折枝花满衣

作者:静囍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夜语惊人

      冰玑并未细究小笛儿话里的深意,听动静似是起了身,从桌上倒了水喝。
      
      笑笑听着她轻轻喝水的声音,也觉得有些口渴。
      
      小笛儿急道:“姐姐,快别喝姑娘的茶了,那温着的茶本就不多。”
      
      “我用的自己的杯子。”冰玑喝完,又倒了一些喝了。
      
      笑笑有种奴大欺主之感,自己年纪虽小,到底也是姑娘身份呢,正准备发作,又听那冰玑道:“小笛儿,你在这府里难道不觉得怕?”
      
      这是冰玑第二次说起这句话,看来另有它意。
      
      小笛儿迟疑了一会儿,未做声。坐等冰玑喝完水回来躺下了,才沙沙地躺回了自己的枕头。
      
      冰玑继续道:“咱们姑娘摔下高□□的事儿,实在怪异。”
      
      “刚听见说的时候,我也吓坏了。”
      
      “那□□是有人做过手脚的。你没听说?”冰玑的语调变得很神秘。
      
      小笛儿顿了顿,似是不愿在背后议论上层领导忌讳的事,但这么沉默下去,又不免尴尬,这才缓缓道:“我听琵琶说起过,说那最高处的两个横杆儿都朽了。”
      
      笑笑听了,不觉心里一惊。遥遥想起鹿小凡的话:“你生前得罪谁了吗?露台的栏杆松动了,是人为搞的。”
      
      唐笑笑只觉得寝衣都被冷汗湿透了,前一世自37层坠下的恐怖感犹在,最重要的,是鹿小凡的这句忠告。
      
      如今,一切再次上演,露台换成□□,皆被人动了手脚。
      
      ——“那么高的□□,咱们姑娘能保住命都是万幸了!这换朽木的人,是想置人于死地。”冰玑的语气半是猎奇半是恐惧。
      
      过了会儿,小笛儿道:“那□□是谁架上去的?我记得以前□□不在那儿的。”
      
      “谁知道呢?左不过是那起巴结姑娘的丫头们!幸亏我当时在我娘房里,正商量我哥哥和琵琶的事儿。你呢?”
      
      “我那时正给太太熬助眠汤,每到换季太太的精神都不大好,睡也睡不好。”
      
      冰玑用鼻子冷哼了一声:“老爷一走就是两个多月,顶多让小厮回来给捎个口信儿或捎些东西,这种日子换了谁也睡不好。”
      
      小笛儿似是没听到冰玑的话,仍自说道:“那□□可是沉得很,几个小丫头必然架不动,去年夏天我和春韭在咱们后罩房顶上晒茄子条儿,还是马嬷嬷禀了勖嬷嬷,让三个力气大的小厮帮着把大□□架起来的呢!”小笛儿声音一暗:“那时候还没换成朽木,我清楚记得每根横杆子都结结实实的。”
      
      笑笑轻轻地深呼吸一下,暗暗琢磨,这个动手脚的人会是谁呢?与前世的那个人,会是同一个人吗?他(她)的目的是自己,还是其他什么人?
      
      “那群小丫头肯定是哄着小厮们给她们架起来的!”冰玑不置可否。
      
      “没有老爷夫人或勖嬷嬷的命令,谁敢把小厮叫进内院来?”小笛儿自顾自地分析。
      
      笑笑认真听着,感觉小笛儿说得很在理,想想也是,深宅大院的房子都建得高,那□□必然粗实沉重,没两个大力气的小伙子根本架不到房上去,听小笛儿的意思,似乎这□□是为了拾毽子临时架起来的,几个小丫头哪里有这个力气?难道有人男扮女装混迹其中?不不,绝不可能,丫头们之间都熟得很,混进来个生脸儿必然乍眼得很。要么,就是姑娘自己传令把小厮招进来给架□□的……转念又一想,虽然自己还未出过房门,但目测屋子内部也看得出是典型的高敞大屋,加之古代建筑的挑檐之类,想把毽子踢到房顶上去还真是不容易。
      
      “是谁把毽子踢到房上的?”小笛儿也恰恰问。
      
      “勖嬷嬷也正查这个呢,说是当时混乱得很,大家都在抢毽子,到底是哪个踢上去的,谁也说不清楚。甚至还有几个丫头隐约记得是姑娘踢上去的。”冰玑道,“为哄姑娘开心,大伙都抢功,这会子姑娘跌下来了,又开始推脱了。”
      
      小笛儿道:“这架□□也有学问呢。”
      
      冰玑笑道:“你这丫头还充起有学问来了,架个木□□有什么学问?”
      
      小笛儿似是迟疑了一下,方道:“咱们府上的大□□不分上下头,只要架上去就能用。”
      
      半晌儿,冰玑道:“小笛儿,你说得怪瘆人,看来是真有人要害姑娘呢。”
      
      笑笑仔细想想,的确如此,不分上下头的□□,一旦架反了,朽木的位置到了下方就不会出事了,而且还会被提早发现□□朽了及时换掉。看来整件事情是有预谋有计划的,将□□的横杆换成朽木,踢毽子上房顶,架□□时将朽木的一端架到高处……这里面还真是有“大学问”。
      
      不知是两个丫鬟说得怕了,还是困倦了,很久没有声音。
      
      笑笑无声躺着,联想自己初来乍到就要受这么一大惊吓,老天爷还真是眷顾自己……重生机会不易,若是前世种下的,今世跟来了也不为过。自己的家没有改变,妈妈在,一切就都在。总不能穿来的全是好的,坏的全留到那一世去。人生总有解不完的难题,自己接招便是。
      
      自己已经是死过一次的人了,还有什么好怕的。
      
      一时有些口渴,忍不住清了清嗓子。
      
      小笛儿睡得轻,急忙起身:“姑娘,可是口渴了?”
      
      “是有些口渴。”
      
      帷帐被轻轻掀开,杏黄色烛光里,一个粗眉大眼,举止利索的丫鬟将笑笑扶坐起来,并麻利地在背后垫上柔软的云丝靠背。
      
      冰玑也急忙起身在旁边伺候着,身量格外苗条,瓜子脸盘,细眉细眼,很有几分姿色。虽然烛光昏暗,但也看得出肤色比小笛儿至少白出两个色号来,端的好模样。
      
      茶倒是还温热,只是不够喝,只剩小小一盏。冰玑静静站在一旁,丝毫看不出半点心虚,小笛儿倒是有些着慌:“奴婢该死,这茶备得不够了,奴婢这就出去取热水泡茶!”
      
      笑笑看那冰玑没事人的样子觉得有些好笑,本想给她来个下马威,又觉得自己应该收敛一些,毕竟初来乍到,还没摸清这里的具体情况,做个乖女儿也是维系父母感情的一条小小纽带吧。
      
      对付冰玑这类小角色,笑笑并不作难。抬起皓腕,伸出玉指,指了指小笛儿:“你在这儿陪着我,她去取热水。”
      
      
    插入书签 



    雪上霜
    半古龙风格的江湖儿女情。



    寡人不孤家
    闷骚女皇的浪漫隐忍之路。



    你待我如兄长般
    这是一个妹控兄长们沉迷互怼撩妹,导致肥水流到外人田的故事。



    快穿之黑渊女巫
    最有女巫范儿的女巫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