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幸村的影子

作者:渣猫不吃鱼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朋友

      
      看得见,听得到,却闻不见,尝不到——或者说,她现在应该不需要吃喝吧?而触觉方面更是有些难以捉摸的规律。
      
      "似乎只有影子附着的地方,我才能有一点能感受到实物的存在。"而且…似乎离你越近,触感越强。
      
      但后面的这句话,雅美没有说出来。
      
      "五感都消失…说起来,那会是怎样的体验呢?"幸村有些怅然,这让他想起了还在开发中的Yips。如果能够真正做到灭五感的地步,赛场上的局面会变成什么样子呢…
      
      不过……他低头看了眼自己的手,自嘲地笑了笑。自己现在这个样子,估计想要打网球是不可能的了。
      
      "别想了。"但雅美冰冷的语气打断了他的思考。他转过头去,雅美坐在他的书上,一双脚丫勉强踩在床弦上,双手环着腿,阖着双眼,看起来有些疲惫。
      
      "你不会想要尝试的。"但她说这句话的时候很冷静。
      
      “……抱歉。”幸村歉意地低下头,心里有点后悔。一想到网球自己就有些忘我,倒是忘了这件事在她听来会是什么感想。
      
      “没事。”雅美用手遮着打了个哈欠。
      
      更愧疚了。
      
      原本稍微缓和的气氛又渐渐冷却下来,幸村斟酌着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便拿起了一旁的餐具。他试着尝了一点,酸甜正好,不知是心理作用还是什么,竟真的像长泽雅美所说的那样有些开胃。
      
      ‘这菜真不错呢。’他刚想这么说,最后还是把话憋了回去。她根本无法尝到,这样话说出来只是刺激人罢了。
      
      一顿饭就在沉默中这么结束了。
      
      不知是不是考虑到辐射的原因,总之幸村这一层的病房里是没有电视机的。唯一一个位于大厅里,早上和信夫路过的时候,信夫曾给他讲过,里面播放的内容似乎都很随机。而手机的最大功能也就是用来联络,所以娱乐方式可谓是少地可怜。
      
      好在护士很快便搬来了椅子,在幸村的指点下,椅子被放在了正对阳光的地方。简陋的木椅上有些掉漆,黄色的皮中露出一块块木头,但好在椅面是一整块的。阳光照在椅面上,黄漆有些微地发光。
      
      护士收走饭盒之后,幸村略微伸展了一下手脚,谁知就这一动,身后传来一声呼痛。幸村闻声回头,雅美迷迷糊糊地睁着眼睛,正在揉自己的额头。
      
      原来是睡着了,幸村动的时候连带着屏障也动了起来,让她不小心把头给磕了。
      
      啊……所以刚才那么安静也是睡着了吗……
      
      “……抱歉。”幸村已经数不清自己今天说了多少次抱歉了。但看着长泽雅美的反应,他倒是觉得有点新奇。自己……似乎也是第一次这么近距离地留意女生,似乎和平时与男生们一起打闹有些不同。
      
      “……啊,没事的。”雅美摇了摇头,还带着点睡意,昏昏沉沉的。
      
      “那个,我想要移动一下。”幸村看了眼她屁股下的书,又看了眼椅子。“去那边看书。”
      
      “啊啊,抱歉抱歉,我才发现——”雅美这才发现自己坐在别人的书上,她赶紧站了起来,掂着脚移开。幸村无奈地摇摇头,起身下床,她又赶忙跳到影子里,白色的裙子在空中荡起一个弧度,蹑手蹑脚的样子像是一只受惊的小兔子。
      
      幸村伸手去拿书,在刚刚要碰到的时候下意识地顿了一下,然后才面色不改地捞起了最上层的教科书。这一幕落在长泽雅美眼里,她脸上的红晕又多了一分,好在阳光太盛,她的身躯又透明了些。
      
      他应该是没有看见的,嗯。
      
      因为身体原因不能去学校上课,但幸村并不打算就此落下功课。他心中早已定下一份初步的计划。幸村随手扯过一件外套搭在身上,将书全部堆在脚边,雅美安静地看着他做完这一切,然后乖乖地在椅子后面蹲好。
      
      椅子的影子与他的影子融为一体,范围瞬间扩大了很多。甚至还被拉得长长地,映在了床上。雅美靠着床坐下,心里一暖,觉得胸腔里像是住了只小猫一样,挠得痒痒的。
      
      挪到这里来,是因为她吗?
      
      “不读诗了吗?”雅美轻轻问道。
      
      原本雅美没有发现,幸村除了在自己坐的那边放了书籍,这一头也放了很多。雅美侧着头看了眼,发现大部分都是诗集,还有的是画册,甚至还有一些原文书,但是大部分都是她看过的。
      
      “嗯。下午自学教材。”他摩挲着教科书哑光的皮面,随手翻到上一次学到地方,“总会回到学校的,要做好准备。”
      
      说到这里,幸村翻书的手一顿。他回头瞥了眼长泽雅美,但小姑娘似乎什么感觉都没有。只是一手支着头,靠在床边,眼睛微微眯着,纤长的睫毛轻轻颤抖着,像是在思索,又像是睡意袭来。
      
      “学校啊……没什么感觉……可能我不喜欢去吧。”雅美语气十分地平淡,有些随性。她虽然喜欢看书,但却并不喜欢上学,要是流派里准许弟子不上学专心钻研香道,她一定第一个报名。
      
      她似乎对人多的地方有着本能的抗拒。她容易紧张,一紧张就结巴,还可能絮絮叨叨地停不下来。从小到大,因为这个毛病不知道被笑过好多次。
      
      “这样啊。”幸村淡淡地应了一声。心里突然有些好奇她的来历。一个凭空出现的女孩,但她其实也该有自己的生活……但一想到两人其实根本不熟,话到了嘴边就怎么也都说不出口了。
      
      他将视线重新移回书上,窗外溜进来的风吹得纸张飘起,他伸手按住页角,心烦气躁地,有点看不进去。
      
      突然地,指尖差点使不上力,他略微蜷缩了一下食指,力量又慢慢地回来了,仿佛刚才的无力只是错觉。
      
      “那……你有想过,接下来怎么办吗?”
      
      没人回答。
      
      他转过头,那人靠在床边又睡着了。她蜷着双腿,原本过膝的白裙将腿遮住了大半,只露出一截光滑的小腿和赤luo的脚丫。黑发随意披散着,许些散在肩头,许些遮住了脸颊,微微启唇……也许是在梦中终于吃上了东西吧……
      
      幸村叹了口气,无奈地摇摇头。虽然他并不排斥看书,但像这样只能看书,他也会觉得有些寂寞,更何况一个连行动都受限制的人呢——
      
      “我啊,想要带着球拍,去到更高的地方。”他看着窗台上那盆与绿萝摆在一起的紫色矢车菊,与花同色的眼眸里闪过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
      
      他呢喃着,长舒了一口气,像是说出了心底最深处的祈愿。
      
      ————
      白天睡太多的后果就是,晚上格外精神。
      
      “新的书。”雅美看见床头上的书又堆高了一些,像是笔记本一样的东西。
      
      幸村从护士手里接过晚饭,长泽雅美跟在他身侧亦步亦趋地,但到了屋中,她看着天花板上的灯和准备上床吃饭的幸村精市,又犹豫了起来。
      
      由于空间问题,房间里没有书桌,无论是吃饭还是写东西,都只能在床上搭上一张可以嵌住小木板。这也意味着,要做这些事,必须上床。
      
      要怎么开口呢……
      
      雅美站在原地,调皮的脚趾互相踩来踩去,有点不安。
      
      “嗯。”幸村一边应着,一边俯身摁下了床头的开关。
      
      已经临近冬季,天黑得越来越早。窗帘自动拉起来后,屋内天花板上的电灯便成了唯一的光源,但还好床头离灯还有点距离,但这也意味着,雅美必须得坐在他身后了。
      
      “下午的时候,我朋友送了些课堂笔记过来。”幸村一边说着,一边将原本叠在床头的被褥挪了挪,空出一块地方来。他拍了拍床头,露出浅浅的笑容。
      
      “好了,可以了。上来吧。”
      
      既然幸村都这么说了,雅美也不拿乔,面色坦然地在他身后坐下,背靠着背,像是之前那样。想到之前的事……雅美觉得脸上的温度又有飙升的趋势,连忙移开了话题。
      
      “朋、朋友?真田弦一郎同学吗?”
      
      “你怎么知道?”幸村的语气瞬间有些变化,十分戒备的样子。但雅美似乎没有听出来。
      
      “我……”她皱皱眉,不知道怎么表达比较好。
      
      “其实我很早之前就来了。但那时候……你看不见我而已。”雅美轻轻嘀咕着,有点害怕幸村追问。
      
      而幸村则是心里一惊,但很快就掩饰了下来。“这样啊,那你一定看到了很多丢脸的事吧。”虽然是笑着,但声音里还是有些勉强,甚至还有些藏在深处的怨念。
      
      雅美心中偷笑几声,但一想到之前看见的幸村,心情不免又有些沉重。
      
      “不是的。幸村君很棒啊。”
      
      幸村笑了笑没有说话,眼底似乎又有了些阴翳。
      
      “说起来,很羡慕幸村君呢。有那么多的朋友。”
      
      幸村没有说话,晚饭是炒饭配上茶碗蒸。茶碗蒸有些缺味,吃起来格外寡淡。他拿着勺子试了一下,便不再动它,打算等到最后再来吃。
      
      下午的时候真田弦一郎的确来看他了,但他并没有同意他的探视,东西原本被递给了前台的护士,最后是大久保医生给他捎上来的。
      
      “你需要朋友,幸村君。”她这么说着,语气里满是劝慰。
      
      那个时候他是怎么回答的呢?
      
      “医生你知道吗,我现在之所以坐在这里。不是因为我想坐……这双腿,现在根本就没有力气……所以——”
      
      “如果可以的话,我更想一个人待一会。”
      
      然而……他看了身后那个忍不住越来越话多的人,心想,这里可出了一个大意外。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其实…我九点过就码好了…删删减减…die.
    今天,有人说我长得很man…/吐血/吐血
    下一更,运气好的话明天,运气不好星期天…



    [综漫]每天都在撩汉
    基友的综漫,文风偶尔欢脱但又不失华丽~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26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