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宝伏妖录

作者:非天夜翔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寄人篱下

      雨过天晴,长安秋日晴空万里,碧蓝如洗,坊间传来桂花香气,鸿俊在一棵梧桐树下用力踹了一脚,树叶上积夜的雨水便哗啦啦地洒下来。他就着这水洗了把脸,又喝了些,摘下两片梧桐树叶,放在唇边吹出声响。
      “怎么办啊——”鲤鱼妖被裹在包袱里,一副天塌了的表情。
      “这地儿好大。”鸿俊摸摸肚子,又说,“先吃饭再说。”
      “我可不吃蚯蚓了。”鲤鱼妖又说。
      “给你找点儿肉吃。”鸿俊说道,“慢慢再想办法吧,唉,这一路上,怎么这么倒霉呢?咦?那是什么?”
      鸿俊终究是少年心性,下得山来,见这花花世界,当即把烦心事尽数抛到了脑后,摸出少许铜钱,去集市上买吃的。鲤鱼妖又提醒道:“你怎么一下山就什么都吃,也不怕吃坏肚子。”
      鸿俊唏哩呼噜,一脚踩在食肆座椅上,抱着一海碗面,吃了个精光。人间的东西较之曜金宫好吃太多了,油炸的、烤的、煎的,五花八门,还有卤羊肉、五色花糕、糯米蒸点、曜金宫内从不做这些花样,下山后沿途赶路,也只能吃干粮。
      往长安路上的一个月里,幸而青雄深谙他脾性,预备下不少珍珠,鸿俊便依着鲤鱼妖所教,以珍珠与路过商队兑成银,再将银兑成铜钱,吃饭打尖用。他虽不懂红尘间事,但有鲤鱼妖不时提点,倒也不曾闹出太多笑话。
      且一路走走停停,鸿俊本性机灵,下山后便学得很快,初时说得少,看别人如何做,学着学着就会了。见人排队买包子,鸿俊便观察片刻,也学着递铜钱买了两个。
      见市集上卖艺喷火的,鸿俊也好奇看了会儿,说:“这有啥稀奇的,爹打个喷嚏喷出来的,比这可多多了。”
      鲤鱼妖:“……”
      又有胸口碎大石、铁条绕颈、爬刀山下油锅的,鸿俊只看得不寒而栗。
      “这么折腾自己做啥?”鸿俊颇想不明白,鲤鱼妖便答道:“为了挣钱,你不懂的,人生艰难呐。”
      杂耍完了来讨赏,围观人众便纷纷朝碗里扔钱,鸿俊看得可怜,便扔了枚珍珠进去,鲤鱼妖被背在后头看不见情况,有人喊道:“夜明珠!”
      小指头大的夜明珠顿时引发了一阵骚动,当即有人顾不得仁义道德,伸手就去碗里抢,旁人前赴后继的,马上打了起来。鸿俊忙喊道:“别打了!我这儿还有!别打人!”
      鲤鱼妖道:“你找死吗?快跑!”
      市集上一乱,官兵又过来了,鸿俊经昨夜的事,见了官兵如同见到鬼似的,忙拔腿就跑。鲤鱼妖不住催促,让他快去驱魔司报到,鸿俊连声答应好的好的,不多时又被耍猴的吸引住了,站在集市旁看猴子。
      “你这么拴着它,太过分了吧。”鸿俊朝那耍猴人说。
      耍猴人瞪他一眼,骂了两句,鲤鱼妖快哭了,说:“小爷,你就快走吧。”
      昔时太行山上一群猴子,自由自在的,如今猴子居然被拴着,瘦瘦小小,吃不饱还要到处给人磕头。
      鸿俊走出十来步,回身时趁无人发现,一把飞刀过去,“叮”一声斩断耍猴人牵着的链子。猴子先是一愣,四处看看。
      “快跑!”鸿俊小声道。
      那猴子回过神,顿时跑了,耍猴人边追边骂,又是一阵混乱。
      鲤鱼妖道:“鸿俊,你把我放到前面,你究竟在做什么?”
      鸿俊笑着看猴子跑了,心里说不出地高兴,一路过集市,突然又停下脚步,面前一块牌匾,上书“学富五车”,外有文士进进出出。
      “那是书肆吗?”鸿俊惊讶道。
      “天黑了……”鲤鱼妖哀叹道,“你非得这个时候闲逛吗?”
      鸿俊可不管这许多,径自走进去,一阵鱼腥味顿时弥漫了整个书店,众人一脸怪异地看着鸿俊。
      “鱼不能进来!”老板说,“你背个鱼做什么?”
      “看,被嫌弃了吧?”鲤鱼妖又说。
      “买回家红烧。”鸿俊解释道,“治大国如烹小鲜嘛。”
      鲤鱼妖马上不说话了,鸿俊说:“我就看一看,马上走。”
      鲤鱼妖:“……”
      书店里头最多的乃是诗本,鸿俊翻开一本李白选篇,顿时就忘了时间,站着看了起来。
      
      过午时分,长安城内封府,秋日灼热,院内蝉声时鸣时歇。李景珑依旧是从平康里狼狈逃出来的那身,上身赤|裸,光着脚,跪在庭院中,膝盖下压着那把剑。
      “你……简直是丢尽了你爹、你祖上的颜面!”
      封常清一瘸一拐,左手拿着那块掉在青楼里的“大唐龙武军李景珑”腰牌,右手握着一把尺板,一板子抽下去,李景珑忍着闷哼,肩上多了一道火辣辣的红印。
      封常清手持戒板,在李景珑英俊的侧脸上拍了拍,气得直喘,又道:“今日长安市井坊间,都在传你,半夜三更放着受伤手下不管,跑去平康里狎妓……你……”
      李景珑低着头,只一言不发,封常清怒吼道:“花了我多少心思,方为你谋了龙武军这职位!你究竟有没有半点上进心?!”
      “说话啊!”
      封常清道:“拿着一把锈剑,真以为你是羽林大将军了不成?!你能不能长进点?!能不能!把你的剑给我扔了!”
      封常清伸脚去踹李景珑膝下跪着的剑,李景珑只不吭声,死死跪着。
      “最迟今夜,你上司的状就要告来了!”封常清气得浑身发抖,“明日早朝,你还要当御史台的谈资,你让我这张脸往哪儿搁?往哪儿搁?!”
      仆役、婢女纷纷站在回廊下幸灾乐祸地看好戏,长安常有人传,李景珑绣花枕头,内里尽是草包。少时出身封常清姑母家,幼时母亲早亡,四年前父亲李牟随岑参出征塞外,中了匈奴人一箭后伤重不治而亡。
      那年李景珑方十六岁,父丧再无亲人,无人管束,于是将家产陆陆续续败了个光,先是寻访仙师求仙问道,后来又花费重金,购了一把据说可斩妖收魔的,狄仁杰用过的宝剑。
      这败家子李景珑前些年间,十六七岁时倒是得长安城中不少姑娘倾心,然则一来李景珑立业不长进,成家也不长进;二来总是摆着一副生人勿近的架势,见了媒人连头也不点。二十年来一事无成,谈亲事的也慢慢地淡了。
      老大不小,不成家也不立业,游手好闲,直到表兄封常清年前破西域大勃律国,凯旋得玄宗封赏,才捎带着给李景珑在龙武军中谋了个一席之地。
      封常清简直为这不成器的表弟操碎了心,越说越怒,尺板一轮狂风骤雨般的猛抽,待得妻子跑来,连声道:“老爷别打了!别打了!”
      封常清最后那一下,把尺板硬生生抽断成两截,李景珑额头被抽出血来,顺着脸颊淌下,滴在地上。
      “老爷,消消气!”封夫人忙给封常清抚背,封常清归朝后便等着朝廷委任官职,这表弟却成了整个长安城的笑柄,没事尽给他抹黑,还影响仕途,如何能不气?!
      
      封常清教训完,也不再理会,又一瘸一拐地进去。封夫人这才慌忙吩咐侍女取布巾来为李景珑擦去血迹,说:“你脑子怎么就这么轴呢?认个错,你哥也不至于这么动肝火。”
      李景珑只是沉默不语,静静跪着,直至暮色转来,照在他的身上,满地残阳,与青砖地上的血迹浑为一体。
      
      暮色中,鸿俊抱着几本书,回到东市上,人散市收,天边一抹绯色红云,远方鼓楼传来鼓声。
      “咚——咚——咚——”
      晨钟暮鼓,长安将入夜,鸿俊打了个呵欠,昨夜一宿未睡,今日奔波劳碌,神情委顿不堪。想到心灯莫名其妙就这么碎了,斩仙飞刀丢了一把尚不知去向,夕阳西下时,平添不少离愁别绪,不禁又苦闷起来。
      “喂,赵子龙?”鸿俊反手拍拍背后行囊。那鲤鱼妖本张着嘴一动不动,睁着眼睡觉,被拍醒了嘴巴又一张一合起来。
      “驱魔司在哪儿?”鸿俊问。
      “我不知道啊。”鲤鱼妖说,“上次来长安还是八十年前。”
      “怎么来的?你没好好逛逛吗?”
      “上回来被摆在东市上卖,勾着嘴巴血都出来了,你倒是逛给我看看。”
      “……”
      “青雄大人给你的信上写了不曾?”
      “我看看……金城坊在哪儿?”
      “西市北边,快点儿走吧,暮鼓敲完就宵禁了,再乱逛会被抓的。”
      
      鸿俊加快了脚步,从东市走到西市,得穿过大半个长安,边走边问,走得气喘吁吁,直到天黑时,终于找到了金城坊。长安道路纵横交错,大道隔出各坊,坊内又有巷道与辅路相通,哪怕进了金城坊,鸿俊还是找不到驱魔司,只得朝有灯火的建筑走。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