
      沈奚点点头,大概了解了。
      “这船是到上海,请问你们的目的地是?”
      沈奚又去看傅侗文:“北京。”
      “哦,是北京,”钱源蹙眉,遗憾地问,“沈小姐家在北京?”
      沈奚犹豫。
      “她是我太太。”傅侗文替她答。
      “这样。”钱源更是遗憾了。
      原本他会遗憾,可能这位难得归国的留学生,会要去协和,现在看来,她应该只是读书消遣。看这私人甲板就能猜到,这位傅先生家大业大,并不需要妻子抛头露面去工作。
      不过两人还是对沈奚很是欣赏,又聊了许久,听谭庆项说到翻译医书,马上拿出来了珍藏本,送给他们两人:“并不是早年的孤本,是手抄本。权当留念。”
      是仁济早年翻译出版的《中文医学词典》、《西医略论》和《妇婴新说》。谭庆项在两人在时还没表露,等人告辞了,马上拿起那本词典:“这可是咸丰年间的书,名副其实的第一套西医翻译书。”谭庆项兴致勃勃地给沈奚普及。
      这对他在心脏学上的翻译,极有帮助。
      
      谭庆项刚说完,那个钱源又出现,抱歉地摘帽点头,笑着对沈奚说:“方才忘了说,我刚给我们的院长写了申请信,也许马上就能买入一架X光机。如果你以后真的从事这一行,如果你需要,可以给我来信,我会安排你的病人来仁济优先使用。”
      “谢谢你。”沈奚被他的这种医者心打动,对他点头致谢。
      钱源笑着,将她的手执起,低头一吻:“很荣幸。”
      他的动作很自然,沈奚虽被吓到,却没好意思阻止,只是在他碰到自己指背的一瞬,就算是受了礼,急匆匆地收回手。
      
      “傅先生,不会介意吧?”钱源反倒去看傅侗文。
      傅侗文把玩着茶杯,微笑着回:“后不为例。”
      钱源没将他的话当回事:“是我唐突了,再次告辞,各位。”
      
      访客离开。
      谭庆项也不去管他们,连自己女朋友也丢在一旁,只将心思放在了书上。
      甲板安静着。
      傅侗文将空茶杯搁在了桌上,两手斜插在西裤口袋里,离开这里。
      沈奚见他走了,更待不住,半分钟后匆匆丢下句话:“你慢慢看。”人也追着出去了,途中不见人,问了管家,才晓得他去了头等舱的图书馆。这船上统共两个图书馆,头等舱只对自己舱的人,二等舱那个倒是对一二三开放。
      本就只对一个舱开放,又因为是有书单的,需要什么管家送去就好,完全不必亲自去。
      所以,平时不见什么人去。
      
      中国人喜欢的书架,是能透光的,简单的是木架,厚重的书。西方反倒更热衷将书架打造得厚重,书倒像是塞在里边的一排排精美的装饰物,去陪衬顶到天花板的书架。
      她刚上大学见到图书馆,脑海里第一个蹦出来的念头是:这要倒下来,可是灭顶之灾,谁都逃不掉的……自那后,她每每走入,就会有压抑感。
      
      在这里也是。四下无人,更沉闷。
      沈奚提着心,左顾右盼。
      快走到底才见到他的人,没在看书,手里也没拿着,反倒将西装随便折了两折,塞到半空着的书架上。他将手臂撑在书架上,头低着,去看脚下的地板。
      “你不舒服吗?”沈奚到他身边去。
      
      傅侗文偏过头来。那双眼没有光,甚至一开始都没焦距,慢慢地,他人的思维汇聚到一处,眼睛也终于开始有了四周围景物的影子,包括她的样子。
      “我很好。”他说。
      是很不好。沈奚想,她背靠在书架上,挨着他的手:“你不高兴?”
      傅侗文摇头。
      
      “到这里来。”他抬高右臂。
      沈奚欠身,钻过去,他又将手臂一左一右撑在了她两边。
      在这么大的图书馆,他为她画了个圈,小小的,方寸之间。她轻轻屏息,怕自己的呼吸都落到他脸上。
      
      “方才,想到侗汌。”
      是这样的原因,她想。
      “仁济过去也会帮鸦片上瘾的人,他常提起。”
      “四爷他……”沈奚沉默一会,转去问,“你看医学杂志,是因为想起四爷?”
      他微笑,在默认。
      她不会安慰人,但想尝试:“你去纽约,我们再见到那日,你让我叫你什么?”
      “三哥。”
      “同样是叫你一声三哥,我也会做到很好。”她仿佛在宣誓。
      他安静着,笑着。
      
      “替三哥解开领带,好不好?”他说。
      沈奚没想透他的话,不舒服,那便出去好了,这里空气是不比外头。她糊涂着,还是把领带扣给他松开了,又去扭开纽扣。到这个地步上……
      领带挂在那里,领子也松垮了。
      有人在玉盘里放了明珠,左右晃着,珠子从这头滑向那头,又从那头溜了回来。她的心就是那颗珠子,滑来滑去,抓不到边沿,停不下。
      
      多少琵琶夜上楼,香薰鸳被白团扇,他都是坐着看戏的那个,在这一处,却是登了台。却真像那戏词里说的,引她“……绕过这芍药栏前,紧靠着湖山石边,和你把领口儿松,衣带宽……则待你忍耐温存一晌眠……”
      “这样,很不成样子。”他笑着说,最后的字音压低了,突然低了头,去含上她的嘴唇,下唇。
      惊雷炸开,她眼前电光火石。
      她避而不及,无措地将他衬衫前襟,拧出了厚厚一层褶子:“三哥……”只是下唇被他,含着,咬着,身子就酥了半边。
      可一张了口,他的舌尖就进去了。
      这般风流浮浪,像有双手去点了一捻香,引人去宽衣解带交横卧……
      
      他的手,搁在书架上。他的身,挨在她的身上。他的人在和她亲吻着,唇齿香舌。这就是亲吻吗?湿漉,迷乱,水光盈盈,香艳四射……还是他的本就和旁人不同。
      
      西装从书架滑落,到地板上。沈奚受不住,人也滑下去,被他一只手握着腰,将她身子骨提上来,连带着裙子也拉到了膝盖上,将手埋在裙下,她的腿上。
      她没来由地一阵眩晕,地动山摇,一层层书架倒下来,倒在眼前。
      睁眼去瞧,一切如旧。
      不过是他吻又深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何以解忧,唯有亲嘴嘴,吧唧吧唧亲嘴嘴
    麻麻你看男配终于在6w字时出来了……麻麻你看……
    哈哈哈哈哈。
    ps,我记得我曾回留言和人讨论翻译书啥的问题,已经忘了回过谁了,怕有误会补充一句= =那里的所有讨论都是在心脏学上,因为发展慢。这章是别的的的的的的的啦啦啦啦啦啦。
    再ps。其实我是一直保持,周三前后,周六前后的样子更新,但我一直不敢说是怕哪天我没来得及会被打死= =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