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李不言gl

作者:一盏夜灯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Chapter 7

      楼梯是木质的,铺了地毯,安之被抱着,到了转弯处,还有一大截阶梯。她不好意思道:“我下来走……我……重……”
      
      抱着她的女人笑声清脆,“像只小猫一样,不重。我两个侄子比你重多了,平常我在家他们就挂在我身上,甩都甩不掉。”
      
      “侄子?”
      
      “侄子就是我大哥的儿子,是双胞胎。四岁了,比你小一点,啊……他们今天不在,要不然可以跟你一起玩。”
      
      就是她口中说的言大胖和言小胖么?
      
      安之酒窝凹进去一点。
      
      “我带你去见我爷爷奶奶,他们住在二楼,他们年纪大啦,不怎么爬楼梯,那边有个小电梯……”
      
      她一边抱着她爬楼梯,一边在跟她说话。气息有点点急促。安之的视觉角度是逐步上升的,心也是。
      
      她在那个大房子里一直都不敢怎么睡着,起初怕睡过去醒来又在陌生的地方,后来是因为睡醒面对的都是冷漠的脸。然而刚才醒来就在被人呵护的怀抱里。
      
      安之把脸蛋贴近她肩膀的布料。静静地听着。
      
      “我爸妈很小就不在了,我是跟着爷爷奶奶长大的,他们很喜欢小孩子的,不用怕。”
      她的身上总有股淡香,不知道藏在哪里。无法形容。
      
      幼儿园的女老师们,同学们的妈妈们,身上也会有香味,但没有她这么好闻。
      
      安之记住了这个香味。
      
      言蹊是在这里长大的。她是家里小孩最小的一个,也是唯一的一个女孩。父母是自由恋爱,大学还没毕业就结婚了,婚后也非常恩爱,言蹊上头有四个哥哥,那时候父母,包括爷爷奶奶都想要一个小女孩,第一二胎是男孩后,言妈妈不死心,抱着“一定要有小棉袄”的心态生了一对双胞胎—— 还是男的。万念俱灰下封肚不再生了。谁知道过了三年,竟然意外有了言蹊,简直是喜出望外。
      
      言蹊是在万千宠爱下出生,直到她五岁那年,父母跟四哥搭飞机出了事故,不幸三个人都没有生还。她和三个哥哥就在爷爷奶奶的抚养下长大。
      
      言家是音乐世家,言爷爷是歌唱家,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很早就入党,是解放军的文职干部。言奶奶是邶城音乐学院的教授。两人结婚五十年,经历浮浮沉沉,依然鹣鲽情深。
      
      两人退休多年,住在北城郊外的老宅,种花养草,带带曾孙。
      
      老人家身体还算健康,只是言奶奶记性不佳。
      
      二楼的客厅里暖洋洋的,款式名贵古朴的黄花梨木长椅,青瓷白瓶里插着静谧幽香的黄腊梅。灯下影子成对,案上青瓷白瓶里的海棠花盛开。
      
      两位老人并排坐着看电视。准确来说,是言爷爷陪着言奶奶看电视,她问一句:“这是倪大红吧?”
      
      “对,演严嵩。”言爷爷道,“演得不错。”
      
      言蹊抱着安之上来的时候,言奶奶已经问了第三遍了。
      
      “爷爷,奶奶。”言蹊把安之放在椅子上,拍拍她肩膀让她坐下,“这是安之。”她扫了一眼大屏幕,“啊...陈宝国呀,你们又在看这部......”
      
      言爷爷头发灰白,精神矍铄,他笑眯眯道:“陪你奶奶看...”看上去就是很讨小孩子喜欢的老人家,他也不摆架子,直接省略掉客套的步骤,自然而然地对安之说,“吃苹果好吗?”
      
      于此同时,言蹊在另外一边坐下,对她说:“这是我爷爷,奶奶。”
      
      安之还没得及反应要叫什么,言爷爷那句“吃苹果好吗?”已经到了耳边,她略微局促地站在椅子上,不知道该叫人,还是该坐下先,还是该说要不要吃苹果。她像只懵掉的小兔子,局促极了。
      
      言蹊笑起来。言爷爷也笑。
      
      言蹊道:“安之,坐下来。”
      
      安之规规矩矩地坐着,言爷爷递给她一片苹果,她瞄瞄言蹊,见她笑着点头,她小小声道谢,“谢谢...爷爷...”
      
      她刚咬了一小口,旁边凝神的言奶奶突然反应过来,伸手在她头顶和脸颊摸了摸。老人家也是花白头发,慈眉善目,身上一股香香的味道,“哎呀,是个小女娃。”
      
      安之还没来及地说什么,叼着一口苹果,就被抱住怀里,老人家的脸颊凑过去蹭她,“哎哟,好可爱的小娃娃...”
      
      言爷爷在一旁笑道:“淑年,你吓到孩子了。”
      
      言奶奶呵呵笑:“这是小五的孩子吗?小五的孩子都这么大了吗?”
      
      言蹊呛了呛,“奶奶,不是我的孩子....”
      
      言奶奶才不管她,摸着安之的头,笑道:“你几岁啦?”
      
      安之好不容易把嘴里的苹果吞下去。她从来到这个城市后,辗转了几个家,都没受过这么热情的欢迎。她小脸慢慢涨上一层粉色,“奶奶,我六岁了...”
      
      言蹊在旁看着她的爷爷奶奶在逗安之说话,心里叹一声:爷爷,奶奶,辈分又乱了。。。
      
      过了一会儿,心姨上来。她在言家老宅呆了二十年,已经如家人一般,她笑着让言家二老去休息。然后对言蹊说她已找到几身适合安之穿的。让她带孩子去洗澡换衣服。
      
      言蹊一看表都九点多。这个时间小孩子就该睡了。
      
      可是……她这么小,会自己洗澡吗?心姨毕竟对她来说是陌生人。
      
      估计她也不会愿意。
      
      可是……言蹊微微犯难,她没给小孩子洗过澡啊……
      
      言家老宅有四层楼,心姨和佣人们住一楼。她爷爷奶奶,以及大嫂和双胞胎住二楼。三楼是她和其他两个哥哥的地盘。
      
      言蹊领着她进了自己的房间,然后去浴室放热水,把衣服给她放好。
      
      她的房间很大,她喜欢简单坚固的白色家具。绿色的小盆栽,还有大书架。
      
      安之好奇地打量着。
      
      言蹊把手袖挽起来,长发束在脑后。她问:“你是自己洗澡?还是……”
      
      “我可以自己洗。”
      
      言蹊暗自松口气,看着小女孩自己走进了浴室。过了一会儿,她拍拍头,总觉得还是不够放心,也走进去。
      
      一进去她就扑哧一笑。
      
      安之穿着小裙子,她自己脱到一半卡住头,正“呜呜呜”地扯着。她耳朵被嘞得疼得很,想叫人也不好意思。
      
      头顶传来言蹊的轻笑,“别动,别动,我来帮你脱。”
      
      好不容易脱了下来,安之头发乱蓬蓬的,耳朵红红的。她嘟着嘴,小脸皱着。
      
      言蹊忍着笑,走回去把浴室的门带上,探了下浴缸的水,“要洗头发吗?”
      
      “嗯……”安之脱剩一条小裤裤,裸~着粉藕似的四肢,两只小脚丫不好意思地摩挲着。
      
      言蹊担心她一个人洗会着凉。就让她过来,她取下花洒,跟她说:“你看,这里有两个颜色,往蓝色那边是冷水,往红色那边是热水……”她扭开来,水哗哗流出来,“用水试一下,水温合适就可以了。”
      
      她干脆坐在浴缸边沿,“我来给你洗头发。”安之蹲下来,把头伸过来。温热的水流过她的头顶,柔韧的手指轻轻摩挲她的头发,清香的味道传到鼻尖。
      
      “烫不烫?”
      
      安之觉得这味道有些像她身上的。她眯着眼,觉得被揉得很舒服,“不烫。”刚说完,泡沫就进眼睛了,她“啊”一声,言蹊“哎”一声叫道:“别动别动,不要张眼睛。”
      
      她小心翼翼冲去泡沫,拿毛巾擦她的眼睛。
      
      安之脸皱成一团,她站直了,头发没有擦掉的水珠一滴滴流下来,已经有点冷了。
      
      她“呜”一声,缩了缩身子,这下耳朵进水了。言蹊几乎是手忙脚乱的,扶着她的头,让水流出来。
      
      “对不起,对不起...”言蹊忙说,“好点了么?”
      
      安之刚想说她好多了,头顶那一团没被冲走的泡沫就溜了下来...
      
      言蹊:......
      安之:......
      
      扑哧两声,两人都笑了起来...
      
      言蹊把她头发冲干净,用条毛巾把她头发包住,“舒服点了吗?”安之的脸只剩下小小的一点,精灵可爱。她“嗯”的一声。
      
      “好了,进来了么...哦,等等,水都凉了...”
      
      言蹊重新放了一缸水,转头看到安之有些腼腆地站着。
      
      “嗯?脱掉小裤裤...”
      
      安之脸红红地看着她。
      
      言蹊明白,抿唇一笑,“好了,我不看你,你自己脱。”
      
      安之看着她闭上眼睛,睫毛长长的,翘着,连睫毛都是笑意。她快手快脚地脱掉,跨进去,言蹊笑说:“我可以睁开眼睛了吗?”
      
      安之害羞地笑起来,“可以。”
      
      浴室里弥漫着温润的水汽,安之盯着浴缸里细腻如云朵的白色泡沫,用手指戳戳戳。
      言蹊把换下来的衣服收拾一下,看了看心姨给她拿的衣服。觉得睡觉穿还是不太舒服。
      
      “我去找一件给你睡觉穿的衣服,你洗完叫我。”
      
      安之脸颊的酒窝像个小逗号一样对着她跳了跳。言蹊对她眨一下眼,走出门。安之小手拍了拍水面,心里像吃了糖果一样。
      
      过了一会,言蹊进来给她冲掉泡沫,用一条纯棉大毛巾给她裹住,直接把她抱起来。
      她衬衫前襟有一片全都湿掉了,她把她抱起来的瞬间,一绺头发垂落下来。
      
      安之看着她,伸手把那绺头发别到她耳后,言蹊微怔,几不可见地笑了下。把她抱到床上放下,拿过一件她的大T恤,给她套上。
      
      她的大T 恤给安之穿在身上可以当件长裙子。特别可爱。
      
      “我去洗澡,自己擦头发?嗯?”
      
      安之顺从地点头,看着女人走进浴室。
      
      她发了一会儿呆,除了外公,还没人为了她走来走去,整天晚上都在忙着。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