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弦

作者:青草糕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六章

      次日早晨,傅承钰坐在桌边吃早饭,边吃边欣赏门口那棵碧绿碧绿的雪翠竹,突然一只鸟落在窗台上,吱吱喳喳地冲他叫唤。傅承钰好奇地伸出手想去摸一摸,却又停在它面前一寸处不敢妄动。那只鸟显得十分焦躁,干脆蹦到了他掌心里去。傅承钰傻在那里,好半天才试探性地蜷起手指去碰一碰它。毛茸茸的,很有意思。他兴趣上来,看它圆圆滚滚的样子,忍不住去握一握它小球般的身子,谁知五指刚一用力,触碰到它软软的肉,小鸟顿时消散不见,只余下一缕青烟。
      
      傅承钰惊呆了。他慌忙摊开手掌,却意外发现有一行字浮于掌心:速来,师。
      
      这难道是师父传的信?他想着方才那只被自己握散的小鸟,有点心有余悸。掌心的字渐渐消失,他匆匆吃完早饭,奔向中院。
      
      江则潋自从出关后就很少起这么早,但今天她有计划,不得不早起。此时她已经收拾妥当,衣服不是新的,中规中矩的式样,首饰也不是花的,不多不少的数量。她靠在池塘边喂鱼,无意识地摸了摸手腕,才想起今天没戴手镯,不由无奈地叹了口气。
      
      傅承钰从外面进来,朝她行了一礼:“师父有事找弟子?”
      
      “嗯,待会随为师去见岩赫长老。”
      
      “……岩赫长老?”傅承钰一脸迷茫。
      
      “他是为师的师父。”江则潋把手里的鱼食撒干净,往外走去,“总之你去了就知道了,为师让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
      
      “是。”
      
      两人乘着琉鸢飞往岩赫长老居住的菩提山。江则潋说:“你知道为什么要去见他吗?”
      
      “不知。”
      
      “你生病这事很不寻常,为师也问过别人了,都没听说过入了仙门还会生病的。”
      
      傅承钰脸色微变:“师父的意思……”
      
      “为师不知道这是什么原因,所以要带你去见一见岩赫长老,他或许知道。”
      
      傅承钰的手指缓缓握紧,忐忑不安,不知道面临自己的会是什么。
      
      到了菩提山,琉鸢乐颠颠地跑到一边去刨药草吃,江则潋则往山深处走去,傅承钰跟在她后面,心里万分紧张。
      
      两人来到一处山洞前,只见山门紧闭,青苔蔓延。江则潋罕见地恭恭敬敬地站好,朝山门施了一礼:“弟子江则潋携新弟子傅承钰前来拜见师尊。”
      
      傅承钰也朝山门行礼,头都不敢抬。
      
      良久,从山洞里传来沉闷的声音:“何事?”
      
      “新弟子傅承钰体质特殊,弟子有惑,特来请教师尊。”
      
      山门慢慢打开,发出厚重声响。岩赫长老的声音低低传出:“进来。”江则潋吸了一口气,抬脚迈步,走了进去。
      
      山洞幽且长,里面湿气萦绕,壁灯明灭不定。一片寂静中,只有两人脚步声回荡。越往里走道路越宽,视野越发开阔。终于走到尽头,只见空旷的圆形地带中生长着一棵藤蔓,根茎粗壮,枝条顺着地面爬上洞壁,弯弯绕绕,拱起一颗颗明珠,照得山洞亮若白昼。岩赫长老盘腿坐在藤蔓根部,一身素衣,眉目间尽是风霜之色。
      
      “弟子江则潋拜见师尊。”
      
      “弟子傅承钰拜见长老。”
      
      岩赫抬眼,目光扫过规规矩矩的江则潋,停在傅承钰身上:“这是你新收的徒弟?”
      
      “正是。”
      
      岩赫微微颔首:“人不错,有何问题?”
      
      江则潋便将事情始末讲了一番,并提出自己疑惑:“弟子从未听说过入了仙门之人还会生凡人之病,纵使凡骨未脱,也不应该。”
      
      岩赫沉吟一会,朝傅承钰招了招手:“你过来。”
      
      傅承钰低着头走上前,感觉岩赫长老目光如炬,在自己身上流连。他心中紧张愈盛,只觉时间无比漫长,明明洞中偏凉,背后却已汗湿。
      
      “你随我来。”岩赫起身道,“则潋在原地待着。”
      
      傅承钰下意识回头看了师父一眼,见她朝自己点头,便略微放了心,快步跟上了岩赫长老。
      
      见两人身影在山洞深处消失,江则潋呼了口气,坐到一根藤条上。许久不见师父,他更加沉闷了。
      
      ——明明以前不是这样的。
      
      以前的师父,面容俊俏,为人开朗,总是一副意气风发的样子。他与徒弟们关系很好,常常打成一片,几乎没有师徒界限。自己是他最小的徒弟,也最得他宠,时常拉着师姐雪越找他玩,听他讲云游时的奇遇。有时候调皮劲儿上来了开他的玩笑,他也不恼,顶多笑嘻嘻地说句功课加倍。他懂得如何栽培人,收的徒弟一个个都有大成,而她是那一辈最小的弟子,修为却最高,自然毫无悬念地得到了司主之位。
      
      总共十六位司主,按年龄排序,她位次最末,却从未有人敢因此看低了她。
      
      而师父升长老之际却日渐沉闷,她不知道师父遭遇了什么,但看着因他不愿再以术驻颜而慢慢染上岁月痕迹的脸,她心里总是不好受的。她问过他原因,他却冷淡回答她不要多管。
      
      他开始看不惯她花枝招展的打扮和任性妄为的性格,屡加斥责。于是她学乖了,在师父面前就是一副知礼模样,其他时候便又恢复本性,反正自从成为长老后他就搬到了这偏僻的菩提谷,看守宗里珍贵典籍,鲜少外出。
      
      她尊重他,但她已经不喜欢如今的师父,这个变得奇奇怪怪的长老。
      
      岩赫的脚步缓而沉稳,傅承钰跟在他后面,大气不敢出。像是走了很长一段路,素衣的长老终于停住。“进去。”他说,声音低沉。
      
      傅承钰抬头,看见面前一个圆台,笼罩着淡绿色光圈,时不时有星芒闪烁。他镇定心神,咽了咽唾沫,抬脚登上圆台,在光圈中站定。眼前像是隔着一层淡绿色的纱帐,又像是蒙着一团淡绿色的雾气,视野中一切都变得模糊而迷离。
      
      岩赫口型微动,左手背在身后,右手抬起,掌心聚起似青似蓝的光焰,缓缓压向圆台。
      
      傅承钰一片恍惚,脑中空白,不知身在何处。
      
      “这个题目有人有想法了么?嗯,不错,又是傅小公子,你且说来。”
      
      “承钰,这世间,最难的便是一个正字。为父希望你即使身陷囹圄,也要堂堂正正。”
      
      “我家钰儿这般好,也不知今后会看上哪家的姑娘。”
      
      他陷在回忆里无法自拔,脸上露出半是痴迷半是留恋的神色。与此同时,圆台中光芒大盛,岩赫三指并拢,在虚空中一抹,点向傅承钰的天灵盖。他闭起眼,去探索这小弟子的根源。
      
      慢慢地,他露出些许微笑,紧接着不知是发现了什么还是想起了什么又骤然变色,猛地撤回手,难以置信地望着傅承钰。他盯住小弟子稚气未脱的脸庞,脸色一点点沉下去,眼底波澜万状。
      
      傅承钰渐渐清醒过来,只觉得做了一个不清不楚的梦。他见岩赫长老面色阴沉,心下有些畏惧,轻声道:“……长老?”
      
      岩赫拂袖转身,声音严厉:“回去叫你师父过来,我有话单独和她说。”
      
      傅承钰不知道发生了何事,却也只能应下,从圆台上下来沿原路返回。
      
      江则潋看着从阴影中走出来的徒弟,问道:“师父他人呢?有跟你讲什么吗?”
      
      傅承钰摇头:“长老他只让弟子上了一个圆台,之后弟子便神思恍惚,什么也不记得,清醒后长老也未多说,只叫您去一趟,说是有话。”
      
      江则潋疑惑不已,不知傅承钰究竟是个什么情况,也不知师父打的是什么算盘。她一路快行,见到岩赫的背影后放慢脚步,行了一礼:“师父。”
      
      岩赫转身,道:“你这个徒弟,很特别。”
      
      “特别?”江则潋困惑地望着他,“还请师父明说。”
      
      岩赫微不可察地叹了口气,却是不回答她:“你平日里是怎么教他的?”
      
      “那孩子很聪明,悟性高,所以弟子就是让他看着书练习,弟子每晚去检查指导……”
      
      “不行!”岩赫突然提高了嗓门,“你怎能如此教他!长此以往……”他忽然截住话头。
      
      江则潋看他止住不说,心头顿时不自在起来:“会怎样?”
      
      岩赫面上似有怒气浮现,又被他压了下去。几个吐息后,他才开口,声音极轻:“你什么也不知道……”
      
      “师父,您可否大声点?”江则潋已经有点不耐,她多么怀念从前那个爽朗大笑的岩赫,眼下的师父是愈发奇怪。
      
      岩赫的手在袖中收紧:“你只需知道傅承钰体质特殊就行,更多的不必知道。即日起你必须改变教学方法,严加督促,时刻在旁边指导。玄汜宗的一切功法都要尽快掌握,尽快。”
      
      “为何?”江则潋急了,一天到晚陪小徒弟修炼她还有没有悠闲日子过了?
      
      “不必多问!你也不可偷懒!”他注视着江则潋,周身威压迫人,“为师总不会害本宗,不会害你,也不会……害他。”
      
      江则潋非常不理解师父,她真是怀疑师父被人掉了包。思及此,她忍不住说:“师父,弟子很早就觉得你变了,你以前……”
      
      “以前是以前,难道你指望为师现在还会陪你去摸灵兽蛋不成?!好了,回去罢!”
      
      江则潋咬了咬唇,行礼之后便飞快离开,连告退也没讲。
      
      岩赫看着她负气的背影,心底涌上深深的无奈。这个小徒弟,这么大了还这副样子,以后如何接任长老之位。不过,等真的成了长老,她也就会变了吧,和他……一样。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上一章好像有点水,今天就双更更掉吧……说过的第十章加更就没有啦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21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