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案
赵一明:我一直在努力奔跑,希望可以追上你的脚步,可是我发现,无论怎么努力,离你总是那么遥远。许歌,我有点累,可能跑不动了。
许歌:我们就像两条方向不同的轨道,即使偶然相交,之后也注定会越走越远。
内容标签: 正剧

搜索关键字:主角:许歌 ┃ 配角:赵一明 ┃ 其它:短篇填坑2

一句话简介:不配还是绝配?

立意:立意待补充

  总点击数: 3487   总书评数:1 当前被收藏数:2 文章积分:436,223
文章基本信息
  • 文章类型: 原创-言情-近代现代-爱情
  • 作品视角: 女主
  • 所属系列: 短篇
  • 文章进度:完结
  • 全文字数:9396字
  • 版权转化: 尚未出版(联系出版
  • 签约状态: 已签约
  • 作品荣誉: 尚无任何作品简评
[爱TA就炸TA霸王票]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打开晋江App扫码即可阅读

不配

作者:懒女人是我
[收藏此章节] [投诉]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不配


      1.
      许歌如愿夺得最佳女主角桂冠。
      颁奖礼结束后,她豪气地包了帝国酒店最顶层,邀请全剧组演职人员吃饭庆功狂欢。
      美酒、美食、美人,美景。热闹、奢华、梦幻。
      这才是她应该过的日子啊。
      许歌伏在栏杆上,透过巨大的透明玻璃墙,看着脚下的城市。
      夜幕下,霓虹闪烁璀璨如银河,来来往往的车流仿佛流动的血液,激活了整座城市。
      戚浩握着高脚酒杯走过来,学着她的样子,看着外面。
      “许歌,恭喜你。”
      许歌一动不动,淡淡地说:“也恭喜你,最佳男主角先生。”
      “你我之间,一定要这么生疏吗?”戚浩略有不满。
      许歌终于回头看他,笑得十分妩媚,“不然呢?”她笑着往后退了几步,拉开了二人的距离。
      戚浩忽然握住她的手腕,将她拉到自己身前,“我一直都在等你,等你回心转意,许歌,我们和好吧。”
      眼神深情,语气诚恳,表情到位。
      “演技不错,果然实至名归。”许歌笑着挣开他,转身就走。再不走,她怕自己坚硬的心房会被打破,就如三年前那样,碎成粉末。
      身体被抱住,后背一片火热,戚浩凑到她耳边说,“当年你负气而走,这么多年来,还没消气吗?许歌,对不起,许歌,我爱你。”滚烫的液体落在她裸露的肩头,烫得她瑟缩了一下。
      “我有老公了。”许歌用力挣脱戚浩的怀抱,挺直了脊背,从容地走了出去。
      庆功宴依旧热闹疯狂,许歌却忽然觉得厌烦无比,同经纪人交代了一声,离开了酒店。
      刚到地下车库,手机便响了起来。
      是赵一明打来的。
      “今天能不能抽空回家一趟?我想和你谈谈。”
      许歌已经有一年多没回家了,她犹豫了一会儿,然后像是下定了决心。
      “好。”

      2.
      许歌没有开车,而是叫了辆出租。
      “去哪儿?”
      许歌一时有些怔愣,是光明小区还是光明新村来着?因为不喜欢那里,所以她连小区名字都记不住。
      “长安路上的话,应该是光明新苑。”司机说,“那一片都是拆迁房,便宜,就是有点乱。”他从后视镜那边看了眼许歌。
      许歌没有换衣服,依然一身大V领修身长裙,V领开口极低,惹人遐想。
      “哦,没事,我老公在门口接我。”
      司机似乎吃了一惊,“你住那儿?”看她的气质和打扮,应该住云顶之类的豪宅才对啊。
      许歌淡笑了一下,闭上眼睛养神,“到了麻烦喊我一声。”

      光明新苑5201,她和赵一明的婚房,产证面积一百一十平米,紧凑型的三房,简单装修。主卧他和她住,次卧公婆住,小房间他姐姐妹妹七大姑八大姨轮流住。
      新婚一年之后,家里便陆陆续续住进了很多人。她一向爱清静,跟可以说完全陌生的人一起住,她无法接受。
      吵闹,争执,加上事业上的挫折,二人大吵一架之后,她便搬了出来,再也没回去过。
      现在想想,其实赵一明并没有错,他是家中独子,全家咬牙供养他上学,好不容易在城里安了家,想要把父母接过来享享福也是正常的。至于那些亲戚,在他困难的时候伸出过援手,他要报答他们也是正常的。
      他有他的责任和负担,她也有她的生活习惯,两个人都没有错。
      两条方向不同的轨道,即使偶然相交,之后注定会越走越远。
      既然开始就知道不配,便不应该拖这么久。
      许歌给赵一明发了条短信,让他到门口来接自己。她没有门禁卡,进不去。
      小区门前的马路是断头路,少有车辆往来,这里便成了小摊贩们的乐园。
      卖吃的用的卖蔬菜水果卖鸡鸭鱼肉的……整条马路挤得满满当当,地面上污水横流垃圾满地,成群的苍蝇在垃圾堆上起起落落,流浪猫狗在其中钻来钻去,寻找被丢弃的死鱼动物内脏骨骼皮等。
      几个醉醺醺的社会青年刷卡进小区,无意间看到一身华服的许歌,领头的吃吃笑了两声,吹起响亮的口哨。
      “哟,美女在等谁呢?”那人伸出粗糙的手掌朝许歌脸上摸去。
      许歌退后两步,那人的手腕被握住,然后发出惨叫。
      “滚!”赵一明将那人甩开,在裤子上擦了擦手。他穿着背心短裤,露出结实的肌肉来,一看就是练过的。
      那群人骂骂咧咧离开了。
      赵一明回头抱歉地看着许歌,“回…进去吧,我有东西给你。”

      3.
      电梯里没人,许歌站在数字键那边,看着不断变化的楼层数字发呆。
      赵一明站在她的身后,看着她的背影发呆。
      她今天很漂亮,裸露的后背白得欺霜赛雪,蝴蝶骨微微耸起振翅欲飞,裙子收口于盈盈一握的纤腰,服帖垂顺的布料勾画出圆翘的臀部。
      许歌动了动,赵一明连忙收回目光看着自己的脚,将所有情绪掩饰在了心底。
      5201,在二十楼最东边。赵一明第一次带她来的时候絮絮叨叨说了许多,什么风水好够亮堂门牌号有寓意等等,她只是看着他笑,并未在意。
      赵一明弯腰开门,许歌暗暗握了握拳,有些不知道怎么面对赵家人。
      “进来吧。”赵一明推门进去,从鞋柜里拿出一双大红色的喜字拖鞋来,那是他们结婚时候买的。
      房间里很安静,很——整洁,并不是她想象中喧闹嘈杂混乱的模样。更像是他们刚结婚那时候的模样。沙发、窗帘、摆设都和那时候一模一样。
      厨房、客厅、卧室,阳台,到处都留下过他们如胶似漆的身影。
      许歌觉得有些不自在,目光不敢再落在赵一明的身上。
      “他们呢?”
      赵一明打开冰箱,拿了一盒酸奶给她,“回去了。”哦,她想起来了,赵一明曾经来过电话,求她回家住,当时她二话不说拒绝了。
      “谢谢。”是她最喜欢的口味和牌子。
      赵一明进了小卧室,出来的时候拿着一个牛皮纸袋。
      他把纸袋递过来,“拖了这么久,对不起。”
      许歌接过来打开。是一份离婚协议书,上面有她的签名,现在多了他的签名。
      “你……”许歌看着他,有些不知所措。这与她想象的不一样。
      赵一明笑了笑,“拖了这么久,希望不会对你造成影响。方便的话,明天一起去民政局吧。”
      “……好。”虽然与她的想象的不一样,但结果是一样的。可是为什么她心里有种若有所失的怅然?
      赵一明站着,目光落在她的脸上、脖颈、锁骨……
      “我去下卫生间。”二人异口同声说到。许歌的脸很红,赵一明的呼吸有些不稳。
      许歌进了卫生间,赵一明回到主卧室,把她原来留下的衣服找出来,递了进去。
      洗了澡,换了身休闲服,许歌拿着牛皮纸袋同赵一明告别。
      “下雨了,明天再走吧。”赵一明盘腿坐在沙发上,怀里搂着一只奇丑无比的猫。许歌捡回来的猫,捡回来之后就忘了,没想到他还养着。
      “喵~”丑猫冲着她软软地叫了几声。

      4.
      熟悉的房间熟悉的床熟悉的味道,许歌辗转反侧到凌晨才睡着。
      一夜平静,什么都没发生,她竟有些隐隐失落的感觉。
      她喜欢赵一明的身体,喜欢他有力的拥抱,喜欢他汗流浃背抱着自己的样子。
      “刷牙洗脸,然后来吃饭。”赵一明从厨房伸出头来说了一句。
      许歌揉了揉脸,哦了一声。
      三菜一汤,许歌看了眼闹钟,才七点多,他几点起来的?
      赵一明没有睡觉,他在沙发上坐了一整夜,抱着小丑猫。
      吃过饭,两人一起出了门。
      隔壁的邻居看到两人并肩出来,惊诧过后马上笑着打招呼,“回啦?”
      许歌戴着口罩,披散着头发,尽量不让人认出自己,没料到还是被认出来了。
      她尴尬地笑了一下,“啊,对,回来一趟。”
      “姐姐可以合个影吗?”邻居家的小孩子忍不住说道。
      “好。”
      合完影那小孩问要不要帮他们夫妻拍一张,赵一明拒绝了。

      从民政局出来,许歌还有些恍惚,感觉一切像是梦一样。
      “再见,许歌,祝你幸福。”赵一明用力抱了抱她,然后转身,潇洒而去。
      看着他的背影,她有点胸闷,不知道是为什么。
      “许歌。”一身时尚打扮的戚浩迈着长腿走了过来,“我来接你。”他刚一出现,便被路人认了出来,欢呼着围了过来,待看到许歌,路人都要疯了。
      “你们来民政局,不会是结婚了吧?”路人甲问。
      许歌没说话,戚浩笑得十分灿烂,“猜去吧。”说着揽了许歌的肩膀,快步离开,留下尖叫连连的路人。
      车里,许歌开口,“戚浩”
      戚浩竖起食指,神秘地笑,“别说话,我带你去一个地方。”
      磨山,他们第一次见面的地方,一边缓坡上种着数不清的桃树,另一边则是悬崖峭壁。
      峭壁上有人在练习攀岩,戚浩站在山脚下,点燃一只冲天鞭炮。
      很快峭壁上滚落一条长长的缎带,上面用金粉写着一句话:许歌,对不起。
      戚浩转身,深情地看着许歌。
      有人从四面八方走出来,手心捧着一束娇艳的玫瑰。
      紧接着第二条缎带滚落:许歌,我爱你。
      那些人将二人围在中间。
      第三条:请你嫁给我。
      戚浩单膝跪地,不知从哪里变出一只首饰盒来,打开,里面躺着一只硕大的钻石戒指。
      “许歌,请你嫁给我。”
      那些人学着戚浩的样子单膝跪地,齐声说:“许歌,嫁给戚浩吧。”巨大的声浪撞上峭壁,形成回音,在许歌耳朵里盘桓不去。

      5.
      许歌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她连忙转身,从众人的包围中挤了出去。
      “肖老板你好。”是她上部剧的制片人肖楠打来的。
      “…好,我马上过来。”挂上电话,许歌对上戚浩期盼的目光。
      “对不起,请给我点时间考虑。”
      戚浩神色一黯,笑得很勉强,“好。我等你。”
      许歌匆匆赶到肖楠家中,佣人领着她上到二楼,肖满满的房间。
      肖楠看到她,让所有的医护人员都出去。
      “满满忽然要见你。”肖楠面容憔悴眼窝深陷,似是许久未曾休息过。
      肖满满是肖楠唯一的女儿,今年十七岁。本是如花似玉的年纪,却因为生病,整日窝在家里,脆弱得像一朵雪花。
      肖满满躺在柔软的床上,手背上扎着输液管,脸上罩着呼吸器,面色青白。
      “满满你好,我是许歌。”许歌坐在她的床边,怜惜地看着她。
      满满费力地睁开眼皮,“你好。”呼吸器上布满了细小的水珠,雾蒙蒙的。
      “你很漂亮。”肖满满打量了她一番,闭上眼睛,费力地说。
      “谢谢,你也很漂亮。”许歌不知道她为什么要见自己,她猜大约是自己的粉丝吧。
      肖满满忽然小声的哭了起来,许歌吓坏了,扭头去看肖楠,不知道要怎么办。
      肖楠走过来,摸摸女儿的头顶,“说好不哭的呢?”
      肖满满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爸爸,我有话要单独和许歌说。”
      肖楠看了眼许歌,走了出去,把门带上。
      “许姐姐,我要死了,你要好好照顾一明哥哥。”
      许歌吃惊地看着她:“你说什么?”
      “一明哥哥没去找你,是因为我,是我不让他去找你的。”

      6.
      一年多以前。
      许歌首次出演女二的剧热播,反响强烈。
      为了配合宣传,她隐瞒了自己已婚的事实,与剧中的搭档炒CP炒得热火朝天。
      业内一致看好她,不少经纪公司伸出了橄榄枝。
      然而,一条她已婚的消息不胫而走,甚至有人晒出了结婚证。
      隐婚,炒CP,为争角色性贿赂制片人等等,各种负面新闻层出不穷。
      一时之间,她成了众矢之的,遭到来自四面八方的质疑与质问。她没法解释,或者说即使她解释了也不会有人信,隐婚是事实,炒CP是事实,有了这两条罪状,其他的解释都变成了苍白无力的掩饰。
      许歌顿时从半空跌落谷底,成了人人唾弃的骗子。
      结婚证肯定是赵一明放的,他坚决否认,她当然不信。结婚证就两本,她那本放在银行保险柜里,只有他的这本才可能流出。
      两人爆发了认识以来最大的争吵,再加上公婆的参与,家里闹得天翻地覆。
      她离开了家里,回到了自己的公寓。
      她接不到戏也接不到模特的活,更不能回家,因为她拒绝了家里安排的对象,坚持嫁给赵一明,和父亲已经断绝了关系。
      一时之间,她像是被众人抛弃了的垃圾,孤零零缩在角落里哭。
      没活干,没收入,然而她每月还有一笔房贷要还,否则房子将会被收走卖掉。
      那段时间是她这辈子最难熬的时候,而赵一明那时候一直没来找她,只是打过几个电话来问她。
      山穷水尽的时候,她忽然接到了肖楠助理的电话,邀请她参演他投资的一部戏,女主角,片酬比她之前少一点,而且主角是戚浩,问她愿不愿意。
      “愿意,当然愿意!”管他是戚浩八号,她现在只求有活干。
      对肖楠这个贵人,她十分感激,拍戏时也非常用心。功夫不负有心人,剧今年年初播了,大受好评,而她也凭此剧咸鱼翻身。
      更在年底大典上荣获最佳女主角的殊荣。
      她问过肖楠,为何会在所有人都不看好的时候给她机会。
      肖楠并不说实话,只说是看她资质好,愿意给她机会。
      许歌不信,后来,她猜,大约与戚浩有关吧。
      戚浩对这个问题的回答模棱两可,不肯定也不否定。
      这样一来,许歌反而更确信是他了。
      对赵一明越发失望,对戚浩的刻意讨好也不再坚决拒绝,但是心中的疙瘩依旧存在,那个坎过不去,她与戚浩便永不可能复合。

      7.
      “我不明白你的意思。”许歌看着肖满满,心底有个小小的声音告诫她快离开,然而,她却像被胶水粘在了凳子上一样,想动动不了。
      肖满满说:“我第一次去爸爸的研究所就认识了一明哥哥,从第一眼看到他起我就知道自己爱上了他。他的眼睛那么清澈那么明亮,像泉水洗过的宝石一样。被他那样看着,我的心都融化成了水。”
      赵一明读的物理系,主攻量子通信方面,大三下学期开始在肖楠的研究所里实习。
      肖满满便是在去研究所玩儿的时候对赵一明一见钟情。她向他告白,却被告知他已经结婚有深爱的妻子。
      她嫉妒极了,却没有任何办法,谁让她没在对的时间遇到他呢。
      她常去研究所找他,他不理她,她知道他心里不喜欢自己,可是她爱他啊,她就想多看看他也好。
      有段时间他很消沉,后来她才知道是因为他的妻子。

      后来赵一明忽然来找肖楠,请求他在投资的戏里给自己的妻子一个角色。
      “你拿什么来换?”肖楠是个生意人,从不做亏本的买卖。
      赵一明红着眼睛,把一份文件交给了他,那是他从大一下半年开始做的一些尝试性的实验数据,那是他的私人研究成果,与实验室如今秘密研究的项目不谋而合。
      “你不后悔?”肖楠问他。卖了它,以后所有的荣誉、利益都将与他毫无瓜葛。
      赵一明摇头,“是我的疏忽导致了她如今的窘境,哪怕是用生命来交换,只要能让她重新返回她的舞台,我都愿意。”
      肖楠摇头叹息,“太廉价了。你会后悔的。”一个人一生能有几个突破性的研究成果呢?也许有的人穷尽一生也没有一项,而他就这么轻易地交了出来。
      “我有一个附加条件。”肖满满从休息室出来,抱着肖楠的胳膊,对赵一明说,“你要陪我半年。不然,我不同意这件事。对吧,爸爸。”
      肖楠沉默。满满的病越发重了,医生说也许半年,也许三个月,她就要离开自己。在这种时候,他怎么可能拒绝女儿的要求呢。
      赵一明起身想走,肖满满昏倒,肖楠告诉了他肖满满的病情。

      “许姐姐,我不知道一明哥哥是那样重承诺的人,答应不去找你,果然就没去。他对我很好很好,我知道他只是可怜我,但我依然很开心。”肖满满望着洁白的帐顶,笑得很满足。
      “所以,这个机会是他替我求来的?”许歌觉得嗓子干涩得难受。
      “是啊。一明哥哥说你们的结婚证是他妈妈给乔乔看的,乔乔偷偷拍了照片。是他的疏忽造成你的困境,他没有办法挽回,只能尽量弥补。许姐姐,乔乔是谁?”

      8.
      乔乔与许歌同在一家模特经纪公司工作。因老乡的身份,她与她走得比较近,后来更成了好姐妹。
      许歌因为家境很好,没有很大的经济压力,接工作会挑会选择,活得自在而潇洒。
      乔乔不一样,家境不好,家里有五个姊妹,她是老小,从小不爱学习不爱干活,只喜欢打扮。很早就出社会来工作,后来做了模特,偶尔做做外围。
      乔乔不止一次感叹过,如果自己能像许歌那样就好了,有好的家境有帅帅的男友,能随心所欲的生活。
      许歌并不解释什么,她家境虽好,父亲却很少管她,从小便自己照顾自己长大,生病时害怕时孤单时,都只有她自己一个人。她其实还挺羡慕乔乔的,她的姐姐们经常会打电话来关心她过得好不好,或者是做了什么家常菜要给她寄来等等。
      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际遇,得到了一些,注定会失去一些。
      当她发现戚浩与他的老板关系暧昧的时候,是乔乔一直劝她不要相信传闻,告诉她那些都是炒作手段而已。
      戚浩不肯解释,二人大吵,继而分手。
      她很痛苦,去磨山哀悼自己的第一份爱情的时候,遇到了赵一明。
      赵一明以为她要自杀,生拉硬拽的把她从悬崖边拖到山脚下。
      他被她打了一顿,冷嘲热讽了一番。
      后来,两人又莫名其妙巧遇了几次,当她得知他四处兼职给自己挣学费之后,便开玩笑让他给自己打工,帮自己收拾家务做饭。
      赵一明竟然同意了。
      他每天放学之后准时到公寓,帮她收拾整理,给她煮饭烧菜,对她千依百顺。
      她那颗千疮百孔的心,慢慢活了过来。
      直到,父亲到来。

      9.
      父亲说了许多难听的话,然后将赵一明赶了出去,逼着她回去结婚。
      “不去。”许歌无法接受和一个自己不爱的人结婚。
      许父打了她一巴掌,“难道你要跟你那小狼狗结婚?”
      他一直骂赵一明是狗,恬不知耻吃软饭的小狼狗。
      许歌爬到飘窗上,威胁他,“要么答应我们结婚,要么看着我死。”她并不是真想跟赵一明结婚,她只是不想嫁给她不爱的人。
      许父气坏了,“你要是敢跟他结婚,立刻断绝父女关系。”
      “断就断。”人在气头上往往口不择言,也不知道自己说出的话有多伤人。
      许父登报与许歌解除父女关系,许家的产业与她再无瓜葛,从此她要靠自己养活自己了。她年轻气盛,不知道低头和服软,索性真的去找赵一明结婚。
      “你想明白了?”赵一明问她。虽然他表现得很冷静,但他燃烧着熊熊火焰的双眼早出卖了他自己。他明明就很愿意,还要装出一副冷冷的样子来。
      许歌说:“我敢嫁,你不敢娶么?”
      “我敢,我只是担心将来你后悔。”他明明比自己还小四岁,偏偏一副老成的模样。
      “你会让我后悔吗?”
      “我努力不让你后悔。”赵一明笑了,笑得特别开怀,他的眼睛里有星光闪烁。
      他想给她一个家,把所有打零工挣来的钱拿出来,加上家里七拼八凑的钱,买了光明新苑5201。
      5201,我爱你呀。
      房产证上只有她的名字。
      她要帮忙出房款,他不肯,说这是他送给她的第一件礼物,一定要是他自己买的。
      新婚夜,他被她嘲笑是第一次,接着她就后悔不该嘲笑他了。
      婚后第一年,两个人如胶似漆,好得跟一个人似的,她的事业也开始发力。没了家里的资助,她开始跨足,进入演艺圈,接演一些角色。
      因为之前的一些人脉关系,她走得很是顺利。
      然而,事业顺利了,家庭却出现了一些分歧。赵一明的父母身体不好,想来家里住住,调养一段时间。她无法拒绝。
      接着,他老家的一些亲戚不请自来,他在研究所忙得昏天黑地,她只得帮忙接待。
      那个家越来越闹腾,越来越让人厌烦,他与他们有共同的语言和习惯,唯有她不一样。她一忍再忍,甚至干脆借口忙很少回去。
      直到她的第一部女二角色被认可,她想,她可以再供个房子,给赵一明的父母和亲戚住,还他们夫妇一个清静。
      房子她都定了,房贷下来的同时,她的各种负面消息开始满天飞。
      她从半空跌落尘埃,命运给了她几乎致命的一击。
      而这一切的一切,都与那神秘曝光的结婚证有关。

      10.
      许歌去找乔乔对质。
      乔乔依然居住在当初租的房子里,昏暗的筒子楼,楼梯转弯处堆满乱七八糟的杂物,一个不当心便会被绊倒。
      乔乔顶着一头鸡窝乱发来开门,见到她吃了一惊。
      “哦,是你啊许歌。”乔乔笑得很热情,将她让进屋来,“真没想到你会来。家里很乱,你随便坐。对了,我妈给我寄了干肉来,我刚煮好,你要不要吃点?”
      许歌站在门口,冷冷地看着她,“戚浩和他老板的视频是你找人拍的?我的结婚证是你上传网络的?”
      乔乔脸上的笑容僵住,片刻后,她冷冰冰地笑了笑,“是啊,就是我。”
      许歌扶着门框,告诉自己不要难过,她盯着她,“为什么?”
      “我嫉妒你啊,嫉妒你家境好,嫉妒你比我长得好,嫉妒戚浩爱你,凭什么你样样都要比我好!明明我那么努力!你一来,原本找我拍的杂志广告都不找我了。你什么都不做,就抢了我的所有,害得我不得不去做外围。害得我被戚浩嫌弃,这一切都是你造成的!我恨你许歌!”
      “没有你的时候,我告诉自己要相信一份努力一份收获,可是当你不费吹灰之力夺走原本属于我的一切的时候,我才发现,再努力还是不如有个好爹!”
      “许歌,我恨你,恨你在我面前跟戚浩甜甜蜜蜜,恨你一再施舍机会给我。对着你的笑脸我恶心得想吐,恨不得你立刻死在我面前!”
      许歌摇头,她不敢相信,原来她那么恨自己。
      “那你为什么不说?”如果早点说,她可以早点离开她的视线,不要彼此折磨。
      乔乔笑了,笑得很尖锐,“我还得靠你给我介绍活儿干呀。”她恨许歌,却不得不依靠许歌的人脉和关系活着,这让她既痛恨许歌更痛恨自己。
      “我不会对你说对不起。”许歌转身离开。
      乔乔在她身后笑得很大声,“我也不会对你说对不起。”
      因为,许歌就要死了。

      11.
      一切的一切,都是乔乔搞的鬼,自己像个傻瓜,被她玩弄在鼓掌之间。
      莫名其妙跟戚浩分手,莫名其妙跟赵一明离婚。
      自己真是个蠢蛋。
      手机响了,是戚浩打来的电话。
      “许歌,考虑好了吗?”
      沉默了许久,许歌说,“对不起。”
      “算了,我再给你一段时间考虑吧。”戚浩抢先挂掉了电话。
      许歌拨打赵一明的手机,提示已经关机。
      这是从来没有过的情况,即使分居的一年多,他的电话也是二十四小时畅通的,因为他说过,他要在她身边守护她,无论何时何地随叫随到。
      再打,依然关机。
      不知道为什么,许歌开始心慌,开始害怕,她总感觉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了。
      她想自己该停下车,稳定一下情绪再开。
      可是,刹车好像失灵了。
      许歌手忙脚乱,企图让车停下来。
      有一辆车加速开了过来,一直挤她,许歌让到了最边上,那车依然往她这边挤,大有将她挤到桥下的意思。
      这是一条跨海长桥,桥下便是一望无际的大海。
      许歌快要哭了,她避不开停不下,右侧车身刮擦着护栏,发出让人心惊肉跳的声音和火花。
      然后,她听到一声巨响,之后,别她的车被撞开,滚了几圈,翻着肚皮躺在路中间。
      她努力让自己冷静,终于把车刹住,停了下来。
      她打开门,从车里钻了出来,一脸后怕,抖着手给赵一明打电话。
      依然提示关机。

      赵一明透过破碎的车窗看她,蓝天碧海中,她一身白裙,美得好像仙子,一如他第一次在318路上看到的她。
      那时候他刚高中毕业,和同学约好去征服318,在一段荒无人烟的路上,他们的车胎破了,前不着村后不着店,没有信号,没有方向,还下起了暴雨。
      她开着车,从暴雨里来,经过他们的时候停下了车,把他们送到了镇上。
      她穿着白色的裙子,美得像仙子。
      她不记得他,可他记得,所以再一次见到她的时候,他一眼就认出来了。
      所以,她的任何要求他都愿意接受,所以,她要嫁的时候他就娶了。
      婚后的日子,比蜜糖还甜,他觉得自己上辈子一定拯救了银河系,才能娶到她。他很珍惜这份来之不易的幸福,他努力让她过得幸福。
      然而,他不止是丈夫,还是儿子弟弟亲戚,当父母直接跟她提出要来之后,他想拒绝,又希望她能答应。当她答应了的时候,他简直要快乐疯了。
      可是,现实却狠狠打了他的脸。不同的生活习性让彼此产生了不可调和的矛盾。他知道她的戏火了,知道她和人炒CP,他有点难过,默默在昏暗的角落舔舐伤口。事情后来的发展完全出乎了他的意料,她的负面消息满天飞,他想帮她却不知如何下手。
      他打电话求她回来,却被她拒绝了。
      当她寄来离婚协议书的时候,他哭了,哭得像个孩子。他不同意,他努力想挽回。他说服父母和亲戚回家,他把挣来的钱大部分补贴给了家里来赎罪,他把自己最得意的心血卖给肖楠只为换她重新站起来。
      她果然重新焕发光彩,与戚浩戏里戏外十分登对,也许他们才是最相配的爱人。
      自己和她,终究是不配的,无论自己怎么努力,总是离她有好远好远的距离。
      可是他真的好爱好爱她,他真的舍不得把她让给别人。所以,他经常偷偷摸摸去她公寓旁边等她,看她。
      前段时间,他发现有可疑的人在她公寓周围出没,他一直跟踪那些人,想看他们到底要做什么,直到他发现那些人和乔乔见面。
      所以,当他发现那些人意图对许歌不利的时候,毫不犹豫地撞了上去。
      他的仙子,不允许任何人伤害。

      电话一直不通,许歌捂着脸蹲下来,痛哭流涕。
      赵一明大概不要她了,手机都关了,她找不到他了。
      赵一明的身体被死死卡在座位和方向盘中间,他从怀里摸出碎掉屏幕的手机,用鲜血淋漓的手指按下电源键。
      许歌,不要哭。
    插入书签 

    ←上一篇  下一篇→
    作 者 推 文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关闭广告
    关闭广告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wap阅读点击:https://m.jjwxc.net/book2/1816942/0
    打开晋江App扫码即可阅读
    关闭广告
    ↑返回顶部
    作 者 推 文
     
    炸TA霸王票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灌溉营养液
    1瓶营养液
    瓶营养液
    全部营养液都贡献给大大(当前共0瓶)
    昵称: 评论主题:

    打分: 发布负分评论消耗的月石并不会给作者。
     
     
    更多动态>>
    爱TA就炸TA霸王票

    评论按回复时间倒序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