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落惊华

作者:小小爱大神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1章

      “吱......”一阵急促的刹车声,“砰!”两辆小轿车迎面撞到一起,旁边转弯处又冲出一辆大卡车撞了过来,将两辆车撞开几丈。
      “快报警......”
      “快叫救护车......”
      夏小北看着撞上那一刻,感觉所有的一切都会随着结束了,再也不用再承受那种痛了,可是为什么耳边还能听到周围的声音?她努力的想睁开双眼却觉得眼皮十分沉重,胸口闷得快喘不过气,思绪也慢慢的变成空白了......
      
      “动了,动了,医生,她醒了......”一阵熟悉的男声飘进耳朵里,一阵忙乱的跑步声......
      夏小北慢慢地睁开眼,眼前一片朦胧,似乎还有几个人站在身边,想努力睁开却觉得头很重,全身无法动弹,控制不住睡意又闭上了。
      等她再次睁开眼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陌生的病房里,身边一个人都没有,她盯着雪白的墙壁,不敢相信自己还活着,看着手上的点滴瓶,无数次想着拔掉那根针那么自己就可以完全的解脱了,可是却只是看着,始终不敢相信自己还活着,为什么还要活着呢?
      一段痛苦的记忆从脑海里拉了出来,那一幕幕纠心的痛,让眼泪忍不住从眼眶里流了出来......
      
      “小北,我喜欢你。”曾经那个人这么对她说。
      然后,她开始注意他,他的关心,他的爱护,令她无比快乐,那是一种捧在心里的疼爱。
      “小北,我爱你,你愿意嫁给我吗?我会用我的一生来爱护你,保护你,绝不让你失望。”曾经那个人在婚礼上那么对她说。
      然后,她相信了,开始为他着想,为了嫁他与家里人翻脸,为了他的事业,开始算计着公司的财产,只要能为她做的,她都努力去做了。
      可是为什么,为什么,到底为什么,他却不再像以前那样百般呵护她了,更不会为了她做任何事了,反而离她越来越远,甚至到了怒目相对,更甚到他彻夜不归,直到她发现了那个她,那一个长得很年轻的女子,和他缠绵在一起。她怨他,恨他,可是那是因为她爱她啊。
      看到那一幕,她惊呆了,她失控地冲过去打了那个她,却不想他竟不只是保护着她,更甚至还出手打她,他竟为了那个小三打她,那一巴掌打碎了她所有的感情,心痛得直滴血,她狼狈地捂着脸指着他问:“为什么?”
      “我不爱你了,我爱的人只有她。”那个曾经说爱自己的人两年的时间都不到,竟已琵琶别抱,那个口口声声说爱她的人,此刻站在眼前告诉自己,他不爱她了,他爱的人只有她。
      他说他不爱她了,有什么比听到这个更让她绝望的吗?
      这两年来的点点滴滴一幕又一幕的在眼前闪过,到底是哪错了,到底是哪里错了,她尽心尽力努力为了他,花尽心思,心机算尽,却换来如此的下场。
      “我不甘心啊!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夏小北绝望的抱着自己双脚,就这么睁着眼等待天亮。
      心里的怨恨无法发泄出来,那种被叛的痛,那种绝望的痛,让她无法控制要一起毁灭掉的冲动,于是她开车去到他和那个她的住所,等待着他们开车出来。
      她看到那个小三坐上车,朝她开了过来,她用力加大油门,心里那股仇恨似乎只有这样才能得到真正的解脱,看着车子飞快的朝她撞了过去,不知道为什么脑海却闪过了父母的脸孔,那一刻她后悔了,没想到自己竟在最后一刻后悔了,她急忙踩住刹车,可是却发现它竟失灵了,车子就这么迎面撞了过去了。
      “砰”一下,她用手挡了一下.......
      耳边听到那个熟悉的男声在大喊道:“雨晴.......”
      他嘴里喊的竟是她而不是自己,原来自己在他心里早已不存在了,可是那一声为什么那么清楚的传到自己耳朵里,却还是纠心的痛,为了一个不爱自己的人,爱到可以为他去死,可是他心里早就已经没有自己的位置了,为什么还要感到难过,感到痛呢。
      
      “夏小北真的是好傻。”夏小北自嘲地对自己笑了笑,静静地看着点滴瓶的液体一点一点的流进自己的体内,曾经的恨,曾经的爱换来的却是一身的伤痛了,原以为一死就能解脱了,却不想还是后悔了,因为为了那么一个不值得的人毁了自己,是多么不划算的事情,幸好活下来了,活下来了,这样才能好好的为自己打算。
      原来人死过一次才能真正体会到有些事情并不是只有一死才能解脱,也只死过一次的人,活下来才会真正为了自己而活。
      眼泪一滴一滴划落到枕边,无声的哭泣,让她的心情慢慢平静了下来。
      
      病房门被推开了,一个长得很俊俏的年轻男子推门而入,看见病床上人儿睁开眼泪流满面的空洞洞的看着天花板,连忙加快脚步走了过去,着急的问道:“雨晴,你哪痛,你快告诉我,你别吓我。”
      耳边传来那个人的声音,那个她熟悉的丈夫身影立刻站在眼前,为什么他会在这里?她不是应该在那只狐狸精那吗?为什么他会那么着急,那么关心的看着自己?
      “雨晴,雨晴,别不说话啊,哎,不行,我去叫医生。”杨志中看着眼前的人儿一脸茫然,一会又一脸嫌弃的望着他,一阵担忧,连忙又冲出病房,大喊道:“医生.......”
      他为什么这样看着我?他为什么看着我叫着那个女人的名字?为什么?为什么?
      夏小北觉得心口又像被无数把剑刺进一样,痛得无法言语,原以为自己能够完全放下了,可是为什么还是会那痛。他是嫌折磨自己不够,非要叫着那个女人的名字来刺激自己吗?
      无数个疑问在脑海里打转着,夏小北忍不住动了一身子,却发现全身一种被辗过的痛,无法动弹。
      杨志中再次回到病房却看见她挣扎着在病床上动来动去,急忙又跑了过去问道:“雨晴,你怎么了,需要什么,我帮你去拿,你伤这么重,都是那个泼妇,我回头就和她离了,那种女人谁敢要。”
      夏小北恨恨的看着他,这一张让她恨不得一把抓烂的脸,这个忘恩负义的男人,恨得要是能用眼神杀人的话,就这么死死的瞪着他,一眨不眨的。
      “雨晴,你到底怎么了?”杨志中不由得一惊,这眼神充满了仇恨,似乎恨不得将他大御八块似的,可是看着这张熟悉的脸,总觉得哪不对劲,心想,雨晴不会是脑震荡了吧,连我都不认得了。
      心里这么想道,心里对她疼惜更甚了。连忙又拉着一起过来的医生说道:“医生,你看看她,到底哪有问题,一醒来就有点呆呆傻傻的,不会是傻了吧。”
      “杨先生,你先别着急,你先让我看一下先。”医生被这男子一路拉着跑过来,看他对她的关心,要不是知道他妻子也同时入院了,真的以为他们两是一对恩爱的恋人,见他着急的拉着自己往这边跑,却一次也没有踏进自己妻子的病房,心里还是多少对他排斥地,可是这病患与病属之间的关系并不影响他看疹的能力,所以知道这男的就算是存在道德上的缺陷,可是却不能加以评论,更甚至不能拒之门外。
      医生轻轻拍开他的手,然后走上前对着夏小北说:“严小姐,你现在能认出他是谁吗?”
      夏小北吃惊的看着医生,连他都是叫着那个女人的名字,忙指着问道:“我是谁?”
      “雨晴,你到底怎么了?”杨志中吃惊的看着她急忙说道:“我是志中啊。”
      “杨先生,你先别激动。”医生拦住欲上前去的杨志中,对着夏小北笑着说道:“你姓严,叫雨晴,这位杨先生送你过来的,你应该还记得他吧。”
      “你说什么,我姓严?我是严雨晴?”夏小北瞪大双眼不敢相信耳朵里听到的这个名字,连忙挣扎着要坐起来。
      “是的,严小姐,你别激动。”医生也吃惊眼前病患的反应,看着她不断的挣扎,连忙按着她乱动的身子。
      “给我镜子。给我镜子。”夏小北激动地叫了起来了。
      “雨晴,你到底怎么了,你别吓我。”杨志中也被她的反应吓到了,连忙抱着她说道:“雨晴,我在这啊,你到底怎么了。”
      “给我镜子,快给我镜子。我只要镜子。“夏小北用力推开抱过来的杨志中,嘴里不停的喊道。
      “雨晴......医生,她是怎么了?”杨志中急忙站了起来,求救似的看着医生 。
      医生也被她古怪的举动吓了一跳,说道:“这样吧,杨先生,病人太激动了,你快去找个镜子给她。”
      “镜子,镜子,雨晴,你等我一下。”杨志中急忙一边低喃着,一边冲出病房。
      “严小姐,你先安静的躺好,杨先生很快就会拿镜子过来的了。”医生一边安抚着她的情绪,一边给她检查着。
      看见杨志中冲了出去,夏小北静静的躺在病床上,不再言语,任由医生给她检查。
      不一会,杨志中冲了回来,拿着镜子递了过去,气喘嘘嘘地说道:”雨晴,你要的镜子。”
      夏小北冷冷的看了他一眼,接过镜子,面无表情的说道:“你们都出去。”
      “雨晴”杨志中不解的望着她,又望了望医生一眼。
      “杨先生,我们先在门口等着,应该没什么事。”医生也纳闷看了她一眼,然后一边安慰杨志中,一边又安抚道:“严小姐,你有什么需要,就大喊一声,我们在门口的等着。”
      夏小北轻轻点了点头,看着医生和他一前一后离开了病房,握着镜子的手,不住地哆嗦着,害怕地盯着镜子看了许久,慢慢地翻开镜子,眼睛死死的盯着镜子.......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