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案
临死那一刻,苏凝问自己,后悔吗?

重生死前一年,苏凝不愿再重蹈覆辙,她做的第一件事便是:离婚,同意放弃孩子的监护权。
内容标签:  重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苏凝 ┃ 配角: ┃ 其它:

一句话简介:重来一次,好好珍惜自己

立意:立意待补充

  总点击数: 721   总书评数:3 当前被收藏数:2 文章积分:212,975
文章基本信息
  • 文章类型: 评论
  • 作品视角:
  • 所属系列: 正在填
  • 文章进度:完结
  • 全文字数:3543字
  • 版权转化: 尚未出版(联系出版
  • 签约状态: 已签约
  • 作品荣誉: 尚无任何作品简评
[爱TA就炸TA霸王票]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打开晋江App扫码即可阅读

1

作者:懒女人是我
[收藏此章节] [投诉]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001章重生



      无休无止的争吵,和好,再吵,再和好。

      哪怕是因为鸡毛蒜皮的小事,她和程楠都会吵起来,互不相让,针锋相对,恍若仇人。

      这便是苏凝的日常。

      几次提出离婚,却又因为对孩子监护权的争夺而放弃。

      这日,苏凝下班回家,儿子程家嘉红着眼睛眼泪汪汪的来给她开门。

      “妈妈,小宝再也不能跑来迎接你了。”

      小宝是一条杂交的母狗,模样土土的,唯有一双大大的耳朵十分招人喜爱,儿子一见便十分喜欢,硬是买了回来养着,还把自己的小名给了它。

      苏凝今日工作上十分顺利,她笑着摸摸儿子的头,问:“哦,是不是你们把它关在阳台了?”小宝才三个来月大,调皮、不听话,随地大小便,程楠每天都会因为它对苏凝和程家嘉发火。母子二人开始还申辩几句,后来索性当作听不到,随便他抱怨。

      程家嘉摇头,快要哭出来了,“小宝病了。不吃东西,吃了就吐,吐了又吃,吃了又吐。”苏凝吃了一惊,早上她出门的时候小宝还一直跟着,活蹦乱跳的,怎么才一天的时间就病了?她放下包包,跟着儿子走进客厅。

      客厅电视柜旁边放着一只纸箱,小宝病怏怏的蜷缩在纸箱里,四肢像是僵硬了一般。听到苏凝唤它,小宝勉强抬了抬头,看了她一眼,然后无力地趴回了纸箱里。

      狗瘟?细小?苏凝心中有些不好的联想,她连忙蹲下来,连声唤小宝,手托着小宝的下巴,给它顺毛。小宝平日里最喜欢她这样摸它。可是今日,小宝却没什么反应,双眼无神地看了她一眼,哼都哼不出来。

      “妈妈,小宝怎么了?是不是病了?”程家嘉满是期盼地望着苏凝,似乎期待她能想出办法,让小宝立刻好起来。

      苏凝想起平日小宝肚子会响,摸了摸它的肚子,滚烫的,黏黏的,不知道怎么了。

      “可能要找宠物医院看看。”

      程家嘉连忙说:“那我们带它去医院吧。”

      苏凝迟疑地说:“现在啊...已经快八点了,公交车恐怕没有了。”

      “那我们打车去啊。”程家嘉连忙说。

      苏凝还没回答,在厨房通下水道的程楠冲外面嚷:“你真有钱!还打车去!我生病的时候没见你这么关心呢!我还不如一条狗!”

      程家嘉连忙抿紧了嘴唇,可怜巴巴地望着苏凝,小声地请求她,“妈妈,我们打车去吧,不然小宝会死的。”苏凝犹豫着,她这个月的工资还没发,手里就一百多块钱,去一趟宠物医院至少得好几百块,手上这点钱根本不够。最主要的是,她并不知道哪里有宠物医院。

      “要不,我们先观察一晚,明天若是小宝还不好,我们再去医院。”苏凝安慰儿子。

      程家嘉迟疑地看着她,“妈妈,等到明天,小宝会不会死?”

      “应该不会的,你看小宝平时身体挺好的,明天一早我们起来看,如果不好,就送去医院,好不好?” 苏凝宽慰儿子,她知道儿子喜欢小宝,把小宝当成了自家人。实在是时间太晚了,她也有点累,明天是周一,上学的上班的,都要早点休息。

      “我们还是去吧妈妈,我怕小宝死了。”

      “死了算逑!家里整天被它弄得又脏又臭,早就不该养它!当初谁非要买它回来的!家里搞得这么脏臭怎么没见你弄一下!”程楠从厨房走出来,噼里啪啦个不停。

      苏凝又饿又累,不想与他吵,摸了摸儿子的脸,“明天吧,好吗?妈妈很累,很饿,想好好休息一晚。明天,明天小宝还不好,我们就带它去医院。”

      “去医院!哪里来的钱给它看病!”苏凝不知道程楠这又是发的什么疯,跟丢了火星儿的炸丨药包一般,噼啪个没完。

      去厨房把剩菜剩饭热了,吃了。苏凝见儿子还不肯去睡觉,便去拿了一盒牛奶出来,倒在小盆子里,端去喂小宝。

      小宝扭着头不肯吃,苏凝心中的不安愈发重了,连最爱的牛奶都不要了,小宝恐怕不行了吧。她强按着小宝喝了一口奶,见它费力地躲,想了想,把小盆子放它边上,等它想喝的时候喝吧。

      “快去洗澡睡觉,明天还要上学。”苏凝拍了拍程家嘉的肩膀,催促他洗漱睡觉。

      程家嘉看了小宝一眼,依依不舍地去卫生间洗漱。

      程楠从厨房出来,忽然看见小宝旁边摆着的小盆子,立刻炸了。

      “我洗菜的盆子你们拿来喂狗!”

      苏凝并不认为这是很严重的事情,随意地回答他,“又不是没有盆子用,你吵什么。”

      程楠见她一点也不在意,更火大了,“你一条狗要用多少东西!”

      苏凝觉得很烦,“明天还你一个就是了。”

      程楠怒,“这是一个盆子的事情吗!它有喝水的盆子你为什么还要拿这个给它!直接用喝水的不可以吗!”

      “你到底想干什么?有什么不满你就直接说,别给我东扯西扯。”苏凝也来了气,不就一个盆子吗,在小商品市场买的,才两块钱,值得他这么大吼大叫吵翻天?

      “我不想干什么,就不想看到家里乱七八糟的,别乱七八糟的到处乱放东西!我天天帮你们收拾!烦死了!我也很累!” 程楠上班的地方离家近,走路十几分钟就到了,五天八小时,时间比苏凝充裕,家务他便做得多点。

      这一点,苏凝承认自己做得不足,她因为上班地方远,每天六点多起来晚上七点多才回家,太累,回家就不想动,整理家务什么的,她都是放在休息日的时候一并收拾。平日里,就懒得弄了。

      “你很累你就别弄。”

      程楠:“我看不下去!你看看别人家里,谁家像这个家这样,又脏又乱!”

      苏凝蹙眉,竭力忍着不发火,“我上班很累,不想弄,一周整理一次就够了。你要是嫌脏嫌累你就别弄,进你自己的房间关上门,你想睡觉就睡觉,想看电视就看电视,其他房间你都别管就是了。”

      程楠冷笑:“我就是看不下去!”

      “你看不下去就看不下去,不想弄就别弄,不要不想弄又要抱怨。别人都是全职主妇,当然有时间把家里弄得整整齐齐,你要我上班回来还要把家里弄得干干净净整整齐齐,抱歉,我做不到。我能做到的就是一周整理一次,你能忍就忍,不能忍要自己做就不要叫。烦人。”

      说完,她便回了自己的房间,打开了电脑。还有一点事情没有处理完,她想再看一下。

      程楠一见她走了,一腔怒火没地方发,气得跳脚,对这苏凝的背影叫,“我去你妈逼!”

      两人吵架,不涉父母亲人,这是苏凝和他定下的原则和底线。

      如今,他竟毫不犹豫带上了妈字,这是苏凝绝不能忍的!

      苏凝丢掉鼠标,冲了出来,怒视着程楠,“我妈哪里对不起你!你要骂我妈是吧,好,很好,”她敲了敲主卧室的门,然后打开主卧室,指着床上躺着的人,“你是不是要我当着你爸的面骂他!”虽然气得快要发疯,然而她还是做不出骂人父母的话来。

      程楠不说话了,转身走回厨房,把厨房里的东西摔得噼里啪啦响。

      苏凝气得胸口起伏不定,打开文档,却始终无法静下心来做事。

      程家嘉洗完澡出来,听到厨房里的动静,便走过去,想看看发生了什么事,刚打开厨房的门,程楠以为是苏凝,顺手将手里的盘子砸了过来。

      好在盘子没扔准,一声脆响,在程家嘉面前摔得粉碎。

      程家嘉吓了好大一跳,今天一连串的事情本就让他不安甚至有些惊恐,此刻,他的不安和恐惧累积到了顶点,双眼直愣愣地盯着程楠,浑身发抖。

      房间里的苏凝并不知道这件事,她只听到厨房里噼里啪啦作响,知道程楠又拿厨房里的东西撒气了,她闭上双眼,深深呼吸,努力平复自己的情绪。她告诉自己视而不见听而不闻,就当自己是聋子是瞎子,什么都看不见也听不到,随他折腾去。

      程楠像是感应到了什么,回头,便看到程家嘉呆呆地站着,还没去睡觉。

      “你看什么!还不快去睡觉!明天早上又爬不起来!”

      程家嘉连忙转身,回到客厅去看小宝。

      一会儿,程家嘉便大声地尖叫,“小宝死了!小宝死了!”然后嚎啕大哭,尖声大叫。

      苏凝连忙跑了出来,“家嘉你怎么了?”

      “小宝死了!”程家嘉目光慌乱无法聚焦,只一个劲地哭叫,声音又尖又细,叫得十分诡异。苏凝吓坏了,连忙抱紧他,柔声哄他,“没死没死,还是热的,别怕。”

      “死了!死了!死了!”程家嘉什么都听不进去,在苏凝怀里挣扎,尖叫,像疯了一样。

      苏凝的心都要碎了,她抱着家嘉,拼命叫她,“家嘉,家嘉,家嘉,你别吓妈妈啊。”

      程楠从房间出来,一把把程家嘉抢过去,“家嘉,是爸爸错了,爸爸以为是你妈,爸爸不是想砸你的,家嘉,别哭了。”

      苏凝慢慢起身,看着儿子瘦小的身子在程楠的怀里挣扎,哭叫,仿佛发疯的小兽,她忽然明白过来。

      这个儿子,被自己两个给毁了。

      心痛,瞬间蔓延了全身。她浑身发抖,眼泪扑簌簌地滚落下来。

      眼前的一切都变得那般陌生,这一切,是场噩梦就好了,梦醒了,一切就结束了。

      “离婚。”苏凝从颤抖的牙缝里吐出了这两个字。

      程楠忽然抬起头,盯着她。

      然后,他起身,一拳头砸了过来,“离你妈逼的婚!”

      苏凝被他打倒,后脑磕在电视柜的尖角上,一阵锥心刺骨的痛从后脑传来。

      她想起身,却发现自己浑身发软,脑袋一片空白,鼻子里,渐渐弥漫着一股浓重的血腥味儿。

      血,源源不断地从她的身体里流出,脑子里越来越空白。

      往事如电影一般,从眼前闪过,一切快乐的不快乐的,无声而快速地流逝。

      这一切,后悔吗?

      苏凝费力地睁开眼睛,想要再看一眼儿子,然而,已是空白一片。
    插入书签 

    ←上一篇  下一篇→
    作 者 推 文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关闭广告
    关闭广告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wap阅读点击:https://m.jjwxc.net/book2/2594847/0
    打开晋江App扫码即可阅读
    关闭广告
    ↑返回顶部
    作 者 推 文
     
    炸TA霸王票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灌溉营养液
    1瓶营养液
    瓶营养液
    全部营养液都贡献给大大(当前共0瓶)
    昵称: 评论主题:

    打分: 发布负分评论消耗的月石并不会给作者。
     
     
    更多动态>>
    爱TA就炸TA霸王票

    评论按回复时间倒序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