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戒[修真]

作者:乔家小桥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所谓师父

      越泽一言罢,简小楼心头一个咯噔。
      
      “她谁啊?”厉剑昭终于发现屋子里除了越泽以外,还有一人,稍作打量,又恼了,“一星都没有,修为比我还差,你让她来教我?”
      
      简小楼背对他们黑着脸:还嫌弃我,当我愿意教你?
      
      越泽呵呵笑道:“她是我新近发现的一株好苗子,入门半年,无良师栽培,熔炼出的铁精纯度丝毫不亚于金荷。”
      
      “果真?”厉剑昭以神识探了探炉子里正被熔炼的赤浑铁,他看不懂,但能被越泽挑来洞府教导,必有她过人之处,“还等明天做什么,现在就教!”
      
      “不忙,你尚缺个好炉子。”越泽摇头,“今日先去城中器坊挑个适手的器炉。”
      
      “不是那么小气吧?”厉剑昭睨着他冷笑,“偌大火炼宗,就不能匀给小爷一个炉子?”
      
      越泽又摇头:“宗内是不缺器炉,但多数为凡品,如何配得上厉兄弟的天赋异禀?”
      
      厉剑昭眯着眼,似乎真在思考:“有道理。”
      
      说着,大步上前拽起简小楼的后衣襟,不顾她的惊呼,拖死狗一样就给拖出门去,交代越泽道,“人我先带走了,小爷挑炉子用得着。”
      
      挑什么炉子?
      
      器炉的品质就在那里摆着,买个最贵的不就得了?
      
      简小楼涨红了脸,她挣脱不开,也不敢反抗的太过激烈,心里骂绝了厉剑昭八辈祖宗。
      
      出了天兵阁大门,门外停伫着三十几骑麒麟马,每一骑麒麟马前,都雕像一般立着一名黑甲修士。
      
      前排筑基,后排练气,见到厉剑昭现身,齐齐行礼。
      
      厉剑昭将简小楼丢给最前排一名筑基后期女修士:“南邻,你带着她。”
      
      “是。”
      
      随着厉剑昭翻身上马,身后一众修士整齐划一跟着上马,领头的麒麟马希律律一声嘶鸣,简小楼耳朵里就只剩下一阵甲胄摩擦的锵锵声。
      
      前后左右尽是筑基修士,她坐在那名女修背后,绷紧了神经。
      
      厉剑昭这些护卫虽然一个个目不斜视,没用正眼瞧过她,但神识几乎全都在她身上打了几个圈,其中还有一道神识险些碎掉她的护体灵气,肯定属于金丹大能。
      
      也就是说,在暗处还有一位金丹大能看护着他。
      
      简小楼暗暗蹙眉,大长腿哪里来的自信,凭他一个人可以杀掉厉剑昭?
      
      一行人堂而皇之的离开火炼宗,进入浮光城主街,最后停在城内最富盛名的器坊——天工开物阁。
      
      简小楼下了地,跟在厉剑昭身后一起进去。
      
      伙计远远望见厉剑昭冲着自家铺子来了,没见过本人,看排场也认得出是谁,吓的连声呼喊掌柜。掌柜骂了一声娘出来,见着厉剑昭双腿立马就软了,没了主心骨一样,颤颤弓着背道:“厉公子大驾光临鄙阁,老朽有失远迎。”
      
      厉剑昭看也不看他一眼,对着简小楼抬了抬下巴:“去给小爷挑个适手的。”
      
      事已至此,简小楼硬着头皮向掌柜行礼道:“麻烦前辈取出几个好一些的器炉来。”
      
      听闻厉剑昭是来买器炉的,掌柜忙不迭道:“有有,仙子这边请。”
      
      掌柜撩开左厅的帘子,里间多宝阁上摆放着各种缩小型器炉,他跳过一些普通品质,直接围着几个极品器炉一一向简小楼介绍:“这三樽器炉,是本阁的镇阁之宝,其中有一樽乃是数千年前一位七星炼器师使用过的,仙子不妨一看。”
      
      他并没有说是哪一个,简小楼也看不出来,她只知道三个全是质量上乘的好东西。
      
      然而比起越泽洞府内的差得远。
      
      “这个不错。”一一托在手心中鉴赏片刻,她随便指着一个问,“怎么卖?”
      
      “仙子好眼光!”明明挑了三器炉中最差的一个,掌柜不露半点声色,大肆赞扬道,“这樽器炉正是最好的,只需三百上品灵石……”
      
      呼,三百上品灵石,足够一个小家族花销几十年了。
      
      简小楼吞了口唾沫,幸好她早有心里准备,反正也不是她出钱。
      
      厉剑昭突然在一侧开口,“你瞧瞧我手中这个炉子多少钱?”
      
      掌柜回头去看:“三等品质,只需两块中品灵石,厉公子若是喜欢,老朽送您几个也成。”
      
      厉剑昭扬手扔出两块灵石:“不必了,小爷就要它了。”
      
      掌柜拂袖接住,有些摸不清楚状况。
      
      简小楼同样闹不明白,他看中的那樽器炉,也就比公共器炉好了一些,莫非暗藏了什么玄机?
      
      厉剑昭将买来的器炉丢给身后的南邻:“仔细收好了。”
      
      南邻躬身接住,手心暗自用力,只听“嘭”一声,器炉瞬间炸成一堆铁渣。
      
      掌柜傻眼了,完全不知这是闹哪出。
      
      简小楼在背后点个赞,土豪有钱任性,两块中品灵石的东西买来听个响儿。
      
      岂料厉剑昭突然冷眼一扫,森森笑道:“好一个大胆奸商!竟敢在浮光城内贩售这等质量低劣的假货,妄图欺瞒小爷!亏得小爷英明睿智举世无双,识破了你诡计!”
      
      掌柜瞠目:“怎会是假货?”
      
      厉剑昭抱臂冷笑:“一碰就碎,还敢说不是假货!”
      
      简小楼吃惊的看着他。
      
      什么叫一碰就碎?区区三等品质的炉子,如何经得住筑基后期修士的威压?
      
      这种显而易见的恶意栽赃,终于令掌柜恍然间醒悟过来他的意图,恨不得拿起十个八个器炉砸死他,却只能道,“厉公子息怒,生气伤身,老朽赔个好的给您就是了。”
      
      厉剑昭微微眯起眼眸,目光透出一股辣戾:“一个就够了?”
      
      “三个您全拿走……”
      
      ……
      
      从天工开物阁出来,厉剑昭赚了个盆满钵满,率众走了。
      
      没带上简小楼,她求之不得。
      
      “哪是什么纨绔,分明就是一个土匪恶霸。”
      
      简小楼望着他们扬长而去的身影,心里膈应的不行,又联想起半年前活活被吊死的紫衣修士,她对厉剑昭的评价实在是糟糕透顶。想起往后一年,在天兵阁或许时常见到此人,她就忍不住想要推辞掉越泽的提拔,再回外门继续熬资历得了。
      
      如今只能寄希望于战家快些出手,早早干掉这个败类。
      
      “公子,天工开物阁是霍家霍迎的产业,您这么做合适么?”走远了些,南邻显得有些忧心忡忡,“霍迎那厮,可是很记仇的。”
      
      “小爷就不记仇了?”厉剑昭哼了一声道,“谁设的套,害的我被盟主贬来看守天晷,既查不出来,那么战家霍家百里家,全都得给小爷算上一份!”
      
      南邻思忖片刻,又劝道:“族老说过,贼人设下此局,绝不只是害您被贬来此地,必定留有后手。如今被贬,您何不就此低调一些,以保平安……”
      
      厉剑昭瞥她一眼:“小爷低调保平安,我厉家耗费那么多资源供养你们是来生蛋的吗!”
      
      南邻被骂的面红耳赤,羞愧的垂下头。
      
      ……
      
      既然来到内城商街,简小楼并不着急回去,四处逛了逛,瞧瞧有没有需要的材料。
      
      近来,她开始尝试着锻造初品级灵器,冲击一星炼器师的门槛。
      
      她不像越泽拥有大把资源拿来反复实验,唯有多看多研究,聊胜于无。
      
      类似天工开物阁那种高大上的器坊,人家摸都不会让她摸,简小楼只能在一些小器坊晃悠。
      
      小器坊里的灵器,大多数都是火炼宗内门弟子拿来寄卖的。
      
      简小楼转悠了一下午,挑中了一柄女子使用的风火团扇。这柄团扇一面描山水,一面绘诗句。描山水的那面扇出去,会有疾风闪现,而绘诗句的那面扇出去,则将喷出熊熊火焰。
      
      无论风还是火,威力都是一般,毕竟初品质的灵器,总不能要求太多。
      
      简小楼只是对这宝扇内部阵法十分好奇,参悟了许久,也摸不到门径,想要购买回去慢慢研究。
      
      一问价钱,需要一百五十块下品灵石,她就有些囧了。
      
      “阿弥陀佛……”打门外突然来了一个方头大脸的年轻和尚,踱步上前,从腰间的布袋里取出灵石递过去,“掌柜的,此扇贫僧买下了。”
      
      掌柜一愣,和尚买女人用的道器做什么?
      
      不过出钱的是爷,他才不会管。
      
      简小楼咂咂嘴,甚是可惜的将扇子递过去:“大师,请收好。”
      
      和尚宣了声佛号,接过手中,左手抚了抚,又换右手抚了抚,随后递还回去:“贫僧觉得同施主甚是投缘,便将此物赠于施主吧。”
      
      简小楼和掌柜都在风中凌乱,这什么情况,一个和尚买了把团扇送给她?
      
      无缘无故的,她收个和尚送的礼物算是怎么回事,简小楼当然不肯收:“大师,无功不受禄。”
      
      和尚又宣了声佛,强硬的塞进她手中,脸上竟还浮了些许怒色:“出家人不打诳语,说送就送,施主想让贫僧破戒不成!”
      
      根本不等简小扇反应,转身可跑了。
      
      简小楼赶紧追出去,放出神识在街上寻了一圈,哪里还有那古怪和尚的踪影?
      
      掌柜在背后哈哈打趣:“小仙子生的俊,连和尚也给迷住了……”
      
      简小楼回头剜了他一眼,原本想将扇子留下,却又不愿白便宜了掌柜,索性收下走人。
      
      ……
      
      云山雾罩的回到火炼宗,她熟门熟路的就朝原先住的地方走。
      
      她得去带走小黑,收拾行李,顺便同大长腿打个招呼。
      
      简小楼被越泽选去做护炉的消息,早就在宗门传开了,战天翔一早将她的行李收拾妥当,归类放在不同的储物袋里,还做好了标记。
      
      可惜他人却不在。
      
      简小楼等了一会儿,等不到,只好先离开了。横竖都在同一个宗门内,又不是从今往后见不着了。
      
      “简师妹。”
      
      才走出洞府不远,又被高瞻给堵住,“恭喜简师妹了,一步走完我得走上多年的路。”
      
      简小楼抬眸瞪着他,拳头在袖子里攥的死紧:“你真命大。”
      
      高瞻面无表情:“不只我命大,俞心蓉也还活着,不过她断了一臂,再无晋升三星炼器师的机会。”
      
      “那是她活该!”简小楼还是觉得她没死真遗憾。
      
      “确实活该。”高瞻不置可否,“简师妹,我在这里等你,是要向你道歉的,不因你入了内门,只因我良心不安。”
      
      简小楼蹙着眉头看着他,一脸坦诚不像是装出来的:“我接受你的道歉,从头至尾,你确实没有碰过我一根手指头。但我也不会原谅你,待我有能力时,我会寻你报仇,因为你做了帮凶。我没死是我自己的本事,若我死了,你终归难辞其咎。”
      
      高瞻点头:“我懂。我等着。”
      
      简小楼极度厌恶此人,不想再同他待在一处,错过他,径直向前走。
      
      背后的高瞻站着没动,非他不想动,当简小楼与他擦肩而过时,简小楼储物袋内的风火团扇倏地亮了亮,一股精神力猛然入侵了他的意识海。
      
      须臾……
      
      “高瞻”掸了掸了衣袖,望着简小楼的背影嘀咕道:“怪事,竟是名女子,明明该是男子才对。”
      
      简小楼驻足转头:“你发什么神经?”
      
      “高瞻”继续打量着她,眼神肆无忌惮,从头到脚:“徒儿,我是你师父。”
      
      “你是我师父?我还是你姥姥呢!”
      
      整整一天简小楼都没遇到过一件好事,只以为高瞻是在戏弄她,张口怼了回去。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