寡人无疾

作者:祈祷君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发疯?发病?

      静安宫,其实是俗称“西宫”的庞大宫殿群,它是立国之初建来安置后宫嫔妃的地方,仅仅静安一宫,就有七座殿室。
      然而随着皇宫一次次的扩建,新的“太极宫”建在了新皇宫的东边,导致整个皇宫的中心全部移往东边,加之静安宫安置的都是老迈的无子太妃、不受宠的后宫妃子等,几代过去后,宫里人只要提起“静安宫”,都恨不得以“冷宫”来代替。
      
      而被分到静安宫居住的妃子,几乎就和“打入冷宫”没有什么区别了,只要听到去静安宫的,无不如丧考妣。
      
      三皇子刘凌就出生在静安宫的含冰殿,这是整个静安宫中最荫凉的地方,曾经是太后和太妃们夏季避暑的处所,如今,却成了刘凌冬日里最骇怕的地方。
      
      他的母妃也是因为含冰殿太过阴寒,月子里又没得到什么照顾,最后害上了产后风,缠绵病床几年,血亏气竭而死。
      
      静安宫不仅是让后宫女子闻之色变之地,就连得宠的宫人们也是避之不及。得到少监命令要把三皇子“护送”回静安宫的两个宫人,仅仅是把刘凌丢在静安宫的门口就走了,连脚都不愿意沾一下,生怕染了晦气。
      
      肩膀和胳膊被掐的生疼的刘凌,一落地后就不甘地大吼了一声。
      “啊啊啊啊啊啊啊!”
      
      这犹如幼兽一般的嘶吼让两个小宦官不由得抖了一下,面面相觑,叫做成安的宦官离了稍远了竟不安地嘀咕道:
      “我们得罪的好歹是一位皇子,会不会……”
      
      叫成平的小宦官心中也不安的很,可静安宫里连落叶都没人清扫的凄凉还是让他打起了精神,干笑着安慰自己:“呵,呵呵,应该不会,他还那么小……”
      
      “可是,那叫的……听得怪瘆人的……我们也没做什么啊……”
      成安惊疑不定地看了看自己的手掌,发现指甲缝里似乎有不少布屑,心中的不安更甚了。
      “你说,我们不会把他弄伤了吧?”
      
      “不要再胡思乱想了!”成平猛地摇了摇头,咬牙放低了声音:“他是三皇子,可你别忘了宫里之前有多少位‘三皇子’,他能不能活着长大还是个问题呢,哪里能把我们怎么了……”
      
      想到那位让陛下深深迷恋的“蛇蝎美人”,成安终于放心了一点,吁了口气点了点头。
      “说的也是……哎,这话我们不该说的……这世道啊……”
      
      两个刚刚成年的小宦官貌似镇定地离开了,可越走越快的步子,却还是泄露了他们心中真实的想法。
      
      虽然他还那么小,虽然他还那么孱弱……
      
      可血脉的传承,依然是这宫廷里最让人震慑的力量。
      
      ***
      
      静安宫外。
      
      刘凌会发出不甘的吼叫,并不是痛恨两个小宦官的“冒犯”,也不是对目前际遇的不满,只是因为发现了“希望”之后,却看到希望一下子溜走的痛苦。
      
      从小乖巧的刘凌会发出这样的低吼,让一直守在门口等着他回来的奶娘宋娘子吓坏了,三两步冲上前去,将他一把抱在怀里。
      
      “殿下,殿下,你怎么了?魇着了?被欺负了?那两个小宦官把你怎么了?”宋娘子满脸关切地检查着刘凌的全身,当发现他的丝袄破了一道口子,连里面的丝絮都冒了出来时,宋娘子的眼睛里已经开始噙泪。
      “他们居然敢对你动手!他们居然敢对你动手!衣服都破了!”
      
      “不是他们撕的,这丝袄的料子太不扎实了,一扯就自己开了……”刘凌不自在的扭动了几下,从宋娘子怀里挣脱。
      “奶娘,我已经不是小孩子啦……”
      
      他虽然一直受到冷遇和无视,但毕竟还是皇子。宫中的衣料就没有差的,只不过给含冰殿的都是些陈帛罢了。
      
      陈布容易褪色,也比新鲜料子脆弱,上好的丝帛,倒比麻葛更不实用,动辄就破。
      刘凌这件出门的丝袄不过才穿一个冬天,可外力只是大了一点,肩膀就豁了一个口子。
      
      可怜那两个小宦官自己把自己吓个半死,以为动手太狠将三皇子伤了,却没想过三皇子的衣衫原本就是次品,还不如他们的厚葛衣结实。
      
      “你去祭天坛了?”
      他的行踪瞒不过宋娘子。
      
      “嗯。就磕了个头……”
      刘凌想到刚才的事情,面色黯淡。
      
      “我们不要在门口说话,我们进去说……”
      宋娘子擦干眼泪,飞快地看了一眼把守静安宫的几个健壮宦官,扯着刘凌就要回含冰殿。
      
      “奶娘,我还要去趟前面……”
      刘凌望了望“仙人们”离开的方向,咬了咬唇。
      
      “别再胡闹了!殿下您都被前面的小黄门送回来了!万一,万一您要遇到……”宋娘子不容分说地将他往里面带。
      “不要再胡闹了!天都快黑了!西宫要落了锁,您冻死在外面都没人知道!”
      
      为了让他听话,她不得不把话说的重了点。
      
      听到“冻死”云云,门口守着的健壮宦官们嘲笑般对着刘凌龇了龇牙,像是往常一样吓唬这个孩子赶快“回家”。
      
      “奶娘,我真是想去……”
      刘凌露出哀求的神色,身子拼命往后拱。
      
      “走!回去!”
      宋娘子毕竟是大人,刘凌不过是个五岁的孩子,哪里拉扯的过她,没一会儿就被拉回了含冰殿。
      
      冰冷阴暗的含冰殿里,应该在殿中伺候的两个宦官毫无仪态地趴睡在案上,看见宋娘子扯着“淘气”的刘凌回来,不过是掀了掀眼皮子。
      
      这里是整个静安宫最“凉快”的地方,所以到了冬天,也就成了整个静安宫最冷的地方,由于袁贵妃没有拨多少炭火下来,含冰殿里的杂役们只能在外面捡了枯枝烧火取暖。
      
      这两个宦官也是一样,他们占据了含冰殿里最大的一个炭盆,盆子里“噼里啪啦”的烧着木柴,虽然烟很大,但总比挨冻要好。
      
      宋娘子扯着面无表情还在生闷气的刘凌到了火盆旁边,让他在旁边烤火,自己却奔波到后殿去了,没一会儿端来一盆热水,看样子是早就在灶上烧好了的,臂上则搭着一条干帕子。
      
      “来,殿下,先洗洗手洗洗脸,暖和暖和。”
      她捧着盆子,微微弯下身子。
      
      哪怕刘凌再怎么想要出去,看到这样的宋娘子也不愿伤了她的心,胡乱地洗了一把手、擦了一把脸之后,蹲了下来烤火。
      
      “娘子,剩下的水就给我们洗洗吧!”
      火盆边长脸的宦官笑嘻嘻地望着宋娘子。
      “我们正好擦一擦。”
      
      “刘赖子,你用自己的盆,这是殿下的!”
      宋娘子沉下脸,口中虽然不客气,可也没把水端走,而是等刘赖子把自己的盆端来之后,将银盆里的水倒进了他的木盆中。
      
      含冰殿有一座主殿一座配殿,可由于主殿大,又没有什么陈设和炭盆,在恶劣的季节里根本没办法保暖,一到冬天,刘凌和贴身照顾她的奶娘宋娘子就不在主殿住了,而是搬到小上不少的配殿住。
      但在配殿住,就不免要和两个被袁贵妃安排来“照顾”皇子的宦官朝夕相处,这是无可奈何的事情。
      
      大多数时候,宋娘子都是在心里祈祷着两个宦官不要在袁贵妃面前乱说什么,至于“照顾”?不“折腾”他就已经是谢天谢地。
      
      好在这两个宦官也不愿意长期在这鬼地方呆,一有机会就跑回袁贵妃所住的蓬莱殿献殷勤,想要重新回到袁贵妃身边,加上刘凌才五岁,又不是什么爱折腾的脾气,这名为“照顾”实为“监视”的两个宦官也就越发惫懒。
      
      圆脸叫“王宁”的那个宦官,有时候还会随手从蓬莱殿带点吃的回来给刘凌,虽然大多是他吃剩的,但对于常年吃不饱的刘凌来说,也根本顾不得会不会伤自己的自尊,能吃饱肚子才是正事。
      
      最头疼的是到了晚上睡觉的时候,这两个宦官打呼加磨牙,实在是让人饱受摧残。刘凌正在长身体,夜里睡不好觉,气色越发难看,让照顾她的宋娘子心中更是又气又悲。
      所以到了白天的时候,要是宋娘子见他实在困得狠,就叫他到几个老太妃那里去“玩”,其实就是去补补觉。
      
      由于白天又惊又吓,宋娘子怎么也不想让刘凌出去,将早上吃剩的蒸饼在火盆上烤了烤,没那么干硬了,又端了一碗在小炉子上热过的肉汤,递给刘凌就着饼吃。
      没有蔬菜,在冬天,蔬菜是比肉还要精贵的吃食。
      
      她自己,则随便吃了几口已经发粘的黍米饭以作充饥。
      
      两个宦官摇了摇头,各自从怀里掏出一块胡饼吃了,这也是早上吃剩的,在这上面,他们没有得到比刘凌高的待遇,这也是他们为什么那么想离开这个破地方的原因之一。
      
      吃饱了肚子,眼看着天一点一点黑下去,完全没有什么“业余活动”的刘凌等人,只能选择在上榻睡觉来御寒。
      宋娘子细心的给刘凌泡过脚,又用刘凌泡过脚的水换盆洗了洗自己的脚,抱着刘凌进了羊毛毡被里。
      
      两个宦官则在不远的一处墙角互相挤着入睡,这是最好的取暖方法了。
      
      小孩子都嗜睡,原本应该像以前一样,趁着两个打呼的宦官没睡着抓紧时间睡觉的刘凌,却无论如何都睡不着。
      
      只要一闭眼,他的眼前就会出现那些仙人下凡的场面,那位美的惊心动魄的女仙人瑶姬。脑海里,回忆起的全是太/祖“遇仙”的一个个故事。
      
      直到熟悉的鼾声有规律的传来,刘凌依旧还是没有睡着,瞪大着眼睛望着高高的宫梁,大大的眼睛里闪烁着孩童才有的光芒。
      
      一旁的宋娘子准备给他掖被角,却发现刘凌瞪大了眼睛完全没有睡意,惊得摸了摸他的额头,轻声问着:
      “怎么了?还是白天惊了?”
      
      “奶娘,我白天在祭天坛看到了神仙。”小
      孩子还是藏不住话,对自己最亲近的人吐露了心事。
      “一共十二个神仙,从天上下来的……”
      
      宋娘子一下子掩住了嘴巴,倒吸了一口凉气,又伸手探了探他的额头。
      “殿下,您烧糊涂了?可是不烫啊!”
      
      刘凌像是无法压抑般不管不顾地继续说着:
      “奶娘,你不知道,仙人们也有头领,这次下凡的神仙们里,领头的是个叫瑶姬的女仙,长得十分漂亮,比我母亲还要漂亮,说话也很温柔。”
      
      “……其他的仙人们,就有点像是妖怪。不过奶娘你也说过,有些神仙其实是妖怪修炼成的,我想那些大概就是妖仙。”
      
      这么一说,那个红头发的女人不会是狐仙吧?
      那蓝头发的呢?
      难道是鸟仙?
      
      唔,绿头发的是树仙?
      
      “对了,有一个神仙还是四只眼睛!眼睛外面还长了两个透明的怪东西!”
      
      不知道是什么东西修炼成仙的……
      
      “别说了,殿下!别说了……宋妈妈知道您心里苦,您别吓我啊!”
      宋娘子怕吵醒两个宦官,又不敢大声说话,只能把刘凌一把揽在怀里,不停地拍着他的后背。
      
      “奶娘,我没骗你,我真看到了。我想先祖应该也是看得到的。你不是和我说过嘛……”
      刘凌板着脸,十分认真地点了点头。
      
      “是我不该给殿下说那些故事……我的错……”
      
      宋娘子只觉得天都塌了,长久以来担忧的事情终于还是发生了!
      “您快睡吧,睡一觉醒来,就好了……”
      
      三殿下没有饿死,没有冻死,可脑子渐渐不正常了!
      就和冷宫里那么多发疯的妃子一样!
      她就知道这冷宫不是养孩子的地方!
      
      “你说,我去找那些神仙,神仙们会不会带我走?”
      刘凌有些天真的问起抱着自己的奶娘,满是期待地抬头看她。
      
      黑暗中,刘凌看不到奶娘的神情,却感受到宋娘子剧烈地抖了抖。
      
      然后,犹如爆发一般的尖叫从被子里传了出来。
      “您别说了!您哪里也不能去!快睡觉!”
      
      ……
      
      宋娘子难得的失态,让一直自言自语的刘凌终于闭上了嘴,看上去,是顺从了宋娘子的“建议”。
      
      已经睡熟了的两个宦官似乎也被宋娘子的尖叫吓醒了一瞬,鼾声陡然停了停,在一个翻身之后,又持续地传了出来。
      
      宋娘子将头埋入了被子里,开始小声的啜泣,由于压抑着自己的声音,她的身体抖动的厉害,就像是随时会被吹下枯枝的败叶,随随便便就能飘散开。
      
      令人难受的压抑像是潮水般笼罩住了刘凌,让他咬了咬嘴唇,直到嘴唇咬的生痛才略略放松。
      
      一片漆黑之中,刘凌看见窗外猛然闪出了耀眼的白光,然后那白光越升越高,越升越高,刹那之后,犹如流星般散落开来!
      
      刘凌眼睛一眨也不眨地望着窗外,恨不得把窗纸捅个窟窿。可以想到将窗纸捅个窟窿后将面临一个冬天的是什么,又只能颓然地闭了闭眼。
      
      四周又恢复了一片黑暗。
      
      这么强的光,竟没有引起一个人的注意。
      
      只有刘凌的眼底,还留着白光闪耀后的光点,像是五彩斑斓的游鱼,调皮地在他的眼前游来游去。
      
      “他们回去了……”
      刘凌鼻中一酸,将头也埋入了毡被里。
      
      殿中是黑的,被子里也是黑的,可眼前的七彩游鱼像是会刺人似的,让他的眼中不住地流下了眼泪。
      
      ‘至少我看到过光彩,而不是和其他人一样的漆黑……’
      
      被窝中的刘凌安慰着自己,握紧了小小的拳头。
      
      ‘他们回去了,可也许他们还会再来……’
      
      ……吧?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小剧场:
    这么一说,那个红头发的女人不会是狐仙吧?
    红发女子:(笑)谢谢夸奖啊!
    蓝头发男人:(怒目)你才鸟仙!别以为你是孩子就可以乱说话!
    绿头发男人:(嗤笑)现在染绿头发是潮流,代表澎湃的生命力,什么树仙!
    姚霁:(憋笑)不过一头绿,在古代好像是很不好的事情……
    绿头发:(疑惑)你说什么?
    姚霁:(正经脸)没什么,夸你生命力强大,儿子多,当爹多……(你是投资人,我忍)
    灰发眼镜男:(幽幽)你们还是东西,我居然不是个东西……中文果然是博大精深……
    -------
    谢谢一下读者对新书的支持,我才发现霸王票是可以后台查阅到的!谢谢谢谢!
    luoluo扔了一个手榴弹 投掷时间:2015-08-13 10:45:41
    子衿清清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08-13 09:44:37
    那那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08-13 09:20:13
    南溟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08-13 01:31:48
    炆珊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08-13 01:01:03
    le1potter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08-13 00:52:29
    le1potter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08-13 00:49:37
    le1potter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08-13 00:47:19
    桃三月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08-12 23:53:43
    圈圈圈圈琦宝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08-12 22:09:22
    白大人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08-12 21:48:00
    白萤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08-12 17:54:27
    vibb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08-12 17:36:12
    早濑未莎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08-12 16:09:07
    猴哥的啧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08-12 15:52:10
    猪猪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08-12 15:47:23
    Sea_lg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08-12 15:26:02
    嘟嘟喵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08-12 14:03:55



    寡人无疾
    眼睛能看到“神仙”的皇帝和大龄情商醉人女博士的养成故事。



    百年家书
    疯丢子的抗日背景故事,和我一样,喜欢写故事,不爱写小言,虽是女主,荡气回肠,大气磅礴



    木兰无长兄
    穿越成卸甲归田的大龄剩女花木兰,被传言成”真·大龄女青年·花家虎背熊腰杀人狂·身家丰厚“,绝壁不能忍



    老身聊发少年狂
    女青年穿越成老太太,顾卿表示自己不幸福!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