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北杂货

作者:报*******墙
[收藏此章节] [投诉]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阿枝


      时间进入十一月底,来西坡村买豆腐的人越来越多,有附近村子里的,有离石县中的,甚至还有少数从更远的地方过来的。

      西坡村距离离石县并不算十分远,脚程快一点的人,凌晨三四点钟出发,正午时分就能到,村人为了能够早去早回,一般夜里就走了,一群人结对而行,倒也不算危险,就是十分寒冷。
      待到豆腐这个东西在离石县中流行起来了以后,和离石县有商业往来的其他地方,很快也就得到了消息,最早是有些商贾富户,赶着牛车马车过来采买,后来又有一些成群结队的脚夫小贩背着豆子过来换豆腐。

      这些天又下起了大雪,天气愈发寒冷,遇到那些远行而来的,罗三郎常常都要请人喝一碗热辣辣的姜汁豆腐脑。
      早早熬好的浓稠姜汁用罐子装了放在煮豆浆的灶台上,这几个灶台从早到晚一直烧着,姜汁放在上面也不怕凉了,那姜汁里面放了红糖,虽是只有一点,但好歹也能吃出个甜味。

      门外又来一辆马车,这年头能用得起马车的都是贵人,罗三郎迎出门去,将人引到院中,又捧上几碗热腾腾的姜汁豆腐脑。

      “三郎,上回你说的凉拌冻豆腐,我回去照着做了,翁婆都很喜爱,这回你再跟我说说这豆腐的其他吃法吧。”说话的是个十六七岁的少年郎,长得唇红齿白眉目风流,一看就是好人家养出来的孩子。
      这少年头上戴着皮毛,身上裹着皮袄,坐在这个简陋的农家小院里,捧着个粗陶碗哈呲哈呲喝着豆腐脑,不远处就是一群衣着粗陋的村人,他也浑不在意。

      这人名叫马飞阳,是离石县中有名的少年郎君,马家在县中算是数一数二的人家,祖上就出过几个做官的,他们这一支虽然发展得没有长安那边的亲戚那么好,说起来,那也是朝中有人,跟那些没有根基的小门小户根本不是一个档次。
      就这么一个生在本地土豪家族的少年郎,也是家里花了不少力气,好容易才把他弄到县学去读书,说起来,罗三郎跟他还是同窗,只不过罗三郎刚入学没多久,这人就被县学给赶了出去。

      不得不说,这时候的教书先生们还是相当硬气,而且地方政治相对也比较清明,按当朝的规制,地方官员要为县学中的学生品质负责。
      想要保质保量,就不能被当地那些乡绅土豪牵着鼻子走,在这方面,他们离石县县学做得还是很不错,要不然像罗用这种穷学生,当初就不会有机会进县学了。

      这马飞阳在叔伯兄弟中排行第九,人称马九,这家伙从小到大就在离石县中四处晃荡,也算是闯出了一些名声,不过都不是什么好名声就是了。
      当初马飞阳被县学除名的时候,罗用也曾听人说过不少他的光荣事迹,后来罗用半死不活在床上躺了大半年,县学那边也没了他的位置,现如今这一对难兄难弟久别重逢,那真是分外投缘。

      “这大冷天的,总吃凉拌也是不好,今天我跟你说个鱼头豆腐汤吧。”上一回是因为家里的鲜豆腐实在不够了,马飞扬要得又多又急,罗用只好给它凑了些冻豆腐,这小子说没见过冻豆腐,不会吃,罗用就稍微跟他说了一下吃法。

      “甚好,这鱼头豆腐汤如何做?”马飞扬三口两口喝完了姜汁豆腐脑,把手里的粗陶碗往旁边一递,他身旁的仆役就伸手把碗接了过去,和自己手里那个碗一起,放到了一旁的水盆里。
      “这汤做起来倒也容易……”只要家里头有那煎鱼用的几两油,又有干烧不裂的锅,这汤做起来自然就容易了,可惜罗家现在都没有,于是罗用也就只有给别人说说的份,自个儿根本吃不着。

      “三郎,点豆腐了。”那边灶台前,姚茂云看着火候差不多了,就喊罗用过去点豆腐,二娘她们这会儿都不在院子里。
      “就来。”锅里的豆腐耽误不得,罗用跑过去点豆腐,马飞扬也颠颠跟过去,俩人就站在灶台边上继续唠,唠着唠着,有点馋豆花了,就叫罗用再给他打一碗。

      这俩人关系好得呀,姚茂云他们在一旁看着,还当罗三郎之前在县城里读书的时候,跟这马九郎关系多么好呢。
      其实罗用心里也知道,这小子是想从自己身上挖宝呢,不过刚好,罗用也有心想要跟他交好,于是两人一拍即合,甚是投缘。

      ~
      这个时候,在村里那口古井边的草亭中,二娘她们几个正在这边磨豆浆。
      昨天中午,有一个从城里来罗家买豆腐的中年男人,看罗二娘的眼神有些轻浮猥琐,然后今天一早,罗用就安排她们上这边磨豆浆来了,院子那边就剩下一群男的。
      刚好这几天做出来的豆腐都不够卖,尤其只有一个石磨,磨豆浆的过程太慢,磨出来的豆浆总是不够用。

      乔俊林也被安排到这边来了,主要考虑到他们家在离石县名气也是比较大。
      虽说乔家那点事,县里也没几个人不知道的,但要是被人看到乔家大郎在乡下帮人推磨,传出话去,乔俊林他老子肯定面上无光,到时候追究起来,林家老太太就有些难做,她若是不痛快了,罗大娘肯定也甭想痛快。

      天气寒冷,草亭这边四面透风,好在罗家最近挣了些钱,保暖衣物也稍稍置办了些,这时候罗二娘罗四娘身上都穿着兔皮袄子,也不是那种雪白的白兔皮,就是很普通的灰兔皮,但也着实让村子里的姑娘们羡慕了一番。

      最近村子里很热闹,天气再冷,也挡不住村人们越来越活泛的心思,那些有家里人正在罗家学做豆腐的,自然是满怀期待,至于其他人家,要么正在观望,从二娘他们这里探口风,琢磨着要如何才能学到这门做豆腐的手艺,还有一些人干脆已经背着箩筐出门卖豆腐去了。

      这些人围着草亭说得热闹,当着二娘他们的面,更是把罗用夸得天上有地下无的。
      若是换了平常,乔俊林那小子必定是要撇撇嘴表示不以为然,今天不知怎的,他却有几分心不在焉,磨盘一圈一圈推着,低着头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二娘问他累不累,要不要换人推一会儿,他还一脸茫然地看着二娘,好像根本不知道自己刚刚究竟推了有多久。

      这天傍晚干完活,大伙儿都回家去了,乔大郎还在院子里磨蹭,一会儿整整豆腐筐,一会儿扫扫灶台的。
      二娘探头出去看了看,进屋轻声对罗道:“乔大郎今天精神头有些不好,你说会不会是累着了?”二娘有些担心,这毕竟是城里来的小郎君啊,万一把人累坏了,他们家可赔不起。

      “没事,我看他挺好,八成是有什么心事。”罗用这时候正往墙边一个坛子里倒米酒。
      这间屋子的温度不高不低,刚好培养霉菌,前些天他弄了些豆腐放在这间屋子发霉,然后把它们装坛子里用盐腌了,今天让村人帮他带回来一坛子浊酒,这会儿直接把这浊酒当做卤汁,灌进坛子里,若是不出意外的话,要不了多久,他们就有腐乳吃了。

      院子外头,乔俊林一直磨蹭到天色擦黑才离开,走之前还往屋里瞄了瞄,见罗用他们都在忙自己的,他也没吱声,轻轻拉上院门就出去了。

      屋子里,罗用封好墙边那个做腐乳的坛子,又把手里那个酒坛子也封密实了,然后起身道:“我送送他去。”
      “早点回来吃饭。”罗二娘倒不觉得有什么不对,虽说是自家帮工,但人家身份在那儿摆着呢,送送也是好的,好好把人送回林家去,她们这头也好安心。

      这一头,乔俊林出了罗家院子,果然没有马上回林家,脚底下拐个弯,直接就出了村口,出村口以后往东面走了一段路,然后又拐上了旁边一条上坡的小路,沿着这条小路走了约莫一刻钟,就到了一个破破烂烂的小院。
      这院子罗用知道,罗三郎的老娘从小就长在这里,后来她嫁给了罗父,先后生了几个娃娃,罗三郎小时候还来这里玩过,后来他那个猎户外公没了,这个院子也就荒废了。

      只见乔俊林轻轻拍了拍那扇要倒不倒的院门,口里喊着“阿枝”,罗用心想,这小子该不会是来偷会小姑娘?结果从屋里头走出来的,却是一个二十出头的俊朗青年。
      但是等这人一说话,罗用就知道了,这就是一个穿了男装的女人。

      “这么晚了你怎么还往这里来?”
      “我再来看看你。”
      “明日一早我便走了,大郎务必要照顾好自己。”
      “都怪我没用。”
      “这又关你什么事?是我自己看不清楚形势,结果落得个自身难保。”

      “阿枝,你还是别走了,路上太危险。”
      “……”
      “不如我跟你一起走吧。”
      “说什么胡话,你留在这里,好歹衣食无忧,何必跟我去过那朝不保夕的日子。”

      乔俊林握紧了拳头,两眼通红,眼眶早已湿润,却硬忍着不让泪水落下。
      阿枝是她阿娘刚嫁到乔家那一年,从一个牙婆手里买来的,乔俊林从出生到长大,她一直都在身边,就跟自家阿姊一般,她阿娘去世这些年,阿枝更是处处护着他。

      那毒妇刚嫁进乔家的时候还能装装样子,这些年为乔家生下几个儿女,自觉站稳了脚跟,渐渐就显出狠毒来。
      现如今把他弄到这乡下地方还不算,竟然还要把阿枝送给她娘家那边一个小老儿,说得倒好听,什么续弦,那死老头都七老八十了,要不了多久就得跟他那地底下的婆娘叙旧去了,还续个屁弦。

      阿枝跟他说,自家在南方那边有一门亲戚,打算去投奔他们,乔俊林只觉得这事十分不靠谱,当初可是她亲爹亲娘把她给卖了的,那个什么远亲的,能靠得住?
      就算靠得住,她一个人出门,又没有相熟的人同行,身上又无甚银钱,这天寒地冻的,如何能到得了南方……

      “我走了以后,你也莫要多想,当面莫要与她冲撞,若是能在这里住上几年也是好的,待你再大一点……”阿枝却一心只叮嘱他日后要如何行事。

      两人又说了几句,阿枝就催促他赶紧离开,这地方偏僻,天黑了以后怕路上危险。
      乔俊林不想走,却又担心暴露了阿枝的行踪,万一被抓回去,送去那臭老头那里,以她的性子,估计不是投井就是上吊。

      都怪他没用!
      乔大郎抹着眼泪出了院子,若他能认真读书,若能比那毒妇生的儿子更得父亲的重视,他们也不至于会落得如此境地……

      正伤心懊悔的时候,脚下不知绊到一个什么物什,差点把他给绊了一跤,低头一看,竟是一个背筐,筐里还装着一些白花花的豆腐。
      乔俊林吸吸鼻子,提起那背筐,转头对阿枝说道:“没想到罗家那小子还些良心,阿枝,这些豆腐你带着路上吃吧。”

      阿枝接过那个背筐,低头看着筐里的那些豆腐,默然良久,才道:“那罗三郎送这些豆腐过来,未必是叫我拿了路上吃的。”
      “甚?”乔俊林顶着一脸的眼泪鼻涕,不明所以地看向阿枝。

      “……”阿枝却只对他笑了笑。
      什么南方亲戚,这些话不过就是说来骗骗她家小郎君,离开这里,她根本不知道自己该往何处去,不过就是想要死在别处罢了。

      然而,但凡只要能有一条活路,谁又真的愿意去死。
    插入书签 
    note作者有话说
    第7章 阿枝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南北杂货
    南北杂货,贯通古今。



    牛男
    最近有在更番外。



    白头的世界
    奋斗型女主/别扭型男主/韩娱。



    归田园居
    女主光棍文,自己先推一下。



    种田博饭家常事
    种田文,口味纯正。



    六感
    这是一个千年老坑,最喜欢的灵异文。



    人小鬼大
    这是一系列不太恐怖的恐怖故事。

    关闭广告
    关闭广告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wap阅读点击:https://m.jjwxc.net/book2/2965103/7
    打开晋江App扫码即可阅读
    关闭广告
    ↑返回顶部
    作 者 推 文
    炸TA霸王票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灌溉营养液
    1瓶营养液
    瓶营养液
    全部营养液都贡献给大大(当前共0瓶)
    昵称: 评论主题:

    打分: 发布负分评论消耗的月石并不会给作者。
     
     
    更多动态>>
    爱TA就炸TA霸王票

    评论按回复时间倒序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