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王之友

作者:马桶上的小孩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热茶

      妙仪没有哭却也红了眼眶,可怜兮兮的坐在王氏怀里,旁边是跪在地上脸色惨白的元望,而南邦也在,他跪坐在地上给崔妙仪看手。
      
      “怎么了?”
      “元望莽撞,碰倒了茶杯,妙仪正在捡棋子,烫了个正着。”开口说的却是南邦。
      他依然是一身旧裳,素面披发转过脸来道。
      
      元望跪在那里,却摇摇欲坠,哪里像是只犯了这点小事的。
      
      本来只是随意下着棋,他觉得妙仪也算有些天赋,便跟她说了一些长安棋士的情况,只是嘲笑了一下那些半辈子都混不出头来的老棋士,却被反驳了一下,二人说着说着便有些争执。
      
      妙仪不喜欢他的态度,看着四周连个丫鬟仆厮也不在,元望正在收棋子,她抬手一把抓住了元望的手腕:“你觉得这一局我的白子可还有余地?”
      这丫头也是个心里没谱,一踩就跳脚的。
      
      元望愣了一下:“黑子已经获得了安定,白子连接下错太多处,如今只剩一张皮,起不到外势应有的作用,这局极难翻盘了。”
      
      崔妙仪心道:他已自有棋风,先固求稳定,在一切都游刃有余的同时,面上开始张狂求险。不少棋手就会被他安定后的几步棋欺骗,认为他已经张狂的失去了原形,很快就找到了破绽,实际上他只是背后固守疆土,用剩下的兵卒戏耍玩乐罢了。
      
      崔妙仪最擅长的不仅仅是围棋的计算力,而是她能很快揣摩到对方的性格和特点。
      小小年纪脱离了棋盘便是稀里糊涂,但扑在这十九道纵横间,她便如同三军主帅。
      
      妙仪将他面前的黑子棋盒也抱到面前来。
      
      她接着道:“比如你看东八南五便是你积极应战的凶猛一招,我连接东六南六扳……然后你取了我东四南五、东三南五两子,我的反击稍显弱势,一定会这般发展吧。”
      
      妙仪两手分别执黑白子,一手一子落棋。
      
      元望不由得紧盯棋盘点头,他自认其他几角已经吃死稳固,黑子无还手之力,定然会这般杠上。
      
      “那你再来下几手。”妙仪从棋盒里抓了一把黑子给他,元望对于她这种塞瓜子儿似的给棋子方式有几分不满,却被妙仪刚刚的话吸引顾不得抱怨,低头看棋盘。
      
      他微微思考,继续下局,妙仪依旧是落棋飞快,元望自认为这几招都是仔细思考绝对不会有问题的,可忽然黑子落在了刚刚围住被拿走棋子的空地上,元望轻叫了一声:“你怎么下在那里!刚刚东四南五都已被我取走!你可真是傻——我就当是与你下指导棋了,快拿回——”这话才说道一半,元望猛地一噎,脸色白了几分。
      
      “我刚刚攻下的东南如今竟……”元望喃喃道。
      
      元望捻子的食指中指却僵在这檀木棋盘正上方。
      
      妙仪道:“你难不成还想再围我?”
      元望心中骇然,不过几手,东南角的局势已经不是他能控制的,一切来的太快,元望刚刚还在兀自谋划,片刻间就已落入圈套!
      
      对方太了解他了,不过一共下了三四十手棋,却仿佛被人看透!
      
      他咬了咬嘴唇,目光猛地从两人一直纠缠的东南方挪开,无视妙仪刚刚的冲劫,一步下在西北,低声道:“西五北七冲。”
      
      妙仪一招下在了东三南五,他的东南损失惨重如今已是妙仪的疆土,左右两处黑棋必死一处,这边还含着元望五个黑子,她的八手已足够获得主动了。
      
      妙仪道:“这边是我的落脚棋与攻击棋共是一招。你实在是聪明,西北连冲两子,有舍有得。从实利来讲,你两黑子冲下去极大,获利的目数上还略多于我刚刚东南白子所得。”
      
      元望却忍不住被乱了心智,妙仪语气平和讲解,这般仿若是她在指导他一般!他屏息握紧手里几个黑子,过了两分多才再度下手。
      
      可怕的预见力与控制力!
      
      她不再乱摆弄棋子,表情沉静,哪里还像是个幼童。
      八岁,她却像是个对弈中的长者,她究竟经历过多少局对弈,多少个日日夜夜的研习,才有的今日!
      
      仿佛是棋艺中过度的成熟,才使得她现实中的思维太过稚嫩单纯。
      
      表面利益上是他得的多,可实际上妙仪所执白子已足够依靠东南那八手搏来的雄厚外势发起攻击!
      
      正东三。白棋。
      东一北一。黑棋。
      
      唯有落子声与念棋声交替。
      
      “所以你就黑子向东北寻求联络?”妙仪快棋快语,元望被她带动,痴愣愣的盯着棋盘。
      
      下手落子,却看着局势一再陷落,终是妙仪手中白子再度下落时,元望面色惨然——
      
      这局势完全逆转,白棋控制全局主动权,不过堪堪十三手棋,将妙仪逼得只剩白子皮的棋局,竟然就这般反过来了!
      再往下走去恐怕太过艰难,元望只觉得对方的棋艺仿佛觉得深得没个概念!
      
      他咬紧嘴唇,王氏教过他太多遍的不能输,他还要一搏试试也好!
      
      可元望就要去掌心里抓子,只发现空无一物,猛地一僵。
      
      他刚刚最后一颗黑子已被他用上而不自知。惊恐的却是……这不该是巧合!十三子翻盘,妙仪早已算到,便在最开始,只抓给了他十三颗黑子!
      
      ……何等鬼才!
      
      他虽也不过十三岁,但弈棋经验绝不比那些院生少,打小拜师学棋,元望努力异常,一路走来,平级弈棋时何曾输过,虽年幼得意,却也是有几分水平,今日不过半柱香时间都没有的最后几下,他如同被玩弄鼓掌之间!
      
      这是一种被一巴掌狠狠扇在脸上般的冲击。
      
      元望面色惨白,一个字也说不出。
      却不想就在这时南邦进屋了,他绕过屏风看着两个小人在下棋,有些好奇的就要凑上去。南邦懂棋,这个格局一眼望去便是他输得一塌糊涂,元望只知道他绝不能让任何人知道他输得这般惨,端起茶盏咬牙决心,便装作手一滑,往棋盘上撒去。
      
      却没想到崔妙仪正要将棋子收走,整理棋局,那滚烫的冒着热气的茶水,直接浇在了她的手背上。
      
      她一个八九岁小女孩儿,被烫的登时痛叫一声!  
      
      元望心里一颤,面色发白,看着那红肿的手背,方知自己伤了人。
      
      这才引来了王氏。
      
      崔季明正要开口,却看着舒窈的小手几乎要捏断团扇扇柄,一手牵着妙仪,恼的几乎冷笑出声:“堂婶屋里,竟然连个管茶的下人都没有!一个个倒是会在外头说笑逗鹦哥,看着孩子们面前没甜头也不往眼前凑是么?!”
      
      她声音清亮,心中却已经是恼怒到极点。
      
      舒窈是家里嘴最毒的,也是最护犊子的,看着妙仪手背上红肿一片,却也知道刚刚的话有些打王氏的脸,缓了缓声音道:“这惫懒下人不罚,下次指不定烫到的就是堂嫂,是元望哥。想来也是堂婶今日见着孩子多,高兴坏了也没管这些奴吧。”
      
      看着元望这个样子,舒窈恐怕猜到这茶水并非是无意的。
      
      只是元望是长房嫡孙,她又没有证据,只能逼着王氏惩治下人。
      
      王氏即将接手主母之位,却让个小丫头找着由头说她治下无方,王氏却忍了。
      
      她一个母亲怎么可能不了解自己儿子,她看着元望,也猜到了大半。
      
      这事儿闹大了,崔式来了更不好看,她在可以只是责罚下人的份上将事情收住,她不至于连这点也忍不了。外头仆厮哗啦跪了一片,大夫这才来,说是烫的不轻,夏日里又不适合敷的太厚,若是不小心护着容易留疤。
      
      八岁的姑娘,刚回了本家还没两天,就是可能手上要留疤啊!
      
      王氏又要人拿了专治烫伤的清灵膏来,又从库房里讨了一块上好的玉石:“那些下人已经拉下去罚过了,婶这边有块上等的岫岩玉,都是养过的,拿来贴手必定能不留疤。”
      
      崔季明可知道大邺的医术绝不发达,不但有很多古怪方子、巫神道术,甚至还有许许多多诡异的偏方,用玉石贴烫伤伤口就是其一。
      
      舒窈冷着脸,看着那已经被下人擦净的棋盘,忽地开口道:“这先帝赐下的棋盘,当年祖父甚至用他与先帝在宫中对弈过,历经几十年金漆不凋,如今却放在这里,被热茶浇了一遍,也不知道是谁的用物,这么不小心。”
      
      王氏脸色微变,南邦只是看着大夫在给妙仪拿软巾包手,权当作什么没听见。
      
      王氏面色正了正道:“当年翕公离开长安时,说是这棋盘不用了,便留在了家中。元望敬仰堂祖父的棋艺,这才央着拿过来用。既然妙仪懂棋艺,又是翕公亲孙女儿,元望就绝没有占着这棋盘的理。”
      
      她毕竟是个三十出头的女人,做事自然有分寸,不但要人将棋盘搬到二房院里去,还叫下人从库里拿来了新作的云子。
      
      崔妙仪这个缺心眼,看到了那技艺复杂产量极低的玛瑙云子棋子,便忘了伤口,捏着棋子对光看,兴奋的脸上写满了想要二字。
      
      舒窈气恼她这点出息,让下人接过来,施施然行了个礼,也不多言转身便走。
      
      南邦回头看了崔妙仪一眼,对她一笑,妙仪也对他挥了挥手才走出门去。
      
      元望则是快要倒了下去。他输了棋,丢了他最爱的棋盘,连定到手的云子都被妙仪拿走了。
      
      那些刚刚还在说笑着的下人们早已跪在院中,这一路倒是没人给她们三姊妹行礼了,妙仪已经不觉得疼了,舔着指尖甜甜的山楂茶,觉得手上的绷带十分难受,却看着拽着她大步往前走的崔舒窈身子颤抖了起来。
      
      崔季明跟在后头也惊了一下,妙仪转过脸看着舒窈气的浑身发抖,紧紧捏着她没受伤的手,眼泪珠子往下掉。
      
      妙仪被舒窈骂惯了,哪里见她哭过,连忙扑过去抱着她:“阿姐,我不疼,一点都不疼了。”
      舒窈将她拽开,狠狠地擦着眼泪,戳着妙仪的脑门:“你这样怎么能让人放心,一个个都跟傻子一样!就知道下棋,就知道下棋!你这手要是留疤了以后多么不好看!你是个姑娘家!”
      
      崔舒窈一张小脸,又是气恼又是伤心,她往日里从不哭出声,此刻憋得脸通红:“我就不该跟着大哥去找阿耶,我就坐在那儿,看谁敢伤着你!”
      
      “姐,我不疼了,不怪他。”
      
      “妙仪,你是不是下棋赢了他……”
      妙仪惶恐了半天,点了点头。
      
      “你赢了多少?”
      
      “没有赢多少,我就随便下了一点,他跟我说话可气人了,我没忍住才……”妙仪吓得缩了脖子。
      “跟你说过多少次了!赢他一局,这会儿可风光?!”舒窈气的脸都红了。
      
      崔季明眼看着舒窈就能按着妙仪打她屁股,连忙拦在中间,抱起妙仪道:“行了行了,事儿都闹成这样了,她也吃了苦头。”
      
      舒窈却是咬了咬牙,看来元望是因为输了恼羞成怒才弄的那一碗茶,这事儿可不是什么不小心!
      
      **
      
      五日后,崔季明没有想到这次夏季出宫行猎,会乌泱泱带上这么一帮人。
      
      大邺历代帝王都十分喜欢行猎,在自家苑内行猎也有,出宫去长安周郊行猎也有,最多的时候都有一个月跑出去行猎三四次。
      
      全民尚武,官员履历不分文武,千万世家子想做游侠儿,这么个氛围下,又加上殷氏王朝也有胡人血统,所以前朝的围猎,到了大邺便成了游牧民族一般的行猎。
      
      没有专人围起野兽,纯靠着大队人马对于野兽动向的追踪,一行人带有帐篷篝火,居住在城外林中二至三日,稍显危险刺激,但也更为自由。
      
      这次行猎的规模却很大,贺拔庆元这样的国公老臣都有参加,长安城内的权贵只要是拉得开弓的,基本都乌泱泱的来了。
      
      殷邛还叫上了几乎所有适龄的皇子和各家少年郎。
      
      若是再有些少女,简直就像是相亲大会,不过看着帐篷之中,来来回回行走的各家十岁至十五岁左右的骑装少年,她也猜到了,这回宫里那么多皇子,殷邛不会是要选皇子伴读吧?
      
      上次打马球也是挑了许多官家少年来,想必那时候殷邛就有了这个想法了吧。
      
      距离长安三十多里的林中,已经选好了一块空地,各家的仆奴都在搭建帐篷。
      
      贺拔庆元与她住在贺拔家的青庐,反正就俩人,跟那些乌泱泱来十几口子一帮人的家族不同,他们帐篷比较小,也挺偏僻的。
      
      崔家也来人了,崔式没有来,他是个走优雅迷人路线的洁癖,不论是射杀行猎,还是住在没有地板的帐篷里,都不是他的风格。
      所以崔家来得是崔夜用、南邦,小辈带了元望与几个男孩。
      
      崔季明一身深红色骑装,正要去简易的临时马棚里去牵自己的马时,却看着以太子泽为首的一队皇子从帐篷间的宽路上穿过。
      这队皇子一共有六人,包括之前就养在圣人身边的三位皇子。
      如今养在皇后膝下的嘉树,他似乎没有骑过马,骑了一匹矮身小的马驹还快要吓得摔下马去。
      
      崔季明却注意到了这队皇子中最后一个,沉默的骑在黑马上的殷胥。
      
      靠?!他不是伤了腿了么?为什么还要来!
      强行要露脸啊。
      
      殷胥面无表情,心中更怨念。
      他是被薛妃强行带出来,套了一身赶作的骑装,甚至还逼着几个嬷嬷在他脸上又是描眉抹粉的,就是想让他看起来精神一点。
      
      他感觉自个儿重活一辈子,丢的脸比前世都多,真希望崔季明别看着他一副娘炮样,再想更多。
      
      殷胥想着,转过脸去,就看到崔季明一脸卧槽的望着他,两人对视,俱是身子一震。
      
      ‘卧槽他一定在人群中找我的身影,那个幻想着跟老娘共浴的变态皇子!’
      
      ‘卧槽她一定看见了我抹粉的样子,能不能洗脸再来我真是个正经男人!’
      
      俩人无比默契的齐齐转过头去。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宝宝今天没有写小剧场。
    小剧场这玩意儿真是折磨人啊,你们要是不写几个小剧场来凑热闹玩玩,宝宝就不起来!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