赦大老爷的作死日常.

作者:寒小期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021章

      
      沉默,寂静,尴尬……
      
      眼瞅着圣上的面色愈发难看了,潘院士艰难的开口道:“回禀圣上,臣无能,想来有个十年八年的,贾政应当能入门了。”
      
      有人开口那就容易多了,凌大家紧随其后,道:“等贾政入门后,再来个十年八年的,勉强够得上秀才的标准罢。”
      
      闲鹤先生抚着他那花白胡子,长叹一口气:“老臣年事已高,怕是看不到贾政出师的那一日了。唉,回头我传给我儿子继续教,若还不成,就传给我孙子。至于上书房先生一职,陛下您就另寻高明罢,老臣无论如何也要让贾政出师,省的日后他给我师门丢人。”
      
      圣上:……………………………………
      
      “这就是传闻中千百年难得一见的天纵奇才?!”半响,圣上才带着满脸的不敢置信,颤着声音问道。其实,倘若仅仅是略有些夸大其词了,圣上也是能接受的,毕竟很多流言蜚语都是越传越夸张的。可由三位德高望重的老先生精心教导二十年,都只能勉强够得上秀才的标准,这丫的是千百年难得一见的蠢货罢?
      
      “世人皆喜夸张,想来陛下您同我们一样,都被贾政糊弄了。”闲鹤先生无奈的叹息道,“可谁让我们三人都已经答应下来了呢?贾政是我们正式拜入门下的弟子,且他虽资质愚钝,却胜在愿下苦功夫用功上进,于情于理,我们也不能将他逐出师门。”
      
      另两位老先生也纷纷叹息着附和道。
      
      圣上气得胸口一阵翻腾,偏他也明白,像闲鹤先生这种清高自傲的老学究,端的是迂腐纨绔。再说,在这事儿上头,占理的也确实是他们那一边,毕竟凡事都讲究一个先来后到,且贾政再怎么蠢笨不堪,只要他愿意上进,谁也没法子阻止他进学。
      
      “罢了,是皇孙们没福气。”
      
      话是这么说的,圣上也的确不曾怪罪于三位老先生,可事后仔细一琢磨,却越想越不得劲儿。三位老先生乃是国之栋梁,倘若他们如今是为国事忙碌,圣上自无话可说。退一步说,贾政若真是天纵奇才,教导好了,将来也能为国尽忠。可如今呢?
      
      璞玉能雕琢成美器,那顽石呢?就算匠人的手艺再怎么巧夺天工,还能将一块茅坑里的石头雕琢成精美的玉器不成?
      
      开甚么玩笑!!
      
      圣上被气得团团转,偏为皇孙们觅名师一事耽搁不得,当下圣上又耐着性子对照着百官名单苦思冥想,却终不得法,一时又想起被贾政糟蹋了的三位老先生:“二十年还不能出师,要他何用?等等,贾政时年几何?”
      
      一旁的梁公公看出了圣上心情不佳,壮着胆子颤颤巍巍的道:“大概二十出头了。”
      
      “甚么?!”
      
      啪的一声,圣上摔了手上的百官名单,向着梁公公怒目圆瞪。可怜的梁公公当下两腿一软,跪倒在地,心中却不断诅咒着混账贾政,平白害得他吃了一顿排头。好在圣上总算能控制的住自己的脾气,尽管心中恼怒不已,却仍叫了起,只恨恨的道:“暴遣天物,暴遣天物呐!!”
      
      可不就是暴遣天物吗?教导贾政那种蠢货,哪里就需要德高望重的老先生了?随随便便给寻个屡试不中的老秀才不就成了?
      
      等等……
      
      忽的,圣上放声大笑,朗声道:“传朕旨意,命三位老先生即刻从子孙之中挑选一位能人代替自身,待贾政的学识达到进士标准时,再交由老先生教导!”
      
      梁公公一面传旨,一面不由的擦冷汗。作为圣上的随侍大公公,他可是听了个全篇。方才,三位老先生已经断言了,至少二十年时间,贾政才能堪堪达到秀才标准。那等贾政长进到进士标准时,请问三位老先生还能活着一个吗?他们之中,年岁最轻的,也已是花甲之龄。
      
      然而,圣旨就是圣旨,且跟老先生的想法并无太大冲突,因而等圣旨传到各自府邸后,三位老先生皆恭敬的接旨,随后在子孙们惊恐万状的眼神里,毅然点了平日里最不上进最看不顺眼最闹腾的某个倒霉蛋儿。
      
      次日一早,三个新上任的倒霉蛋儿齐齐包袱款款的来到了荣国府。这三位德高望重的老先生是等着贾政上门拜访的,他们却没这份能耐了,尤其三位老先生私以为若能全天候的授课教学,也许贾政能长进的更快一些?抱着同样的想法,三位老先生态度决绝的将仨倒霉蛋儿踹出了家门。
      
      荣国府门前,仨倒霉蛋儿对视一眼,带着近乎一模一样的绝望神情走进了荣国府,随后就见荣国府的现任家主一等将军贾赦已等候多时。
      
      “三位先生,请。”贾赦笑眯眯的瞅着这三人,他们都同张家有姻亲关系,就算平日里并不熟稔,也不至于完全面生,更何况贾赦乃是荣国府的继承人,当初老荣国公贾源尚在世时,他可没少跟着贾源拜访各家名流。若非如此,单凭贾赦这德行,也不可能娶到诗书传家的张家嫡出大小姐。
      
      “赦大老爷。”仨倒霉蛋儿可不是圣上,他们因着自个的便利,对于贾政拜师求学一事,是从头到尾都知晓了个清楚明白的。故而,三人在看到贾赦时,皆面色有异。
      
      贾赦朗声笑道:“请请,咱们去书房坐下慢慢说。”
      
      来都来了,那就认命罢。仨倒霉蛋儿跟着贾赦来到了书房里,不久,贾政也从荣禧堂匆匆赶来,还不忘抱怨道:“大哥,今个儿有客来访,怎的不同我说一声?”
      
      “是我岳家的客人,我干嘛要同你说?”贾赦横了贾政一眼,随后想起昨个儿傍晚时分,张家急急派人送来的信函,当下心头大乐,忙改口道,“二弟,这是大哥的错,是大哥说岔了。他们可不单单是我岳家的客人,更是二弟你新上任的先生。对了!”
      贾赦忙转而看向三位先生,问道:“圣上的意思是,让三位留在我荣国府内,悉心教导我二弟?你们看这样成不成?左右一个是教,两个也是教,不如把我那刚启蒙的侄儿也捎带上?”
      
      不等三位新来的先生应允,贾赦又道:“干脆等来年,我把我家那浑小子也送过来罢,左右都是教,再蠢还能比我二弟更蠢吗?”
      
      “大哥慎言!!”贾政狠狠的瞪了贾赦一眼,他尚不清楚发生了甚么事儿,不过因着前些日子时常往三位老先生府上去,倒也曾见过这三位,当下便道,“三位,是替我先生传话的?可是有甚么事儿?”
      
      仨倒霉蛋儿眯着眼睛危险的上下打量着贾政,说实话,他们对贾政比贾政对他们更为熟悉一些,毕竟贾政一度成为了京城里的风云人物。不过,在今个儿之前,他们皆是抱着看笑话的心态,而今个儿之后……
      
      一人走上前来,冷着脸道:“从今个儿起,我替祖父闲鹤先生教导你。尽管我的年岁仅比你大了些许,不过按着辈分来说,我却是长你一辈。我侄女便是嫁给了荣国府大太太的娘家兄长。”简单的介绍了一下自己,他又顺道介绍了另两位。
      
      也不知晓是故意的,还是纯属巧合,他们仨按年岁来说,最年长的也不过才三十出头,可按着辈分却都比贾政高一辈。不过仔细想想,也难怪如此,毕竟甭管是哪家哪户,对于家中幼子都是颇为宠爱的,几番下来,这同辈之中年岁最小的那个,通常也是最没出息又兼最胡来的。
      
      用三位老先生的话来说,正好让混账小子也尝尝被折腾的滋味!!
      
      “二弟你可要认真苦读呢,免得辜负了先生们对你的殷切期盼。大哥我先走一步,哈哈哈哈你们继续,哈哈哈哈哈……”带着一阵爽朗的笑声,贾赦一溜烟儿的窜走了,只剩下一个懵圈了的贾政。
      
      当然,最终贾政还是从先生处了解了前因后果,当下面上忍不住燥红一片。
      
      有甚么比入了师门后,再被撇开更为丢脸的?那还不如打从一开始就别入!若真如此,贾政也能凭借贾代善临终前的遗折,顺利当上工部员外郎。就算品阶略低一些,也总好过于被人当成茶余饭后的笑料。
      
      贾政气疯了,可还不等他想出切实可行的对策来,又一个消息传来。却是圣上当着文武百官的面郑重宣布,三位老先生并张家老太爷统共四人,由闲鹤先生当总师傅,另三位辅助,任职上书房。同时授命先生们怎么成才怎么教,有道是棍棒底下出孝子,哪怕贵为皇孙若不思进取,该打就打该罚就罚,出了事儿自有圣上兜着。
      
      咳咳,场面话而已,当真你就傻了。这甭管是皇子还是皇孙,身边都是配了伴读的,真要是做错了事儿挨了罚,那也是伴读受着,跟皇子皇孙们无关。可谁让圣上刻意强调了这点呢?就算不会真的挨打受罚,皇子皇孙们也都紧了紧皮,老实得不得了。
      
      自然,底下人也得照办。
      
      譬如贾政新上任的三位先生,自当遵从皇命,严苛教学,左右他们小时候也没少挨手板。抱着这样的想法,贾政头一天上课便挨了戒尺,还是每个先生都给了他至少十下,且为了不影响他写功课,打的是左手。
      
      呵呵,真善良。
      
      更善良的事情还在后头,在上书房先生一事彻底解决之后,圣上忽的唤了工部尚书觐见,明着告诉他,对贾政优待一些,毕竟像贾政这等千百年难得一见的的天纵奇才,原就当委以重任。眼下之下,甚么事儿麻烦,就让他做甚么事儿,就算完全超出了他的能耐范畴,也无所谓。谁让贾政乃是旷世之才呢?
      
      <<<
      
      “哈哈哈哈哈笑死我了,就那蠢货,还天纵奇才呢,天纵傻货罢?还不如我呐!”东院里,贾赦已经连着笑着两天了,几乎是一睁眼就笑,洗漱穿衣吃饭喝茶继续笑,从早笑到晚,半夜做梦都能笑醒,唬得琏哥儿最近是一愣一愣的,每每看到他爹笑出声来,就忍不住往那拉淑娴身后钻,一副疯子别过来的惊悚模样。
      
      “这都两天了,老爷您够了罢?”那拉淑娴弯腰将琏哥儿抱起来,放到膝盖上让他坐好,一面给他喂粥,一面无奈的瞥了一眼贾赦,“差不多就行了,老太太昨个儿晚间还唤了大夫呢。”
      
      “得了罢,老太太身子骨好得很,她这是憋屈的。”贾赦不屑的冷哼一声,抬眼就瞧见那拉淑娴又在喂琏哥儿,当下不满的直哼哼,“你老喂他做甚?他都三岁多了,让他自己吃。我看,干脆明个儿就让他去进学,省得一天到晚老在我眼前晃来晃去的。”
      
      琏哥儿见贾赦恢复正常了,当即就不怕了,回瞪道:“爹坏,娘就喂我,不喂你!”
      
      “臭小子,你信不信老子揍你!”贾赦说着就起身向琏哥儿逼近,唬得琏哥儿一个转身把头埋进了那拉淑娴的胸口,还作出一副受惊过度的模样。
      
      “他在吃饭,老爷您吓唬他做甚么?好了好了,我不喂他了。嬷嬷!”那拉淑娴朗声唤道,不一会儿,容嬷嬷便进来欢欢喜喜的接替了喂饭的活儿。
      
      这下子,所有人都满意了,只除了眼泪汪汪的琏哥儿。
      
      琏哥儿:爹最坏,等我长大了,揍他!!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本文下周入V,具体日期待定。
      
      然而蠢作者答应了编辑大大,入V当天更三万字,做不到就把电脑吃掉。所以窝现在在思考一个严肃的问题,请问电脑红烧好吃,还是清蒸好吃?
      
      悲伤那么大 ┭——┮﹏┭——┮
      



    六零年代好生活
    【六零年代乡下一家人的故事。】



    七零年代美滋滋
    【白手起家,美食致富。】



    八零海鲜大王
    【靠山吃山靠水吃水,靠着大海吃海鲜!】



    芸芸的舒心生活
    【穿越古代的悠闲舒心生活。】



    重生中考后
    【单身漂亮的亿万女富豪回到了她的穷逼学生年代。】



    赦大老爷的作死日常.
    【夫人猛如虎,夫君贱如狗。】



    王熙凤重生[红楼]
    【王熙凤重生逆天改命。】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