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王]水煮青春

作者:朝唧唧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想不出名字

      第十六章
      晚上回到家以后,忍足给谦也打了个电话,只说了一句话。
      他说:“谦也,川夏长大了。”
      听到这句话的谦也握着已经忙音的话筒觉得一阵茫然,他想的是……川夏不是中二那年就来姨妈了吗突然又长大了是闹哪样?
      去谦也家跟他一起做作业的白石就看着谦也一头雾水的挂了电话摸着脑袋走了回来。他也一头雾水的想,谦也接电话怎么都不出声呢?
      
      同样挂了电话的忍足先是沉默了一会儿然后翻身上床咬着枕巾打起了滚。呜呜呜川夏要嫁人了爸爸他舍不得啊!
      接下来好几天的时间里忍足都一副要死不活的样子,而他的粉丝们并没有因为他脸上挂了彩就弃他而去,反而觉得为了冰帝的荣誉而战的忍足这个样子简直就是man到不行!而他最近深沉的表情则被认为是忍辱负重准备一雪前耻的决心。
      所以说妹子们的想象力真是强大的惊人。
      迹部是窝了一肚子火,忍足这家伙比起跟立海大打练习赛之前简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在忍足跟他打练习赛时第三次走神以后,迹部就压着跳动的额角把球拍一扔也不顾忍足脸上还贴着胶布就吩咐桦地把忍足扔出去了。
      直挺挺的躺在地上的忍足感受到了来自迹部和桦地的深深的恶意。
      
      回到神奈川以后川夏就跟打了鸡血似的,在家里上窜下跳逼得星野舞差点疯掉。她一个鸡毛掸子扔过去冷冷地问:“你干嘛呢?”
      川夏接住鸡毛掸子乐滋滋地说:“我也不知道,就是很开心。”
      星野翻了个白眼,眼前这个天然呆没救了她不想管了。
      既然是天然呆,开心也就没有理由了。天然呆没有不开心的时候。
      
      川夏瞅着黑板上一堆鬼画符完全看不懂,于是自认为聪明的她整个照搬到了笔记上。
      寺岛弥光不经意间瞄了一下川夏的笔记就嘴角抽搐了。她说:“川夏,那是个含于,不是大于。”
      川夏看了看笔记,又看了看黑板,把那个角改成了一个弧。
      寺岛弥光瞅着川夏笔记本上那堆跟黑板上一模一样的东西忍不住想要撞墙。为毛她连黑板上最右边的值日表都抄上了!
      仁王看着前面俩人的动静伸长了脖子看了看川夏的笔记也嘴角抽抽了。如果考试的时候把卷子借给川夏抄,她一定会把旁边的演算过程也抄上的,仁王愿意拿柳生的眼镜来打赌。
      正在上英语课的柳生打了个喷嚏。
      
      幸村手撑着下巴状似认真地在听老师讲课,事实上他早就不知道想什么去了。化学什么的怎么不去死呢?幸村经常这么想。
      老师自然是无法从幸村那总是笑眯眯的看起来纯天然无公害的脸上看出他内心的想法,所以他在讲台上讲的很嗨。
      星野一抬头就看见老师手里拿着个试管手舞足蹈的讲着硝酸银和盐酸的反应。她满头黑线的想,这老师真的不会把试管甩在谁脸上么?
      正所谓有些事情真的不能想,比如星野舞真的不能想老师会不会把试管甩出去,因为就在她想完了以后老师手一滑真的把试管甩了出去,而且正好是朝着坐在第三排思想正在遨游七大洲四大洋的幸村去了。
      在全班都倒吸冷气还有不少少女惊呼出声的时候,有两个人淡定地看着幸村以惊人的反应能力拿起了课本将那根试管打了回去,刚好打在老师旁边的黑板上。
      那两个人,一个是星野,一个是柳。
      幸村笑容满面地看着老师站在讲台上两腿哆嗦几乎吓cry,声音温和的像是三月的春风:“老师,请不要在讲课的时候跳舞了。”
      主上你哪只眼睛看到老师跳舞了人家只是讲到高♂潮了你不能污蔑老师!
      全班,当然还是除了那俩人,都屏住呼吸看着他们俩。气氛好紧张啊怎么办要不要报警啊!【报你妹
      老师忽然就淡定下来,他推了推下滑的眼镜淡定地说:“幸村——”
      “叮铃铃——”下课铃就这么愉快地撒着欢响了起来。结果老师那句“下课把碎片扫干净”这句话就被幸村以“只听得见下课铃”为理由无视了。
      无视了。
      无视的干脆彻底不留痕。
      老师走了以后,幸村愉快地想,就算化学不死,死一只试管他也是有点小爽的,毕竟看着试管就会想起化学这是不变的定律。
      坐在幸村旁边的同学甲莫名的觉得传来一阵冷气。
      奔着夏天去的季节怎么会降温呢?该同学望着外面万里无云的天气默默地想,啊,果然是人老了吗?
      柳连眼皮子都没掀就望向了那只残破的试管,然后轻启薄唇问了句:“今天谁值日?”
      坐在前排的一个女生举了举手,在看到柳脸上突然绽开的一抹清雅如莲的笑容以后麻溜溜的找笤帚扫地去了。
      围观这一切的星野默默地在心里吐槽:出卖色相的家伙,跟忍足一个德行。
      柳突然觉得有点冷,他闭着眼看向外面万里无云的天气默默地想,啊,果然是人老了吗?
      远在冰帝的忍足打了个喷嚏,他有些纳闷都六月份了怎么会突然打喷嚏,难道是他老了吗?也是,闺女都要嫁人了。想到这里,忍足默默地脑补了六十年后,他裹着外套,头发花白牙齿掉光,一个人守着火炉烤火,那场景,怎一个心酸了得。
      坐在忍足旁边的迹部看着忍足突然痛苦地捂住了脸还浑身颤抖,怀疑他是不是犯了癫痫症。
      要不去申请换个位吧,反正老师一定会答应的。迹部这么想。
      
      在天气奔着夏天去的时候,少年们也奔着关东大赛去了。
      
      川夏叼着根水笔绞尽脑汁地做着仁王给她出的题,最后她两眼一翻笔一扔躺在榻榻米上打起了滚:“我不做了!好难啊到底是谁发明了数学这种东西啊!难不成我以后上街买菜还要用片线性方程计算一下谁家的菜会便宜两毛五分钱吗?”
      仁王轻轻松松地给她写着解题步骤吊儿郎当地说:“片线性方程是大学数学才学的,不要从课本后面学了个专业名词就现学现卖。”
      川夏被仁王的吐槽打击的整个人都起不来了。
      星野在一旁无聊地看着电视,偶尔瞥一眼坐在距离她五米远的淡定的仁王和抓狂的川夏。她不明白川夏为什么非得给自己找麻烦呢?不及格就不及格吧又没有人会怪她,在能不及格的时候还不考不及格简直就是作死啊。
      然后星野想到川夏一直做得一手好死也就淡定了。
      在确定了这个时间点实在是没什么好看的电视以后,星野决定去做晚饭。路过川夏和仁王的时候星野看了他们一眼。川夏无力地趴在桌子上,仁王单手撑着侧脸在本子上写着步骤。
      川夏我觉得仁王比真田好多了你还是转移目标吧你个傻×。无声地向川夏传递了这一想法以后星野就出门买菜去了。
      川夏看着仁王的笔尖在纸上飞快地游走无比羡慕地说:“仁王你脑子真好,为什么我就看着数字就头疼呢?”
      仁王写完最后一个数字以后把本子推到川夏面前轻快地说:“天生的,没办法。”
      川夏一脸苦逼地趴在桌子上研究仁王给她写的步骤,尽管仁王写的很详细但是川夏还是有很多看不懂的地方。
      在被川夏问的自己都快不会了的时候仁王不禁想要仰天长叹:川夏的妈妈啊!你真的给她生了个脑子吗?
      星野回来的时候就看到仁王一脸撸虚了的表情趴在桌子上要死不死的,而川夏则是晃着仁王非让他给自己讲题。
      一定是我打开方式不对。星野淡定的想,然后把门关上,发出“嘭”的响声。
      仁王被吓了一跳,川夏也被吓了一跳,俩人一起扭头看向门,咦怎么没人?
      就在两人惊恐地对视时,星野再次开门,结果就看见川夏浑身一哆嗦跳在了仁王身上。
      我擦两次打开方式都不对吗?星野舞默默地在心里骂了一句然后又关上了门。
      再打开星野就不看他俩了直奔厨房去了,然后无声地向他们传达了“今晚你们没饭吃”的讯息。
      只是那两个人并没有收到,吃饭的时候还是非常积极地凑到了饭桌上。
      星野瞅着仁王不冷不热地问:“仁王你没有家么?”言下之意就是干嘛在我家蹭饭啊你交饭钱了吗?
      仁王朝她神秘一笑:“我上国中开始就不在家吃晚饭了。”然后在星野和川夏不解的眼神中悠悠的说,“到处混饭吃。”
      川夏和星野同时扔给他一个鄙夷的眼神,星野甚至在考虑要不要把手里那碗饭给他扣脸上。不过鉴于仁王那张脸长得还算让人撸的下去星野就放弃了。
      所以说星野舞你的节操喂狗了吗?
      吃饭的时候仁王问川夏和星野:“你们明天有空么?”
      川夏想也不想的说:“没空。”
      星野慢悠悠地补了一句:“她要睡觉。”
      仁王了然地点点头然后语气轻快地说:“既然如此,明天来看我们比赛吧。”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蹲哭】我真的都快写不出来了,结果写出这些屎一样的东西简直虐(ry
    大概是最近写别的写的所以……总之我会尽量掰过来的请大家手下留情
    到周四之前我都会努力更新的么么哒
    因为上榜收藏涨的让我有点激动谢谢大家了【鞠躬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