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弦

作者:青草糕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二十章

      这一役,战了将近两个时辰,多亏后来还有高阶弟子与其他仙人赶来,才尽数剿灭鬼兵。长老们同宗主去议事了,仙娥仙仆们打扫着残局,药仙药童在各个擂台间来回奔波。
      
      傅承钰在中途支撑不住昏厥了过去,江则潋跪下去将他抱起,枕在自己的腿上,用治疗术治愈他身上一些不深的伤口。
      
      傅承钰被痛醒过来,嘶了一声,刚睁眼就被一只冰凉的手盖住:“别动,歇着。”
      
      “师父……”
      
      “药童马上就来了,你忍着点。”
      
      傅承钰点头。
      
      “这一次,苦了你了。”江则潋用干净的布擦拭着他的脸,“你放心,玄汜宗必不会放过鬼界。”
      
      药童拎着药箱奔来,粗略检查一下,说:“左臂伤口见骨,要撕下粘住的衣服我才好治。”
      
      江则潋二话不说撕下他的袖子,看傅承钰像是想说什么,及时截断他的话头:“这种时候了你还顾及什么,又没人在看你。”
      
      傅承钰只好闭口。
      
      药童清理了一番伤口,喂他吃了一丸药,然后双手悬在他手臂上方开始治疗。淡绿色的治疗网覆在伤口之上,一点点修补着□□。
      
      “你给他吃的什么?”江则潋看傅承钰一动不动,问道。
      
      “我看他心里事情太多,这种人一受伤躺着没事干就会胡思乱想,所以给他吃了一丸安眠的药罢了,也有助于他养伤。”
      
      药童又处理了他其他地方的伤,说:“他无大碍,只需要静养几天。”
      
      江则潋应了一声,想将他抱起,奈何傅承钰是个结实的小伙子,她自己也是精疲力尽,只好招来琉鸢,在药童的帮助下将他扶上去。药童看她也上了琉鸢,急道:“唉司主,你还没有处理伤口!”
      
      江则潋瞥了一眼自己的衣衫,道:“轻伤罢了,我自己也会处理。”然后便离开了。
      
      鬼兵大都为孤魂野鬼,鲜有自己的意识,为他人所操控,因此只要见人倒下了就不再纠缠转向下一个目标,是以重伤者虽然不少,却并无阵亡者,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
      
      仙界自从千年前变乱后便分作几家门派,彼此面上和谐实际却有些暗斗,不过这一次,鉴于有共同的敌人,各家的掌权者不得不放下芥蒂,共同商讨对策。
      
      商讨的结果是,仙界绝不会忍气吞声,一定要反击回去。
      
      三日后,仙界出兵鬼界,打得对方元气大伤,再不敢犯。
      
      *
      
      傅承钰这些日子总是睡睡醒醒,半梦半醒间觉得有人在照顾他,只感到经脉清爽,十分舒畅。
      
      这日他醒来,神思清明,动了动身子,觉得也不怎么疼了,便翻身坐起,然后就愣在了那里。江则潋伏在窗边的桌上,睡得正沉。头发高束,一身黑色剑衫,长靴底部还沾了些泥。他试探着唤了声:“师父?”
      
      江则潋睡得仍是很沉,连睫毛都没有动一下。
      
      傅承钰忍不住俯下身子,第一次如此长久地近距离观察她。他知道她长得漂亮,总喜欢把自己打扮得花枝招展,此刻她全身上下没有一样装饰,睡梦沉酣,竟是柔和温顺,完全没有平日里一贯强势高调的样子。他看她脸上似是有些风尘,受蛊惑般地伸出手将它擦干净。
      
      江则潋低低地嗯了一声,像是要醒过来。
      
      傅承钰慌了神,奔出门去。
      
      门外路上过来一个端着水盆的仙仆,见他慌慌张张出了门,疑惑道:“您醒了?怎么出来了?”
      
      傅承钰咳了咳:“你是……”
      
      “哦,我是十六司主指过来照顾您的,负责给您清理身子和上药。”
      
      难怪他总感觉有人……
      
      “师父她……为何在我房中?”
      
      “十六司主两天前随仙界出兵鬼界,今日方回,一回来就赶着来探望您,我说您恢复得极快,大概今日便可以醒了,她便留在您房中——咦,十六司主呢?”
      
      “她……睡着了。”
      
      “也是,跟鬼界交战一定很累人。幸亏是仙界赢了……”
      
      身后传来门开的声响,江则潋的声音响起:“承钰,你怎么出来了?”
      
      “弟子感觉已经大好,不用再卧床了。师父您累了,还是回去休息吧。”傅承钰低下头说,看着她沾了泥的靴子朝自己走近,心中百感交集。有很多话想问,比如伤好了没有,比如为什么这么急着看他,但千言万语萦绕于心中,却始终冲不破喉头。
      
      江则潋将他上下打量一遍,说:“你既好了,我也便放心了。”说罢,就慢慢走出了院子。
      
      刚出院门拐了一个弯,江则潋就一把扶住墙,弓身呕出一口血来。她望着黑色袖口一片湿润的暗色,神色晦暗凝重。她果然还是在交战中受了内伤。江则潋重新支起身子,往自己院落走去。
      她进了后院,褪去衣衫,泡进池水里开始打坐。淡紫色的气雾从周身飘起,逐渐将她整个笼住,远远望去就像是一大团紫色飘在水面上,映得清澈的水都泛着紫色的波纹。
      
      这其实是她从那本典籍上看来的疗伤方法,也是第一次实践,心里有些没底。正不安间,一阵撕心裂肺的剧痛忽然从心口席卷到四肢百骸,几乎让她稳不住身体,不得不抓住池沿喷出一口浊血来。冷汗布满额头,她颤抖着身子,缓了好一会儿痛感才消失。她大口大口地喘息着,瘫软在池边。
      
      难道是方法有误?江则潋皱眉探了探自己的心口,却发现它正在迅速愈合,朦胧紫光之后,是通体舒畅轻松。
      
      *
      
      弟子们都不同程度地受了伤,竞技大会自然是不了了之。
      
      江则潋跟傅承钰开玩笑:“不比也好,否则万一你输了为师可要不高兴了。”傅承钰只是扯了扯嘴角。
      
      白云苍狗,一切又重新步上正轨。傅承钰继续跟着江则潋学习弓箭,时光就在日升月沉中悄悄滑走。
      
      某一天,江则潋看傅承钰进步实在是快,给他测了测,问他:“你今年多大?”
      
      傅承钰不明所以:“二十五。”在仙界,即使是凡骨,人的成长、衰老速度也都会大大减缓,越后面越慢,所以傅承钰看起来并不像凡间二十五岁的男子那般成熟,正因为这样他还不太愿意说出年龄。
      
      江则潋的目光幽深起来:“你若是更加努力,便有希望在三十岁时修成仙骨。”
      
      傅承钰问:“一般人是多大修成仙骨?”
      
      江则潋想了想:“若是资质尚可,四十五的样子吧。”
      
      傅承钰接着问:“那您呢?”
      
      “三十九。”
      
      傅承钰吃了一惊:“您都是三十九岁,为何我却能……”
      
      “为师说你能,你就能。”江则潋温和又坚决地说,“在此之前,最多就是三十五岁。为师相信你,你一定可以做得更好。”
      
      傅承钰觉得忽然有一座大山沉甸甸压在肩头。他心里没有把握,又不愿拂了她的意,只好转移话题:“那一定是位很了不起的前辈吧,是我们宗的么?”
      
      江则潋定定地看着他,唇角牵着一抹凉凉的笑:“不是,他曾是焱巽门的。”
      
      傅承钰哦了一声,没再追问。
      
      *
      
      落花漂满池塘,水光潋滟。
      
      池边石头上坐了个玲珑女子,正望着水上两只嬉戏的水鸟,手里摩挲着一枚小小花签。远处走来一名男子,在她旁边坐下:“薛师妹,找我什么事?”
      
      薛袖握住花签,将手笼进袖子里,说:“没有事,就不能找你么?”她侧头看了一眼他,“你是不是烦我了?”
      
      “没有没有,师妹千万不要乱想。”万锦良慌忙摆摆手,“我,我就那么一问,没有其他意思。”
      
      “我听说你修为进了一阶,恭喜你。茂黎真人一定更器重你了吧。”
      
      万锦良笑了笑,道:“师父近来的确比较关注我,前两天还派我还下界去办了趟差事,除掉了南冥那只作乱的大鹏。”
      
      薛袖叹了一口气,说:“鲲修炼成鹏不易,就这么除掉它,你是不是也觉得有些可惜?”
      
      “有什么可惜的,难不成还是别人逼它作乱不成,那是它咎由自取啊。”万锦良莫名道,“难道你是在替它惋惜?”
      
      “不,但总会有挂念它的同类吧……毕竟它们也许曾有过亲密的关系……”
      
      万锦良愈发茫然:“师妹,为何你今日说的东西都怪怪的……我不是很明白你在说什么……”
      
      我只是在害怕,害怕你下了一趟界会遇见什么不该遇见的人……从前我还能把你从褫仙崖叫回来,我不知道今后是否还能挽留住你的心意……我希望这一切其实是我庸人自扰,你其实什么问题也没有,但怕就怕是你自己都没有发现……薛袖闭上眼,说:“师兄,你不在的这几天,我很想你。”
      
      万锦良有些腼腆地笑,轻声说:“我也是。”
      
      “那你抱抱我,师兄,你抱抱我。”
      
      风乍起,吹皱绿水,长条摇曳,惊飞了黛色的水鸟。
      
      万锦良看着薛袖,慢慢靠过去,轻轻拥住了她。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第一卷结束~
    从明天起就没有双更啦,但你们不能因为不双更就抛弃我QAQ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21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