寡人无疾

作者:祈祷君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是龙?是虫?

      刘凌这一晕,就晕了一整天,直到晚上才幽幽醒来。
      
      醒也不是自然醒,是饿醒的。
      
      “还是王姬你的法子好,我们怎么喊都喊不醒,你端着肉汤在他鼻子下面就醒了!”
      一身青衣,头上钗簪皆无的中年妇人,捏着刘凌的胳膊,轻轻地摇了摇。
      “三殿下,你的头还疼吗?有没有其他不舒服的地方?”
      
      “张太妃……”刘凌看着面前青衣朴素的中年妇人,忍住眼睛里的泪水。“您怎么来了……”
      
      “你摔晕在薛芳的门口,薛芳吓坏了,请了她来。”一向说话刻薄的王姬冷哼一声,把手中的肉汤放下。
      “请她来有什么用?她医术倒是高明,可这冷宫之中又拿不到药材,光有好医术也无计可施。要是扎针就有用,那年小柳就不会……”
      
      “王姬,你少说几句!”
      薛芳领着宋娘子,从绿卿阁外步入。
      
      随着她们掀帘进来,门外传来一阵让人食指大动的清香。
      
      “碧粳米!你这还藏了这样的好东西!”
      王姬不像薛太妃和张太妃,后面两位份位高,每年还有些例银,过的不算太苦。她份位低,当年先帝去了,她用尽办法才没去送去修道,所以只能在冷宫里当个“宫眷”,日子过得干巴巴的。
      
      宋娘子端着粥案一进门,许久没用过这好东西的王姬只觉得口中生津,悄悄咽了口唾沫。
      
      “知道你这吃货一定忍不了!这是去年我拿字画和膳房里的人换的,就这么多了,原本想着留到过年起个宴……”薛太妃摇了摇头,“现在全都煮了,后厨里还给你们留了几碗,你们趁热去喝了吧。”
      
      “想不到,我竟有闻到碧梗米香都想流泪的时候……”王姬感伤地自嘲了一句,站起身甩甩手,潇洒地往后厨走。
      “你们伺候这孩子,我去喝粥!”
      
      只是背对着她们走了几步,王姬还是悄悄举起袖子,在眼眶边抹了一把。
      
      张太妃探了探刘凌的脉,侧着头诊了一会儿。
      “三殿下脉相已经平稳了,好在今年袁妖精没怎么苛待他,底子还好,流了这么一大碗血都不算虚弱,好好进补就是。”
      
      说罢,也站起身,动了动裙摆,向着后厨而去。
      
      在这破地方,吃饱肚子容易,要想吃好的,那是难上加难。外面二两银子一斤的米,到这里来要变成二十两,还不一定有人给你淘换。
      当年养尊处优的人,再怎么落魄,也不愿意为了一点口腹之欲低三下四地求人,自然就要“简朴”点。
      
      刘凌张着嘴傻乎乎地看着王太宝林和张太妃几乎是迫不及待的离开了绿卿阁的内室,鼻端闻着碧梗米的香气,肚子不由得咕咕咕直叫。
      
      “宋娘子,这碗汤太油腻,他受伤未愈不能马上就进,你喝了吧。”薛太妃嫌弃地看了一眼床边的肉汤,从宋娘子手中接过米粥,喂给刘凌。
      “你说你这孩子,怎么走路走的好好的还能摔倒呢?内急也不至于急成这样啊!你差点把你奶娘吓得投湖你知道吗!”
      
      “可是……我们宫里没有湖啊……”
      都干了。
      
      刘凌下意识的“纠正”着薛太妃的这一错误。
      
      “我不过是打个比方。”
      薛太妃将汤勺往他嘴里一塞,哼了一声:“快点喝吧,你要摔死在我门前,袁妖精就更有理由把我们这些费钱粮的赶到观里去了。”
      
      刘凌早晨随便吃了点就到绿卿阁来,摔一跤流了血加一天没吃,早已经饿坏了,米粥一入口,忍不住就一口接一口的吃。
      
      软糯清香的碧梗米粥入了喉,熨烫着他五脏庙的同时,也让他的脑子渐渐从一片浑噩中清醒过来。
      
      仙人……
      冷宫里出生的皇子……
      代昭帝……
      
      嗬!
      
      “咳咳,咳咳咳咳……”
      震天的咳嗽声突然响起,从鼻腔里喷出的碧梗米喷了面前的薛太妃一脸!
      
      哐当!
      哐当!
      同时两个碗掉到地上的声音清晰可闻。
      
      “刘,凌!”
      满脸米渣子的薛太妃僵硬地叫了起来:“你的风度呢!”
      
      “殿下,您怎么了!”
      宋娘子哪里顾得喝汤了,丢下碗就扑到床前。
      “怎么喝个粥还能呛到!”
      
      她就知道,这群都没养过孩子的尊贵人怎么可能照顾的好孩子!
      连喂个粥都能把人差点呛死!
      
      “咳咳,咳咳咳……”刘凌把鼻腔里的饭渣和喷出来的残沫擦掉,连忙解释:“咳咳,不是太妃,是我自己……自己走神了……”
      
      “怎么会呢,您从小就自己吃饭,还能吃……”
      
      “哼!”
      薛太妃这样的人物怎么不知道宋娘子在想什么?在冷宫里也不必担心什么维护形象的事情,薛太妃当场就甩了宋娘子一个脸色,抽身就走。
      
      和这样的庸人争执,有损她的“气度”!
      
      宋娘子哪里顾得上薛太妃想什么,视刘凌为亲生的她,当知道刘凌在薛太妃的绿卿阁摔破了头时,就已经恨不得自己没有送刘凌来读书了。
      
      冷宫里住着的女人全都是怪脾气,有的忽冷忽热,有的上一刻还温柔慈爱,下一刻就恨不得掐死别人,薛太妃虽然正常,又出身尊贵,谁知道会不会突然天阴下雨打孩子?
      
      当初的欣喜若狂,在听闻刘凌出事后,全都变成了自责和痛苦,哪怕薛太妃表现的再“温柔”,宋娘子心里还是七上八下没底。
      
      “奶娘,你这样不好。”刘凌看着用袖子替他擦着口鼻的宋娘子,满脸忧心地说道:“薛太妃是我的长辈,对我很爱护……”
      
      “只要您没事,过后我去负荆请罪,任打任骂!”宋娘子摸了摸刘凌重重包扎的额头。“您怎么会摔倒呢?您从小行事就稳,从来没摔成这样过,您不知道,我听到您受伤,差点就晕过去了!”
      
      听到宋娘子提起这个,刘凌的小脸上露出晦暗难测的表情,伸手摸了摸自己的额头。
      
      疼痛的触感从伤处传来,提醒着他晕倒前看到的、听到的一切不是梦。因为做梦的时候是不会痛的,而他现在和那时候的痛楚是一样的……
      
      “奶娘,我又见到仙人了。就是因为我见到了仙人,所以才吓得跌倒。”
      
      刘凌从不瞒宋娘子什么事,他压低声音小声的解释。
      
      “我听到仙人说,我是冷宫里出生的唯一一个……”
      
      “我苦命的殿下啊!”
      宋娘子一听到“仙人”云云,那根紧绷的神经就像是一下子断了似的,让她扑倒在刘凌的床脚下,大哭特哭了起来。
      “都是这破地方不好,把好生生的孩子变成这样了!呜呜呜呜呜!”
      
      “奶娘!”
      
      “你要觉得破,可以不必进来啊!”
      王姬略显刻薄的声音从门前传来。
      “给他吃,给他喝,教他认字,自己走个路摔一跤,还要怪薛姐姐地方破?”
      
      听到王姬的训斥,刘凌顿觉心中一慌,抬眼再看,原来是听到哭声的王姬和其他几位太妃站在内室门口,担心地想要进来探看他,结果人还没有进来,就先听到宋娘子的埋怨了。
      
      “我……我不是那个意思……”宋娘子虽是奶娘,其实也不过二十多岁,这些太妃在宫中历经两朝,哪怕出身最低的王姬也不是因罪入宫的她能够妄议的,哭声立刻低了下去。
      “我说的是这个冷宫,这冷宫不是养孩子的地方……”
      
      “嗤,不想在冷宫养孩子,你就去袁妖精面前哭,在绿卿阁哭是怎么回事?”王姬用胳膊戳了戳薛芳。
      “你就不怕这好孩子,给她养成个懦弱性子?”
      
      “是龙是凤,天已注定。”
      薛太妃定定地向刘凌看去,吐出这句让刘凌浑身一震的话来。
      
      ‘他是下一任的皇帝,代昭帝。’
      
      下一任的皇帝。
      下一任的皇帝。
      
      心头如遭雷击的刘凌,呆愣地看着薛太妃。
      
      那一瞬间,薛太妃的形象似乎和瑶姬仙人重叠在了一起。他恍恍惚惚地看着对方凝视着自己,问出一句话来。
      
      “三殿下,你觉得你是龙,还是虫?”
      
      你是龙?
      还是虫?
      
      光怪陆离的各种景象纷纷叠叠地钻入刘凌的脑中,来自“仙人”的预示像是一下子冲了出来,让刘凌挺直脊背,清脆的童音脱口而出:
      
      “我能成帝!”
      
      ……
      ……
      ……
      
      六岁不到的孩子说出这样的话,霎时间,满室皆静。
      
      张太妃不敢置信地捂住口,眼珠子瞪得浑圆;哪怕最口无遮拦的王姬也被吓得呆若木鸡。
      提出问题的薛太妃错愕地愣在原地,有些地茫然地看着这个一向乖巧的孩子。
      
      他从来不语出惊人的。
      难道是天生“内秀”,不鸣则已,一鸣惊人?
      
      “呜呜呜呜,殿下!您果然是脑子坏掉啊!!!”
      
      一声惨烈的尖叫之后,又悲又惧又自责的宋娘子,终于吓晕了过去。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小剧场:
    张太妃:(泫然若泣)真的要这么做吗?真的吗?
    王姬:(一把抢过)为了那孩子能醒,只能牺牲一下了!
    张太妃:(欲哭无泪)可是那是我攒了一年都舍不得吃的火腿啊!
    王姬:(熟练的切切丢进锅里)就这么一小方,只够煮个汤的!
    张太妃:(嘤嘤嘤嘤咬手绢)我看就是你想吃!
    王姬:(干笑)怎么可能……(咦,她为什么会知道?)



    寡人无疾
    眼睛能看到“神仙”的皇帝和大龄情商醉人女博士的养成故事。



    百年家书
    疯丢子的抗日背景故事,和我一样,喜欢写故事,不爱写小言,虽是女主,荡气回肠,大气磅礴



    木兰无长兄
    穿越成卸甲归田的大龄剩女花木兰,被传言成”真·大龄女青年·花家虎背熊腰杀人狂·身家丰厚“,绝壁不能忍



    老身聊发少年狂
    女青年穿越成老太太,顾卿表示自己不幸福!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